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乡村风景(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0:53

【春野】

山里真正的春天是从清明开始的,先是杏花开了,粉白、粉红的都有,那花瓣儿嫩嫩地招展在三月的春风里。一群蜂儿“嗡嗡”地飞来,柔情地亲吻那娇娇的蕊心。杏花一谢,桃花红了;梨花飞雪那是在寒食的早晨,推门一望,满山皆白,一树一树凝固的雪,直开得叫人眩目呢。狂蜂浪蝶嗡声一片,左右逢源,恣意地享受天之精灵的芬芳。枣花开得最晚,青色的桃崽、杏仔早在母亲的绿掌下探头探脑了,小星星似的黄色枣花儿才睡意朦胧地睁开眼,惊奇地瞅着绿肥红瘦的暮春原野。

农历的四月,农人仍是叫个春,泉奶奶在四月的枣树下,如一位哲学大师,把慈爱的目光遍赏给满园绿色的生命。“桃花开,杏花败,金针木耳黄花菜”,她吟唱着古老的农谚,对我说,“世上万物都有魂灵的”。我的心的花圃,在那个春天里开满了神秘,生命的律动,被蜂蝶的翅膀扇起金属般的共鸣。泉奶奶有个大菜园,在村的一角,大菜园中有棵老枣树,枣树下有眼古老深幽长满绿苔的水井。顺水井射出去四条小溪般的水龙沟。水龙沟上长满了一丛一丛肥厚浓绿的黄花菜。黄花菜的花儿叫金针,含苞时最好吃。黄色的金针苞被一柄墨绿色的杆儿擎起,送给朝霞去沐浴。大滴的露珠儿晶莹剔透,跳跃在黄色花苞上,在朝阳里变幻成了一颗颗金色珍珠。泉奶奶坐在井台上。她女儿枣花姑姑挽着裤腿,一朵一朵掐下金针苞,盛满柳条筐。十八岁的丰满肆意鼓胀,青春的气息迷漫在花丛菜畦里。一对花喜鹊,在大枣树上做新房,善意地给枣花姑姑洒一头露水。枣花先是铜铃儿般的脆笑,仰面唱:花喜鹊盖新房,娶了媳妇忘了娘。唱了又笑,泉奶奶慈眼善目里便滋生一丝狡黠,说,要做媳妇呢,疯个没形。

我是枣花姑姑的跟屁虫。她会双手把我举上她的脖颈,油黑的发抚弄着我的脸颊,温馨的体香沁入肺腑。五岁的我不知还有啥叫至高无上,男子汉的阳刚发轫于一片金针苞的无声开放中。 枣花说谢就谢了。麦口时节,小青枣儿只麦粒大小。枣花姑姑突然叫花轿抬走了。那天早晨,我被阵阵唢呐声惊醒,光脚丫跟着花轿跑出山口,脚跟扎进三颗蒺藜竟没觉得疼痛。枣花姑姑的花轿,由四个黑壮的汉子抬着,夸张地左摇右摆,上颤下颠。他们粗野地唱着一辈辈流传的喊较歌谣:

“一朵鲜花水灵格灵,

天上就飞来一个大蜂蜂,

大蜂蜂,带刺刺,

蜇的个花儿就喊疼疼。

喊疼疼,喊疼疼,

一朵嫩花儿就成了精,

结一个果儿楞个儿楞。

枣花姑姑听到了我的哭喊声,喊住轿,掀起了枣红色的轿帘,撩起“蒙头红”的一角。我站在轿口,枣花姑姑抚摸着我脏兮兮的泪脸,她的指纤细白嫩温热。她长吁一口气,轻声说:回家吧,听话,明年该上学啦。她剥开一块花纸包着的糖块,填到我嘴里。我的泪不能遏制的滂泗而下了,随之也就有了不合时宜的放声号啕:姑姑,不叫你走,姑姑,不叫你走啊!一只大手把我推到一边,轿子颤颤悠悠地远去了。

“喊疼疼,

喊疼疼,

一朵嫩花儿就成了精,

结一个果儿楞个儿楞。

粗野的喊轿声飘荡在山间,枣花姑姑被那伙汉子抬着,消失在弯弯的山路的尽头。

枣花姑姑和那个春天的早晨,在我心中迷失了五十年了。那个生机勃发的四月,被温馨的忧伤和蜂蝶织成了最隐秘的歌,一直低回在每年的春野。

【夏浴】

南溪河从葫芦山西麓弯下来,往南流。村南地势凹,经年累月,汇成了个水泊。水泊不叫泊,叫湾,毛家湾。毛家湾是处好风水。杨柳环绕,花木葳蕤,广可数亩,深有丈几,碧幽清澈,鱼跃荷香。

毛家湾沉睡了一冬,清明醒来了。蛙们举行盛大合唱会,迎接春的到来。小荷露新角,蜻蜓发现了,瞪着大绿眼,一对一对练倒立。麦子一上场,随之天气热了。毛家湾周围有高高的石围墙。站在石围墙上,头朝下往水里扎,憋了一冬的劲“咚”得一声泄给毛家湾。夜幕下,一群赤裸的汉子,“咚咚”地跳入水里,放纵地呼喊,“扑~扑~咚,扑~扑~咚”的狗刨式游泳法的击水声响成一片。那是胆量与技巧的较量。孩子们对夏的理解从毛家湾裸浴开始。

毛家湾是全村男女老少的公共浴池。赤裸了身体,也赤裸了灵魂。洗尽了汗臭和疲倦,汉子们仰躺在石围墙上,望着满天的星斗,他们不再眼热城里人吃馍馍沾白糖,他们蔑视地从鼻孔中挤出一个“哼”,说,城里有毛家湾吗?他们从月牙联想到锄头;从九龙治水说到银河的浓淡;谈起谁家新娶的媳妇,就搞一次精神会餐。这里没有礼仪。夜幕,还原了他们的野性。他们唱《十八摸》,从头发梢摸到叫脚后跟,只唱得一伙半大小子们在一旁粗重地喘息,在夜幕的掩护下偷偷地弯下了腰;他们唱《二姑娘》,暧昧庸酸灰色的乡间俚曲,在高粱棵和玉米地里乱窜。

乡风是淳朴的。忽然有一晚,湾就成了女人们的世界。那需要一位泼辣的媳妇,早早吃罢晚饭,抢先跑到石墙上,脱得只剩下一件三角裤衩,手里挥着一件或红或绿的衣服,跳着脚宣布:今晚女的洗啦!今晚女的洗啦!男人滚得远远的啦!大山把这句话碰回,在小村的上空久久到处回响。男人们自觉地离得毛家湾远远的。

吃罢饭,大姑娘小媳妇前前后后就到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几十个女人都脱掉衣服,放一个特定环境里,那热闹了。打闹声,戏水声,笑骂声震得玉米叶子唰唰响,惊飞一树鸟雀。女人的贫嘴永远胜于男人。“×××像朵花,今年明年住在家,后年夫婿娶了去,当夜XXXXX。三年俩,四年仨,摇拉摇拉生一窝”。被点了名的那位姑娘,疯狂地撕打贫嘴的大嫂,放浪张狂的笑声肆无忌惮。疯够了,闹够了,洗爽了,凉透了。有男人在不远处等着,一对一对回家了。姑娘的意中人或从暗处悄悄地走出来,准确地牵住她的手或衣,溶入了夜色里,开始续写另一个故事。

乡村静了,毛家湾静了,蛙声吵成一片。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延安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