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笔尖】世界那么大,我只想在你身边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51:01

算来已经有七个月零二十三天没有见过母亲了。自从工作以来,和母亲团聚的日子每年都是按天来计算的。自打读书工作后,记忆里总是聚少离多。

初中时住校,像所有普通的家庭一样,她为了我们兄弟姊妹付出很多,我当时认为她所作的一切都是每个母亲应该做的。虽不真正理解母亲在一个人生命中的确实含义,但至少每到周末回家,总有可口的饭菜满足我已经干瘪了一周的胃,有可以替换的干净衣服,有她为我准备下一周生活用的零花钱和回来后感觉到家里的温暖气息。即使到了高中时期,对于母亲的伟大和溢美之词学了不少,但也大都只是停留在书本上的字里行间,体会不深,偶尔想起来只化作漾在心间的温暖和心的颤动。

入大学后,母亲离开了家乡,为了我的学费而奔波。我才逐渐理解了母亲伟大的含义和书上那些赞美的语言对于母亲的褒奖一点都不为过,对于母亲的了解也多了很多。(这些在另一篇文章《我的大学时期的母亲》里另有叙说。)只从那时起我才在长大后第一次拉起了她的手,第一次护卫着她过马路,也才真正感觉到她的瘦弱和车流滚滚的大街上她的惶恐和无助,才感觉到她也需要照顾。但却始终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让她宽慰的话语。

工作后,离家远了,离母亲的日子久了,对于母亲的感觉才逐渐强烈了起来,尤其是自己孩子的降临,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愈发鲜活了。

由于孩子太小和春运的原因,无法常回家探望。逢年过节时母亲忙前忙后操劳的身影已很少有机会看到了。母亲生病后,彻底不能做家务了,她的饭菜香味和劳动时的样子就成为了记忆中最美好的回忆了。

时光流逝中,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出母亲早起打扫屋子,擦拭衣柜,做饭等日常劳作的情景。

清晨,阳光透过门窗,像手电筒一样,一缕缕把屋子里分隔成明亮和昏暗的条块,掸起的细小灰尘在暖色调的光线里轻轻起伏,灶台上的锅里丝丝冒出的热气不时地涌过来融入到尘粒的行列,一阵阵冲撞,搅动着清晨的恬静。母亲的身影不断地在这些光线中和灶台之间穿行,光柱就一根根被切开又复合着。阳光捶打在她的背上,泛起一层层光晕,透过她的身影,把她忙碌的身形剪裁成一幅黑白的剪影画。晨曦中她的发梢闪动着金色的、橘黄色的光芒,她的手和着阳光的颗粒和饭菜的蒸汽把温暖的味道带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些经年不变的画面印刻在脑子里,虽然每次由于背光,母亲脸上的神情总是无法看清,我猜那肯定是满足和开心的样子。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她的身影就足够了,她就是家。

她操劳的场景可以说是对我最深刻、最初的劳动教育和对家庭关爱的教育,一直深深地影响到我现在的生活和习惯。

大学毕业后,记得开始告诉母亲自己要去上海工作时,当时奶奶还健在,母亲忍住伤心,沉默很久,看得出她的不舍和留恋。毕竟我长到大学也没有离开过她很远。奶奶却早已满目泪水,问:“能不能找个近一点的地方?一定要去哪里吗?”我当时的愉悦掩盖了对她们留恋的关注,决定了要去一个对他们来说遥不可及的世界。于是我离开了到现在都让我魂牵梦绕的家乡。母亲轻声地安慰着奶奶,却急忙背过身去擦拭自己掉下的泪。

两个月后,奶奶去世了。母亲一直瞒着我,因为我刚上班不久,她怕我分心。直到年底回家,我默默地在奶奶的坟头哭了很久。

上班后,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母亲的交流少了很多,仅局限为电话两头的嘘寒问暖,不再有了坐在一起听她聊家庭,聊亲朋,聊我们时的亲切,不再能看到她打扫家里时熟悉的身影,也闻不到了她的饭菜充盈房间的味道。

由于工作繁忙,我打电话的次数也不定期了,慢慢地我们似乎生分了很多。谈话的内容也逐渐地停留在保重身体,穿暖一点,吃好一点的同事式的模式。偶尔母亲也会说起,王家奶奶过世了,陈家伯伯中风之类的话。她觉得离我越来越远,我的话语似乎内容也缩水了很多。

