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致一棵远行的银杏树(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01:52

五月,趟过春寒的料峭,迈进初夏的温暖,正是大好的时候!

只是这北方的天气时好时坏,弄的人身子慵慵懒懒的,本来神经就不大好,于是很少料理文字、行走网络。前几天,偶尔浏览空间,突然想起,常来我园子的刘工,怎么也没了动静?这对于近年来行走空间、勤于耕耘的刘工来讲,可是一反常态啊。于是我想,他可能出差远行了,也或者是生病住院了?

那天,终于看到了他的动态,却感觉有些不对。点进去细瞧,一首题为《你若盛开》的哀诗却让人细瞧不得了!

“一缕清烟的飘散,想念却凝固在空气;/时间定格在这一瞬,记忆却缓缓靠近;/我依然能听见你胸口的搏动,我仍然能看见几缕青丝的你挽起裤腿,趟过雾锁烟迷的溪流;/我相信雨打芭蕉的声音你能听见,我确信篱笆上疯狂的葱郁你会看见;/请放下零零种种的担忧,请收起声声轻轻的叹息;/既远离世俗,请扬起嘴角,不再焦躁,不受煎熬,/为自己绽放一回吧!/你若盛开,我愿在这里等待,/你若盛开,我定在这里等待……”

配乐玖月奇迹的《你若盛开》循环往复地吟唱着,据说这是刘工最喜欢的歌曲。

此时此刻,泪眼模糊,心跳加速,慵懒的神经瞬间紧绷,多么希望看见诗文作者是我们熟悉的名字啊,可落款却是:“女儿:雯”……我急切地在他的空间里寻找着答案,继而便在他最常联系的文友那里得到了证实!那竟然是真的!属虎的他,生命定格在5月11日,我知道的时候,已经第十八天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啊?!那么执着的刘工,那么幽默的树哥,那么正直的歌者,怎么就突然的不见了!而且他才54岁,正该是好时候的啊!

瞬间,虚拟的网络变得真实了起来,南北遥远的距离变得近了起来,素未谋面的人也变得清晰起来……

刘工,刘勋鸿,江西上饶人,网名银杏树,这个水利方面颇有建树的工程师,知天命的年轮里,在他女儿的鼓动下,开始捡拾起年轻时的文学梦,从2012年春天起,走进QQ空间,从此便一发不收,擅写诗歌、散文,迄今已在空间发表了二百多篇诗文,2013年11月做了江山文学网的流年社团编辑,也经常有报刊杂志发表他的作品,而且很快便在2014年6月出版了《当代十家诗选》(合著集),并开始了个人诗集出版的准备工作。

刘工游走空间三年,我与刘工隔空相识也将近三年,截止2015年5月11日,确切的资料显示是1073天。而这1073天里,我们交流并不多,除了空间互动、文字交流以外,仅有的几页聊天记录,也都是与文字有关。

然而,在诗书文字间灵活游走的银杏树,突然离去了——这是真的;在文友群落里如鱼得水的树哥再也不见了——这是真的!叹生命无常、世事难料,悲徒留遗憾、空负亏欠!好几日夜不安枕,字不成文。如今,便以这不够坚实的神经,浓缩过往的心情,几行素文,略表寸心。说是慰藉逝去的灵魂,还不如说慰藉自己不安的心。

算起来,我和刘工不算熟络,也不算感情深厚。在我之前写祭文给树哥(大家都叫他树哥)的文友们,大概要排成队子。平素里以我对其他文友的不咸不淡,不冷不热,虽然因为他对我空间的特殊关注,和我对他的几分敬重、几分珍视,而有所不同,可是他也绝不会想到我能为他写祭文。而且,我这也实在称不上其为祭文,只不过凭我对他粗浅的认识疏散一下私心罢了。

我有幸一睹了红梅写的祭文,字字情真意切,句句勾人魂泪。

树哥最后的文字便是5月10日写给红梅的生日组诗《有一种情缘》:“一、腊梅/总有一些善变的思想/躲藏在落满雪花的枝梢/恰到好处的点妆,如梦似幻/稀稀疏疏的春天,被一阵风卷起/重新诠释着一个季节的完满/或许我在洼处呆得太久,太久/怎么就没发现,那山一重水一重的深处/距离铺排开来的美丽与暖”

树哥最后的评论是那首生日诗下回复众多文友的幽默:“咋回事?一个个像刚从山西老陈醋厂下班回来似的?”

