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春秋】只要梦还在,希望就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3:18

文学,是我一直以来的至爱,年轻时候最初的理想和追求——作家。

追求了多少年,梦想了多少年,只是没有毅力坚持,顾虑重重,反反复复,以至于半途而废,最终也只是幻想而已。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因为自己不争气,没有坚定的立场和信念,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不了主,随波逐流,顾及这个又顾及那个,总是被别人所左右,得到的是无奈,是无言的痛苦。

是命不好吗?还是生不逢时?或许这也是给自己开脱,找理由吧?

十五岁那年初中毕业,正好赶上改革开放,土地责任制包产到户。大哥为躲避计划生育,把两个大点的孩子和八亩地丢给父母,带着怀孕的媳妇和两岁二女儿去了外地。二哥学的医生,一直在东北打拼。大姐,二姐早已经结婚,两个弟弟还在上小学,眼下唯一能帮上年迈的父母只有我。手捧高中录取通知书,只有伤心流泪的份,认定自己这辈子算彻底完了,不能上学,还指望什么摆脱泥土地?那个年代,农家的孩子要想出人头地,唯一的出路就是考上大学。但是为了父母,为了年幼的弟弟,我又能怎么样呢?当时我真的不甘心,总是想方设法,梦想着有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或许是老天可怜我,眷顾我,这样的机会还真的送到了我面前。

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百业待兴,文学自然成为时代发展的潮流,我有幸赶在浪尖上,也算是个幸运儿。自己不过一个初中毕业生,哪有勇气和自信搞文学创作?可是经不住朋友的一再鼓励促动,最终如饥似渴地捧起了书本。第二年,县文化馆要召开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座谈会,乡文化站通过广播向各个村下了通知,希望业余文学爱好者报名参加。朋友听到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跑到我家,陪我去乡文化站报名。

那次文学座谈会,对我来说简直就像干枯的幼苗遇上一场及时雨,激发了我的热情和活力,使自己的写作水平又上一个层次。第一次结识到这么多的文化人,全县各乡镇的文化站长,业余文学爱好者。彻彻底底长了不少见识,视野开阔了,同时也更坚定了走向文学的创作之路。当时,有两位老师最让我感动,他们对我的肯定,欣赏,无形中激励了我信心和创作激情。更是他们无私的付出,引导和鼓励,才让我有了今天的文字功底。

吕兰惠老师是十五里元中学语文老师,业余文学爱好者,在许多报刊杂志发表过小说散文。另一个是金斗营乡文化站长翟汝华老师,年轻有为,帅气倜傥,一米八的个头,国字脸,长着一双微笑慈爱的眼睛,说话亲切,平易近人。挥洒一手漂亮的书法,小说故事写得相当的好。虽然我当时写的很散乱,小说散文都分不清,他们却很看好我的文笔,鼓励我,帮助我,认为我有天赋,是个可造之材。我很惭愧,知道自己的功底很不够,再说看的书又少,各方面的知识懂的寥寥无几,根本就称不上什么搞文学的,也仅仅是个爱好者而已。当然了,能够得到他们的赏识和帮助,也算是我的荣幸吧。从此我更加的努力勤奋,每写好一篇文稿都给他们寄过去,经过两位老师的细心修改,引导,指点,那段时间,我的写作水平直线上升,但是距离发表还有一段路程,要想让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还需要坚持不懈努力学习,锤炼文字功底。

八六年七月份,市里文联召开业余文学爱好者座谈会,必须携带一篇像样的文学作品。我应邀参加,并得到市文联主席姜建国老前辈的赏识,《东昌文学》八月份刊登我的小说《见识》,小说《斜对门》发表在九月份。这样一来,更坚定了我创作的决心和信心,暗暗发誓一定在文学的这条坎坷充满荆棘文学之路上走下去,发挥出自己应有的聪明才智。

