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百味】日 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04:01

时间一过6月,这个城市就陷入高温的火海。不到7点,天就放亮了。太阳晃过树顶曝晒在鸣蝉身上,把它们早早地叫醒,从持续不断的叫声开始,撩拨起整个城市一天又一天的焦虑。天空白剌剌的,太阳把高温投到地面,大地吸收了,又急不可耐地反弹而出,聚集在地表、空中,凝结成巨大的热浪。人走在当中,好似夹心饼,两头受热。

一片云飘来,一阵没来由的风吹来,雨脚跟脚就赶来了。这个城市的雨水来得容易,说下即下,甚至没有预告。阵阵狂风从窗外呼啸而过,高密度雨线噼里啪啦泻在浓密的银杏树、榕树叶冠上。从地平线腾跃而起的道道闪电的夹缝中,有轰隆隆的闷雷,憋了好久,终于发出震天声响。雨势还在加大,这样下去,学府街又该成为被暴雨围城的孤岛。我从窗户向外望去,不远处的下水道已经难以接纳如此强势的洪水。污水在下水道口打着旋,又向外滚动着,泛起油腻腻的白沫。在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中,我不知怎么迅速到达单位,去做无休止、了无生趣的工作。雷声一阵紧似一阵,闪电夹在雷声中,从天空迅速插下一道明晃晃的光柱,刀劈一般,将灰暗的天空划开。我的胸口有些发闷,仿佛一股气流充盈其间,向外膨胀着,到了极限,快要炸开了。我再次躺下来,实在不想起床。昨夜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眩,看到白色的泡沫,胃囊犯怵,恶心,想吐。我急忙冲向卫生间,哇哇地吐了出来。雷声一阵紧似一阵,像是一个火气十足的屠夫,粗厚的嗓门,带着盛气凌人的架势。

夏天过于漫长了,从6月开始,空气被烧着了一般,到处都是热浪。终于入秋了,这一场雷雨,天气该转凉了。一场秋雨一场寒,夏日终于躲在季节的背后,去孕育新的季节了。还是换个住处吧,房子小,光线昏暗,客厅没有空调,夏天燠热,冬日寒凉。一把摇头扇,发出要命的呜咽声,吱吱嘎嘎、吱吱嘎嘎。隔壁的老汉又在发笑了,一遇到雷雨天,老汉就发笑,太瘆人了。我曾经走进老汉的屋子,老汉瘦得一把骨头,蜷缩在床上。我刚走进去,老汉却嘘一下,不让出声。我愣怔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老汉八十多岁,已经痴呆了,脑子里全是浆糊。只要听见有人声,老汉马上起身拍手,越是人多,越拍的响,还穷笑。电视都不敢放大声,声音一大,他就挪步过来,站在门口,不住地拍,不住地笑。尤其是新闻联播,电视里外,他们一道拍。估计是会开多了,养成的毛病。

翻过这一页,又是新的一天。我忽然有种奇怪的,说不清的不安,游丝一般的东西,缠绕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虽然看不见,但觉得它就在那里,一寸一寸地缠绕着,几乎把我包在里面,成为蚕蛹,憋闷、气短。我有些害怕,下意识地看看周围。一切都没什么不正常,雨声一阵紧似一阵,拍打着窗玻璃。我扯出一条蓝白相间的浴巾,裹在身上,把自己裹得像只蛹,或者像只被绑缚的斑马。一只胳膊从蛹里伸出来,摸到了手机,想摁键,却感到头疼欲裂。酒精的作用,依然像一股无形的神力,左右着我。强撑着爬起身,才想起是周末。再次躺下来,已没了睡意。