而他在江山文学网流年社团的最后一句话竟是:“各位大编们,俺眼睛提出强烈抗议了,看什么都是双影。后台有诗稿拜托了!”

执着、真诚、幽默、谦逊的树哥,就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胸有大爱的汉子!树哥啊,难道你真的把自己当成坚不可摧的石人铁人了吗?我眩惑了——那被称为活化石的银杏树五百年后还能结果,可是你呢,不过才五十四岁,捡拾文字也不过才三年啊!你的离去,太让熟知你的人们垂泪、太让文友们感伤!你的离去,让你的“流年”流失、让你的空间成空……

树哥是一个执着向上的人,只要认准目标,就勇往直前。对文字是这样,对文友也是这样。网络上的交往,常常是走马灯一样,频繁换将。然而树哥却不是这样。很荣幸的是,从我们成为文友以来,树哥便很喜欢我的诗文,经常很客观地评判诗文中的优缺点,哪怕是很拙劣的文章,他也能发现其中微小的闪光点并及时肯定鼓励,三年如一日,不管你对他关注多少,他都一如既往地关注你,只要你一有动态,哪怕是几句说说,几张图片,他都认真地点评,真诚地欣赏。小有成绩的他从不自大,不只是对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北方文友,他广泛涉猎空间、网络,对爱好文字的人博采众家之长,并把这些收藏起来,已便随时欣赏学习、总结归纳。对于空间,用树哥自己的话说:“友们的诗文,尽管文字不如莫言、余秋雨那么工整,却也能给自己一些启迪。

树哥是一个很严谨务实的人,为了总结自己一年的收获,也为了对文友们负责,这三年,他每年都要写一份散文式的总结,从文学爱好者写到名人大家,从QQ空间写到江山文学网;而他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在这份总结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会对他传递出的每一个信息反复核实,除了自己收藏的内容,他还翻阅查找大量的空间日记核实内容和数据,完成这每年一份的年终总结,宁愿会付出很多精力和时间,也绝不会浮皮潦草、人云亦云。这是我深有体会的。2012年年底,我便在无意间发现了树哥从头至尾,翻阅了我空间的所有日记,只为了“盘点、回望那些让人心动从而留在记忆深处的诗文节选”,那一年“盘点、回望”中有九个“最”,很荣幸,我是其中之一。

“最奔放的诗歌----桃花平子《无题》:来吧,秋天的风/你这招魂的杀手/你这涅槃的隐语/来吧,从我的面前/掠过我擎天的双臂/从我丰满的躯体/沁入我灵魂的谷底/与我的期待热吻吧/去踫撞我的鼓涨/我的热切/我的痛与快的惊喜!……”

2013年,他的总结更上了一层楼,一年来空间“我眼中的优秀诗文”“竟达30余篇之多”。这次总结里重点列举了十位文友的“优秀诗文”,荣幸的是,我又成了其中之一。

“播洒阳光的写手:桃花平子。读着桃花平子的诗文,你总能感受到有一股灼灼的光束在照着你,耳际似乎听到她爽快的笑声,这也许是作为辽宁铁岭人的基因里都具备笑细胞吧。平子是一位极具才华和灵性的笔者,她诗文中的句子通透顺畅,诗意富于想象,题旨清亮利落,毫无人为造作的痕迹。她曾在全国性的散文参赛中得过不错的奖项,是我最早一批的文友,也一直喜吹平子的诗文。或许“功成名就”的她有些懒散了,这一年她发表在空间的作品不是很多,诗歌19首,散文随笔类8篇。这当中,散文《父亲的酒柜》、诗歌《花瓣跌落的声音》、《赴一场与雪的约会》、《流连在秋的阳光里》等,都极具水准。平子,为你呐喊!”

