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希望】祈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32:24
逢年过节,母亲是不会忘记祭神这道环节的。在母亲心中,这道环节比任何事都重要。看得出母亲对神是虔诚的。   一条熟白肉,一只鸡,三碗米饭,一壶白酒。这些是母亲祭神的祭品。   母亲要祭的神有:地龙神、床头婆、土地公。这些是家神,母亲祭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那些话像经她妥贴处理过才吐出来,不轻不重,在她规定的范畴内,仿佛只有神方可听得见。   小时候,我会蹲在母亲一旁,偷听她给神说了什么。母亲的心愿,不想让我听见,怕神不纳接,不显灵了,脸故作愠色,驱我走。我不甘离去,又在距她一二米远处的地方偷听。母亲蹲在祭品前,忽略我的存在,一边烧着香和蜡烛,一边把心愿交予神。神都是沉默的,它们居住在信徒心中,只要坚信,神就能听到这些平民的愿望。母亲是要把一家人的希望都托付予神。她从父亲的生计、再到子女的学业健康……事无巨细,惟一把自己撇开。仿佛只要神能实现她所求,她便无所求了。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一直不相信母亲这一套,仅仅是因为风俗习惯,便默认与一尊没有形状的神交接——我给它上香,朝它鞠躬礼拜。那不过是一张画像,有喜庆的色彩和文字,它大于绿、远离灰暗,这种金与红,直抵人心。我们期盼日子能过成红红火火、欢腾无比的样子,所以一直都用吉利的方式、吉利的语话来憧憬我们的未来。   母亲真的很古板,她和那些对着一个生日蛋糕许愿的人的心截然不同。她像祈盼已久,只为等这道环节的到来,她把熊熊的希望,全盘押在一个“无所不能”的神身上:从杀鸡、煮肉、盛饭、倒酒、拿香烛,她的脸色都是神圣的。   我馋嘴,想去扒一口她要祭神的肉吃,被她发现,会怒叱我:神的食物,你先吃,那是对神的不敬!   我说她迷信,神根本不存在。她说我孩子不懂就不要乱说话,神会听到的。她的脸色有些慌张,支我去拿东西……   我的母亲一贯如此,杀鸡的时候,不许我在旁说可怜。可能因为她知道自己在杀生,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她不许我加深她的罪恶。她骂我,很轻地怒叱,我就笑,笑她这般较真。想起来母亲的确活得太较真了,每件事都要争个明白、弄个清楚,眼里一粒沙子都容不得。若是谁在背地里说了她,她一刻也呆不住,要去找人评理。为这些,母亲不少落人话柄。我不喜欢她的冲动,她应该有坚忍。至少神没有告诉她这些。她只是怀着一颗诚心,去与神对话,渴望神能怜悯她的处境与心情。   母亲没有知己,朋友只有邻居或同村的妇人。这些人闲起来就围在一起唠嗑,一忙起来就各顾各。乡村的日子都是苦的、寂寞的,尤其父亲和我们都离开她,她早年刚烈的性子已经被磨得没有了棱角,喜欢安静、不惹事非,独守几分薄田和一间缺少人气的房子。我便想到那些留守儿童的忧伤,一味地盼盼盼、等等等,把每个落日都盼成朝阳的样子,把每个朝阳又等成落日的样子,熬疼多少忧伤,却没有等到长久的陪伴。   只有神,给了母亲最安心的慰藉。神帮她完成了心愿,让她所爱的人每个节日或年关都平安归至,一颗倒挂的心终于可以落到了地面。所以,母亲对祭神的虔诚一点都不敢含糊。她祭的神是有顺序的,先从地龙神位开始,祭完,换新祭品,祭门前的土地公,完毕,再换祭品,然后去祭床头婆。床头婆是女性,不会喝酒,故不会用酒祭。我不清楚母亲对这些神祭拜时分别说了什么,但敢肯定是些美好的愿望。