一棵老榕树下停着一辆三轮车,隔一段时间,三轮车就停在这棵老榕树下。除了这个三轮,还有其他的三轮,他们在这里等生意,所有的生意都是上门的,但上门的生意也不好做。那辆三轮是木青的,他所在的企业由于资不抵债,宣布改制。改制前,企业开始停产,员工每月领取500元的生活费。改制结束,木青拿了一笔安置费,就彻底成了闲人。木青到处打工,换了一家又一家,安置费已折腾得所剩无几,他还是没能找到称心的工作。有一度,木青囊中羞涩,时常到我这里闲扯,混吃混喝。木青热衷于翻日历,上面印着老黄历,文字七七八八、神神叨叨。日历说,宜理发,木青对着镜子照照,头发实在长了,就下楼去理了。日历说,宜登高,木青就去爬终南山,遇到周末,他一定要拽上我。日历说,宜沐浴,木青就洗澡。在我这里,他随便得就像自己家里,有时没了换洗衣服,就在我衣柜里翻,翻一件说,旧的,再翻一件说穿过了,终于翻出一件还没拆封的,套在自己身上。木青这些年一直不顺当,他想自己一定运交华盖,不然为什么总是这么倒霉呢?他翻着日历,也是希望把这些晦气统统“宜”掉。300多页日历,木青不知翻了多少遍,每次翻到最后一页,他就说,不知道明年的同一天,对自己来说会是什么日子。难道在这一页页日历中,就没有属于他木青的幸运开端吗?

很多夜晚,我从床上爬起来光脚站在阳台,望着对面楼上亮着的灯光。每家窗户挂着不同色彩的窗帘,一个窗户就是一盏灯,一盏红、黄、绿、蓝不同的灯。这个小区的居民都保持着晚睡的习惯,两楼相隔的地方,总能听到稀里哗啦的麻将声。这是整个城市的特点,血战到底,血淋淋的拼杀,都在一张方桌上。夏天的时候,我需要开着窗户,风呼呼地进来,麻将声哗哗地进来,我在通常情况下,会站在阳台,听风声,听“和”一圈后,几个人为谁“点和”,为谁做了“极品”,为谁“杠上花”,争执不休。隔壁的女人总在这个时候,哗哗啦啦洗澡,她洗澡很有规律,每天都在凌晨12点准时洗澡。她家的卫生间窗户正对着我租住屋的阳台,站在阳台,能看到晃动的影影绰绰的身影。周末的时候,她会站在阳台东张西望。她胖得像头刮了毛的荷兰猪,自从我看到她站在阳台的时候,我周末很少去阳台了。看到她,心里总有恐惧感,担心她会瓦塌了阳台。瓦塌是成都的方言,也就是坍塌的意思。她鼾声很响,隔着一堵墙,我能听到她“咯咯哼哼”的鼾声。一个肥胖的女人,当然会打那么响的鼾声。我偶尔也为她担心,会不会一个鼾声会要了她的命。听到她鼾声的时间,也是整栋楼进入睡眠的时间。此时,除了两栋楼之间几颗星星之外,一片漆黑。有时胖女人扯面条一样唱歌,歌声翻山越岭走得很远,又折了回来,像放了很长的线钓鱼。

这条街叫学府街,正对着一座大学的校门。其实,这条街学生不多,更多的是当地各家航空公司的空姐、空少。在我的楼上楼下住着几个空姐,她们凌晨飞回来,皮鞋咯咯噔噔响,然后是拖鞋刺刺啦啦磨,磨到洗手间,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最终消失在卧室。成都本来就美女帅哥如云,这条街是精华。大学有两个侧门,学生公寓紧邻侧门,学生大多出侧门,穿过锦华路,去常乐小区。我其实很喜欢在街上溜达,一个人的时候,在街上走走看看。既然我不得不为生存来到这座城市,既然已经把自己像一枚钉子嵌进这座城市,那么,我很有必要熟悉它的每一个毛细血管。

