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辽海执手杯“温暖”征文】她给的温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1:53

说到温暖,我想写写我的母亲。

记忆里的母亲总是一副瘦瘦的样子,两颊深陷,眼角聋拉,嘴里镶着一排廉价的“金牙”,一笑,那牙就显得很扎眼。她最爱留着一圈齐耳短发,那发圆得规矩,像拿锅盖比着剪似的,衬得她那瘦小的圆脸越发尖细。因为瘦,她身上那些廉价的衣服就显得宽大无比,风一吹,悠悠地荡来荡去。

母亲一生养育了六个子女。因为奶奶的刁难,这些孩子几乎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在我们会走路之前,都是在她的背上度过。母亲的背坚硬,能触到一根根突起的骨头,硌得人难受。因为父亲那时在农场工作,家里没有男劳力,母亲时常不得已背着孩子去耙地。

那时候耙地的都是男人,因为这项活儿不仅需要技术,也需要力气和胆量。耙地的时候,人要站在耙床上,叉开双腿压住两头,以保持耙床的平衡,再赶着牛拉着人和耙走,一动起来彭彭地跳,蹦蹦车一样,我们也在她背上彭彭地跳,跳得两眼发花。不管孩子怎么哭怎么闹,母亲是不敢停下来的。稍一不慎,脚一滑人就摔下来了,就卷进耙床的木片或铁片中去,被耙床碾过去了!这样的意外不是没有的,有些男人没经验,脚丫子扎不稳,就被耙床耙进烂泥地里去。一两百斤的耙床,不是闹着玩的。母亲的背,在我们眼里算不上温暖,是一种不得已。

孩子大一点儿了,就一个一个从母亲的背上下来,撒着欢儿满世界跑,这时候,母亲是不需要再管着了,只给一口饭吃,孩子们就可以野生野长,野地里的草儿似的,风越吹,雨越淋,根扎得还越深。只是,第六个孩子很让母亲伤了一回心,因为她是个弱智儿。母亲时常念叨着说:“我生了六个孩子,前五个鬼灵精怪的,树上的鸟儿都能哄下来,怎么第六个就痴了呢?把你们的聪明匀点给妹妹行吗?”

我们也想匀。妹妹的痴傻,不仅是母亲心头的伤疤,也像一根针一样戳进我们肉里。

一个正常人,是无法理解弱智儿的辛酸的,也体会不到她家人的痛苦。所以从小到大,我们看过太多人的嘲笑和侮辱了!当着我们的面,那些人总是抬高了下巴,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嘲笑我们的妹妹,而我们只能陪着笑,装出一脸坚强和不在乎的样子。

所有人中,受伤最重的是母亲。她不仅要面对别人的嘲笑,还要担心妹妹的生命。

妹妹体弱多病,每隔两三天就要上医院打一回针,那会子她屁股上满是针眼,一片乌青。母亲眼巴巴地看着那些长长的针刺进妹妹肉里,一点一点地往下扎,越扎越深,直扎到她的心坎里,她便陪着妹妹一起痛,一起哭。病情严重的时候,妹妹在她怀里不停地扭曲、哀嚎,骇人地吐,直把胃里的食物、肠子里的粪便都从嘴里呕出来。母亲死死箍着她,抬起袖子抹着泪说:“你为什么不死?为什么不死?你死了我和你一起去,你就不会受罪了!”

许是不舍得母亲死,妹妹一点儿一点儿活了过来,只是,她像被石头压过了的小草,瘸了。尽管如此,母亲还是欣慰地说:“天生天养,你们妹妹终究会有好归宿的。”她的话像预言,后来妹妹终归找了个好人家,母亲也放下了心上的一块大石。是她给予了妹妹生命,直到她能独自迎接风雨。

其实母亲也有弱点。她怕黑,一直很怕,但她为了我们,一次次勇敢地走进黑暗里。犹记得我八岁那年,有一次发烧很严重,浑身无力,意识都不太清楚了。母亲下地回来,摸了摸我的额头,二话不说,用妹妹的背带把我背在背上,抬脚就往外走。

从家到镇上,有一段漆黑的羊肠小路,路上要经过坟墓、小桥、苞谷地和吱吱作响的竹林,而路边没有人家。

那时天已经黑了,越来越浓的幕色把天边一点点亮光湮没,野外渐渐静了下来,路上不见一个人影,只听到叽叽的虫叫声、塘里青蛙猛然一声响亮的“呱”声,那些竹子在风的吹动下,呜呜咽咽地哭,像千千万万惨死的冤魂。那景象,就算是一个大男人也会被骇得心头乱跳。

母亲踩着脚下凹凸不平的小路,越走越快,越走越急,不时地紧紧我的身子,往上抛一抛,颤颤地说:“青儿,你的脚不要乱晃啊,我快背不住了!”

“妈,我没晃。”我的头趴在她肩上,无力地说。八岁的我长得人高马大,在她瘦小的背上像一座山一样。

“青儿,你别睡,跟妈说会话。这会子天黑得路都快看不见了,你能看见吗?”母亲喘着粗气,左右张望着,眯着眼睛努力看清脚下的路。我的重量把母亲的背压得越来越低,她的头发早就打湿了,身子渐渐拱下来。

“嗯。我也看不清。”我努力睁着眼。我知道母亲害怕,我也害怕。离有灯的人家还有一大段距离,路两边的苞谷已经高过了人的头,不时有老鼠或什么野物从旁边窜出来,杠一下人的脚,又窜进另一块地。静悄悄的原野,像是一片凝固的世界,我和母亲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不,是母亲在走,而我在她的背上昏昏沉沉。终于,一座座模糊的泥瓦房相继出现在视野里,房里透出一缕缕桔黄色的、温暖的光,还有大人的说话声,孩子的哭声,狗的吠声。

我们又到了人类的世界里。这一切景象,如此温暖。母亲吁了一口长气,紧了紧背上的我,直起腰来,飞快往卫生所走。

高烧39.5度。那个胖胖的老中医从我腋下抽出体温计,同情地说。

我打了两针屁股针,拿了药,在老中医那里歇了一会,娘俩又走上回家的路,又去经受一次精神的折磨。

母亲的勇敢来自我,而我的生命,来自她。

长大后,我需要独自去走那段路,上学。

因为路远,天未亮我就得出门,然后走过那些小桥、坟墓、竹林和萧索的风。我害怕,便不停地在门口徘徊,企盼地看着母亲。我希望她和我一起走。

母亲说:“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你必须去经历。你自己的路,你要自己走,没有人可以一直陪着你。走吧。”说着,拧亮了家门口的一盏路灯。

昏黄的灯光照在竹子顶部,亮出一点模糊的绿,像在阳光下的坦然,很温暖。我看着那点亮光,勇敢走进黑暗里,直走到天边发白,走到太阳升起来,把光线洒满整个大地。

那时候,母亲每天都会这样看着我走,直到我走得越来越远,远得离开她的视线。而那盏灯的温暖,会伴我一生,我想。

广东哪家癫痫医院好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怎么样呢癫痫发作会不会尖叫临汾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