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穿越俗世的出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32:30
破坏: 阅读:899发表时间:2015-08-11 12:28:43

深冬的一天,市宣传部、文体局联合举办30年文学艺术出版物回顾展,因为我有五部作品集参展,文体局领导热情邀请我到会。为确保届时到会,把电话打给我所在乡镇的政府秘书通知学校领导和我,我也因而有了一天完全公费的出行。从繁重而坚硬的工作中获得那么轻松而柔软的一天时光,足以让我惊喜得像出笼的鸟,欢呼雀跃。
   那天,早饭没吃,带上相机,我便飞出了家门。然而,满眼的玉树琼花,真让我陶醉流连。上车前去邮局取报纸的路上,我掏出相机,按动快门,将一幅幅烟雾空蒙的家乡冬景定格。
   从邮局出来,心里更有说不出的畅快。今天收到两份样刊:一份是发《父亲的心事》的《塔哈河》杂志,一份是发《匆匆过客》的《运河癫痫患者怎么饮食》杂志。这两篇,也是我很拿得出手的散文。恰逢这次参加出版物回顾展,也可谓锦上添花了。
   上午八时许,冷风依然刀子般刮脸,但在前行的客车上,阳光没一点杀气,很烈,也很暖,一直暖到心里。车轮在飞奔,平坦而一直延伸的公路,似传送带,我在路上,我心爱的文学梦在路上。透过车窗,黝黑的路面,中间白色的行车线,如闪光灯,在我眼前一闪一闪掠过,分外耀眼,是在控诉我平日对它们的忽视吗?
   牛城安达现雾凇,玉树琼花美醉人。客车驶入市区,路两旁,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抓拍雾凇美景。在公共服务中心楼前下车时,有雪花零星地飘落,踏着匍匐于脚下的雪花,我突然有种腾云的心情,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里,内心的柔软也像春天的植物般苏醒了,我感到胸腔在慢慢地湿润,并响起了潮汐般的声音。
   走进三楼展览大厅,感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各路嘉宾已经云集展厅。
   一中年男子在和孙喜伦老师合影,我一下子便认出是大庆的文友李广生,我立刻迎了上去。与广生虽未谋面,但在新浪博客上见过他的照片。他个子不高,微胖,团脸,一副笑面,和我一样卡着“二饼”。
   “广生老弟!”
   “张大哥!”
   QQ上,我们就这么称呼对方。早知道广生也来参加书展,我忙打开皮包把发有他文章的报纸转给了他。随即请孙老师,为我和广生拍了一张合影作为留念。我问广生大庆还有谁来了,他说见到薛喜军和张俊清了。我说稍后细聊,先四下看看。又见到了多年的文友德志老弟,感觉特别亲近,于是又请孙老师用我的相机,为我俩拍一张合影。
   这次出版物回顾展,规模较大,质量较高。翰墨飘香的美术书法作品,装帧精美的期刊图书,让大家驻足流连。据悉,本次回顾展共展出本地作家、艺术家以及从安达走出去的文化知名人士近30年来创作的美术、书法、剪纸作品110幅,各类图书、期刊420本。这次出版物回顾展从不同角度展示了安达自改革开放以来,文化事业大发展、大繁荣的可喜局面。
   深入展厅,我当然最先想看看关于自己的展台。展台上的简介是依照我提供的全部,创作感言是从我提供的大段创作感言中拎出的一句。只见到四本书,没有《北国风》那本,见到王立东老师后我提及,他说是出于考虑没放。我猜想:王老师一定因为书中有“性福有约”一章才没有放在展台上。对于我的小说,他不感冒,也许是因为写性和主题太多的批判性,缺少他认为的正能量,才不在《星星草》上编发,倒更认可我的散文。
