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心灵作家专栏】狗肉冻的传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21:05
无破坏:无 阅读:2195发表时间:2014-12-23 20:09:47 摘要:就在我们走到十字街口时,一股奇香扑面而来,瞬间沁入肺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肚子里在咕噜咕噜地叫唤起来。顺香寻迹,那香味原来发自一个老人那里,只见他头戴一顶三块瓦的狗皮帽,一根草绳勒在半敞半扣的黑色棉袍子的腰间,端坐在人民饭店窗前的一个马扎上。在他的面前,一个柳筐倒扣着,上面放着一个用白色纱布覆盖着的黑瓦盆,香味就是发自那个不起眼的盆里。 俗话说“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这是人们对狗肉的赞美,也是说明狗肉并非不上宴席的佳肴。   如今正是大雪季节,是冬季进补的大好时节,狗肉曾经被好多医学经典认定为对人体大有益处的补品。   在我家乡好多人有着如同广东人一般的喜好——爱吃狗肉。狗肉小炒鲜嫩可口,红烧则芳香四溢,是人们公认的美味。   在我家乡又有着如同徐州樊哙狗肉一样著名的狗肉做法——狗肉冻,其肉色鲜艳,凝汁为胶,如同烟雨江南人喜爱吃的羊羔一般,让人百吃不厌。对于它究竟怎么做的,我真的不甚了了。但吃,我倒十分喜爱,而且由来已久。   出生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里的我,童年是那场被人们称为浩劫的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那个时候人们处在半温饱的状态下,粮油棉糖等许多人们必须生活用品都要凭票购买,农村人一口人在过春节时才摊到四两猪肉,肉,无疑成了我童年心目中的珍馐。   对于狗肉冻的喜欢就是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产生的,也是一个偶然的邂逅。那是一个深秋的星期天,按照约定,我早早地起床,一番洗漱后,草草地吃了点饭,就与一个小伙伴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村子,踏着满地毛茸茸的白霜,钻进了长满芦苇的乱葬岗。高达三四米的芦苇,不要说孩童进去,就是成人站在坟顶上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在芦苇中艰难地摸索一会后,被我两终于找到了一处缠满黑丑的地方。   黑丑,是一种比较珍贵的中药材,开着蓝色或者粉红色的喇叭花,就是人们常说的牵牛花的种子。它的花朵一旦陨落后就会结出圆形的青绿色的种子,而且它往往是一边开花,一边结种,又一边成熟。只有成熟的种子采摘下来才有用。采摘时要小心翼翼地用三个手指去捏住,不然它一经触碰就会炸裂开,黑色的种子就会落入长满杂草的地面上,只有米粒大小的种子是无法去捡拾的。   一看到有如此众多的黑丑,二个人高兴得手忙脚乱地采摘起来。二个人都在极力地想把自己的书包全部采满,忘记了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太阳早已跑到了偏西方位。回家,饭时已过,就是有饭也早已凉了。走出乱葬岗后,二个人一合计,直接在一座石头桥的光滑的桥面上,就着风将黑丑搓揉一下扬得干干净净,然后顺着大路去供销社去卖掉。让人吃惊的价格(每斤1.8元)让我俩分得十八块六毛钱(在那个每个劳动日只有八分钱的年代,对于孩童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二人首先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连环画,解决一下精神食粮,一边低头翻看,一边往回走。   就在我们走到十字街口时,一股奇香扑面而来,瞬间沁入肺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肚子里在咕噜咕噜地叫唤起来。顺香寻迹,那香味原来发自一个老人那里,只见他头戴一顶三块瓦的狗皮帽,一根草绳勒在半敞半扣的黑色棉袍子的腰间,端坐在人民饭店窗前的一个马扎上。在他的面前,一个柳筐倒扣着,上面放着一个用白色纱布覆盖着的黑瓦盆,香味就是发自那个不起眼的盆里。   于是我上前问道:“老爷子,你在卖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香呀?”他抬眼看了我们一下,由于二个人在乱葬岗忙活了半天,中午又没有吃饭,嘴唇上都干巴巴的样子,恰似二个小乞丐,就摇摇头,“唉”了一声,慢慢地站立起来:“唉,过来吧!”说着左手掀起纱布,右手拿起一把明晃晃的的三角刀,在盆里一划,左手在放下纱布的同时,托起了一块薄薄的一长条半透明半肉体的胶状物,上面的一条还附着青绿色的葱花和蒜叶,以及鲜红的辣椒丝,黄褐色的胶状物中间包覆着酱红色的肉片。只见他麻溜地将它放到砧板上,只数刀就切成为一些碎片,刀一收,就将碎片二片十公分见方的牛皮纸上,随手一卷,就成为了一个圆锥状,递给了我一份后,又递给了一份给我一起的孩童:“唉,吃吧,不要你们钱的。”