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荷塘】父爱的温度(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29:23

父亲啊,倘若有来生,我想寻找那传说中的蔓珠沙华,让鲜红的彼岸花带我回到过去,回到前生。或许,在那里,我们还是相依为命的父女。可能是您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爱,已经喝了孟婆汤的我,依旧刻骨难忘您怀抱的温度......

——题记

那天,是冬至。母亲打电话让我回去过节。其实,只知道春节、中秋节、端午节、母亲节、感恩节等节日的我,还真不知有这么一个节日。本来与朋友有约,但不忍拂老母亲的意,我还是先回了母亲家。

哥已经坐在客厅里了,正和母亲闲聊。

“给你爹坟头添土了吗?多烧些钱了吗?”

“嗯”。

“唉,一晃,你爹走了快十年了。那块墓碑也该换换了,给你爹立块新碑吧。你爹生前节俭,走后还……”

母亲说不下去了,目光一片茫然。她一定是想到了和父亲相濡以沫的艰难岁月吧。进门后的我,兀自呆住了。关于父亲,那些不能忘也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啊,倏忽而至。父亲,父亲啊……

多少次午夜梦回,我一遍遍喊着您的名字,醒来泪湿枕巾;多少次夕阳西下,我望穿秋水,盼望您能踽踽走来,可望断斜阳,看到的是倦鸟归巢,却看不到您消瘦的身影;多少次夜深人静,我遥望苍穹,寻找那一颗永生永世都会关注我的眼睛;多少次啊,多少次……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父亲啊,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关于您的记忆,一如常青藤,生生世世将女儿缠绕。

三岁时,一场持续不断的高烧,使我患上了严重的肺炎。当时那个年代,缺医少药,加之营养不良,病弱的我,几乎日日游走在生死边缘,常常命悬一线。看着整天病恹恹的我,母亲一筹莫展,除了流泪,还是流泪。迷信的奶奶,请了算命先生给我求签。算命先生装模作样掐指一算,说这个小女孩活不过五岁,命太短,且太硬。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却没放在心上。于一个孩子而言,这都是在她的世界之外的。不懂,也无须懂。奶奶于是如释重负般地说,家里那点少的可怜的钱,也救不了孩子的命。与其那样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如放弃吧,让她少受些罪,早投胎,早转世。这是她的命啊!

父亲眼睛红红的,几乎要喷出血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蹲到墙角,高大的身躯一点点矮下去,头,也深深地埋了下去。拂去岁月的风尘,我仿佛依稀看到父亲深深紧缩的眉头,听到父亲沉重而无奈的叹息。

为了挣钱养家,为了给我治病,父亲开始了他的生命苦旅。每天更加早出晚归,夜以继日地奔波操劳,我几乎天天看不到父亲的身影。后来,母亲告诉我,为了多挣些钱,父亲几乎是拼上了性命。只要不犯法,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可那个年代,仅仅吃苦耐劳是远远不够的。父亲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于我“昂贵”的开销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为了我能活下去,父亲想尽一切办法给我买药、买营养品。那些年,一家人一年到头也吃不几次荤腥,也添置不了几件新衣。全家人节衣缩食,从一粥一饭、半丝半缕里抠出我的救命钱。

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衰弱下去,生命如风中浮萍,时时命在旦夕。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恰逢父亲外出十几里开会,我又突发高烧,生命再次游走在生死边缘。母亲几乎吓傻了,眼巴巴等奶奶拿主意。奶奶也无计可施,只能无助地求神拜佛。奶奶点燃了一炷香,一遍一遍地虔诚祷告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可能民间苦难太深重,受苦的人太多,菩萨也爱莫能助了。烟雾缭绕中,奶奶的脸色愈来愈阴沉了。“唉!命该绝啊!”奶奶终于狠了狠心,用一床小棉被包了包奄奄一息的我,放在院子里的石磨盘下面,看看我这条幼小生命的造化,听凭老天爷处置了。

或许,真的是冥冥中的心灵感应吧,抑或是父亲从来就没有“放下”过我,会未开完,父亲就连夜冒雨赶回了家。一进门就喊:“女儿呢?她没事吧?”母亲往奶奶身后躲了躲,奶奶阴沉着脸,一言未发。父亲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屋里屋外发疯似的找我。最后,绝望的父亲在院子里朝奶奶深深跪下了:“娘,求您把孩子还给我吧!在她没走之前,她是儿的心头肉啊……”奶奶长叹一声:“老天啊,我造了什么孽啊,有这样苦命的儿和孙女啊。”最终,父亲抱回了我。整整一个晚上,父亲不停地为我擦拭,为我做着能够降温的一切,奇迹般地,我的烧退了。或许,是父亲太过执着的爱,又或许,是我太留恋尘世的父亲,让死神也望而却步了。

