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杜生和他的女人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59:00

   一
   全公社的人都喜欢叫他杜部长,他是公社的武装部长,大名叫杜生。
   从部队上转业到公社做了武装部长,那是一九六四年,是他们村子第一个做了官的人。
   他已经结婚,老婆是他去了部队后寻上的。在他没有当兵之前和一个姑娘好上了。姑娘叫大霞,挺漂亮的,人家爹娘不同意,要死要活阻拦着。姑娘被父母逼得嫁到了外乡,杜生多次去找她,可哪里进得了人家的家门。一天他装扮成一个要饭的进了村子,在大霞的家门上讨饭,大霞拿着半块玉米饼子走了出来。他一见,浑身激动得不停抖动,腿也不拐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大霞。
   大霞回头想喊人,被他捂住了嘴。
   “是我!”
   大霞愣住了。
   “我是杜生!”
   姑娘的眼泪顿时流下来了。
   这时,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媳妇,咋了?”
   “娘,没事,一个穷要饭的。”
   “赶紧打发走!”老人转身要离开,却被杜生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
   “神经病!快滚开!”
   杜生只得拐着腿离开,刚出村口就被追上来的几个小伙子一顿好打,这次他真的拐了有些日子,他的老爹气得不住地骂街。
   这天,村支书进了家门,见杜生气哼哼地躺在炕上,就说:“你不起来见我是不?我可走了,好事没了别怪我哦!”
   杜生还是没动弹。
   一旁的老爹抄起烧火棍儿朝着他打了过去,支书说话了:“你不起来我可让别人当兵去了!”
   这时他一下子坐了起来,两眼放光,“你能让我当兵去?”
  十堰治癫痫的老中医 支书笑了,“看你这个熊样子,我改变主意了!”
   杜生跳下炕来拦住了支书……
   他如愿地当了兵,后来提了干,支书就把自家的女儿许配给了他。支书的女儿不算漂亮,但也能说得过去,结婚后他的老婆连着给他生了三个闺女。
   三年后他转业到了地方,在公社做了武装部长,没多久就到村上去蹲点,鬼使神差,他分到了大霞所在的村子,在村子里吃派饭。那天中午他被村干部领进了大霞的家。
   大霞和自己的男人老远就迎了出来,杜生有点发愣,大霞早有准备,反而不冷不热淡淡地说:“来了!进家吧,别愣着了,外面怪冷的!”
   杜生木木地走进屋里,他坐在炕沿边上,偷眼瞄着大霞。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内心还是没有放下这个女人。大霞为他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热面,扭头走了。他筷子下到碗里,碰到了一个硬呼呼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荷包蛋,再看她的男人碗里好像没有,他喊:“大霞,你进来下。”大霞进来用眼神瞥了他一眼说:“杜部长,有事吗?你吃好。”
   晚饭他还在她家吃,是红薯粥,杜生爱吃,一连吃了三碗,大霞看着高兴,她知道这是他的爱好,这么些年也没有改变。
   吃过饭,杜生掏出了一元钱,说:“这是今天的饭钱。”
   大霞说:“太多了。”
   “拿着吧!”杜生坚持着。
   “人家说一天两毛钱!”
   “我没零的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她的男人说话了,“俺们也没有零钱给你找开!”
   杜生把钱放在了饭桌上就往外走。
   “你一个人怕狗不,要不俺送你回队部?”大霞说话了。
   “不用的,我不怕狗的。”
   女人想送他,男人把她拽了回去……武汉中医羊角风医院哪家好
  
   二
   在队部的里间有一条炕,这是为那些常年下乡的干部们预备的,杜生和公社秘书两人在这里蹲点,秘书离家近,晚上就回了家,就他一个人住。这晚他没有睡着,天一放亮就走出去到外面转转。冬天的风很冷,他披着军用大衣,穿着翻毛皮鞋,戴的是部队上发的栽绒棉帽子。
   慢慢地溜达着出了村子,路上有挑水的男人和他搭着话。
   远处是一片柳树林子,这里已经有几个女人在搂枯树枝子,看到有一个像是大霞,见她手握着筢子半弯着腰,头上围着一条破旧的围巾,身后放着一个秫秸眉子编的篓子。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见到她,他的心就狂跳了起来,脚步慢慢地移了过去,站在一旁看着。她抬头擦汗一下子看到了他,愣了一下,脸就红了,“你啥时过来的?”
   “刚过来。”
   “你起得早哦。”
   “比你晚。”
   “这大冷的天起来干嘛?”
   “睡不着,我来帮你搂吧。”女人没有推辞,他拿起筢子就开始了。他小时候和大霞常常在村外就着伴搂草搂树叶两人就说开了小时候的事情,这时的大霞已经不再拘谨了,两人说到开心处就咯咯笑了起来……
   晚上,杜生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敲窗户,问了声谁,当听到是大霞,他赶忙下了炕,光着身子出来给她开门,门一打开,她就闪了进来,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两人搂抱在了一起……
   后来,多次趁着她的男人去出工,溜进了女人的家里。
  