“这……”不好意思的我说,可扑鼻的异香,又让我无法拒绝它的诱惑,不过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再说吧。   他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脸上漂浮着一丝笑容。我一边舔着牛皮纸上肉丝,一边问道:“老爷子,得给你多少钱呀?”“算了,不要你们这些孩子的钱,去玩去吧!”他不动声色的说。“那怎么可以呀!”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老爷子,我们有钱的,是我们今天采摘黑丑换的。你看……”说着我将钱在他面前晃了一下。“那就给一分钱吧!”他笑了笑说到。   当我想离开时,可脚步却死活不想移动,心里却又泛来刚刚平息的那股香味——那是一种只能身受不可言传的滋味。我咂了一下嘴,强咽下口水,问道:“老爷子,你卖的是什么肉怎么这么好吃呀?”“哈哈,傻小子,是狗肉做的,叫狗肉冻!”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们的表情。“狗肉?狗肉怎么这样好吃呀?那我们家养的狗怎么不杀吃呢?”我一边疑问着,又一边问道:“多少钱一斤呀?老爷子。”“只卖三毛五!”当他说出价格后,我望了一眼那个小伙伴,得到肯定后:“老爷子,我们买半斤吧!”   二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向人民饭店走去,每人买了一碗面条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了。就在我俩狼吞虎咽时,忽然一阵听到外面一阵骚动,随即传来了“啪”的一声,接着发出了脚踩瓦砾的声音。当我们走到外面看个究竟时,只见几个身穿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帽徽的红卫兵,将老爷子的那盆狗肉冻在地面上摔得粉碎,满地都是狗肉和盆的碎片,一个头头模样的人一边用脚不停地踩、踢着,一边大声骂道:“老东西,叫你走资本主义道路,我就不相信割不了你这个资本主义的尾巴!”说着,把手一挥:“快,把这个老东西给绑起来,拉去游街!”   可怜那老爷子腰间那根为了保暖的草绳子,不经意间成了束缚自己的刑具了。同时被强行戴上了白纸糊成的高帽子拉去游街示众了。那个被称为人间浩劫的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整个社会说变就变,发生了不知道多少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也不知道让多少好人在一夜之间变成为了“坏蛋”。曾经的将军、元帅都收到了非人的待遇,何况草根百姓,人们整天生活在一个岌岌可危的动荡之中。   突然的变故,气得老爷子破口大骂:“你这帮兔崽子,真混蛋!我犯了那家的法了呀?”那个红卫兵头头一听他大骂,拾起蘸满狗肉和泥土的那块纱布,双手揉了一下,不管它干净与否,使劲地塞进了老爷子嘴里,同时也奸笑到:“老狗肉得东西,叫你骂,这回看你怎么骂!哈哈……”于是,一场闹剧在街头上开始上演了。   消息本身是无足无翼的,可它有时却不翼而飞,不胫而走。很快地飞越了那条养育当地多少代人得车轴河,来不及观望一眼那碧波荡漾的河水,就飘进了河北岸的一家茅草房中,也飘进了一位身材魁梧的、回家探亲的将军级的男人的耳朵里。只见他双眉紧锁,面无表情,胸部在急剧的起伏着,一声不吭地喘着粗气。   站在门边的二位警卫员却再也沉不住气了,破例地说道:“师长,你若不去,就让我们去处理此事吧!”那位首长转过身来,苦笑了一下,“嚯”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大声地说:“走,我们去看看,不过你们把枪里子弹全部给我下了,可不能够胡来呀!”说完,他就大踏步地向集镇上走去。   就在三位军人踏上那座贯通东西交通枢纽的古旧木头桥上时,桥的那头响起了一阵铜锣开道声,二位警卫员一眼就看到了四五个红卫兵押解着老爷子从对面走来。一看老爷子的嘴巴都被堵上了,他俩气就不打一处来,疾走数步,来到了红卫兵头头的身边,其中一位一个扫堂腿,就将那个头头撂倒在桥面上,另一位眼翻手快地将那头头的双手倒剪过来,像提小鸡地将他有提溜起来,直痛得他哇哇大叫。   “师长,怎么处置他!”警卫员大声地说道,未等师长发话,那个红卫兵头头就像泄气的皮球一般,摊到桥面上,再也站不起来了。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样子,不见了踪影。   原来,这位师长姓林,是东北军区某坦克师的师长,就出生在我们的邻村,十三时,母亲去世后,就与父亲相依为命。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他毅然绝然地告别了父亲,投身革命,因为屡立战功,官至当时得师长。这次回家主要是为了解决一个烈士问题,亲自按照战友的遗嘱,将战友的遗体护送回当地。