【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心灵】舌尖上的龙王荡_35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54:29
无破坏:无 阅读:651发表时间:2019-03-10 15:37:56 摘要:香椿树,是一种多年生的落叶树种。也许是饱受了一春又夏的折芽采叶的折磨,每年的中秋后,它就放弃了观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经意境,也不顾“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约定,就匆匆忙忙唱起了《难忘今宵》,曾经青中泛紫的叶子就谢幕龙王荡,裸着枝丫的香椿树就走进了自己梦乡。    曾经的龙王荡,是一个大海的港湾,是龙王散步的后花园,也因此而得名。数千年的沧海桑田,才渐渐成为了龙王荡人的乐园。   当第一批龙王荡人的先祖走来时,到处是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芦苇,满梢头流淌着苇莺的歌唱。高盐碱度的土壤让好多树木望而却步,也许是观音手中的折枝坠落为龙王荡带来另一种绿色——柳,成为落户龙王荡的第一种树木。   随着土壤和河水的不断淡化,先后有飘来了槐、榆、椿等树种,从而在龙王荡撑起了一把把遮风、挡雨、避日的绿伞,同时它们也为龙王荡人带来数种舌尖上的美味,其中让人食后无法忘却就是“春日三望”。   所谓的“春日三望”指的是:榆树钱、香椿芽和刺槐花,它们都是来自高高的树梢,要采摘它们,都必须抬头向上望;同时,它们的出现都是在人们吃腻了窖藏蔬菜、渴望新绿之时,所以龙王荡人把它们合称为“春日三望”。      一、榆树钱   榆树是一种落叶树种,秋风劲舞的深秋,霜染枫叶红,雨浇银杏黄,榆树也走进阳轮回,摇落一地叶蝶,赤裸着枝枝条条,笑迎寒冬至。   榆树是一种耐寒的树种,即使天寒地冻时,往往被雪飘落得玉树琼枝,它也毫不畏惧,玉树临风,似守卫着村庄的战士,屹立在凛冽的寒风中,那遒劲的枝桠无不展示着阳刚之气。   冬天来了,春天的足音就会接踵而来。当大唐的崔护回眸那枝摇逸清纯的桃花时,杏花也遥望着绿柳如帘,不知是喜鹊登梅的吵闹,还是画眉歌喉的惊扰,让榆树从昨夜星辰的梦中醒来,舒展出压弯枝条的花蕾,为龙王荡的春色涂抹上耀眼的一笔。   好多人都认为榆树钱就是榆树的花,只是他们没有注意罢了。其实,榆树是一种先花后叶的树,它在柳树爆出新芽的翠绿时,就在将要生枝的叶腋处,呈簇生状地绽出蓝紫色的花蕾,随着花蕾的膨大,整簇花蕾恰似一朵即将开放的紫色梅花,既而又变化为待放的石榴花。榆树的花蕾恰似妙龄的女子,有着女大十八变的特性,当你再次观看时,它又若女子发髻上的紫红的玉簪花一般,玲珑剔透。一旦绽放,满树烟花般地灿烂,红黄镶嵌的底蕴上舞动着精灵般的花蕊,似一只只嫣紫的蝴蝶在翩舞,赏心悦目,摇逸着满树清香。   让好多人错过榆树花期,一是榆树自秋而冬,一直呈现着光枝秃桠的形象,走不进人们的视线;二是因为榆树花开在高高的枝头,又细小玲珑,当它尽情绽放时,恰与了柳绿花红,人们的视线不是被姹紫嫣红的花儿抢走,就是被草绿竹青拉去。当人们回过神转身遥望榆树梢头时,榆树的花魂已经随风飘走,梦幻般地长出了满枝桠的绿色绒花,它就是龙王荡人的春日第一望——榆树钱。   榆树钱不是榆树的花,而是榆树的果。