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柳岸】陪母亲讨债(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28:53

母亲那天正在晾晒衣服,进来了村里的巧然。

巧然和她的男人在城里一个小区看大门,春节母亲见到她回来过年。原来又黑又瘦的巧然,出去一年,白了,也胖了,还烫了头发。

一问,说两口子一个月能挣一千二百元。母亲很是羡慕,说如果有打工的机会,请她帮忙介绍一个。巧然一边看门房,一边也卖一些老家的特产,慢慢认识了小区里面的人,就答应帮母亲留意。

不想这么几天巧然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对年轻夫妻。

年轻夫妻的孩子四个月了,妈妈要出去上班,想找一个合适的保姆带孩子。

母亲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而且因为没有通电话电话,没有能提前准备,有些仓惶失措。而那一对年轻人,正是想看到毫无准备的母亲,看她的家里收拾的干不干净,做事情是不是麻利。

自然,他们对母亲很满意。

孩子爸爸开着车,孩子妈妈还买了一些水果。年轻人嘴很甜,一口一个阿姨,把母亲都叫晕了。母亲下午就收拾了几件衣服,跟着他们走了。

母亲甚至来不及和外出的哥哥和上学的侄子说一声,只对父亲说:“以后你给孙子做饭,每天给娃吃好。”

母亲抱过四个月的孩子,孩子的妈妈就去上班了。母亲后来给我通电话,说这个女人叫李鸿,是旅游公司的经理,男人是公安局的,两个人都生得好,能干,一天在外面忙。对她很好。

孩子叫雨汀,聪明伶俐得很,长得也漂亮。

孩子妈妈说她母亲去世的早,让孩子叫母亲姥姥,全家人也都跟着一起称呼母亲姥姥。

孩子妈妈说,姥姥,你一定坚持帮我看孩子,我才能安心工作。

孩子妈妈说,我外面认识很多人,有银行的,有房地产公司的,你姑娘将来毕业了,我不愁给她找个好工作。

孩子妈妈指着孩子鼻子说,等你长大了,要记得姥姥,去农村老家看姥姥去。孩子就笑得“咯咯”的。

孩子妈妈说,姥姥我一个月给你五百,不要羡慕他们六百的,你如果能看够一年,我年底给你两千元奖金,再给你买一身好衣裳。

孩子妈妈说,姥姥,夏天热了,你把宝宝带到老家去避暑,我把生活费给你带足。

夏天,母亲把孩子带回了老家。

秋天,孩子的爸爸来把孩子接走了。

说好只是回去过个生日,还要送回来。母亲就等着,等着。

父亲说,怕是不送回来了,人家不用你看了。

母亲自信地说:“孩子的衣服还在这里呢,还有一个月工资没给呢。怎么可能不回来。”在母亲眼里,城里人都是富庶谦让,文明守礼的。

冬天。

孩子没有送回来。欠母亲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没有影子。母亲打了几个电话,孩子的爸爸说很忙。孩子的妈妈干脆不接电话。

大家都说这家人是想赖账了。

母亲很气愤,说:“不怕他,我去要。我能找到他们家,上次孩子爸爸来接,说他们说搬家了。原来是怕我找,不怕,我还去过孩子奶奶家一次,我认识路,我去要。

母亲把孩子的一些衣服和鞋子打包好,坐着火车去城里。母亲临走给我打电话,学校正要放寒假。

母亲就说她要来城里讨债,让我去车站接她。“要上钱我们娘俩一起回家。”

雨汀的奶奶显然是护着自己家人,对妈妈说:“李鸿说话你也信?她说看够一年给你买飞机你也信?再说她说没说这话,我们怎么知道?她现在坐牢了!我们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母亲不信奶奶说的,以为奶奶隐瞒她。除了妈妈,孩子还有爸爸呢。就让雨汀爷爷帮忙给雨汀的爸爸打电话,接通了,母亲却不知道如何说,把电话给了旁边的我。