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学府街,但我习惯了它。通常情况下,这条街对我仅仅是一段距离。从我的住处到单位,我必须穿过它。它是我每天必须面对的一个物象。这条街的起点是大学的南门,向南延伸数千米,机场路将其拦腰截断。我的住处在学府街与机场路的交汇处,两排漫长的店铺,沿学府街两侧罗列。这些店铺分别是一家移动通讯网店、两家银行、三家理发店、四家药店、五家超市、十余家餐饮店。其中餐饮店名目繁多,最多的还是火锅店和串串香。成都人率性,店名也叫得不合常规,越是不合常规,生意越发兴隆,这也许符合人的猎奇心态,当然,质量至关重要,回头客才是生意得以延续的基础:猪圈火锅、厕所串串、瞎扯蛋、撒尿丸,奇怪的名字,招徕八方吃货。原先有一家花椒鱼,也是火锅,店面装潢不错,可惜我没有进去的欲望。曾经去过一次,口感差,再也不去了。昨天,我看到它换了新主人,工人们正在拆拆卸卸,不知做什么营生。紧邻的是一家大西北面馆,青海人开的,除了拉条子拌面,也有兰州拉面。许多同事说口感不错,我总觉得缺了什么。吃腻了单位食堂的饭,偶尔蹩进去,至少,还有北方气息,还有隐隐的家乡味。

生活中的街道大抵如此,简单、枯燥、重复,既有起点也有终点,每走一步,总能有预期。这条街道不算长,晚上喧腾,几乎彻夜灯火通明。街边的烧烤摊,从大学门口的街角,往南摆去,横穿机场路高架桥,至另一端。另一端被江安河截断,也是学府街的终点。或许是起点,那一端连着另一所大学的北门。冬天来了,摊主撑起红色的帐篷,一街两行,就是两条气势壮观的红灯区,灯火通明,烟雾缭绕。整条街黏黏的,伸手抓一把,空气中都能抓出油来。说实在的,我对成都的烧烤没多大兴趣,吃惯了西安的牛羊肉烤肉,总觉得成都的烧烤口感不够纯正。学府街上还有一家四川艺术学院,站在我租屋的阳台,学校的全貌一览无遗。每天早晨,学校铃声不久,学生们开始练嗓子,咿咿呀呀、咿咿呀呀,像要扯断脖子的公鸡,吵醒我的睡梦。艺术学院的对面曾经是一所经贸学校,去年底迁走了,据说搬到了袍江。我们单位起初没有职工食堂,综合办与学校联系,职工在学生食堂办卡就餐,学校搬走的时候,好多人卡上的钱几乎没怎么动。大家吃不惯,很少去。我调入成都的时候,单位办起了职工食堂,也就没有体验学生餐食的可能。我13岁开始住校,吃大锅饭,那种质量、口感,放在如今,我宁可饿死,也不吃。有一次同学聚会,许多人异口同声说是猪食,像是预先排练好的台词。

这条街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味,它仅仅是我每天上班不得不走的一条街。就像与某一个熟悉的女性同事交往,总觉得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人看得真真切切,心却在天边,而且所谈的话题如同云烟,总会被不辨方向的风吹散。隔着玻璃的交流,就像置身于不自由的监控室。除了工作话题,我们很少交流,我怕她们复杂,也怕自己被弄得复杂。与其有隔,倒不如什么都不说的好。

