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最后的豹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35:57

冬天是荒凉的,原野一片萧条,山上的树,落罢叶子成了秃树,草枯萎一片暗黄,山没有绿色的遮盖,露出了黑黝黝的石头。风吹过山涧,掠过石壁,响起一声清脆的哨音,把枯树刮得一晃一晃。只有很少的树,还有一些草,泛着一点绿意,给荒凉的山,带来一点生命的气息。

雪与冬天,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刚入冬,雪就纷纷扬扬地飘,大地被雪覆盖,银装素裹。山野里,白茫茫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挂满冰雪,成了奇特的景观。漫山遍野的小草,已不见了踪影,就连石头,也深深地埋在雪中。大地,被冰雪覆盖。近看,是雪,还有雪的树。远看,也是雪,无边无际的白,一片苍茫。

山洼里,村庄银白,看不到房子,只有炊烟告诉你,那里是一个村庄。可能是太冷的缘故,很少有人出来走动。牛羊都在圈里,甚至听不到一声牲畜的鸣叫,鸡也怕冷,蜷缩在鸡笼里,不肯出来。不要说牲畜,就是人,也不会走动的,村子里的人大都呆在家里,坐在火炉边取暖。喜欢打雪仗、堆雪人的小孩子,也不见了踪影。村庄,一派死寂。

不是所有的动物都不走动,那些游荡在山野里的动物,它们就没有停止走动。饥饿,困扰着它们,它们必须在恶劣的天气里,寻找生存的食物。兔子在山野里一跳一跳,不时用嘴在雪地里翻找着可以食用的果子;野猪用长长的嘴,在收获过的庄稼地里翻动着泥土,希望找到一个红薯,或者是一穗遗落在地里的玉米;狼也在寻找猎物,那些觅食的野兔、野猪都有可能成为狼可口的美味。大雪覆盖的山野,看似静谧,实则处处潜伏着躁动和危险。

食物是有限的,尤其在荒野,在冬天万物枯萎的季节。草已干枯,野果腐烂,庄稼已经收获,很多小动物也蛰伏起来,能供大动物们食用的东西太少了。没有足够的食物,游荡在山野里的动物们,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瘦弱。没有吃的,那些食肉的动物们,走着走着就走下了山,走进了村庄,寻找可以食用的食物。

一只豹子,严格地说,是一只很老很瘦弱,还带点病态的豹子,在夜色苍茫时分,走进了一个叫石坪的村庄。它挑选了一家靠山而居的人家,在他家的房屋后边的牛棚旁,溜达来溜达去,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谁也不知道豹子在想什么?

这户人家姓刘,主人叫刘石头。他家的房子,后边靠着山,前边是一条小溪,左右两边,住着他的本家兄弟,相距百十米左右,看上去孤零零的。刘石头当时在家烤火取暖,突然听到了几声牛叫,叫声有点颤抖、慌恐。他家养着四头牛,两头母牛,两头小牛犊。其中一只小牛犊只有两个月大。对牛,刘石头是很经心的,听见牛叫声,刘石头走了出来,还未走到牛棚,就看到一只东西在牛棚后边张望,刘石头借着暮色的余光和雪光,仔细一看,是一只豹子。刘石头吓得身上一抖,出了一身冷汗。

那只豹子,看到刘石头,没有惊慌,只是往回走了几步,又站了下来,看着刘石头,又看了看牛棚,有点不舍。刘石头很快癔症过来,转身回到屋里,取了一支土枪。他取土枪回来,那只豹子,已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地向山上走去,刘石头对着远去的豹子,“砰”地放了一枪,土枪在夜色里吐出一条火龙。刘石头再看那豹子,依然是慢慢腾腾地向山上走去,没有一点惊慌的样子。

看着豹子缓慢地走进了林子里,刘石头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放的这一枪,足以让豹子记着半年,不敢再来偷吃他家的牲畜。山里人是这样认为的,进村的野兽,只要被枪打过,不管打中没打中,那只被打的野兽,年二半载,是不敢再来偷袭的。刘石头也是这样认为的,他打了豹子一枪,就觉得万事大吉了。他相信,那只豹子,再也不敢来他家了,甚至不会再到这个村子里。

豹子没有按照刘石头的想象,不敢光顾他家。刘石头的那一枪,并没有吓倒那只饥饿的豹子,甚至没有隔天,再次来到了刘石头的家。豹子来到刘石头家时,正是中午,刘石头一家刚吃过饭,因为下雪,一家人吃过饭,躺在被窝里睡觉。豹子就在这个时候,钻进刘石头家的牛棚。那只两个月大的牛犊,被豹子拖走了。牛犊被拖走时,刘石头正在被窝里睡觉,他没听到豹子捕咬牛犊的声响,甚至没有听到牛的叫声。那时候,刘石头睡得迷迷糊糊。

