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人间】院旁有棵苦楝树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3:27
   当我忆起苦楝树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二十余年未见过了。   那日和同事闲扯拉话,谈到某某人说话总是含混不清时,我随嘴就来了句:“他说话嘴里像吃了楝子一样!”话才出口,我便猛然意识到,自己随嘴说出的是乡人俚语,同事未必能听得懂。在他尚迷茫还未反应过来时,我忙用普通话换了种说法来表达这件事。   事后,我也对自己能随口说出那句俚语而感到惊讶,原以为在城市生活了二十年,话语中早已经脱离了乡土的味道,却没想,这“味道”会在这样一个时刻,突然就冒了出来。随这“味道”一起冒出来的,还有那个叫“楝子”的东西。   楝子,其实是苦楝树结的种子,乡人习惯性地把苦楝树叫做“楝子树”。由这楝子,我忽地想起,那曾带给我童年许多快乐的楝子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这么多年以来,它怎么就独独地跑出了我的记忆和视线之外,再就没有出现过。它一下跑得那么远,若非今天随口说出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记起它。于是,我开始在脑页中翻找记忆,找寻关于楝子的点点滴滴。这样找寻着,那些被记忆沉淀,与楝树有关的童年往事便一点点在脑海里鲜活起来。   楝子树在小镇虽不太多,却也算不得稀罕树种。印象里,凡是有乡人聚集居住的地方,河沟边、山墙头、院场旁,虽不是刻意,你却能那么随意地一瞥,就睹见了它的身影。但你若想着在山野地头去找这样一棵树来,还真就难得一见。好象这树天生就是要来与人作伴的一样。于是,你生活的记忆里,便或多或少会有与这楝树的交集。大人在它下面乘凉、喝茶、下棋、休息,而于小孩子们来说,这楝树便是他们的天然乐园。四时季节的轮替里,除了冬天,其它三季这楝树都能带给孩子快乐,而且它所带来的快乐,是别的东西无可代替的。   春天,万物复苏。这楝树虽不争春,却也依了时序同诸等草木一起发芽生长。在你不经意间,细碎的紫花便成串成串在枝头绽放,翠嫩互生的羽叶映衬在它们边上,遇有微风吹拂,便如扇子般将那花的馨香扇向周边。那香味不是扑鼻而来,而是丝丝缕缕侵染着你的呼吸,它淡雅而不浓烈,清香却不粘腻,绕了你的周身,你便想用自己那小小的鼻翼去深深呼吸,以感受这来自大自然的赠予。   楝树通常长得并不很高,你攀爬上去扯上几串紫花,拿根线绳一捆扎,就成了美丽的一束,碎碎紫紫,幽香习习。拿着这束紫楝花边走边放在鼻子跟前闻嗅,那清香便不由得使你神清气爽,这样一个时刻,不由得就能让我想起“心花怒放”这样一个词语来。将这束小花拿回家里,随手找个小镇自产的花瓶,将这紫楝花插进里去,置于案头,你便觉得仿佛因了这花的存在,整个小屋都变得美丽起来。   花开自有花谢时,当你习惯了楝树那串串紫花的清香,沉浸在那翠嫩羽叶浓荫所带给的惬意清爽时,不觉间夏的脚步便悄然而至。朵朵小花随风飘洒,落于你的肩头,你始惊觉,原本那串串淡紫,此刻已然开始变白。风儿吹了那花瓣,次第间,便似了雪花般飘散。这花儿终究是谢了,谢得花痕遍地,不论你踩或不踩,都已经再无生机。此刻,若是有如那黛玉般伤春的女子,睹了此情此景,必是会黯然神伤的。而孩子们却不会,我们正盼了这些发白的花儿早点落完,好去等那青青椭圆的楝子早点儿长大。   楝树相较与通常我们所能见到的树木算是矮的那一类,从主杆到枝叉分开的地方离地面并不高,纵使那些不是野惯了的孩子,大多也能攀爬得上去。爬上去后,背靠树的主干随意找根粗些的枝叉坐下,便能开启一小段属于你自己的悠闲时光。折下一枝羽叶,随意扯了那叶子来玩,一叶一叶地飘下树去。有的像羽毛般飘飞而去,有的好似陀螺在旋转,又有的在翻滚着飞动舞姿翩翩。于是,你便在这叶飞叶落间,感受一份属于孩子自己的简单快乐。   你也可以摘一串楝子,从小往大捡着摘了来玩,还可以依了从大往小这样的顺序去摘,反正不管怎样,都是随了自己的性情来玩。也可能你挑一个大的摘了,就能拿在手心里观赏把玩好半天,小脑袋瓜怎么也搞不明白,上面为什么就长了那许多的小白点点。还也许你就会一颗一颗摘了来放在手里,尔后对着地面一个类似靶子的目标,不停地投掷过去,掷中了的自然会满心欢喜,掷偏了的,一声叹息,只好重又拿上一颗掷将过去。就这样,我们便在这中或不中的过程里,感受孩子游戏间的或悲或喜。   这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在你今后的生命历程里,不论何时,只要你回想起来,都是那么的快意。就如都德在《最后一课》中小弗郞士眼中所看到的:“天气那么暖和,那么晴朗!