之所以人们称榆树的果实为榆树钱,那是因为初长成的榆树翅果是倒卵形或者近圆形,翠绿光滑,只是先端有一个纤小的缺口,种子又位于中央,形成一个隆起的小包,乍看,就是一串串古时的铜钱,在枝头上摇逸春色,也将自己特有的翠绿色,涂写在龙王荡的春色中。   每一枚榆树钱,往往数片为一撮,起初很小,不要几天就会迅速膨大,一嘟噜一嘟噜地挂满枝条桠杈,它似饱藏着无尽的绿意和清香,让榆树的枝条无法承载,弯向了大地的怀抱。   吃了一秋又冬的大白菜萝卜后,龙王荡人特别期盼着能够吃上可口的绿色新蔬,可当地的气候就是不让园子里的蔬菜生长。人们在挑完荠菜、剪掉竹片菜后,又剐去了七蕨菜,再望田野里只剩下了旺盛生长的三麦。恰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春荒岁月时,榆树钱如期而至,走进了龙王荡人视野中。很是汗颜,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吃了“螃蟹”,总之,后来无论先祖是来自山西的人还是祖籍是苏州的人,都特别喜爱吃榆树钱。   无论是丰年还是难年,龙王荡人家一直有着节俭的优良传统,更有着珍惜一切大自然馈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口碑好赠给自己的秉性,更因为榆树钱本身就是一种舌尖上的美味,更是一种药食两用梢头野蔬。记得小时候,每逢榆树钱绿闹枝头时,我会情不自禁地高兴起来,猴子一般地窜到榆树上,然后大把大把地撸下榆树钱,一边向袋子里装,一边要往自己的嘴里送上几枚,再一边咀嚼着榆树钱的味道,一边再去撸榆树钱。   鲜嫩的榆树钱,看起来绿莹莹的,恰似一枚枚翡翠的平安扣;闻起来,清香扑鼻,悠远绵长;吃起来甜甜的,绵绵的,糯糯的,嫩嫩的,给人以无尽的回味空间,如果一定要给它定义的话,那就是春天的味道,一分秋霜冬雪的琼浆,二分大地山川的灵气,三分日月星辰的精华。   撸回家的榆树钱,洗净沥水后,可以与鸡蛋爆炒,可以和进面中蒸糕,可以兑进米中烧粥,还可以作为馅料去包水饺和馅饼,总之,它是近乎百搭的树上野蔬,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爱,爱谁谁吧。   榆树钱的风韵时光很短,只能够风靡十几天时间,阳春的和煦之风,很快就让它走进了成熟的季节,从翠绿色走向黄绿色,最后泊在了永远的枯黄色。成熟的榆树钱在微风中自动飘落而下,一地枯黄,此时,人们常常会把它收集起来,轻轻地搓揉,就可以让里面的种子脱落出来,风干,洗净,可以直接下锅爆炒,即是让人口齿流芳的美味。   榆树钱不仅是龙王荡人一个口福,也是一种营养价值极高的野蔬,同时它还是一种药材,主治:小便不通,淋病,水肿,疥癣等等,因此,榆树钱是一种药食两用的野蔬,在龙王荡人食用的同时,也吃进了健康。   二十五年前,当我只身前来烟雨江南时,在老宅的西沟边上,随意地栽下了三颗瀛弱的小榆树,目的只是想让它能够守护宅基的泥土,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高达三十米,主干也让两人都环抱不了,充分展示了榆树顽强的生命力——无需人的刻意呵护,只需一处立身之地,无论是否贫瘠,就可以成为点缀乡村的风景,也给人带来一年一度的美味。      二、香椿芽   在我老家的老宅院门前,一直生长着一颗香椿树,只有碗口粗的主干,很矮,就是连树冠算也就三米多,树冠倒似一把巨伞,层层叠叠的枝杈交错斜伸,其树龄我还真的说不出,起码是我父辈栽下的。   