对再次从鬼门关里夺回来的我,父亲更是百依百顺宠爱有加了。记得有一次,我看见邻居家一个女孩吃苹果,馋得直流口水,就跑回家,向正在灶台间为我熬药的父亲要苹果。父亲直了直腰,抬了一下手,忽然,我看到父亲流泪了。我吓坏了,哭着说:“爹,你不要哭,我不要苹果了,我不要了……”少不更事的我,以为自己惹了父亲,让父亲气恼伤心了。长大后的我,懂得了父亲泪水的涵义。贫穷的家,无奈的父亲,满足不了一个病弱孩子小小的要求,父亲千疮百孔的心,在流血啊。

苦难和不幸,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很快也会烟消云散。我忘记了那个大红苹果的诱惑。几天后,母亲忽然塞给我一个苹果,说父亲给我买的。那苹果大大的,红红的,在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真令人垂涎欲滴。迫不及待地,我张开嘴巴就要咬,忽然听到隔壁堂屋传来低低的叹息声和止不住的哭泣声。我轻轻走过去,与飞奔而出的妹妹撞了个满怀。妹妹边哭边喊:“你偏心眼,什么好东西都不给我吃,你不是我亲爹。”我看到,父亲怔怔地看着妹妹,身子竟然晃了晃。

时隔那么多年,我依然清晰记得,父亲那悲怆的眼神,那痛楚的神情,那摇摇欲坠的身影。那一幕,像一张永不褪色的老照片,植根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根深蒂固。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父亲病倒了。长期的体力透支、营养不良,加上日日夜夜的担忧、焦虑,让坚强如山的父亲像那个秋天的一片叶子,迅速凋零了。我最终没吃那个苹果。母亲告诉我,为了让我吃上苹果,万般无奈之下,原本就虚弱不堪的父亲,竟然背着家人去卖血。那苹果于我,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红,那是父亲的血在烧;有一种滚烫的爱,那是父亲的心在跳。父亲啊,这份血色父爱,女儿无以为报啊。

若干年后,奶奶弥留之际,拉着我的手说:“孩子,不要怪奶奶曾狠心不要你。你是你爹的孩子,可你爹也是奶奶的孩子啊。自从你病后,你爹没睡过一次安稳觉,没吃过一顿饱饭啊。你的命,是你爹一次次从阎王手里夺回来的啊。孩子,长大后,要好好孝顺……”奶奶话没说完,就永远地走了。“奶奶……我……不怨您……奶奶”,我大声哭着喊着,扑在奶奶渐渐冰凉的身上。奶奶的离世,让我第一次直面亲人的死亡,让我懂得了对生命的敬畏,懂得了从不信神的父亲,面临我一次次病危时,双手合十面对观音大士的祷告,不惜以己命换我命的决绝。

也许,是父亲虔诚的爱,感动了上苍。我在母亲心惊胆战的目光里,在父亲密不透风的关爱里,一天天长大了。而父亲,曾经伟岸的身躯却已不再挺拔,曾经明亮的眼神已经逐渐黯淡。原本就不健壮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了。无数个寂寥的长夜里,我听见父亲那“吭吭”的咳嗽声,传得很远很远;我看见父亲缓缓披衣下床,一次次为我掖藏被角,瘦弱粗糙的手,一遍遍拂过我光滑的脸庞。泪,总像绝堤的水,汹涌呼啸而来。大爱无言,真爱无声。父亲啊,此生此世,您为女儿站立成了一座伟岸的山,您为女儿趟开了一条生命的河。“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啊……

父亲啊,我不长大,您不敢老去。而今,当我终于健康长大,您放心了。您觉得太累了,所以您要永久安息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杜鹃啼血,苍天垂泪。父亲啊,倘若有来生,我想寻找那传说中的蔓珠沙华,让鲜红的彼岸花带我回到过去,回到前生。或许,在那里,我们还是相依为命的父女。可能是您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爱,已经喝了孟婆汤的我,依旧刻骨难忘您怀抱的温度......

西安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陕西那里看癫痫病看的好广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