2014年,树哥的总结偏重于写江山文学网的收获,而这也便是我亏欠树哥最多的地方了。如果说我很少回访经常光顾我空间的树哥的空间是一个小遗憾的话,那么去树哥所在的江山文学网流年社团发稿很少很少,便是对树哥的大遗憾了。虽说我近一两年的确因为身体不好,神经不好,加之做了一些服务于文学的琐事而很少静心经营文字;或者说文字之于我,本来就只是为自己的心所写,无论网络还是报刊,都疏于打理。但是稍微用点儿心,还是能多支持一下树哥的。今年年初,树哥召唤我来流年,他说那里比QQ空间有更大的空间,更多更好的文人。其实我加入过一些文学网站,也有自己的博客,也早就知道江山文学,然而,因为对树哥的敬重和珍视,我才加入了。树哥召唤我写稿发稿,说喜欢的旧稿也可以,我却总以为,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也赶上这一春的身体的确很差,便推三阻四,无暇顾盼。2月13日注册的,只在之后的三天发了三篇文章,即便树哥再来召唤,也再也没有去发稿,更谈不上去学习提高了。

如今,如果树哥再来召唤,我一定抛下其他,尽可能地去发稿,去学习,尽可能地多支持树哥,可是,树哥却再也不能来我空间,再也不能催我发稿啦!也再不能看到他作为编辑,那精益求精的按语评论啦!

树哥走了以后,我才几次走进树哥的空间,几次走进流年社团,几次悲喜交加地发现树哥那动人魂魄、掷地有声的好诗文!这一次,轮到我来数树哥的文章数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树哥在江山文学网发表的诗文就达55篇,社团推荐40篇、精品推荐也有12篇之多!诗歌主编工作计量120次,人气指数4900多,并在极短的时间里被评为社团优秀编辑。

其实树哥文学功底非常深厚,当年的他也一定是个文学青年。虽然他还没来得及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名人,但凭他重拾金笔,便烁烁放光,成为大家,只是时间和机遇的问题了。凭着如此身家的树哥,完全可以高高在上,受人景仰便罢了。然而,当他的文友红梅精心撰写了《银杏树下的你——作品赏析》的时候,他却严肃地、以拉黑为威胁,禁止她去文学网站发表。是啊,我深深地理解,没了谦逊和刚直,也就不再是树哥;没有了大爱和执着,也就没有了成为大家的可能。

他就是一棵树,一棵生长在江西高大的银杏古树,一株流传几亿年的稀少的活化石,中国几千年传统和历史的厚重,中国几百年人文精神的正气都在他身上展现,也正因为他有这样的热血情怀,才有他下笔神助的热血文字。惭愧的是,我虽然数了树哥的文章数,却还没有太多的精力去一篇一篇地仔细阅览,只能从我看到的那些篇目里,呼唤出我的震撼和感动,也希望能把这份震撼和感动传达给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们。

树哥最擅长的是诗歌和散文,这里我只谈谈他的诗歌。他的诗内容涉猎广泛,内涵幽深醇厚,激情和理性交融,充满灵性和大气;用韵用词灵活生动,诗眼一语中的,发人深省;诗风成熟,不做作、不刻板;思想性、社会性都极强。字里行间,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一个厚重的沧桑的歌者,如大江大河岸边的纤夫一样,赤着脚,弯着腰,背负着国家、民族的希望,烈日下;雨水里……一步一步坚实地踩进泥土里,一步一步地奋力向前。

他的《长江上的犷悍》,纤夫们“赤裸的身躯古铜色的身板/弘扬着男人原始的犷悍”“这一身浪涛捶打的脊骨/敲起来铮铮地响”,这样一种信念,这样一种不屈,这样一种豪迈,在“待归来/我醉它二九十八碗”又爽利地、真实地融化,融化在女人孩子的身边,融化在人性的美中。

他写《青铜的叹息》,“是王侯把玩的手汗/还是农舍猫儿舔舐的垂涎/那厚实的包浆上/结着迷蒙的冻霜”“……正本也被改纂/欺世愚民便顺理成章/青铜也叹息了/——世界本不该这样。”形象犀利的词语,鞭挞着本不该的世界,忧国忧民之情跃然纸上。

