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轻舞】火龙沟消失的枪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7:50
摘要:我东北家乡抗日的一个遥远的故事…… 火龙沟有着古老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曾经这里有着火龙和冰龙的争斗,人们把神龙格斗的山谷就叫火龙沟了。   火龙沟被视为了宝地,那肥沃的黑土长出了满沟的红高粱,远看像一条长长的摆动着身体的火龙,那红高粱就世世代代养育着北方剽悍的汉子了。   火龙沟里有一条小河,清澈的河水从山南的荒甸子水垡下流出来,弯过卧龙屯的东北处,在河道中间形成有两个圆形的对称的泡子,当地人叫它们“对泡”。   当河水流经对泡时,先在泡子里面打着旋,然后再向下游流去……   小时候,我们就在下游的河水里嬉戏玩耍。让人们奇怪和惊恐的是,在静谧的夜里,村外这对泡里不时传出不知什么的怪叫,晚上,人们不敢走出屋子,有正在外面茅坑里解手的人,突听到这声音,吓得提着裤子屁滚尿流地逃回屋里。   在母亲怀里哭闹的孩子,若听到对泡里的妖怪来了,便是马上止住了哭声。这对泡便是恐得人不敢靠近了。   卧龙屯的村绅们带着几个胆大的长工,上了船想试探这对泡下的深浅,他们把用草拧成的粗粗的烟绳绑上石头放进对泡,直到接了十八根烟绳(一根烟绳约长十米),仍是未探到底,吓得长工们扔下绳子,把船胡乱地划到岸边,和那些一样吓着的村绅跑了开去。那对泡更是神秘着了。   有一年,一个瘦瘦的戴着瓜皮帽,穿深色长袍的陌生的中年异乡人,背着手,在对泡处绕来绕去地徘徊了三日,然后对村上的人说:“这对泡里有一个千年黑鱼精,而双数属阴,此地方圆必出一个厉害的女子人杰。”这个莫名奇妙的人留下这样一句让人摸不着根的话后,便悄声地消去了。村人们不屑地笑了一笑,因为传说这里有藏龙的风水,所以此地取名叫“卧龙”,火龙沟里卧龙,就是有人杰,也该是男性,这女人充其量也就是刚刚松了小脚的半臭的婆娘。笑是笑着,可对泡还是让他们惧着。去河里网鱼的人,也怯怯地远远地绕开它。生怕碰着那不知给自己带来什么祸福的黑鱼精……   民国初年,南方涌进火龙沟很多流浪逃荒的饥民,他们走村串户的东一家西一家地讨着一口饭吃。冬天里,寒冷的北大荒风嚎冰冻,无处安身的饥民们拖儿带女哭饥号寒。   火龙沟大来岗卧龙屯有一家地主姓顾,年轻的女主人漂亮且善良。她看着这些瑟缩在寒风里冻得半死的人,同情地让下人们将他们收在自己的家里,给他们吃住,避着寒冷的冬天。听说了有人给吃住,逃荒的人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顾家虽有着很多的房子,仍是拥塞不下这些越来越多的逃荒人。   严冬刚一过去,顾家女主人便遣着下人,在自家北面的空地上,建起了两排大通房子,每到冬日,用来专门接纳那些无家可归的逃难的流民,供给他们食住。顾家女主人姓徐,名自珍,一八九零年生于安徽寿县,少年时便粗通文字,受着良好的家教,后随夫顾克德来到了这土地肥沃的黑龙江火龙沟,因勤劳经营,最后成了拥有二百多公顷土地的大地主。   顾家女主人的善举,让那些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对顾家感激涕零。而方圆十里提起顾家,无人不知晓,无人不敬。在那个男权的时代里,人们便对这个女子有着像对神一样的崇敬了。她给顾家生了四个聪明的儿子后,顾主人却英年早逝,她带着孩子独撑家业,后与自家正直憨厚的长工杜养性成婚。顾家女主人仍对穷人做着善事,在她的帮助下,来这里逃荒的人,都在这里居住了下来。有的在山上开着荒地,有的租种土地,男耕女织,都有了一口饭吃(卧龙屯现在的人,很多是那时江南人的后裔)。只是日本人来了后,这里的一切就都变了,为了隔断百姓和抗联的联系,日本人将各处及山里的百姓强制地赶了出来,不愿归屯的,日本人就凶残地让他们和他们的房子一起葬身了。百姓们背包提裹,牵着孩子,哭泣着离开居住的家,再不舍地回头一看,那个家早已被火吞了。   卧龙附近的人家都归到了对泡的不远处,“卧龙屯”就从这时开始了它的历史。顾家在卧龙屯北端。从这时开始,女人和孩子的哭声就不断了,男人们常被当作抗联抓走,日本人抓他们实则去做劳工。卧龙屯北面的“南城子村”,一次绑走了两马车的男人,吴家摊上了两个壮劳力(我四姐夫的家族人)。   车后面,留下了一片撕心的哭嚎,那马车载着这些肝肠寸断的壮汉们,去了他们也不知生死的地方。