看到豹子拖着牛犊的是刘石头的堂兄刘萝头,刘萝头也是刚吃过饭,去茅厕拉尿,准备睡觉。冷不丁的就看见一只豹子咬着一头牛犊,向后山走去。那只豹子拖着牛犊很吃力,走路有点不稳。那是一只很老的豹子,身上的毛沾满了草,两肋上的毛有的已经脱落,露出干瘦的肋骨。刘萝头看到后,顺手掂上一根木棍,一边喊,一边向豹子跑去。刘萝头很快就追上了豹子,那只豹子看到刘石头,并没有丢下牛犊,看了他一眼,拖着牛犊继续向山上跑。刘萝头不知哪来的勇气,追上豹子,对准豹子就是一棍,那一棍打在豹子的腰上,豹子一个趔趄,差点倒下去,却没有倒下。刘萝头有点惊奇,那一棍子,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但豹子只是晃了晃。受到了击打的豹子,不仅没有倒下,连嘴里咬着的牛犊也没有松口。那只豹子,可能真的是饿得昏了头,要牛不要命。

刘萝头有点奇怪,甚至怀疑这还是不是一只豹子?都说豹子凶猛,这只豹子连一只狼都不如。就是狼,看到有人追赶,也会放下猎物逃跑,有的狼还会反过来攻击追赶它的人。这只豹子,死死地咬着猎物,面对追赶它的人,既不丢掉猎物,也不袭击对方,这哪像只生性凶残的豹子?

刘石头是听到刘萝头的喊叫声赶来的,他跑到刘萝头跟前,看到那只豹子,腿就有点发软。刘萝头看到刘石头手里的土枪,大喊:“石头,开枪啊!”刘石头这才癔症过来,对准豹子搂了火,但枪没响。低头一看,坏了,跑的慌张,枪泡跑掉了,没有引火,枪当然是不会响的。慌乱中,刘石头不知道了害怕,抡起枪托,对准豹子就打。豹子看到抡起的枪托,慌乱中丢下小牛,趔趔趄趄向山上跑去

刘萝头看到豹子跑了,掂着棍子就追,刘石头一把拉着刘萝头说:“算了,别追了。”刘石头过后说,他的腿软得抬不起来,那还有力气追赶豹子。让刘萝头一个人追,他不放心,毕竟,那是一只豹子啊!

刘萝头似乎不以为然,他说:“那只豹子,撒眼一看,就知道是一只年老体弱、身体有病的豹子。要不是石头拦着我,说不定我就追上那只豹子把它打死了。”刘萝头人高马大,年轻力壮,在村子里是有名的“刘大胆。”其实刘萝头也就那么说说,虽说他胆子大,可孤身一人追一只豹子,心里也发怵。要不,他怎么不去追呢?

那只被豹子咬伤的牛犊,躺在地上,眼睛还咕噜咕噜地转着,脖子里的血,不断地往外冒。可怜地望着主人,一会儿就没有了气息。看着可怜的牛犊,刘石头哇地哭了起来,边哭边大骂豹子。刘石头哭,一方面是觉得牛犊可怜;另一方面是心疼钱,一只牛犊,能卖一两百元呢?对山里的农户来说,一两百元钱,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那年的雪,下的没完没了,地上的积雪,埋到了膝盖上,足足有一尺多厚,沟沟洼洼的地方,有两三尺厚。石坪村里的人都说,记事以来,还没看到过下这么大的雪。老天爷是跟咱飙上劲了,不下个大雪封门不罢休。

雪不停的飘,很多人家磨不成粮食,家里缺米少面,只能在邻居间借着吃。人都没啥吃,何况山里的野兽?下山觅食的除了豹子,还有狼也到村子里偷袭农户的猪羊,村子里有好几家圈里的小猪小羊莫名的丢失。是不是狼吃了猪羊,没人看见,只知道有牲畜丢失。有人怀疑是狼,也有人说是豹子。刘石头家的牛犊,不是被豹子咬死了吗?

一只豹子,连续两天袭击牲畜,这在原来是没有的事。还有狼,也不时偷吃农户的猪羊,村子里的人慌了神,大家商量,各家看好各家的牲畜,如果豹子和狼进了村,听到喊声,除了老人和妇女儿童,全部出动,有枪的拿枪,没枪的拿棍、铁锨、镢头齐上阵,让偷吃农户牲畜的野兽,只能进村,不能出村。

狼是没来,豹子又来了,还是那只豹子,跟老刘家拗上了。这次去的不是刘石头家,是打了它一棍的刘萝头家,好像豹子也会记仇,专门报复刘萝头的。村子里的人不这样认为,豹子之所以去刘萝头家,是因为刘萝头家住的也比较偏僻,容易得手,也容易逃跑。豹子精能着呢?也有人认为,豹子频频光顾村子,是饿极了,为了活下去,只能拼命。