以上还是他刚拾起笔墨,自认为是很幼稚的诗,那么我们再来看几篇他2013年以后的作品:

他写《古驿道》,“……那纵横万里的古驿道/你不是路,是一方三棱镜/折射出的是一个民族/彩虹色的梦古朴……”我们仿佛看到,树哥凝重的眼神,从古驿道的这一头看到了那一头,从南疆看到了京都。

他写《春的声音》,“拽一把早春的晨曦/撒在永冻层的缝隙/摘一顶春的芽尖/别在临街的窗纱/于是,我看见——/紫玉兰呻吟的断茬/蹦跳着嫩绿的音符/我听到——/芳草拔节的颤音/催促着/奔涌的涛声!”谁说树哥只有刚毅果敢,这春天的声音在树哥的笔下是何等的有声有色,细腻、柔情?!

他写乡情,我尤喜他的组诗《我欠老家三个响头》:“但我无颜拜谒我的祖宗,这是我知道啊——在我跨过村庄的田沟/我就成了一只孤独的鸟/我就欠下了磕破额头的三个响头”我想,这只鸟,也一定是啼血的杜鹃,无论身在何方,都会永远为故乡吟唱。

他写反腐有《拿捏》,“为什么你的酒量/拿捏得如此精准/这是因为,你一直都未曾忘记/那个被叫做领导的胖子,带着镣铐/颓丧的背影”,何等形象,一针见血,令人过目不忘。

他写孝道有《发现》,“三个儿子三栋楼门”,“而那个被称为阿爸的人儿/只在屋檐,静看冷雨”,“阔绰的楼层/怎么也摆不下一张三尺宽的/木板老床”,可怜的老阿爸一辈子含辛茹苦养大了三个儿子,给了他们富裕的生活,却老来无所养的悲惨境地,被他三言两语,道破玄机,尤其那个“人儿”的儿化音的运用,更加令人心酸泪流,直观彻底地揭露了人生轮回,老有所养是多么必然的人性需要。

如今读树哥的《生死恋三首》,“生者滚烫的泪滴/逝者冰冷的躯体/火红烈焰的焚化炉前/---谁人想死!”哪个文友的心不会刀剜般的疼痛啊!那么热爱生活的树哥,怎么就会突发脑溢血,而且在之前出现些许症状的情况下,即使亲人的催促,也没能使他及时就医,却还在跟工作、跟文字较劲,终是把一切都丢下了!那么优秀的刘工,难道就连老天也格外欣赏,让他早早地去了吗?!

我相信他是《迎着太阳》去的,一定会“逢着一个见着生人就羞红的雪莲花似的盘发姑娘”,就像他在诗歌《走吧》里说的那样:“字典早已风化/诗歌却沒有休止符/走吧----/揉抚双足/去寻找心头的泸沽湖!”

我相信他就是一棵树,一棵远行了的树,一棵500年后还能结实的银杏树。那几千年、几百年留存下来的活化石的一棵!那守候在你身边、新栽植的葱郁的一棵!银杏树是树中的神,树哥便是文友们精神的神,他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是执着,他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要如何珍惜。但愿他像他女儿希望的那样:“请扬起嘴角,不再焦躁,不受煎熬,/为自己绽放一回吧!”好在他有这么优秀的女儿,好在他还留有文字留芳。

那么,树哥,远行后,别忘了回来!你若回来,我会在我的园子里等待,我会备上清茶,备上素笔。我们饮茶作诗,不负年华;树哥,你若回来,我定在我的园子里等待,我会备上东北的老烧酒,还有你期待的东北杀猪菜。我们饮酒欢歌,尽享生平。

如今,距刘工的离去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我相信,那棵在哪都能生根发芽的银杏树,已经在天堂扎根,且成百上千倍地成长壮大了起来。

你若盛开,我愿在这里等待,/你若盛开,我定在这里等待……”

树哥,走好!

写于2015年6月11日

癫痫病的治疗有什么方法?治癫痫病医院西安儿童癫痫医院北京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