我的祖父家也有了摊派,我的二伯孙显武去顶了劳工(半年后半死地逃出),东北成了人间地狱……   这一天,顾太太家的宅外,来了一大帮哭哭啼啼的女人孩子,哭声越过高墙,惊出了慌张的顾太太。外面的人见了,刷地给顾太太跪了下来。顾太太正不知何故,那跪了一片的人却给顾太太捣蒜般地磕起了头,女人身边的孩子,也被他们的妈妈将脑袋按在了地上,“顾太太救救我们吧,帮我们找回我们的男人……”“我们咋活下去啊……”   顾太太从她们悲伤的哭声里,终于听明白了她们对自己的祈求。这些很多是她曾救助过的人,她们天真地以为,善良豪爽正气的顾太太仍能像从前那样地去救着她们,可日本人不是人,是来杀中国人的魔鬼啊!   顾太太看着门墙外那无助的匍匐着的一片妇孺,她鼻子一酸,潸然泪下。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地主家的太太,一个居家的柔弱的女人,怎能去做着国事,家中的那门洋炮和几条破旧的长杆火枪,也只是看家护院防匪贼用的。   院子外面那些对她有着天真期待的人,让她有着苦和抑闷,那国的破,让她这一方的财主,也同样有着惴惴和不安。   中国人开始做着反抗了,但不是这个中国人被枪毙,就是那个被杀头。更有一天传来的消息,让顾太太痛哭了好几天,她的年轻的外甥,被日本人抓住塞进了松花江的冰窟窿里(共产党汤原地下革命人士)。沉痛过后,她变得沉静了下来,这家仇和着国恨,让她怎能生吞下去,还有那些妇孺的眼泪。外甥曾与她悄悄谈过抗日的事,可她当时并不懂自己这个妇道人能做什么,也只是同情和赞同而已。   这时,各处都发生了反抗日本人的活动了,夜晚,常有枪声传来。在邻县古城依兰驻守的七个日军中,有一天,一个去乡下的团山子检查修机场的情况(机场遗址今尚在),回来时天已黑,那个日本兵走进一村民家,持枪逼着这家的男人,用马车拉他回县城。哥两个便小心地套上马车,拉上了这个裹着大衣的瞪着眼睛的日本兵。夜幕下,走到野外的荒沟处,哥两个突然扑向日本兵,将他掐死,泄着对日本人的满腔怒火,然后将那个毙命他乡的日本鬼子埋在了沟里,两个趁着星夜,拿着那一杆枪,卸下拉车的马骑着,进山找抗联的去了。   依兰县城的日本人就变成了六个。   而土龙山的谢文东(后任抗联第八军军长,光复后又接受国民党先遣军第三军军长的委任)领头的反日本开拓团强抢土地的农民暴动,与来讨伐的日军展开激战,击毙了十几名日军,愤怒的暴民们还打死了带队的日军大佐饭冢朝吾,摧毁汽车多辆。   谢文东把他的两千多人的暴动队伍确立为“民众救国军”,后融入抗联的队伍,谢文东的影响力浩大,甚至上了香港的《大公报》、美国的《纽约时报》。   谢文东的壮举,影响着这一带的开明地主,地主和他们的子弟,大部参加了谢文东的暴动队伍,他们中也有的积极地参加抗日,有的地主卖了房子和地,给游击队买机枪(太平川起义伪自卫队长张传福的四哥张和),还有两个地主自带枪支出来抗日,并给抗联捐献大批粮食马匹(合江抗日史记载叫黄有和贾有)。   这一个一个的消息,给了顾太太异常的振奋和鼓舞,她痛快地长出了一口气,那些开明地主的表现,也深深地震动了她,日本人也不会让自己安稳地做着守财的地主的。   这个女人仰起头,她以令自己也意外的坚强和决断,暗暗地思索了起来。自己虽不能亲自杀鬼子,可也能做支持和帮助抗日的事。她开始积极鼓励支持亲人参加当时的抗日组织红枪会,红枪会在对日军的激战中失败后,她大胆地将伤员接到家中治疗,帮助他们逃避追捕。伤员被治愈后,顾太太给其路费,送其返乡。   几天后的一个漆黑的夜里,顾家的窗户严严地闭着,顾家又藏进来几个抗日军的伤员,其中就有抗日义勇军的旅长王传德。“会连累你们的,我在日本人那里是挂了名的……”油灯下,是顾太太那张凝重的脸,“日本人来了,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他们屠杀的都是我们的亲人,你们做的也是我们想做的事。”   王旅长伤愈后又奔赴抗日战场,在同年冬的一次激烈战斗中被捕,后英勇就义。顾太太难过得流着眼泪,用着中国人传统的对死者礼敬的习俗,备着水酒,在大路上燃着香纸庄重地祭奠英雄。   从此,顾太太家就成了抗日人士落脚的地方和联络站。顾太太家的粮食面粉,就成车地悄悄送去抗联密营,还有食盐和棉衣。这给那些衣食不保的抗联战士们极大的鼓舞和支援。   顾太太不顾危险解囊营救在大来岗被捕的地下党人士,又为抗联购买和输送给养。抗联第六军军长夏云杰一九三六年初,曾亲自去顾家答谢顾太太。同年十一月,夏军长在汤原县附近遭敌袭击,作战中受重伤牺牲。   让顾太太崇敬的英雄一个一个地牺牲了,好像昨日还在眼前,今天就倏然不见了。