在龙王荡,不光是我家有香椿树,几乎是家家户户的院前或者屋后,或多或少地都会杵立着香椿树。数十年来,我家的老宅倒是翻盖了数次,从茅草屋覆盖到瓦屋,再从瓦房翻盖到初期癫痫怎么治疗楼房,苹果、梨子等水果树倒砍伐了不少,可再怎么折腾,就是没有想把那棵香椿树移走的念头。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它每年都会如约而至,带来一份城里人都难以享受到的美味——香椿芽。   香椿树,是一种多年生的落叶树种。也许是饱受了一春又夏的折芽采叶的折磨,每年的中秋后,它就放弃了观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经意境,也不顾“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约定,就匆匆忙忙唱起了《难忘今宵》,曾经青中泛紫的叶子就谢幕龙王荡,裸着枝丫的香椿树就走进了自己梦乡。   龙王荡的冬天,说不冷是武汉中医如何治疗癫痫病骗人的话。地处温带又频临黄海,往往是一场西北风的狂吼,就带了冰天冻地,说不定还会下起鹅毛大雪。玉树琼枝,银装素裹,这种风景是属于诗人的灵魂,可对于香椿树来说,十足就是一种折磨,特别是那些晚生长的枝头,常常在第一场雪中就被活活冻死。不过,寒冷也为香椿树冻死了许多害虫,也强壮和滋润了它的土中根须,也让香椿树醉入深梦。   无论多么寒冷的冬天,也无法阻挡春姑娘的脚步。一场春雨终于携带着春姑娘的裙裾香风,醉绿小草,也熏红了桃李杏的花蕾,龙王荡的春潮终于涌动而来,霎时间,万紫千红缀一绿,引来了紫燕绕梁,也诱来了大苇莺的歌唱,白蝶翩舞,黄蜂纷飞,龙王荡的春天恰似戏剧舞台,生旦净末丑,次第登台亮相,共同谱写着春天的序曲。   在龙王荡,惊蛰的前后几天,总有一声沉闷的雷声响起,它不仅惊醒小动物们的黄粱美梦,也震颤了香椿树的梦游,在人们不经意间,香椿树的枝杈开始润泽起来,皮肤由枯黄转为青中泛紫,紫中带黄,梢头也孕育出不易察觉的芽包,并逐渐膨大。不知是那一缕雨的多情,一下子逗乐了香椿树的梢头,笑红了香椿树每一个梢头,使得香椿树绽开了芽苞,露出了紫红的新芽,倘若你登高俯视,刚出苞衣的香椿芽,水淋淋的,亮晶晶的,恰似一块块温润的紫红的玉,经过能工巧匠精心雕琢而出的菊花。   刚出苞衣的香椿芽,不仅通体赤嫩,而且叶厚茎粗,吃过香椿芽的人只要一瞥,就会条件反射地舌下生津,如同看到人在对面吃葡萄一般。康有为老先生曾经咏香椿:“山珍梗肥身无花,叶娇枝嫩多杈芽。长春不老汉王愿,食之竟月香齿颊。”可见他对香椿芽的情感之深。   每年,第一水的香椿芽,我们兄弟几个是不敢乱动手的,一旦发现,父亲就会吩咐用扎了许多空的鸭蛋空壳套上去,让香椿芽只能继续穿上外套,继续在规定的范围里生长,直到鸭蛋壳被挤满了,父亲才会让采摘。这样控制生长的香椿芽不仅更加肥嫩,而且香味更浓,同时还不会让香椿芽向绿色渐变。   吃这种香椿芽,是不用上锅台的,洗净后直接切上二刀,保持在二公分左右的段子,然后生猛一些黄莹蟹,取出蟹黄和蟹肉,放到香椿芽上,撒上些许爆炒过的精盐,搅拌均匀即可食用。香椿紫色、蟹肉白色、蟹黄金黄,相互拥抱,相互镶嵌,不仅如同画面,更充满诗情,只要吃上一口,口齿留香溢香,瞬间就会黏到你记忆的褶皱里。   温馨提醒,这样吃的香椿芽,不需要再加任何调味品,倘若加了,不仅是白加,反而会破坏应有的口味,这是因为香椿芽是蔬菜中的极品,本身就携带香鲜,而黄莹蟹又是蟹子中的极品,无比鲜美。   