学府街有三种树,一种榕树,这是成都的市树。这种树像有些人一样,长得有些急,年纪轻轻的,挂满了胡须;一种是桂树,农历秋八月,桂花带雨,满街飘香;还有一种,就是银杏树,也叫公孙树,分公母,是树的活化石。榕树和桂树,四季常绿,仅仅在春天的时候,树冠上发一丛新绿,像女人盘起的新发。同样是树,银杏却不同了,呈现出由嫩绿、深绿、浅黄到蜡黄的颜色变幻。一条街上,不同的植物,对季节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也像人,有着不同的生活态度。成都的冬日阴寒,有风,但不刺骨。日光斜斜地穿过银杏树的枝杈,穿过榕树、桂树的浓荫,和浓荫下一只静静伫立的雪菲丽。雪菲丽是一只洁白的、贵族一般的宠物狗,是一对新婚不久的航空公司职员养的,男的是机长,女孩子是空姐,俩人长得般配,雪菲丽也符合他们的身份。路面上有落叶,是银杏叶,亮黄,呈扇形,叶脉从叶茎向周边辐射,像大型演艺广场射向夜空的集束灯光。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学府街被摇动了。恐惧扑向所有的方向以及街上所有的角落,扇着黑色的翅翼,拖着灰色的尾巴,盲目、凶狠。人们来不及回过神来,整个大地在战栗。人们冲上大街,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一对年轻人赤条条从被窝爬起来,只好双双披了被子,站在空旷的街面。一阵没来由的风吹来,他们的头发也像风一样乱。地震赋予每样东西以它自身的形状,曾经坚如磐石的固定物被摇撼了。自行车“哗啦啦”一声倒下,有谁家的窗玻璃“呯”的一声碎裂了,紧接着又是一声,一声接着一声,敲碎了人心。狗狂吠着,一只惊悸的猫,缩在一棵榕树下,像受惊的孩童。树上的每片枝叶都在震颤,像炸窝的大黄蜂。几家店铺的卷闸门半遮半掩,“哗啷啷、哗啷啷”震颤着,摇晃着。一名女店员惊恐地张大了嘴巴叫喊,喊声掩盖在更大的喊声中。相隔仅仅十多分钟,又一次摇晃了。人们屏住呼吸,一切都静下来,人类世界一丝一毫的声音也听不见。那天,我接到了许多问候的电话,也打出去许多问候的电话。有些是朋友的,有些是打给同事的。有些能打通,有些干脆就没信号。好在地震很快就过去了。学府街的人们对地震已见怪不怪了,当晚,该睡的睡,该吃的吃,该血战到底的血战到底,该摆龙门的继续摆龙门。生活又一次复归原位。

学府街与机场路交汇处有一处空场,是一个小型广场,有藏族同胞舞蹈的雕色。人物栩栩如生,只是鲜红鲜红的色彩,稍显艳俗。十多个中年妇人,劲头十足,每天晚上在这里跳舞,熬到十一点多。有人舞姿优美,扭臀摆胯,像个老妖婆。有人更像匍匐的鸭子,踩不上点。我感到好笑,天天踩,怎么会踩不上点。楼上的住户对着她们骂,骂也没用,音乐高亢着,她们劲头正足着。楼上泼下了粪便,臭烘烘的粪便。她们报了警,也来了媒体采访,最终只能不了了之了。我刚到成都的时候,就住在这栋楼上。环境不错,楼前一丛竹林,掩映着青石铺就的小径。房子为二居室,新装修,家具齐全。我对此很满意,二话没说就交了半年房租。但我住进来,问题也就来了。首先是广场歇斯底里的音乐,声音穿透玻璃,灌满整个房间。除了橱柜、灶具是新的外,其余都是旧货翻新。夏天的空调吹出的是热风,冬天,即使我把手放在出风口,也只能感到微微的暖意。有一天深夜,“咕咚”一声响,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第一反应就是家里有盗贼。时常听到的入室血案让我惊悸,我屏住呼吸,甚至想,如果盗贼进了卧室,我假装熟睡,任由他翻腾,舍财免灾。我又想象着,趁他不注意,我腾空而起,用被子捂住他,狠揍他。就这样,在极度惊悸和英雄式的幻想中熬到天亮,爬起来一看,原来是茶几掉了一只腿,让我虚惊一场。我想换地方,又觉得亏两个月的房租,就这样将就着吧。过了一段时间,又是“咕咚”一声。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就没再胆怯,顺手开了床头灯,但我听到了“踏踏踏”的跑步声,这一次真的是遇到了盗贼。我的心咚咚咚地跳着,大气不敢出。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确信没有人在屋内,才起身查看,房门大开。亏得我推地时,为了控水,我将拖把挂在门把上,那一声咕咚,就是拖把落地的声音。这次,我不再可惜还有一个多月的房租了,我急忙寻找中介,下午就搬到了现在的小区:这里朝向明朗,最让我满意的是敞亮宽大的阳台,视野开阔。周末的时候,我时常坐在阳台,拿一本书,有时看着看着就靠在摇椅上睡着了。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怎么才能让癫痫不发作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