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蛛的乡村哲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3:41
   一   南风涌进村子里,大雨接踵而至。此时我注意到挂在墙角的一张蛛网,在密集的雨点中孤零零地支撑着,少时便支离破碎。一只褐色的蜘蛛将身躯挤进墙缝中,我仿佛能看到它眼中流出的恐惧与无奈。   雨停了,残破不堪的蛛网上挂着几滴雨水。那只蜘蛛从墙缝中探出来,看着眼前的狼狈不知所措。它透过这几滴雨水看到了自己,硕大的脑袋,八只坚硬的手脚。八只手脚能用来做什么?它不能沉落,从此失去家园,那样就辜负了这堵土墙的温暖。      二   很早之前,这只蜘蛛来村庄寻找温暖,它是从荒野中走来的。它看见无数条分岔的土路最终汇入村庄,看见一缕一缕的炊烟在土房里升起,恍然意识到,这里应该是它的去处。村庄里有多少堵残破的土墙,有多少座破落的茅草屋,它就有多少座家园。蜘蛛的路就这样在村庄走开了,它没把这个消息告诉村里人。它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透。但它并不是一个偷渡者,它在某个早晨结成一张网,老早就爬上了上去,呈现出一个观望者的姿态。   我是最早发现它的,看它爬在网上以静制动,像死去一样活着。很多时候我都以为那只蜘蛛早已经死透了,一动不动,可是当我用填炕的推耙把儿轻轻触碰蛛网时,它便以最快的速度仓皇逃进墙缝里。我不知道它为啥把日子过死了。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网时突然想到了一个惊天的阴谋:这只丑陋的家伙在村庄的边边角角布下天罗地网是想抓住什么?有很多只昆虫在夜晚侧身飞过蛛网,有一两只触网,蜘蛛悻悻地奔过去,紧紧地攥在手里。我不能说这些昆虫是我家的,因为我不确定挂在蛛网上的一只蝗虫是不是啃我家麦苗的那只。      三   一张蛛网能网住什么?网不住风,也网不住雨。村里经常刮风,也经常下雨。   一场场风把村子吹得零零乱乱,一场场雨把村子洗得干干净净,也把蜘蛛的家园毁得七零八落。风说来就来,首先吹响村口庙门上的风铃,山上的树也跟着响,整座山被响声包围。当风吹在土墙上的时候,藏着蜘蛛的那条墙缝便成了风的豁口,也跟着发出“呜呜”的叫声。雨是紧跟在风后面的,风经过第二道黄土坎子的时候,第一道坎子已经湿了半身。被风吹过的蛛网剧烈摇动,那只蜘蛛使足了力气,才不致从网上跌落下来。这样看来,它的八只手脚是为风准备的。蜘蛛知道风是雨的头,大雨将至。它必须迅速钻进墙缝里,已无暇顾及新织的网,唯有期盼风和雨能小一点,再小一点,这样修补家园的时候就有根可寻。 `   但它并不介意新织的网在一场风雨后只剩下几丝残线。多少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多少的光阴被织成,再被破坏。如果失去这种修补,它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别人也不会知道它是死了还是活着。每次风雨过后,它都能透过挂在残网上的水滴凝视自己,它看清了自己的真实面目。但它搞不懂,村庄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风和雨,为什么那么多的墙和屋子都不能挡住那些风,它有时候开始怀疑自己挑选的这堵墙是否真的温暖。天下没有一堵不透风的墙,村庄没有一座不透雨的房子,蜘蛛不懂得这样深奥的道理。有些事情生来就成了深刻的道理,比如风和雨,只是在面对一场风雨的时候,人远远没有一只蜘蛛做得那么从容不迫。   一只年长的蜘蛛会看清即将到来的每一场风雨。什么样的风带来什么样的雨它都了然在胸。这种经验是蜘蛛总结出来的,村庄里的风和雨再多也多不过蜘蛛结过的网。有时候风是黄色的,年龄尚浅的蜘蛛疯狂逃窜,年长者便站在网上呼喊:“不要惊慌,捕猎的时刻到了。”