画眉在树林边宛转地唱歌;锯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兵正在操练。这些景象,比分词用法有趣多了”。这些便是一个孩子眼里最为简单和快意的东西。   待到夏日将近,那楝子便已经尽数长成,一把竹筒楝子枪便是孩子眼里最完美的自制武器类玩具。小镇虽不产竹,可那时竹子在百姓生活中承担着重要的角色,不说家家户户都有,找寻起来却也并不难得。大人也乐得用家里那些比拇指稍粗点儿的竹竿,给孩子做一支竹筒水枪或是楝子枪。其实这两种枪,无论是在外形或是从原理上来说,甚至于连制作方法都大同小异,所不同的只是那竹筒枪前端眼儿粗细的问题。扎细细一个眼儿的是水枪。而整个竹筒前端为全开启的那就是楝子枪了,目的是可以将指头肚大小的楝子能整个塞进去。   楝子枪的击发系统,其实就是一根细棍上端绑着的一团棉布。这团棉布绑在细棍上后,以恰好能够塞满竹筒管径略紧为宜。目的是做到可以象活塞般自由抽动,又保证必要的气密性。将杆子做的活塞抽拉到最后端,再选一个合适的楝子塞进竹筒前端,这样活塞和楝子中间的空筒部分,就构成了一个简易气室。此时,你将后端的活塞杆快速猛推向前,气室里的空气受到快速压缩,产生的反作用力便将竹筒口的楝子推射出去,完成击发。   我们自制的这种楝子枪,通常能将楝子推出去十米左右的距离。威力并不很大,即便打着人,也因那楝子的粗圆钝头和软质包皮,而不会产生太大的痛感。这样既能对射又不会伤人的玩具,自然是孩子们的大爱。一群小子,一人拿支楝子枪,摘些楝子装口袋里,就在楝子树跟前的院场里,来一场如同今天城市里流行的“真人CS”枪战游戏,分队组合,追逐射击,那才真叫一个过瘾。同组队员间相互配合着,或掩护或主动出击,巧妙地依托民居及院落间的地形地物,在互相追逐与射击中感受枪战游戏的无穷魔力。   这样的游戏在傍晚时分玩耍最是过瘾。越玩天越暗,开始你还能看得清对方是谁,辨别得出是敌是友。慢慢地,受了视线的影响,你便分不清了敌我,也更不容易发现隐藏的敌人。常常是稍不留意就受到近距离的狠狠一击,你才反应过来,那人便已经跑远或躲进黑暗里,使你找寻不到报复的对象。相较与我们现今拿着仿真枪玩真人CS要过瘾许多。   当然,那是许多孩子一起才能玩的游戏。而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我最喜欢看山羊吃楝子。记不得是谁家养的山羊了,中午他们不把羊拉回家里,却拴在我家院场旁边的那棵楝树上。夏天的中午,我从来是不喜欢睡午觉的。在知了那枯燥而烦人的鸣叫里,我就自己静静地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看山羊。更喜欢爬到楝树上摘些楝子去喂山羊。山羊吃楝子的时候特别有意思,圆滚滚的楝子毕竟不是细长型的草料,平素吃惯了草叶的山羊,将那青楝子吃到嘴里,楝子便在它嘴里来回滚动着,羊便不得不来回用舌头裹挟着翻动,用牙一点点将楝子外面的那层青皮啃掉。这样,它的嘴便一直在来回嚼动,带动它下颔上那长长的胡子一抖一抖的,甚是搞笑。我总会幻想着它是一个长着长长胡子的老头儿,落光了牙齿的嘴里含了一个酸枣儿,想咬却使终不得要领,只能在嘴里骨碌着转来转去。当你问他话时,他就只能含含糊糊,说得不清不楚。于是,乡人便把那些说话含混不清的人,说话时的样子叫作“羊吃楝子”。   到了秋天,楝树的叶子开始渐渐变黄,原本那泛着油亮光泽青溜溜的楝子也已经完全成熟,种皮开始慢慢变黄。你摘一个在手里,用拇指与食指配合着稍用力一捏,那种皮就会滑脱开来,去除上面残余着的粘粘果肉,就能看到它那呈着六棱形突起的木质种壳。这样的种子也会成为我们百无聊赖时的玩具,弄几个在手里,来回搓着玩。有些手巧的女人,还会把这去皮的楝子串起来,做成珠帘挂在门前,倒也别样好看。不过我倒是喜欢串上一小串儿拿在手上把玩,摆个老和尚念经的姿势在那里,双目微闭,一边用手拨了那串“念珠”转动,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倒也玩得自得其乐。   待到冬天真正来临,受了霜冻和北风的淫威胁迫,楝树上的叶子早经不了这般折磨,纷纷离树而去,光秃秃的枝丫上,就剩了那些深黄色的楝子在枝头随风摇摆。经不住风的,就掉落下来,意志强健的,依旧恋着枝头,在某日或许就成了越冬鸟儿的餐饭。也或许在一晚的强风过后,第二日成了那地上散落着的小圆点。   如今,我早已经远走他乡,那曾给了我无数快乐,伴了我童年美好时光的苦楝树,此时已经不知是何模样。只知道老屋早已不再,原来供乡人聚集休息的大院场,也早已经被各家占了盖房,想必院场旁的那株苦楝树也早已经不在了吧!   只是,今日我忽然就想起了它,想起它的同时,也更加地怀念那段我在苦楝树下,无忧无虑快乐玩耍的童年时光! 原发性癫痫会遗传给下一代吗哈尔滨有名的癫痫病医院有那些西安医院治疗小孩癫痫郑州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