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天涯】遇见殊途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25:42
遇见苏图,一场殊途。      ——题记         【壹】      米西在楼梯的拐角处遇见苏图,他似乎急着出去,看都没看她一眼,甚至撞了她的肩膀也未曾察觉。米西回头,看着男子仓促离去的背影,无声地扯了扯嘴角,转身上楼。   凌晨时分,米西被楼上房间细微的声响惊醒,是苏图回来了吗?她伸手摸出手机,两点十三分,有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一地银白。米西翻了个身,却再也无法入睡。   拧开灯,强烈的白光让她下意识地遮住眼睛,她拨通苏图的电话,“我买了啤酒,要过来喝一杯吗?”   苏图敲门的时候,已经快要三点。他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穿了一件白色T恤,灰色休闲裤,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   “是我把你吵醒了吧?”苏图有些抱歉的说。   “我睡眠一向很浅。”米西轻声说,“你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米西,我不饿,你不是有酒吗?给我酒就好。”苏图坐下来,看着米西。米西看到他眼底的疲惫和悲伤。   “向晚怎么了?”米西装作不经意的问。   “发了高烧,一直说胡话。”苏图低着头,闷声道。   “去医院了吗?”   “嗯,打了点滴,烧退了才回去。”   “怎么不住院观察一晚?”   “她不愿意,她不喜欢医院。”   “你应该陪着她的。”   “米西,我……”苏图抬起头,看着她,好像有很多话呼之欲出,却最终,陷入了沉默。   米西转身,从冰箱拿出两罐啤酒,递给他一罐,自己开了一罐。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体内,米西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你不要喝。”苏图夺过她手中的酒,似乎有些生气。   “为什么?”米西眯着眼,挑衅的看着苏图。   “大半夜的不要喝这么冰的东西。”   “那么,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干涉我呢?我的男人吗?苏图。”米西冷笑着,看着他,等他的回答。   等来的是苏图长时间的沉默,米西仿佛听到身体某处碎裂的声音,疼痛蔓延每一寸皮肤直至骨髓。   米西闭上眼睛,她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的说,“喝完了就走吧,以后也不要来了,今天是我犯贱了。”   苏图抬起头的癫痫持续发作状态该怎么治疗时候,只看到米西转身回房的背影,他忽然发现,她是那么瘦小,他知道,他要失去她了,那个陪他彻夜长谈的女子,那个叮嘱他不要太累的女子,那个爱他入骨的女子。一滴泪,猝不及防的落下,在这个安静的黎明时分,没有人知道,这个一直坚韧隐忍的男子哭的像个孩子。   米西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她站在阳台,呼吸着带着清香的空气,弯起嘴角,米西,没有人会心疼你,对自己好一点吧,她悄声告诉自己。      【贰】      向晚又梦见姐姐,站在街角对着她招手微笑,她开心地跑过去,却见飞驰而来的轿车生生撵过姐姐的身体,漫天飞溅的鲜血开出大朵大朵妖娆的花,她看着姐姐在血泊中抽动,挣扎,直至停止呼吸,她看着姐姐残破不堪的身体,哭不出一丝声音。   仿佛有一双温暖的手在抚摸她的脸颊,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是他吗?一定是他,苏图,这个她深爱的男子,向晚想睁开眼睛看看他,却怎么也没有力气,索性依着他的手掌,沉沉睡去。   做噩梦了么?苏图皱眉看着熟睡中向晚眼角两行悄悄落下的泪滴,他伸手,轻轻擦掉她的眼泪,又梦到向晴了吧?那个善良温婉的女子,终究是他们彼此心中难以言说的暗伤。   苏图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生,她不算漂亮,却很小巧,有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会眯成好看的月牙,他说什么她都会听,并且认真记得,小心翼翼不会惹他不开心,让人不自觉的怜爱。她和米西哈尔滨治疗婴幼儿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是不一样的女生,米西知道自己要什么,做事坚决,果断,甚至有些残忍。想起米西,苏图的心一阵抽痛,他是米西的劫难吧,可是米西,又何尝不是他的劫难呢?她就好像一味毒,不小心触碰,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要万劫不复。   向晚睁开眼睛,看到苏图正盯着窗外发呆,眼神深不见底,最近他总是这样,向晚想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每次话到嘴边都生生咽下去,他不说,她便不问,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默契。   “苏图。”向晚轻声叫他,受身体的影响,嗓音有些沙哑。