   三
   运动来了,人心惶惶的,大霞不知道该咋办,村子天天开会,后来就分成了两派,大霞没有入派,倒是她的男人入了一派,村子上的派性头头多次过来让她加入,她哪里知道如何站队,也不去参加会议,逼得紧了,就去公社找杜生,想问他该如何办。杜生正在开会,公社的同事们也分成了两派,一派是造反派,另一派就是所谓的保皇派,造反派气盛,要造他们这些有权人的反,杜生是武装部长,自然而然成了被造反的对象。有人告诉他,有个女的来找他,走出大门见是她,“这个时候了你来做什么?”
   “想你!”
   “啥时候了,还说这?”
   “你们干革命就不要女人了?”大霞有点生气,“俺是来问问,你入的是哪派?”
   “你没有入派呀?”
   “俺这不来问你哩,俺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个屁,你入那派俺就入那派。”
   “你别入了。”
   “人家不依,俺就想和你是一派!”
   “我当然是保皇派。”
   大霞一听就笑了,“俺就是来问这的,和你在一起,俺心里有底!”
   “你个傻女人!过两天你来公社找我,晚上能出来吗?”
   “俺那个死行子天天造反,不着家!”
   “今晚我们有行动。”
   “你要不抱抱俺,俺想你想得不行。”
   杜生舍不得让她走,先搂抱一会儿,说:“没时间了,快点吧!”他把她放在了床上……
   回到家已是中午了,大霞赶忙给孩子们做饭,她去年春天生了个女儿,她知道这是杜生的种,做好饭后把孩子从婆婆那边接了过来,吃过饭后,她就领着三个孩子去参加保皇派召开的大会,也算是入了派。
   晚上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烧着火做饭,她的男人和另外几个男人在里屋嘀咕着事情,她没多想,只是厌烦地把风箱拉得呱嗒呱嗒山响。玉米粥熬好了,里面的人提到了杜生,她立时就机灵了起来,她把头伸向了门边。
   “咱明天抓了杜生这老小子吧?哥!这回可有机会报复他了,不能白占你老婆!”
   她的男人说话了,“这仇一定得报,不过他是个土匪脾气,不好惹!”
   “哥!咱多去几个人,不信从被窝掏不出来他,狠狠地斗他一场!”另一个年轻人说话了。
   大霞害怕了,心发慌了,开始担心杜生,催促着三个孩子吃完饭,把孩子领到了婆婆家,说是去开会,抱着老小就出了村子。这里离公社不远,也就是五里地,心里慌得不行,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公社所在地赶了过去,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怀里的女儿摔疼了,哭了起来,她呲打着女儿:“哭!哭!再哭你亲爹就让人家打死了,别哭了!娘是去救你的亲爹!”
   女儿像是听懂了不哭了,大霞的眼泪出来了,把女儿抱在怀里,边走边亲:“好女儿,娘告诉你,你的亲爹叫杜生,家里的爹不是亲的!记好了,我的好闺女!”
   女儿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咧着嘴笑。
   到了公社,门口有民兵把守着,不认识她不让进,她说找杜部长,人家告诉她他不在这里。
   “你们是一派的不?”她这样问人家。
   “是呀?你还想揪斗我们的杜部长?”人家开始嘲笑她。
   “不是哩!不是哩!我一个娘们斗谁去?你就让俺见见杜部长!”
   “他不在,不是说了吗?”
   “去哪里了?”
   “不知道,你走吧!别烦人了!”
   大霞抱着孩子在原地打磨,实在是没办法了,就说:“麻烦你去告诉杜部长,那一派要抓他、打他,就说是大霞来报的信!小兄弟,你可要把话捎到啊,求你了!”
   离开公社,在回去的路上,她始终不能放下心来,突然跪在地上朝着东方磕起头来,嘴里叨念着:“求求老天爷!保佑俺的男人,平平安安逃过此劫!求你了,俺多给你磕几个响头还不行吗?杜生可是个好人!俺的心上男人!保佑他吧……”
   夜里,公社方向响起了枪声,这一夜大霞没有睡。
   第三天村子要召开批斗大会,她打听到说是要批斗杜生,她一听眼泪就出来了,在原地转了几个磨,赶忙去找和自个儿一派、村子里的头头,可人家没在家。
   吃过午饭,小学校的院子里开始批斗杜生,造反的这一派的人马全到了,也有邻村过来捧场的,她见自己的男人跑前跑后不时地搬着桌子,没有见到杜生,估摸就在学校的屋里,门口有两个民兵把守着,外人不让进去。主席台前面放着一张桌子,社员们全部坐在下面,女人们有的纳鞋底子,有的奶着孩子,有的嘴里嚼着榨油剩的花生饼,人声嘈杂。大霞远远地躲着观看,过了一会,她的男人招呼开会的社员们安静,嚷了许多次,嘈杂声才小了下去,没一会儿,有两个人把五花大绑的杜生从屋子里面押了出来,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差一点栽倒。
   他被押到会场前面,她的男人让杜生跪下,杜生坚持挺立着,她的男人上去就给了他一耳光,打得山响,只见他的脑袋摆动了一下,嘴角流出了鲜血,不屈的杜生把嘴里的鲜血一下子就吐在了大霞男人的脸上。
   立时过来了就几个民兵对着独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霞看不下去了,抹着眼泪回了家。
   晚上她听到自己的男人吩咐手下把杜生藏在村南头的李家老宅,怕的是晚上被人抢走了。
   男人晚上照样没有回来,知道他去了西头的寡妇家,她把孩子安顿好,一人去了李家老宅,黑乎乎的,没有光灯,她悄悄地走到门楼处,有人惊恐问“谁?”
   她回道:“我!”
   “你是谁?”一男人问。
   她听了出来是赵家的儿子,就说:“我是你嫂子!”
   “嫂子呀,你来这里干嘛?”
   “嘻嘻,我来看看你,就你一人站岗?”
   “看我?别逗了,我知道嫂子是来看谁的。”
   “让看不?”
   “不行?”
   “咋就不行了,嫂子俺可没外待过你啊!”
   这个男人说着就走了过来,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俺知道你喜欢俺是不?”
   “嫂子,嘿嘿,你让我摸摸就让你看看杜部长!”
   “行,嫂子让你摸摸,不过你得让俺把杜部长救走!”
   “这不行!放走了人,哥会要我的命啊!”这个男人立时就把已经在大霞身上乱摸的手拿开了,“我不摸了,嫂子,你走吧!”
   “傻兄弟,到时你说睡过了头。”
   男人在犹豫。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行俺可就走了!”
   “行!”这个光棍下了狠心,上来就开始乱摸,当摸到奶子时一阵颤栗,随后一把把女人抱紧了,另一只手向下体摸去……
  
