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菊韵】四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1:13

四姨跟人“私奔”的那年,三十九,男的是山东的一位军转干部,去的地方可不近乎——广东佛山,姥这一辈子没进过关里,光知道那地方在南边拉儿,听人说在虎门街边子。“虎门”这地方,姥晓得,屯子里放电影放过好多回——清朝林则徐在那禁过大烟。上朝代的事,姥清楚。

姥说四姨,一杆子咋就蹽到关里去了?那地垧的银(人),舌头短,说话乌里巴秃。

四姨“奔”之前,把人领我岳母家来了,让岳母把把关。那天,四姨上身穿了件发白的衬衫,下身着一条笔挺的蓝色布裤。一根长辫拖在脑后,又黑又粗,快耷拉到地上了。辫子上扎了根红色的尼龙绳,看上去像脑袋瓜顶落了只红蜻蜓,在屋子里飞来飞去。我和岳父在厨房,没少往客厅踅摸,那人五十来岁,长衫,下巴颏上有一圈细密的胡茬儿,有些瘦,瘦得两个肩胛骨都看得清楚,薄皮拉沿儿的。岳母的意思,年纪有点大,差八九岁哩,又有三个娃,大的、小的,嫁过去,冷了热了,凭四姨大大咧咧的性子,不好当家。

吃完饭,岳母原打算留他们在家住一宿,跟前的旅馆,没个三十、二十的下不来。“军转干部”不想添麻烦,从上衣兜里摸出张介绍信来,执意要上外边去住。介绍信打头写:“兹介绍xxx二人”,“xxx二人”是用钢笔新填上去的,下边盖了个“xx武装部”的红戳戳儿。

四姨托后院刘四家的二小子捎回过口信,说在佛山做生意,不用家里惦记。那时候电视里正演武侠片《再向虎山行》,连小孩子都知道唱:“南沧海北铁山,一岳擎天绝世间”,主角容沧海就是广东佛山的“坐地户”。当院子里响起“平身勇猛怎肯轻就范”的旋律时,岳母就端坐在九吋的黑白电视机前,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开始叨咕起四姨来,说四姨“拔犟眼子”,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还“勇猛”着哩。

四姨做生意,姥说这点像姥爷。姥爷民国时,做皮货生意,在四方台镇里有好几家门面。说起姥爷的事,姥姥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姥爷那时利用做生意,跟老毛子打交道,暗地里帮抗联的同志倒腾过山里急需的物资,姥爷是那个……可惜姥爷的上线早就联系不上了,要是能找到,你四姨也不至于跑关里去。姥姥每次说到这,都会抹眼泪,不说了。人一上岁数,眼泪窝子浅。

四姨在佛山经营着一家早餐铺。 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来生炉子,烧蜂窝煤,煤球有饭盆子那么大,面是头天晚上发,每天三四袋面。四姨父系上围裙戴袖套,手工揉。四姨父炸的油炸糕,皮薄,馅多,一块钱一个,上学的孩子爱吃;大果子(油条)、麻团,韭菜盒子,赶着做赶着卖,凉了没人爱吃。四姨蒸包子,蒸屉摞起来比四姨高,包子有好多样,芹菜、大头菜、韭菜鸡蛋、猪肉粉条、牛肉大葱还有羊肉萝卜;有时也学当地人炒河粉、炒米粉;馇瘦肉粥、皮蛋粥、绿豆粥。四姨还得负责收钱、抹桌子、招呼进进出出的客人。四姨嗓门大,可架不住天天喊:“南来的北往的,佳木斯的鹤岗的”,到底把自己喊成了一副“公鸡嗓”,说话瓮声瓮气的。

转年,四姨生下了一个大姑娘。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时间顾得过来孩子,加上地下室阴暗潮湿,四姨没办法坐两天一宿的绿皮火车把孩子送回来,巴巴地交给姥带。过了两年,四姨又抱回来个丫头,还是没奶水,大舅和大舅妈只能天天做苞米糊糊,煮青菜粥给孩子喝。

俩孩子真介可怜,从小糊掳到大,大舅没让俩孩子受一丁半点的委屈。这期间,四姨抽空回来过三次,每次都没住上一个礼拜。孩子想妈,只能歪歪拧拧写信,不会的字,注上拼音画上圈,信件邮出去两三个月,大的牵着小的天天去邮局门口等,邮局门口的那堵土墙,都让姐妹俩蹭出两条白道道儿。她们哪知道四姨没上过几天学,即使回信也回不了几个字。

听岳母说过,四姨年轻时,在镇里“扫盲班”正经上过三年学,认识的大字加一起超不过一箩筐,但“口条”不差,小嘴叭叭儿起来,一般人跟不上溜儿。

在乡里,四姨出了名的“护犊子”。赶上有人欺负二舅,四姨不管谁对谁错,拎了镐把子,照样撵着人四下蹽。别看四姨个小(踮脚量,到不了一米五),真要打起架来,四姨不吃亏。

都说四姨“虎”。

其实,四姨以前还真相中一个外村的小伙,白白净净的。好几次赶集,四姨挎了篮子蹲地上卖鸡蛋,那小伙开着辆四轮子,“突突”地打身边过,冒一道黑烟。四姨上赶子给人递过纸条子(四姨一直不承认是“情书”,加上标点也没有十个字,情不情的,臊得慌),两次都没有回音,四姨把这事早忘到脑后去了。老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到四姨这,不灵光。

后来,有人撮合,是我岳父的一个表亲。人是看了,标标致致地,是部队退役新安置的,在县粮站上班,穿四个兜兜的衣服,盖兜,四姨心底下十二分同意,让中间人传话:“一只羊是养,两只羊也是放”,央人家把二舅也捎带上。那年,二舅鼻涕拉瞎的,才十二。

买一个,搭一个。天底下哪有这好事!