她会区分那路神管那路事。她对我说过床头婆管的是妇女、孩子的健康。我相信母亲所说,正如我相信她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些神都是她安心的寄托,无声无息,又永远都在。   这些家神,力量有限,母亲心绪不宁时,或因连年的贫苦,祈望会转交给外神。找一座庙宇,烧香拜佛,再求一支富贵平安签,多花些钱财她是可以接受的。母亲告诉我这些,我并不理解她,觉得她愚昧无知。而母亲面对一支下下签,曾有过多少的提心吊胆,却不敢向我们道出。我有时出言不逊,有点幸灾乐祸的歹毒:自作自受。母亲这时只有一声叹息压在心头,忧伤的神色是那么脆弱,仿佛不经碰,一碰即碎。   她的话经常是不被尊重的,这些已经有了翅膀的孩子,想飞去哪就飞,不会想带她一起飞。她多像一个累赘呀,没文化,又衰老了,观念陈旧得只会相信一具抽象的神,也不敢奢求,她知道有些要求注定落空。我在不理解她的同时,又渴望她理解我。那时我正在与朋友吃香喝辣的时段,她说她没做晚餐,希望接她与父亲出来共度晚餐。这些朋友她根本不认识,或说我根本没打算让她来认识这些朋友,我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把双亲冷落了。我是怕朋友尴尬,多了两个不相识的人,饭局的气氛肯定不同了。母亲生气地挂了电话。我是那么不在意她的伤心,又欢欢喜喜与朋友聊天喝酒。   母亲在我面前,第一次这么任性。她一早已知我在这个时候回到家乡了,而我迟迟未归。我在高空中落地,换程转车,第一时间只顾着与朋友相聚,而不是与她……她是有足够的理由任性一把的。但她没有在我面前哭闹流泪,她只是把自己的兴高彩烈瞬间降成了冰,酸溜溜的,又不敢声张。我不会去哄她,她生气,我只有责怪。我们是她的孩子,她就应该以母亲的胸怀去包容我们,而不是指责。在小的时候,她指责我们太多,我们在成年后学会去原谅、理解她所有的无奈之举。我们也有无奈之举,而且与她的相聚那么容易可得,不像朋友,难得约见一次,她就不理解了。   我生怕背着“不孝”这个罪名,故而把她的“罪状”混杂概念。她生气是有底气的,在一千多公里的路上,她有多少的担心牵挂,恨不得一刻钟一个电话问我到了哪。又是盼啊等啊,却等来我的轻视,她肯定不会在乎这顿饭是否有海鲜或野味、也不会在乎是否招我这些朋友待见,她只有一个愿望:要见我。我找来一堆借口来搪塞她的要求,她根本没有分量来要挟我遵循她的意愿。所以她生气了,气鼓鼓挂了我的电话。但没多久气消后又打电话问我何时回家,她何足这样没有“尊严”地“乞求”我?她的生气没引起我的重视,她应该看到自己的“无理”,她祈盼已久的心不能因自己的无理又落空。毕竟我与她相处的时间无多,我的翅膀是无法为她停下来,她是知道的。   回到家,她忙前忙后为我烧饭,想尽法子烧我喜爱吃的食物。自从我迈出社会后,她从不舍得让我下厨为她烧一顿。她的疼爱,没想得到相应的回报,但又想让我知道她的爱,无私又平凡。她的手脚,还是那么勤快,家里的一切打理得整整有条,柴草备足,粮食不缺,家里有她,是不用愁的。她的心愿真的很低,只求与我们相聚几天,给我们弄好吃的食物,聊几句家常,这样就知足了。而我们,何曾理解过她卑微的愿望?   我是知道的,母亲这个角色一当,几乎活得没有了自己。她无法出走,更不会出逃,眼巴巴守着村庄,守着空巢,守着心愿。这个心愿,我知,神也知。 武汉癫痫病的检查湖北癫痫病检查昆明受好评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湖北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