生活还是那个生活,日子还是那个日子。每每想到母亲,我却愈发感到内疚了。

回家的时间每年定在暑期,大约二十几天,对于母亲来说,我更像是一位旅客。看着我匆匆地回,又匆匆地离开。平静的等候中,似乎绚烂的日子就是那么二十几天。那时候,她的眼角,皱纹里满满溢出的都是快乐,行动似乎也轻盈和灵动了很多。屋里灶台前又看到了出出进进的身影,透过门口和窗子的那缕光线裁剪的影子又活了。

一直想着接父母亲来和我们一起住。但又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们起家时的辛苦。等到稳定下来,那已经是来上海后的第三年,当时没有孩子,接他们过来,他们也很开心。

母亲当时已经中风过一次,手脚已经不太利索,不能在家里帮忙。对于他们在田地里操劳了一辈子的人来说,平常不做点什么他们倒憋的难受。刚来时的喜悦很快就被无所事事的日子弄得失去了兴致。家周边的公园,卖场,甚至周围的小区都转了个遍。父亲照顾母亲已经很辛苦了,中午妻子和我轮番回来给他们做饭。他们看着我们整日忙碌的样子,很快就提出回去。我总以买不到票为由搪塞,很希望他们多留一段时间。

很快我的把戏就被看穿了。母亲说:“我们也来过了,看你们很好,就放心了。你们每天忙工作,还要照顾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有每天看不到家乡的姐妹,也没几个人能聊天,呼吸不到土地的味道。还是让我们回去吧!这里是你们的天下,我们却很难受呢!”

我只有顺从他们,他们一听到票买好了,高兴地马上收拾行李,心都要飞回那片让他们流汗又给了他们安慰的地方。

看着他们慢慢老去,我能和他们呆多久呢?陪爸爸在田地里转转,听着他说一年来的辛苦和将来的收成,或是听他说说来年的打算。他也再不是当年把我驾在肩膀上,背着我四处开心的样子了。

母亲的眼睛也不能让她在灯下纳鞋子了。她不习惯和别的农家妇女坐在一起议论张家长李家短。只有几家人合在一起缫丝时,才能看到她和大家在一起开心的样子。

他们以后再也没来过我这里,怕给我们添麻烦。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抽出时间,带他们去去杭州、苏州、南京走走,哪怕是到周边古镇看看?这些要让我内疚到什么时候呢?

母亲第二次中风后,行动更缓慢了,语言功能受到很大的影响,话少了很多。她一直是个很要强的人,不想让别人笑话,自然沉默了很多。也受了不少苦。

她出身名门,有着很多优秀的品质,书虽读的不多,但也能识文断字,良好的教养使她给予了我们兄弟姐妹最初始的家庭教育。母亲是她那个时期村子媳妇们学习的楷模,无论从女红,烹饪,对家庭的付出,对家人的爱,都是旁人羡慕的对象。

虽然家境当时并不是很好,但是我们兄弟姐妹从来没有穿过破烂的衣服,没有吃过过多的苦。即使一份剩饭,母亲也能做的吃起来津津有味。所有的衣物都是母亲亲手裁剪出来的,就连枕套,被单都是她自己刺绣的。她的辛勤,让一家人无论在家里还是出门都是让别人羡慕的对象。

可能是当时的日子离大家太过遥远,也可能农村的生活与大多数人的生活格格不入。我的记忆中还有母亲在织布机上连夜织布的情景。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操劳,历历在目,她缕头发的举动,她疲惫时的哈欠,她看我们时满目的慈爱,我离开家乡时,她眼里的不舍,我高兴时她的欢乐。无论我长到多大,走到哪里,都会铭记在心,没有什么能使我忘记那些母亲在身边的日子!

脑海中的母亲不是满头白发,语言不清。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那个夏日午后田埂边擦汗、边劳作的农妇;清晨满屋子忙活,夜里缝补到很晚却不知疲倦的“机器人”;是那个干完农活,又满灶台忙碌烹调清香满屋的人。什么时候再享受她亲手做的饭菜,看着她打扫屋子的身影,见到我们开心时的笑容?我宁愿拿一切去换!

有人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我却想说:世界那么大,我只想在你身边!

治疗原发性癫痫的方法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奥卡西平治疗癫痫云南癫痫医院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