一年又一年,地里的黄花菜开了败,败了开,眼看般儿对般儿大的,小孩都能打酱油了,四姨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挂着单,姥跟着干着急……

姥说五个闺女中,就数四姨心狠,舍得把一大家子人全扔了,跟着个不相干的半大老头跑大南边去,两个孩子,自己不管,丢给她大舅带,一带就是十七八年。

姥姥九十岁,寿宴摆在南头道街一家最大的饭店,亲戚里道的来了二十多桌,按姥姥的话说,都是转转桌,夹菜不用起身挪屁股。四姨跟四姨父特意从广东赶回来,把一个大大的金镏子,黄灿灿地戴在姥姥枯树枝般的无名手指上,弄得姥姥直抹眼泪。纯纯的镏子姥姥一直箍着,连晚上睡觉都舍不得撸下来。姥姥说撸下来,担心家里耗子给叼走。

自从四姨上一次离家出走,我们娘俩一直没见过面。短短十几年,四姨变得我认不出来了。小脸黢黑、黢黑,额头上爬满了很深的皱纹,比垄沟还深,苞米籽撒进去,开春备不齐能长出苞米苗来。听姥说:四姨这些年在南方,尽在地下室住,遭老鼻子罪了,股骨头坏死,走道脚筋痛,两三里路,要歇四五气儿,还不赶她老太婆走道利索。

四姨性子倒是没变。离老远,冲我喊:“外甥姑爷、外甥姑爷”。声音沙哑得像是公鸡在打鸣。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从广东回来后,四姨在火车站跟前租了间三十五平米的房子,这一趟平房房子很旧,差不多所有的外墙上都用石灰刷了个大大的“拆”字,随意地画上一个圆圈。圈圈有大有小,不匀称,看上去像鸡蛋,又像是半拉屁股。四姨没功夫研究这些无关她痛痒的字。她每天天不亮出门,晚上八九点钟才回来,两眼摸黑,墙上的字再艺术,跟四姨也不相干,她只关心她的两个宝贝女儿,在学校吃饭要钱,买书买笔要钱……

平房离火车站不到四里地,可就是这四里地,四姨每天早上推着三轮车,也要骑四五十分钟,车上是四姨的全部家当——一个笨重的火炉上架着一口特大的铝锅,两只白色泡沫箱里,严严实实包裹的全是新烀的苞米(早上三四点开烀,晚了,烀不过来),另外还有一锅茶叶蛋在车上。夏天还好,冬天雪深,三轮车会陷进去,等好不容易把这边轱辘拽出来,那边轱辘又打滑进了雪堆,因为起大早,道上连个人影都没有。等到了车站,四姨的后背全是汗。

四姨的摊子正对出站口,这地方好,人流最多,四姨就像是出征的战士拉好了架式,上足了发条,等着第一班火车上下来的人,全都拢着手,哈着气冲她奔过来,四姨的生意在一片吆喝声中开始了。

四姨喜欢这熙熙攘攘的人群,爱死了这素不相识的人流。赶上雨雪天,四姨常听车站的广播里在喊一个词:“滞留”,那两个字怎么写,她不会,但意思她懂,四姨巴不得天天下一小会儿鸡蛋大的冰雹,广场上全是滞留的旅客,乌泱泱的。

午后,火车站的人流渐渐稀疏,只有零零星星的生意,四姨一瘸一拐,开始转移战场,“时间就是效益”。下午四五点钟,医院那的生意出奇地好,她的主顾好多都是熟人,护工刘长贵、马翠莲,催奶的小江,四姨都认识。刘长贵新接的活,是个患脑血栓的老头,老刘每天的活计就是给老头定时抽痰、接尿、擦屎,喂流食,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得翻次身,在老刘看来,他就是一台他妈的不知道停转的机器。儿女一周都来不上一次,老刘想想就来气,在四姨的摊子面前,老刘每次都会骂东家八辈子祖宗。

“我呸!”老刘头把苞米须扯到地上,啃过了的苞米瓤子像是癞头似的,叽哩骨碌滚出去很远、很远。

四姨由着老刘头聒噪,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哪有吃着东家还骂着东家娘的?四姨自顾自地忙着收拾东西,明天又该去西边小芹家上苞米了,她家的黏苞米穗大、实成、甜香。二十里地呢,不起个大早,怕是头晌儿赶不回来哩。

济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病大概能花多少钱癫痫病的治疗方法介绍甘肃哪家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