八八年,随着写作水平的渐渐增长,我的年龄也在一年一年长大,二十五六的年龄,在农村来说已经是面临嫁不出去的大姑娘了,弟弟都已经结婚了,我还痴迷在文学的沼泽里拒绝来自四面八方的说媒提亲,父母着急得吃不下睡不好,顶着媳妇子的说三道四的压力,瞒着我托亲寻友给我找婆家。文学的路真的很艰辛,这时候才真正明白成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乃是一个漫长曲折的人生旅程。要说等到成功以后再找对象的活,或许真就得老在娘家嫁不出去了。别怪父母着急,其实我自己心里更着急。高不成低不就,再说自身条件又不好,丑不说,个头又矮,那些说媒提亲的早已懒得上门了,所以父母犯愁。四处托亲告友给我找对象。心里话,我也真怕嫁不出去,只能屈服世俗,该相亲相亲,该嫁人嫁人,也不能因为事业的梦想真把婚姻给耽误了。

出嫁的结局意味着对文学无言的放弃,再赤诚的信念都抵不过居家过日子,老人,丈夫,孩子,家里地里,就算不阻拦你看书写字,每天精疲力尽的,哪还有精力看书?就想着孩子大了,日子好过了,不愁吃喝,再修炼自己的文学梦。其实这个时候,对成功早已经看淡了,只是为了心中未了的心愿。没有时间静下来写作,有时间就看喜欢的书籍,桌子上,枕头边,到处都是文学方面的书刊杂志。虽然说没有写过像样的书稿,日记是常常写的。后来有了电脑,开始认真地写日志,依然想着有一天发表成铅字。以为,一直有一个信念和志向:一定把父母不平凡的一生写成一本书!谁知道这一晃就是几十年,承诺就是债务,是我欠父母一个承诺,不如说欠的是自己一份心债。结婚到现在,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人生又有几个二十六年?回想一下已经失去了的人生年华,瞅着年已半百的自己,未来的时光属于自己的还剩多少?没办法不让自己感到些许的恐惧。生活,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就看你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体现自身价值!

扪心自问,曾经的梦想依然在,可是,曾经立下的志向又实现了多少?更惭愧的是,近几年几乎把文字完全丢弃了,为了所谓的事业,不如说为了一个“钱”字丧失了自己最初的人生追求:精神财富永远胜过物质财富。毕竟,文学只能算是自己的爱好,成功,出书都是很遥远,很渺茫的事,单单凭着一份热情,一个梦想,是不能够满足生活里的吃喝拉撒,活着,最终还是归真到现实。任何的理由都是借口,没能实现梦想才真的是愧对自己,更愧对已经过世多年的父母亲!

任何时候,每每触摸到文字,就会牵动深藏心灵里的那份信念:把我心中最伟大的父母和不平凡的兄弟姐妹的一生写成一本书!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自己当初的诺言?

相信:只要梦想还在,希望就在!

2011年12月,有幸结识到“江山文学”,一个可以尽情学习,练笔的平台。那么多编辑老师默默无私地付出,真诚热情,耐心细致,不厌其烦,我真的很感动。两三年的时间,感觉自己的写作水平确实进步很多,也成长了很多。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的还有王爽老师,他是东北人,家住长春,那年我爱人正好在长春工作,所以有幸见到了王老师,并得到他很多的帮助,给我他出版的书,并且还亲自签名。帮我引荐编辑老师和文友,在《农民文学》上发表我的文稿,只是我对自己太缺乏自信,没有很好的把握机会,认为自己的文笔跟成功的距离相差甚远,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和深度。曾经默默下决心:一定写出像样的书稿拿给王爽老师看。然而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别说像样的文章,几乎连文字都没有写多少,整天满脑子都是“挣钱挣钱”,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得到,收获的是生活的磨难,人生的历炼,内心深处的伤感——没人能懂。想开了,这何尝不是一笔无价的财富呢?此刻,我终于明白,写的好与不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和爱,真正的开心并快乐着。

上网,打开《江山文学》,点击我的“江山”,惊异的发现已经两年多没有发表文章了。哇!这么久了吗?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时间都跑到那里去了?时间的流逝换来的是两鬓灰白,再不能荒废光阴了,应该懂得把握当下,珍惜未来,做自己喜欢做的,让梦自由的飞翔!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有名卡马西平主要治疗什么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哈尔滨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