果不其然,那些经不住风四处逃窜的虫子落在蛛的圈套。有时候风是青色的,年长者告诫后辈,赶快隐蔽,不要让大雨湿了修复家园的气势。作为村庄里的一只蜘蛛,你必须知道风从哪里来,雨从哪里来,这样才能把日子留住。   在蜘蛛的世界里,一生中只有两件重大的事。一件是修复被风雨击碎的网,另一件是安静地蛰伏在网上。结网的过程有些繁琐,它必须清楚记得过去吹过多少场风,下过多少场雨,把每一场风雨打成一个结,再用生命的丝线连起来,这是蜘蛛结绳记事的方法。每一个结点都是新的开始,每一缕丝线都是一段历程,所以一般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蜘蛛往往能织出一张巨大的网,能装得下天和地。有这张蛛网在,蜘蛛的记忆就从来不会凌乱。有时候,蜘蛛会沿着丝线巡视每一个结点,看到这些结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它不能忘记,哪怕最不起眼的那个结点,那样它的网就无以支撑,残缺不全。村庄经过了多少场风雨,没有人比蜘蛛更清楚。在没有风没有雨的日子里,蜘蛛把更多的时间用来蛰伏。它安静地爬在网上,把蛰伏的时间平均分成三段,一段用来回忆,一段用来思考,另一段用来填饱肚子。这让它看起来大腹翩翩,像一个缺乏锻炼的中年人。它的肚子应该是装了很多东西,除了落在网上的虫子化成的脂肪还有什么?它吃了一肚子风,喝了一肚子水,还有久经风雨领悟到的处世哲学。      四   有几年,我认为村里人干的最愚蠢的事,就是没有抬头看过墙角的那一张蛛网。   蛛网天天挂在墙角,人们天天从蛛网下经过。我们应该在一场残暴的风雨后,去看看蜘蛛是如何重新编织它们的梦。也许有一个孩童注意到了,背靠着墙根儿,或是爬在半截土墙上,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没有人会关心风前风后的村庄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人注意东风和西风有什么区别。西风绕过山头打一个旋儿就变成了东风,我们认为村庄里常年在吹一种风。或者是,一场风后又有一场风赶来,一场一场的风早已经把人吹麻木了。风整天吹拂着一村庄人的梦,而一只硕大的蜘蛛此时正在风中酝酿着自己将来要做的梦。   人和蜘蛛的区别是在这一场场风、一场场雨中体现出来的。我们村的人都在追着风跑,村庄哪些年吹什么风,可以从房屋的架势上看出来。有些年吹北风,房子的门都朝南,好像这样就可以挡住一辈子的风;有些年吹南风,房子的门又变成朝北了。这样时间长了,一个村的房子就有了东西南北,但村里人还是没有弄清风的脾性。跟着风跑,风会把你带进一座围城,让你不知东西南北。但蜘蛛不一样,它的家园永远在一个墙角,风来了就躲进墙缝里,风走了就出来修补蛛网。它不管天空会吹什么风,它鼓起的肚皮中早已备好了对抗风和雨的武器,家园毁了再建,建造的公式早已轻车熟路。你可以看见风雨把一张蛛网毁了,但你绝对看不到风雨后再无蛛网。   村庄见得最多的是漏顶的房子,那是被风吹的,被雨下的。从房子的墙可以看出修房子的人以前的雄心勃勃,土夯的厚墙,坚实无比,能把所有的风雨挡在门外。但在一场大风雨后,房子的顶还是漏了,修房子的人失去了信心,认为天下没有一座不漏雨的房子。一场风雨就把人的雄心吹散了,看来人在风雨面前毫无抵抗之力。注意到蜘蛛的一个人开始羡慕起它,为什么自己没有八只脚?为什么自己没有硕大的肚皮?   远处的风雨正在赶来,可是我们的村庄早已没了顶,村里人有些慌乱。那只褐色的蜘蛛不慌不急,在自己的蛛网上巡视一圈,牢牢记住了网上的每个结点,而后遁入墙缝中。 癫痫病的症状和起因武汉哪家医院能够看好癫痫病乌鲁木齐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沈阳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