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不想吃东西,我煮了粥。”   苏图准备起身,却被向晚拉住,向晚坐起来,轻轻拥抱住苏图,“不要走,陪着我。”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苏图脖间,他伸出手,回抱着向晚。   米西在附近的超市看到苏图和向晚,男子高大帅气,女生小巧玲珑,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他的脸上有宠溺的微笑。米西看着他们,心里想,真是一幅和谐的画面啊!如果自己破坏了这份和谐会怎么样呢?苏图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这么想着,向他们走去。   “苏图,向晚,这么巧啊?”她灿烂地笑着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米西,好久没见你啦!”向晚亲切的拉过米西。 哈尔滨的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米西看着苏图,他眼中的诧异和慌乱尽数落进她的眼睛,甚至还有一丝心疼和难过。   “向晚,听说你病了,现在都好了吗?”米西转过视线,关切的询问。   “嗯,多亏了苏图的照顾,都好了。”向晚望向苏图,满满的爱和甜蜜。   米西轻笑,“你家苏图这么好,小心被别人抢走咯。”她看到苏图的脸色微变。   “他不会的。”   米西被向晚笃定的语气刺伤,她忽然觉得自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是啊,他不会的,不管自己做什么,怎么做,他都不会离开她的,这场游戏,自己注定输的一败涂地。   米西依旧得体的微笑着,她就是这样,开心的时候笑,悲伤的时候也笑,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她,心痛的快要死掉。向晚不知道,苏图,或许知道吧,但又能怎样呢?   晚上,苏图过来的时候,米西正坐在地上看电视。   “向晚回去了?”她倚在门边,并没有打算让他进来。   “嗯。”   “你来干什么?”米西挑眉,望着他。   “米西,我好累。”   米西冷笑,“我这容纳不了你的悲伤和疲惫。”   “米西,我以为你懂我。”苏图看着她,低声说。   “我为什么要懂你,你是我什么人?”   眼前的米西,口气冰冷,神情淡漠,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自己,苏图闭上双眼,他感到身体的某处轰然倾塌。      【叁】      那次以后,苏图好像从米西的世界中消失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想遇到的人偏偏每天都能见到,想遇到的人,却怎么也碰不到。米西想,这样也好,互不相欠,互不打扰。   早晨,米西换上干练的职业装,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准备出门上班。开门的瞬间,一个蜷缩着的人毫无预兆的跌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扑鼻的酒气。米西吓得后退一步,仔细一看,“苏图?”她惊讶的叫出声。   苏图睡的很沉,摔了一下也没有清醒,米西看着有些憔悴的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她费力的把苏图拖到沙发上,他的脸烫的厉害,一直红到了脖子,米西起身,拿来湿毛巾为他擦拭。   手忽然被另一只手抓住,炙热的温度传遍全身,苏图迷糊的声音传来,“不要走......”   米西沉默着抽出手,把毛巾放在桌上。她回头看了一眼苏图,开门出去。其实可以留下来照顾他,多一点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好的,可是米西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既然已经决定了不再牵扯,就不会再让自己沦陷。   下班的时候,米西想,他已经回去了吧?回到他的向晚身边。米西自嘲地笑笑。   可是,苏图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在等米西回来。有些事情,他想告诉米西,他的悲伤和无奈。   “你怎么还在这里?”米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苏图,略带惊讶的问。   “我在等你。”苏图站起身,看着米西。   “等我?苏图,你的酒还没醒吗?”   苏图垂下眼帘,“米西,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   “以前是我傻,才会好好跟你说话。”   以前,米西一直以为,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她才是最适合苏图的,她甚至可以肯定,她是这个世上最懂苏图的人,向晚那个柔柔弱弱的丫头知道什么?不过是比她早出现而已。他们没有住在一起,就说明苏图不够爱她。可是现实,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给你狠狠一击,让你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她跟苏图表白换来的是苏图的沉默,她让苏图分手,苏图却告诉她他不会离开向晚,多么讽刺和可笑,让米西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对立的沉默着,苏图讨厌极了这样的气氛。   