想想也是,一个人饿了几天,肚肠咕咕,看到一个包子铺,他没有钱,买不起包子。为了活命,他只能去偷包子吃,如果偷不到包子,他是不是还会再来呢?答案显而易见,他不可能看着包子不吃而被活活饿死。老刘家就是包子铺,豹子就是那个饿了很多天的人。这样一想,合情合理。

豹子到刘萝头家时,还是刚吃过午饭,时间与上次基本一样。刘萝头刚刚躺到床上,眼皮还未合上,就听到羊圈里有动静,刘萝头没在意,羊在圈里扑腾,很正常,原来也有过,不足为奇。后来就不一样了,接下来听到羊的惨叫,刘萝头知道出事了,掂把铁锨冲了出去,刚到羊圈,看到羊群挤在一起,十分恐惧。羊圈里有一只羊倒在地上,满身是血。刘萝头看了看,除了倒下的羊,羊圈里什么野兽没有。他知道,那东西跑了。

刘萝头知道,拖着一只羊,不论什么野兽,都跑不了多远。他掂着铁锨,向房后跑去,转过墙角,刘萝头傻眼了,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隔了一天,那只豹子又来了。慌乱中,刘萝头大喊:“豹子来了。”刚喊一声,他老婆从屋里出来,站在院子里喊开了:“豹子来了!豹子来了!”

村子里的人听见喊声,都掂起家伙跑了过来,有的拿着土枪,有的掂着木棍,有的手中握着钢叉,还有的来不及掂东西,赤手空拳赶了过来。豹子拖着一只羊,看到人们包抄过来,豹子并不惊慌,叼着那只30多斤的羊,向山上跑去,村子里的人并不急于追赶,而是从三面包围起来。他们知道,山后边是峭壁,只要围着豹子,它就没有了逃路。

豹子看人们没有追上来,也放慢了脚步,慢慢地向山上移动。豹子还没到山顶,村子里的人们已从三面围了过来。豹子走到山顶,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再看看前边的悬崖,站在那里对着人群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那声嚎叫,带着恐惧,带着无奈,还带着绝望。听到豹子的嚎叫,人们的心里不自而然地抖动了一下。

村子里的人后来说,听到豹子的嚎叫,心揪在了心口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那一刹那间,有一种想放下手中棍棒的念头。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谁也没有放下手中的棍棒,而是一步一步围了上去。

看到围上来的人们,那只豹子,再次发出一声低吼,似乎是在警告人们,不要再上前了。兴奋而躁动的人群,并没理会豹子的吼声,小心而缓慢地向前移动。豹子有点躁动不安,在地上不停地转着。此时,有人用手中的土枪瞄准豹子,豹子似乎是意识到什么,突然拖着那只死去的羊,向一棵柿树跑去,蹭蹭几下,爬到了树上,把羊固定在树杈上,然后张开嘴,撕下一块羊肉。谁也没有想到,豹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当人们回过神来时,豹子已把那块羊肉吞了下去。

看到这样的情景,几个年龄大的老人,开始劝阻人们,给这只可怜的豹子一条生路。兴奋的人们,根本听不进去老人的劝阻,他们说:不把豹子打死,以后再来吃我们的牲畜怎么办?老人们没有办法,默默地掂着手中的棍棒下了山,他们实在不愿看到,那只饥饿的豹子惨死的场面。

最气愤的是刘石头刘萝头兄弟俩,他们大声地嚷嚷:“打呀,现在不打,还等到啥时候?”刘石头举起了手中的土枪,看到刘石头举枪,另外几支土枪也对准了豹子。那只豹子,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没有嚎叫,又啃下了一块羊肉,还没等那块羊肉吞下去,几支土枪响了。随着一声低沉的低吼,豹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看到豹子死了,人们哗地围了过来,都想看看传说中凶猛的豹子。那只豹子,眼睛瞪得很大,明亮的眼睛里,像汪着一潭水。嘴里那块还未吞下的羊肉,血迹斑斑。人们看到,那只豹子,骨瘦如柴。很多人再也看不下去了,扭头走了。

刘石头和刘萝头兄弟和石坪村的人不知道,他们一生中,见到的最后一只豹子,是他们参与打死的那只豹子。对于他们来说,一只豹子,不算什么,可如果他们知道,那是这片山林里最后的豹子,他们的后代,也许将永远无法看到豹子,他们该怎么想?

很多年后,刘石头说:“我不想看到雪天,每年下雪,我就会看到那只骨瘦如柴的豹子,看到豹子嘴里那块没有咽下的羊肉。那只豹子,总是在下雪的时候,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刘石头说的是真话,这我相信。

石坪村后来再也没有来过豹子,可那年雪天的豹子,在石坪村人的眼前,挥之不去。我去石坪村,提起当年打豹子的事,村子里的人都这样对我说。

小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甘肃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