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猎户(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1:21

我已不止一次地梦见那只豹子,那只血淋淋但依然凶猛的豹子。原因很简单,我跟它打交道的次数,远比那个获“打豹英雄”称号的猎手董昆还多。十五年来,我作为一个教书匠,几乎每个轮回都要在《猎户》这篇课文中与它猝然遭遇。我一遍又一遍地目击它的恐惧和绝望,反复地琢磨它,玩味它。在备课教案上,我将有关它死亡的骨骼结构小心拆开又装上,仔细剔干净沾在描述句上的筋、毛血、冰碴、碎爪,让陷井般的伏笔、铺垫等技巧尽可能立体地展现在学生面前。这无疑出自一种职业癖好。当然,其中也含有对猎手的残忍和作家立意的杀伤力感到无比敬畏。比如,你在豹子的瞳孔、心脏等要害处,可以准确地找到一颗颗呼啸着的弹丸般的黑色动词。正是二者合谋,使这只豹子以及豹子豹孙陷入穷途末路。

其实,我是一个很脆弱也很胆小的人,一个仅仅在动物园见过豹子但从未吃过豹肉的人。因此,很难设想我会像博尔赫斯那样梦见“老虎的黄金”,并扬言要“寻找另一只老虎”。记得我十岁下放农村那阵子,也曾干过两件不同寻常的狩猎活儿:一次是雪后跟邻居炎强上山埋设一种叫做弓的暗器,第二天收弓时发现一只倒霉的野兔踩发了机关;另一次是在麦地里捡到两个野雉蛋,我将它们放入正在孵化的鸡窝中,十几天后居然真的孵出一只小野雉,只是破壳后它就乱跑乱窜,野性毕露。当然例外的情形也有,比如,我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猎户”时,遒劲得有点凶狠,仿佛宿敌一般。

“本文写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每次这样开讲时,我都会产生很饿的感觉。那时喝的是稀麦糊,好几岁我都软塌塌的,不能走路。想不到几十年后,我站在讲台上会翻出那个年代的胃酸。我的文章背景介绍只得草草收场。同样,我也不能在开篇那段“一派热闹的丰收景象”的描写中留连过久。毕竟我不能跟作家相比,他吃得太饱,再不钻一钻高粱地什么的,还不得撑死?

你们想想看,那只金钱豹大概是饿极了,才决定下山找食的。它的窝里肯定有几只嗷嗷直叫的豹仔。这时雪下得有半人深,正是铤而走险的好时机。当然,豹子不像人有酒喝可以壮胆,它孤零零的一个。它再狡猾也想不到各个雪道上都设下陷井或爆炸装置。而这正是两条腿的猎手谋篇设伏的拿手好戏。结果,在腊月十九日夜里,它被炸断了一条腿。可以想象得到,它几乎是跟硝烟同时腾空而起的,却扑了个空,栽倒在怪石上,因为周围根本就没有对手。它痛得嘶吼起来,浓血把雪地弄得黑糊糊的。

看似没有对手,却又无所不在。这是一种令豹子也感到窒息的、阴森逼压的氛围,连景阳岗上的老虎也没遭遇过。豹子感到绝望乏力,可一想到窝里几只幼崽饿得嗷嗷直叫,它就挣扎着爬起来,亡命地向深山老林逃窜……

我从打猎小组“跟着血迹撵。四天四夜,累了就扒开雪堆蹲一会儿……先后打了二三十枪,豹子伤得厉害,可是还没有死”这段文字中,感叹这只豹子的惨烈和悲壮。它又冷又饿,一路洒着血,拖着那条冰棍样的断腿,直到创口被冻成硬绑绑的血痂。几次陷入重围,又几次死里逃生呀,你这长着豹子胆的野豹子!它实在想不起来何时跟这些两条腿的家伙,结下了如此不解的深仇大恨。它太孤独了。在惨白如昼的雪野中,只有它的豹皮燃烧着复仇的炽烈火焰。

在最后的生死攸关部分,你们应该发挥点想象力。比如,豹子肯定坍倒在雪坡上,深陷下去的腹部肯定剧烈抽搐,满是铁砂的头部只有一只眼圆睁着。它这时才算第一次看清了对手的模样:“宽肩膀,高身材,身脚粗大,力气壮得能抱得起碾滚子”,他正向它猛扑过来。那可不是当年的武松,手上握的可不是哨棒……

