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荷塘】碎拾童趣(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47:55

童年,我想,这对于每一个连青春尾巴都要抓不住的人来说,怕已快成了一个模糊的远梦了吧!路在前方,脚步匆忙,沉静下来,细回味过往的心情,总能让人激动不已,每每想起孩童时候,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题记

这几天老见一姐们念叨“知了猴”,说真心好吃。我在屏这边一笑,随手回了一句,俺老家叫它“爬哒”,也就是蝉的幼虫,每天晚上从泥土里打洞钻出,本能的往就近的树上爬,待到第二天破晓后,它也开始蜕皮了,透明的羽翅一旦绽开,便可乘风凌空而翔了,只是喜欢“知了知了”的聒噪个没完没了。但它刚破土而出的时候,虽然的确能爬树如猴,却如乌龟一般迟缓。夏日里,天一抹黑,小孩子们便手持电筒开始满村的围绕着树根部照,见一只逮一只,大半夜过去了,便能收获一小小网兜来。它们都挤成了一团,还在无声的不甘心的爬来挠去……。

这样的事情,在我的小时候,豫东的农家子弟都干过,反正家里也多是很清苦的样子,从“爬哒”后背上抠取下的那一点点嫩肉,虽少,油锅爆炒后,也绝对是很喇馋(豫东土语:解馋)的美味,又不用花钱,何乐而不为之呢!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小时候经常爱做飞翔的梦,两只手臂一忽闪,人就漂浮了起来,在无边的绿色麦田上飘飞着,掠过高大杨树的枝头。也仅此而已,再没有飞更高过。我怀疑,这没准跟吃了太多“啪嗒”肉有关。

“爬哒”一旦变身为“知了”,便失去了可食的价值。但也无妨,小孩子除了吃,最大的兴趣就是玩乐,自然而然的就能琢磨出玩它的手段。可它已不是幼小时笨头笨脑的模样了,十分灵动、警惕性很高。意欲扑鸣蝉,忽然闭口立,是绝不会扑捉到这个洋洋得意的宣告自己“知了知了”的小东西,还需用一长杆,顶端绑有用铁丝捏成一空环,空环上缠绕蛛网后,扑蝉的工具便大功告成。蹑手蹑脚的接近停留在高枝上鸣蝉,举网轻轻的靠过去,这个小家伙若是一慌张,便会撞进蛛网里动弹不得了。这种方式收效很低,大点的孩子才能偶尔得手,我们这些小孩子只有望树兴叹的份。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法子,比如,我们还是可以从“爬哒”入手,逮住了不用来下油锅,当小鸡小狗的养起来就好,能看它蜕皮的整个过程。原来它脱衣服是从背部一点点开始的,柔软的翅膀绽开来,最初是泛出一点嫩黄色。等它终于蜕变成一只飞虫了,先截去它少许的翅尖,这样它虽然还能飞,却总是飞不高远,可以追寻回来继续玩弄。有的是在它腿上系一细细的棉绳,便像溜一只狗,只是它会在空中徒劳的扑扇着翅膀而已。有的干脆折尽它的羽翅,使它彻底变成一只小马,拉着一辆纸折的小车,在地上茫无头绪的爬来爬去。

佛说众生平等。可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这几乎就是一句废话。或许这也是人类天性中固有的一种残忍吧,但请宽恕,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孩子……

三十年前的豫东农村,还没有普遍通电,家家户户都是点洋油灯,小小的火苗随风东倒西歪,黄土泥糊平的土砖墙上也就忽明忽暗,油烟有点呛人。后来即使通了电,家家也只是一盏昏黄的灯泡聊以照明而已。没有电视,连收音机也是奢侈品。好在房门外的大月亮很亮堂,所谓月光如水是也!小孩子耐不住家中的寂寞,而大人拿几个老传奇故事翻来覆去哄孩子也自己嫌磨嘴皮了,所以孩子找小孩子玩,大人找大人喷阔(聊天),一起沐浴在月光里习习凉风中倒也各得其乐。真不知道那时候村里的孩子为何那么的多,在村中的空场院里能分班做游戏,花样多到我现在都快记不清名字了。所谓的拔河,却不用绳子,只是两班人马,各自搂住前边人的腰,最前边的两人双手用力的互铰在一起,一二三,便一起大吼大笑的往后退。远看活像一对百脚蜈蚣在打架。因为都挤得太近,胜利的一方,往往会一起倒地下去,被压得呲牙咧嘴哭闹起来的也有,这正好增加点热闹的气氛。一旁的大人们也不管,只是笑观,顶多会有孩子的母亲上场,一边拍打孩子身上的泥土,一边检查伤情,一边心疼的不干不净的责骂几句。