   四
   第二天早上,大霞的男人不放心,早早地就过来查岗,一看两个值班的还在呼呼睡大觉,杜生早已没了人影,上去狠狠地踢了他们一脚,“你娘的!还睡!人哩?”
   光棍装着不知道,大霞的男人气得直骂街,然后把他们带到队部开始审问,两个人开始嘴硬,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眼看着就要被吊起来打,光棍男人招架不住了,“昨晚嫂子来了,说是你派她来的,让把人放了。”
   “放屁!你长脑子了没有?”大霞的男人气得上去又是一巴掌。
   “哥,你们两口子的事情俺们哪里知道?”
   事情已经清楚,大霞的男人本想不去声张,也怕丢人,但是事情不是他一人说了算,还有别的头头,人家不干了,于是就组织了几个民兵去抓大霞,带到了队部开始审问。
   “你把杜生藏哪里了?”
   “俺没藏,藏他做什么?”
   “你别嘴硬!你们的关系谁人不知?”
   “俺们咋了,你们捉奸要捉双,谁见过俺找野汉子了?”
   “你昨晚去了李家老宅!”
   “去过,是你们的头头儿俺男人叫去的,俺也不知道那里藏着人!”
   审来审去没有一点结果,她的男人已经躲了出去,几个人没法子了,知道她是杜生的铁靠,问下去不会有啥结果,于是他们给她的脖子上挂了一双破鞋,几个年轻人敲着锣、打着鼓,喊着口号,开始顺着村子的街道游走,没一会儿,大半个村子的人全涌了出来,比比划划,指指戳戳,有骂骂咧咧的,有同情感叹的……
   她的婆婆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媳妇,毕竟是自个儿家的女人,她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就到处找自己的儿子,最后在寡妇家把儿子堵住了,上去就是一拐子,“你还有脸找女人?你的媳妇让人游街哩,你知道不?”
   “知道。”
   “你浑呀?知道还看着你的女人让人家这样羞臊?你是个男人不?”
   “她是破鞋。”
   “她现在可是你的女人,是在丢咱家的人呀!俺咋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王八蛋……呜呜……呜呜……”
   游街一直转到大霞的家门口,她的婆婆奔了过来,上去就把那一双破鞋拽了下来,这锣鼓声戛然而止。
   看热闹的人们全都笑了,这时的老太太拽着大霞就走,没有人敢上前阻挡。
   第二天早上当人们起炕后,听到大霞家里传来了孩子们的哭声,村民们纷武汉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纷赶了过来,大霞已经吊死在了正房旁的柴火棚子里了……
   躲回老家的杜生五天后才知道,他一直被老丈人藏在一处地窖里,没有赶上大霞的葬礼,他一直不相信她会自杀,她这样爱自己,她怎会自杀?
   形势好转后,他被恢复了武装部长职务,回到了公社上班,他一直在暗地里调查着这件事情……

共 490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