半晌,苏图开口,“米西,你能听我说一个故事吗?说完了,不用你赶,我自己就走。”      【肆】      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预料故事的开头,却难以掌控故事的发展。   苏图是在大二的时候认识向晚的,那时他和向晚的姐姐向晴是很要好的朋友。向晴是沉稳干练的女生,苏图喜欢她那种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性格。当然,如果涉及到向晚,这种淡然会瞬间不见。   向晚是向晴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父母因为海难离世的那一年,15岁的向晴抱着13岁的向晚说,别怕,姐姐会给你一个家。向晴很少提及失去父母这些年的时光,她们姐妹是怎样度过来的,但是苏图知道,一定是不容易的。或许正是遇到的冷眼多了,才会导致向晴冷淡漠然的性格。   如果说向晴是带着刺的仙人掌,那么向晚就象是一朵洁白的花儿,让人忍不住怜爱,疼惜。她总是小心翼翼,温柔善良,不得罪任何人。   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微妙,苏图已经不太记得。只依稀觉得向晴好像越来越忙,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只剩下自己和向晚。向晚会打好饭菜在食堂等他一起吃饭,会在图书馆为他占好座位,在篮球场看他打球,并为他准备好湿毛巾和矿泉水。身边的人起哄说,向晚真是个贴心的女朋友。苏图尴尬的辩解,她是我妹妹。   那个没课的下午,向晴打电话给他,说是有事找他。   约在教学楼后面的草坪上,苏图到的时候,向晴已经坐在那里,望着纯净的天空发呆,苏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向晴,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般,让人心疼。   “向晴,怎么了?”苏图在她身边坐下,问道。   “不是我,是向晚。”向晴没有看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向晚她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向晚有喜欢的人了?”这个消息让苏图惊讶不已,向晚是内向的女孩子,和陌生的男生说话都会脸红,从没见过她和哪个男生要好,怎么就会有喜欢的人?   “她喜欢上了谁?”   “呵,果然是不该喜欢的人啊,苏图,你觉得她会喜欢谁?”向晴有些难过的看着苏图。   看到向晴望着自己的表情,苏图顿悟,他想起向晚对自己的种种,低声说,“难道是......”   “苏图,你还不算太笨,你说,她该怎么办?”   “向晴,我把向晚当妹妹,这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向晚怎么样,而且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苏图很直接地告诉向晴。   向晴早料到苏图的回答,这就是她认识的苏图,有话就说,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甚至是冷漠残酷的。   “苏图,如果你不能爱她,那请你离她远一点。”向晴起身,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是要和向晚保持距离了,苏图想。虽然向晚是个好女孩,对他也很用心,可是苏图清楚地知道,她不是他想要的女孩。他想要的女孩,出门的时候会画上浓妆,踩着恨天高。呆在家里的时候,穿着松垮的睡衣,顶着凌乱的头发,光着脚从一个房间踱到另一个房间。笑的时候毫无形象,哭的时候又让人心疼。看似懒散冷漠的女子,却有柔软的内心。直到苏图遇见米西,他听到心底深处的呐喊,苏图,是她了,就是她了,你一直想要的女孩。可是,苏图,你已经不会再爱了,不是吗?   那场盛大的诀别发生在一个月以后。   苏图看到向晚的时候,他正和宿舍的朋友在大街上闲逛,原本打算躲开,可是向晚却叫住了他。   “苏图。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他们来到附近的小公园,有孩子在草地上放风筝,稚嫩的笑声从风中传来。有热恋中的情侣依偎着从身旁走过,脸上浮现着幸福的微笑。   “苏图,你为什么躲着我?向晚难过的问。”   “没有,我最近有些忙。”   “苏图,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向晚在苏图眼前站定,有泪水在眼中打转,但是苏图看到她眼底的倔强。   这是向晚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着喜欢的男生表白。   苏图别过脸,“对不起向晚,我想我们不适合。”   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断了她的念想,与其一味的拖延,逃避,给她虚无的幻想,倒不如用最残忍的方式,让她清醒。 共 63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