随便想接自己的老父亲到自己的身边生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父亲执意不肯,不愿给他和国家增加负担,说自己在家里还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养活自己,不管他儿子怎么央求,老父亲就是不听,还赶着林师长赶紧归队。并与早晨不同类型癫痫的不同症状就背起了自己卖狗肉冻的筐子,到集市上卖狗肉去了,但没有想到,事情偏偏就发生在这一天。   看到瘫软如泥的红卫兵头头,林师长感到好气又好笑,他看到其他红卫兵鸟兽散去,迅速地走到双手倒剪身后的父亲面前,含着眼泪说:“看看,还是和我到部队去吧!”老爷子倔強地说“你就收起你那心思吧,我死也要死在家里,去东北,哈哈,没门!”说完,就一路小跑地走到饭店的床前,捡回了没有摔坏的篓子和刀等,当他回到红卫兵头头面前时,狠狠的啐了一口:“自作自受,嘿嘿,恶人又遭恶人讹,活该!”   一听到老爷子的声音,红卫兵头头好像清醒了一些,像得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跪了起来:“老爷子!老人家!你就高抬贵手吧,放过我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好,好,好!不过,你得保证,下次不要再难为我卖狗肉冻了!”老爷子说着从警卫员腰间掏出枪,用手枪对着他的脑门,轻轻地敲了二下,继续说道:“你看这个是什么?我是认识你这个兔崽子的,它,可不认河北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在哪儿识你呀,它要是一高兴,嘿嘿,你的小命还有吗?”   “那当然,那当然……”红卫兵头头赶紧保证道。   “那好,你就快滚吧,熊样!”说着就让警卫员将他放开,让他走了。   后来,老爷子没有跟自己儿子到部队去,每逢秋冬季节一直到初春,仍然在人民饭店的床前出售祖传的狗肉冻,虽然收入微薄,但,足以糊口。红卫兵再也没有为难于他老人家,还划定那个地方,作为老爷子专用,这个“资本主义的尾巴”终于没有给割掉,也成了那个时代一个笑料。   由于老爷子每到寒冷的季节都在那里卖狗肉冻,他一边出售狗肉冻,一边晒着太阳,有人买时就起来服务一下,没有人时就闭目养神,双手插在宽大的袖笼里,活像古书中菩萨一般,又因为他排行最小,所以人们就习惯称他为林小菩萨。也由于每到秋冬季节,按例我会去采集那些黑丑,经常会去供销社出售。每次都会去买上一毛钱的狗肉冻,去压一压自己的馋虫,去的次数多了,就熟悉了他。   1976年,到我到公社的中学上初中时,本可以经常看到他,可是却在也没有见到他老人家的身影。后来听说,他就在那年的秋天,寿终正寝了,享年八十一岁。我与狗肉冻的情缘就中断了。   二年后,我们村子的前面的河岸上,居住的一家人家飘出了久违的狗肉香味,它是一位曾经参加过淮海战役后又前往抗美援朝的一个退伍军人的家,姓王的一位大爷家。王大爷由于在战争中一条腿种过炮弹的弹片,无法参加正常的农事,凭借着自己曾经无数次品尝过林小菩萨的狗肉冻的口味,并亲自看过并帮忙与他的操作,凭着记忆就开始从事起加工出售狗肉冻的行当。但他做出的狗肉冻与林小菩萨的口味就是有一些不同,但又让人无法说出。   吃惯了林小菩萨的狗肉冻的我,总感觉到林的狗肉冻可口,而王大爷是抢口,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受,具体的区别,我真的说不清、道不准。尽管如此,每个冬天都会和其他人一样,去买一些尝一尝十堰治癫痫的中药配方。由于他的家就在村子前,在他烧狗肉时,满村庄都会弥漫着狗肉的香味,我会偷偷地放下书本,钻进他家的厨房间,去舀上一碗狗肉汤,喝一喝,那种鲜美的味道,时到今天还荡漾在我的心海里,一个字:爽,二个字:很爽!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人们常说的宰杀猫狗不得善终,二年后,那位王大爷真的得了咽癌,几次手术后,性命总算是保证了。在也不愿或者说不愿去做那个杀狗的生意了。   在我的老家,如同其它好多地方一样,自家养的狗一般不会被主人亲手去杀死。这是因为狗在人们的眼里是一个忠臣,不会像猫那样,一旦家里贫穷一些后就会远走高飞,另择高门。它往往无论家庭贫富都会不离不弃。可当地又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说:“狗不养三年。”就是说狗不能够饲养超过三年的时间,不然就会怨主人,耽误了它投胎转世的时间,经常给主人带来难以预测的祸事。所以,人们往往在三年之前都会忍痛割爱将狗卖给杀狗的人。   那位王大爷不杀狗了,他到无所谓,可给整个公社的养狗的人家烦恼。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家乡来了一位从山东来的闯江湖的姓张的人,开始,他只是推着一辆独轮车,做货郎生意,到处兜售自己手工做成为的口哨、埙等一些小孩的玩具。他是一个十分能够吃苦耐劳的人,白天走村过户,晚上就在那些桥洞中搭起窝棚栖身,一根大葱蘸些辣椒酱就可以喝上半斤老白干,一是打发夜晚难熬的时光,二是驱除思乡之苦。山东人这种精神确实是我们江苏人值得学习的。 共 772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