她悲痛之余,又作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让自己的儿子顾峰,偷偷地去关内参加了共产党的新四军。   有顾太太这样在一方有影响的抗日人士,中共桦川区委地下党研究协助顾太太在大来岗区秘密成立了抗日救国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为抗联传送情报,制作军服,护理伤员,筹捐粮款等。抗日的烈火,在火龙沟燃着了。   日本讨伐队几次进山里“剿匪”,都因得到顾太太的情报,抗联战士减少了伤亡。那在寒冬里穿在身上的棉衣,更让战士们心暖着,他们的心里就装进了这样的一位,让他们爱着的抗联的老妈妈。   清晨,一缕缕的炊烟,给村庄弥漫着静谧和祥和。谁家的猪们急得哼哼着,在主妇的瓢下争着食吃。街上,男主人嘴里叼着烟斗,牵着他的那头能干的笨牛,慢悠悠地走着……   突然,日本宪兵和伪警察,持枪扑进了村子。刹时,鸡飞狗跳,孩子恐惧的哭声从妈妈的怀里飞出,村庄被这突闯进来的恶魔骇得颤栗着……来人奔去了顾家大院,不一会儿,顾太太和她的丈夫被押了出来。   这时,太阳刚刚露出它的不很明亮的半边脸,霞光照在了一个穿得整齐的中年妇人身上,她扯了扯大衫衣襟,迎着鬼子的机枪走出了村子。日本人吃惊着张大了眼睛,原来,这个猖狂做着通匪能事的人,竟是这样一个纤弱的漂亮的女子。夫妇俩被推上了鬼子的汽车,那车拖着一溜尘土,开走了。   顾太太的抗日活动,终被日伪特务发现,他们以“通匪罪”,将其拘捕到三江省警务厅(今黑龙江佳木斯)。“你的给抗联做过什么的?抗联的在哪里?若招了,不治你的罪的。”日本宪兵长官和气着。   看着那张假腥腥的令人厌恶的脸,顾太太心中的愤怒在燃烧着,自己的外甥、王旅长、夏军长,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年轻同胞的生命,被这些豺狼吃掉了,她让自己有些慌乱的心镇静了下来,她这个持家的妇人毕竟是第一次面对杀人恶魔,她不知自己是否还能活着出去,索性什么也不知,   “我只是一介家庭妇女,守着丈夫留下的土地过日子罢了,犯不上要去通匪,他们能给我什么好处呢。”宪兵警察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顾太太一口咬定与抗联没有联系,敌人对这个纤弱的女人最后用了酷刑,酷刑下,顾太太咬紧牙关,拒不承认,敌伪无奈,将她最后投进了监狱里。   九个月后,在救国会和亲友对三江省警务厅头目的筹款买通下,顾太太被释放。身心受到极度摧残的顾太太从监狱里出来时,已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她的左眼已失明。当回到那个被抄得家徒四壁的家里时,面对她的是满目的苍凉。年轻美丽的顾太太,从那时起,变成了拖着病体,经常吐血的“老顾太太”。这个用自己的牺牲,保护着党和抗联秘密的老顾太太,此时正为还亲友为救自己筹借的外债,变卖着自家多年积下的财产。这个本该守着自己的财产,过着优裕生活的地主婆,却为着民族的大义,冒着牺牲的危险,而倾家荡产了。   以后的几年里,老顾太太受着敌伪的监视。考虑到老顾太太是这一方有影响的人物,日本人对老顾太太也做着诱骗和拉拢之事,老顾太太也假意迎合着。有个日本长官,表示友好地送给了老顾太太一副墨镜,据说那墨镜白天能看见天上的星星(父亲给我们讲过)。这期间,老顾太太仍暗暗地支持着抗联。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老顾太太含着激动的眼泪,在鞭炮声中迎接着中国光复的解放,日本人滚出去了,村人敲锣打鼓地扭着秧歌,那幸福的笑挂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脸上……   此时的匪患,使刚刚光复的祖国仍处于战乱中。为保地方平安和维持社会秩序,老顾太太勇敢地站出来,和儿子顾传远一起筹划和组建了地方自卫团。此举得到了佳木斯苏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彭思鲁的深表敬佩。民团里的一些成员,后来被充进到正规的人民军队里,给新生的三江人民自治军充进了新的力量。 北京治癫痫医院排行武汉怎样治小孩的癫痫病癫痫患者吃药后为什么还会抽搐武汉羊羔疯检查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