如果不是“打豹英雄”最终接受作家吴伯箫采访,豹子最后的殊死搏斗将是无法想象的:“我头顶住豹子的下巴,两手紧搂住豹子的腰身,跟它打了二十多个滚。从绑腿拔刀子,因为冻了没拔出来,用右手使劲把豹子一推,不想豹子的爪子抓了我的右胳膊,从肩头一直划到手指……”最后还是“老李给了豹子最后一枪,才算把它结果了。”

多么富有戏剧性哦!为了塑造“打豹英雄”的光辉形象,作者可谓煞费苦心。一组动词比连环刀还要锋利,又比蛇还要滑软。像情侣那样“搂住”它的腰身,该是多么令人销魂啊!这“二十多个滚”该用慢镜头才对。滚呀滚,一直滚过草坂坡和山花丛。豹子多笨多倒霉呀,临死前还被意淫的家伙猥亵了一番。我无法向学生们解释清楚,为什么董昆们不早点给它最后一枪?以至于有个别学生说,还不如港台武打小说精彩。这使我大为恼火。

这么多年来,这只豹子先被董昆杀死然后被作家再次杀死,难道非得在我手里第三次被杀死么?它已经惨不忍睹了。但它从来没有乞求过,它那封死的瞳孔里永远嵌着仇人的影子。那个“老李”似乎就是我,是我给了它致命的“最后一枪”!因为近视以及雪光太强的缘故,久而久之,我也学会了像董昆那样“眯缝着眼睛,好像随时都在瞄准的样子”。这使我对自己产生了莫名惊恐和不安。

我有一种不祥之感:我一讲完《猎户》这篇课文,它在黑的雪地上会慢慢呼出一口气;它慢慢爬起来,挣扎着潜入空白的虚无,直到下一个学年轮回时与我再次遭遇。

它的生命力竟如此旺盛而虚弱,令人捉摸不透!事实似乎已发生了潜在的畸变。它在不断地同我――一个仅仅在动物园见过豹子但从未吃过豹子肉的人――进行搏斗:它试图咬断这些文字的铁栅,以及那只正在板书“主题思想”的手。是的,作为教书匠,我已领教够了豹子无休无止的挣扎与反抗。

多年来我已养成一种嗜好:琢磨这些文字的铁栅,点缀它,油漆它,并带领学生们参观,将豹子条分缕析。从那电光般的豹眼里,可以照见人类杀戳那些“手无寸铁”的豹子,该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伟大啊!

我一直不能忘怀,一九七二年,我在青阳县城关一家收购站里,亲眼目击了几张豹子皮挂在墙壁上像燃烧的中国画!然而,比起“去年一年打猎小组打了四百三十六张皮子”的标准,这儿杀戳的野生动物还相差很远。纵情山水的国画家们,你们是不是该为此羞愧而死呵?你们不是想跟猎手比赛谁画得更真实吗?那你们睁大眼睛来收购站观摩观摩吧,它们几乎遍布中国的所有城乡!要知道,你们每画一幅水墨豹子图,就有一只豹子在山林应声倒下。在这一点上,作家远比你们更“现实主义”。当时我这个初中生,对于山林王者充满好奇和敬畏,看见它落到这个地步,除了感叹“人定胜天”伟大正确外,是不会产生任何疑问的。那撑开的豹皮上有两个洞眼至今仍让我感到心惊肉跳——它依然觑着那个贫乏但高烧着的世界,觑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冷漠的人群!它也许还听见豹仔幽幽的哀鸣。很多年过去了,这些“中国画”一直被记忆挂在那儿,并将周遭的空气烧得发烫。

天气照例很糟糕。我备《猎户》时从来不敢涉夜太深。一只豹子,总是不安地在线装或精装的书里来回打圈、张望。与此同时,我的门窗上又增加了几道铁栅。那些吃了豹子胆的人仍酩酊大醉,墙壁上挂着的猎枪依然“眯缝着眼睛,好像随时都在瞄准”着主人的梦。因为在梦里随时都会出现豹子、华南虎、藏羚羊、兀鹫……

我感到很虚弱。我也吃了“豹子胆”,可我为什么会如此虚弱、不堪一击?难道我还得把剩下来的“胆汁”分一羹给学生们吃么?而豹子的碎骨就像这些粉笔,不断地在黑板上写出优美的方块字。天气照例很糟糕。课文讲完时,时令大都在不太像年底的阳历年底。一九九六年的雪意正在窗外的乌云中蕴蓄着,照例会比课文中的大雪要延迟一个月。“天晴了。很好的太阳”。这一豹尾式的结语,意味着自我妄想症的膨胀接近结束,还是历史终将落入喜剧圈套的开始?

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北京那家治疗癫痫病强患上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呢济南哪里有治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