   展出仪式推后,快十点了才举行。面对一字排列的几位相关领导和作者代表,大家都很自觉地围成一个半环。有三人发言。第一个是参展作品的本土作家代表孙喜伦,没拿稿子,很朴实地讲了几句,语言就像他本人一样朴实;安达籍作家如今在大庆工作的薛喜军很正规也很专业地发了言,她的散文上过“天鹅”,我读过她的作品,有印象。她谈了她作品的故乡情结,谈了故乡是她创作的根。她的发言还是有些深度的,可惜照稿宣科又缺少激情,感染力打了折扣;文体局局长朱志娟的发言倒是声音洪亮激情洋溢,听来让人振奋。她曾是《安达报》报社社长,一直当领导的她,有较强的口头表达能力,文字功底也深厚。
   书展仪式结束后,继续走马观花。这段时间里,德志老弟和立东老师分别通知参展人:中午别走,组织上安排参展作者简单聚一下餐。
   到饭店落座,总共也就二十几个人。大庆的文友广生先走了,也没见到薛喜军,张俊清留了下来。他的创作比较活跃,大庆界面的杂志上,经常能见到他的作品,我感觉同他有话可聊。到饭店后最初随意坐,和张俊清挨着,同他聊了习作发表情况,并把我早上收到的样刊拿出来交流。他对我表现出格外亲近,拿出一本他的诗集赠与我,并留下电话,让我回去后通过短信给他提供一些期刊投稿信箱。
   其实,我发稿的资源够丰富,诗歌作者张敏杰当着大家的面就说,张林的路子最野。我回敬道,发表渠道广,也完全是拿满意的作品砸出来的,投稿也如同打篮球,投才有进的可能。文友们见到我,多有恭维,都说平时大家聚到一块,总会谈论我的作品,就是总难见到我本人,说这次总算见到活的了。昌德镇的薛锦贵,在高中同学刘振伟的导引下,和我相识。提到我的作品,盛赞有加,说前些时候,在《绥化晚报》见到的《匆匆过客》,说写的真好,读后给了他太多的感触。
   席间,轮到我张罗酒。王立东老师在场,我特意提到小说创作。我说,早些年,没有处理好生活与创作的关系,带来许多麻烦,甚至因为一篇《宋大客失踪》的小说,惹上官司最后闹到中院。我的妻子甚至曾这样劝我,往后我要饭她宁愿给我背口袋,只求我别再写了,可是因为对文学的痴迷,骨子里对文学的爱,我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笔。
   王立东老师插话说,张林的写作,有太多的不舍和无奈。我见缝插针,王老师对我的小说作品不感冒,也是有意保护我,我心存感激;现在,我的小说,已经不是还原生活,而是对鲜活的生活素材经过了一番彻底改造,写人,涉事,已面目全非,勿须再过担心了。还说,创作的最终归属应该是小说,我的体验是:小说创作最自由最自我最生活最深入。谈到精品打造,我强调锤词炼字,举了“当做”一词的运用。谈到文字校对功夫,我提到大庆第一校是杨柳,安达第一校是在座的德志老弟。我还乘兴说了我创作的终极目标: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编进教材。谈到出版作品集和作品发表,我说自己更看重作品发表,因为现在花钱都可以出书,今天展出的出版物,大都是自费出版,而发一篇东西一般都要经过初审和终审,发表要比出书的认可度更高。
   酒过三巡,在另一房间就餐的朱志娟局长、安达资深写手孙喜伦和叶富省等人分别过来敬酒。自然又是免不了一番的寒暄客套。这次,还近距离地接触了刘邦彦、刘国元,还有颇具组织才能的诗歌作者赵江萍和任民镇的几位文友。每个文友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对我来说,不仅是一个新鲜的接触,也是全新世界的打开。相聚虽然短暂,但装进心里的东西很多,彼此的心灵门窗也最大限度地敞开。
   平时捆绑在工作岗位上的时候我就想,要是突然有一次出行,该有多好。现在想,身体的出行并不等于就是心灵的出行。其实,我们每个人真正需要的还是心灵的出行。如果身体在穿越俗世生活的同时,心灵亦同步放飞,譬如此番出行,身心皆爽,又何尝不是一次完美的出行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