但小孩子向来都是应了“记吃不记打”的老话,即使屁股打疼了,过上一会儿,眼泪干了,也就全忘了,照玩如故。

我童年的夏天记忆,更多的与水有关。夏天雨水多,发洪水的时候也常有。七五年的大水,劫后余生的老人们还会谈之色变大摇其头,但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讲,还是想象不出到底有多凶险。飞机从空中往下扔馍?多好玩!还有人去抢馒头,被砸死了?!……下小雨是很无趣的事情,下大雨才好玩呢,雨过天晴后,村街处处都是溪流,搬弄些泥巴,垒成一大坝,笑看它激流飞溅,倒也是一大乐趣。男孩子嘛,多是个惹祸梢,我就是。当一个素来有些无赖的小玩伴故意踩破我的泥坝时,口角就发生了,接下来他开始骂人,这下可惹急了我。冲上去将他摁倒在泥水里,骑在他肚皮上就没头没脑的乱打。偏这货是煮熟的鸭子嘴还硬,一边哭一边继续不住嘴的骂。那我只好继续的打下去,一直打到他的母亲黑沉着脸小脚快跑过来,才在旁人的拉扯下站起身,偏执拗着不肯走,叉腰而立,他先噱(骂)俺娘,俺才打他……

当村塘中的水漫上了大路时,路上也到处都是鱼,不用再如以前呆在塘边坐得屁股疼也钓不来一条了,只消勇猛的冲到大路的浅水里,受惊的鱼儿就会飞跃出水面,如果运气好,它自己就会掉落在张开的竹筛子和推网里。撇除能捉到鱼儿不说,这样痛快的戏耍,又是多么难得的。但我却也记得印象较深刻的两次责罚,一次是我和一个小玩伴正在塘里戏水,我的叔叔暴跳如雷的大吼着从塘那边冲了过来,其实那只是还年轻的他跟我们开的一个玩笑而已,可我们却当了真,惊恐的爬上了岸,抓起衣服就飞快的往村里逃。在一个胡同口与玩伴跑散后,我迎面撞进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娃群,被我这个不速之客惊散的小鸡扑扇着短翅膀尖叫了起来,领头的大公鸡也就被激发出护犊的豪气了,冲上来扑打着双翅跳起脚就是一顿乱啄。这般猛烈的攻势我招架不住,只好蹲在地上抱头大嚎。等母亲赶来时,大公鸡早被主人驱离了,望着一身是伤的我,母亲是又心疼又生气,带我去看赤脚医生时,责骂我顺带把我叔叔也好一顿抱怨。瞧瞧!俺这叫啥命,多灾多难哪!

在我姥娘家,我与表弟偷偷摸到村后的深沟里玩水,被舅舅撞见,他大怒,将光屁股的我们吊到院中的疙瘩枣树的粗枝上,用牛鞭揍了一顿,揍得我们鬼哭狼嚎的。舅妈向来孱弱,俺姥娘将俺们救下了!

打,还是拦不住俺对玩水的渴望,记得随奶奶到三姑家小住,便随村里的一群孩子到村东的水塘里玩,水塘不大,呈半个漏斗状,我开始只是在浅水中蹦来跳去,正玩到高兴处,脚一滑,整个人便往深水中溜去,我只觉得眼前一蒙,赶紧使用我刚学会的狗刨、扎猛子啊的往岸边划,但似乎全不奏效,最后只好脚落地了便往水面窜一窜,刚露下头,便又落下去了,而且往深水去滑得更多了。终于有大些的孩子注意到我的异常,三下两下,便把我捞上了岸。照例,抗在肩头上控水,吐得我头昏眼花的。惊慌的奶奶赶来后,坐在岸边拉长嗓子为我叫魂,漫吟如歌。我傻呆呆的偎在她身边,觉得太阳明晃晃的刺眼,重新干燥的皮肤也热辣辣的疼,而刚才的小玩伴们,都围在一边,嬉笑着拿我当把戏看……

童年之乐,怎可一时半会的说得完呢!离乡日久,一直在城里混,我早已不再留意月圆月缺了,也再无有凌空飞舞的妙梦。这塞北草原小城的夏天也素无蝉儿“知了知了”的相扰,倒是有斑鸠的鸣声却与我豫东故园的一般无二,远远近近的一声又一声的袭来,惹人略微的心烦又心伤.我的儿子虽说已过我肩膀高了,却只在浴池洗过澡而已,每次到大浴池中,总是兴奋的跳到小小的水池中小马驹似的扑腾个没完。望着他那股乐不可支的欢腾劲,我只觉得好笑又有些可怜。曾对意犹未尽的儿子夸口俺的游泳水平,他瞪圆眼睛,半是羡慕半是不服气地说,“你小时候怪得劲,我是没有机会学。”

这个机会,怕是永不再有了罢。故乡的河沟大塘里,多年持续干旱,连塘底都被乡亲开了荒种了菜了。乡貌已改,追忆难寻,味将尽失。或许只好永存梦里,终将随风湮灭而去!

……

一波往事伴着一波童趣,盈盈地填满心田,填满每一个回忆的日夜。光阴荏茬,走过花季雨季,爱在仲夏金秋。回忆童年,虽然日子过得艰苦,但充満幸福快乐。那童真童趣,至今令我回味无穷……

山西癫痫病医院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怎样杭州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疗癫痫的费用大致需要多少?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