这样的吃法,后来被城中的大厨进行了改头换面,他们用连云港特产的彤蟹代替了黄莹蟹,因为彤蟹体大,肉多黄足,便于大批量操作加工,从而成为一道港城特有名菜,如同灌云豆丹一般,让食客们如雷贯耳,又铭记在心。可惜,这道菜一直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就是保持着原汁原味,土里土气地叫作“香椿芽拌蟹黄”。   更让人惋惜的是:这道菜只能够在连云港的区域里吃,别的地方就无法拥有鲜活的彤蟹。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彤蟹本身就是梭子蟹,别的地方的梭子蟹都是深秋到严冬季节里有蟹黄,唯独产在连云港的叫做彤蟹的梭子蟹在初春肉肥黄足,而又恰恰遇上了初春的香椿芽,从而成为了绝配。据经验大厨说:“做这道菜,既需要是经过寒冬自然生长出第一水香椿芽,蓬栽的香椿芽就不行,而用的彤蟹即使呆在冰箱里一分钟也不行,不然,其口味就差了千里,让人无法明状。”   香椿芽从第二水开始,它的吃法就五花八门了,有时入开水一烫就可以独自凉拌,也凉拌豆腐、皮蛋等,有时用它爆炒鸡鸭蛋,还可以油炸着吃,更可以干制和腌制……总之,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去烹饪。   龙王荡有句俗语:“雨前椿芽嫩无比,雨后椿芽生木体。”谷雨前吃椿是最佳的季节,谷雨后变老难以食用。作为一直树上蔬菜,香椿芽的可食用期比较长,一直可以吃到孟夏时分。龙王荡一直有着“五月不打椿”的说法,因为走进夏天,气温逐渐升高,香椿的生长速度很快,今天还是嫩芽,一夜过来就变成了翠绿色的叶子。实际上,到了五月,人们还要采摘一些香椿的叶子,清洗后加上适量的盐,煮上一大锅汤,舀进缸中,用一块玻璃盖好缸口,放到阳光下去暴晒,二十天后,就酿出奇美奇鲜的酱油,从而将春天的味道一直收藏到怎样预防癫痫呢夏秋和严冬。这种酱油在龙王荡叫做香椿卤,风味独特,大多用作凉拌调料之用,吃面条时,只要所谓滴上几滴,顿时芬芳四溢,令人口味大开,食欲大增。   食用香椿芽,本是一种口福的享受,可不经意间却龙王荡人带来了健康。由于香椿芽富含维生素和胡萝卜素以及许多微量元素,不仅可以提高人体的免疫力,还可以抗衰老,润滑肌肤,保健美容;同时,还具有保肝健脾、补血舒筋以及消炎抗菌的功效。因此,香椿芽是一种药食两用的树上蔬菜。      三、刺槐花   在我家的老宅西侧,有一条最宽也不到十米的小河,曾经是一条南通村前车轴河、北连后鲁河的平衡水位的河,虽然大多生长着茂密的芦苇,但河水清澈见底,岸边人家都用青石板铺上一个码头,便于淘米、洗菜和浣洗衣物。同时家家户户都在码头的南侧,建上一个供灌溉园中蔬菜的水龙头,便于用戽水斗戽水浇菜。   我家也不例外,同样拥有这样的码头和水龙头,例外的是在水龙头的两侧分别栽种着一棵伟岸的刺槐树。目的一是为了夏秋高温之际,让戽水的人不受烈日的暴晒;二是为了让树木少遮掩园子的阳光,毕竟巨大的树冠可以一半向河面的上空伸展;更重要的是刺槐树可以一年一度地为家人带来一份舌尖上美味,那就是既芳香又鲜美的刺槐花。   刺槐,原本是来自北美洲的一种耐寒、耐旱的落叶乔木,每年的风舞秋草香之际,艳丽了春夏秋三季的槐叶,魔幻地将翠绿色改写为鹅黄,既而又呈现出金黄的色彩,它在告诉人们即将向人们谢幕告别,纷飞如蝶的叶片划着优美的弧线,随风飘扬,魂化春泥。 共 61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