我想,母亲知道孩子爸爸是有身份的人,不想用农村女人的讨债的口气和他说话吧。

我说明来意后,雨汀的爸爸在电话里不慌不忙说:“我哪有时间管这些事,最近我的钱也周转不开,还差二十万,不然可以倒一批铁矿,正在想办法做成这笔生意,做成了你们这点钱算什么……”

“这些事情我们不懂,我妈说欠得钱不多,只是最后一个月的五百元,还有原来说好看满一年的话,最后会一次性给两千奖励……”

雨汀的爸爸又开始说他的生意,张口闭口几十万,醉醺醺的,说得完全是我听不懂的语言。我感到事情没有了希望,又看到母亲在一旁眼巴巴指望我和他谈判,就绝望地流下泪来。

我默默地放下电话,对母亲说:“妈,别要了,咱回吧。”

雨汀的爷爷看到我哭了,以为他儿子在电话里羞辱我了,便拿起电话说“王刚王刚,别说了别说了。”

爷爷其实是个正派的人,只是老人家也不宽裕,身体也不好。况且因为儿子和媳妇的事情牵连,也是受了一肚子委屈。

这时候他从床底下,拿出两百块钱,给母亲说:“她姥姥,那俩口子说的话,不能信……快过年了,你先坐车回去吧,不能让你贴路费,这点儿钱你拿着。”

雨汀一直叫母亲姥姥。

我和母亲那个晚上就住在雨汀爷爷家,母亲一晚上睡不着,想了很久。第二天我们早早起来,雨汀爷爷出去买油条了,奶奶正收拾着煮粥。奶奶看我们收拾行李,就拦着说,吃了饭再走。

母亲看着老人问:“那,李鸿,我能见到吗?我不要钱了,就是觉得她可怜,一个女人家,在哪个监狱?”

奶奶说他们也说不清,警察带走她后,再没有联系过,只知道是偷了人家的汽车,还是卖汽车的钱她贪污了,说不清。其实生孩子前,这个事情就发生了,只是哺乳期,法院不抓人。后来孩子一岁了,警车就来了。

母亲又不甘心的问:“那娃娃爸爸知道李鸿在哪儿吧?给送吃送喝了没有?”

但两个老人显然是被这个媳妇伤透了心,或者怕妈妈再找事情,只说不知道。

母亲蹒跚着离开了王村南街,和街坊的几个老人打了招呼。有个老人说想让母亲留下来照顾她,说一个月给母亲六百,比老王家给的还多。母亲站了站,想了想,没有答应。

母亲是被这个城市伤透了心吧。

去火车站路过电器批发市场,母亲和我进去,用那两百块钱,买了一个电饭锅。那是她向往已久的。然后进了厕所,把剩余的一百二十元钱,装在贴身的口袋里。回老家坐火车满,要三个小时,是十元钱,坐汽车块,但要二十五元。我们选择了坐火车。

上了火车,安静下来,母亲和我悄悄地说:“总比不来强。虽然李鸿答应的那两千元没有给,但买了个电饭锅,除去路费,还能剩一百元。”

说完有些欣慰和满足的样子。

一会又盯着前方的一个孩子,无限怅惘地说:“娃娃也不知道让那个灰爸爸带到哪里去了,据说是又找了个女人。不知道对娃娃好不好?”

一会又叹口气说:“她奶奶说,吃饭都会跑动着给大家摆椅子了。哎,灰人家,我还说要是和和气气给了我那钱,我要给娃娃买身衣裳呢,要是他们和和气气,我以后不要钱,也还能给他们带一年呢,娃娃亲得很,遇到这样的爹娘……哎,灰人家,不能打交道。”

以后的七八年里,母亲时不时地,在晚上躺在床上时会说:“不知道那个娃娃多大了,算了算有十来岁了,三年级了哇。可是个好娃娃。不知李鸿到底犯了什么罪,判了几年,有没有人去监牢里看她。”

我常常想,偌大的城市,母亲是不是唯一一个常常想去看看李鸿的人。

在施恩治疗癫痫花费高吗辽宁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山东治癫痫要花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