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我的母亲(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57:36

我的父亲去世了,我的母亲表现出常人少有的坚强,她从容地料理了父亲的丧事,送走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倒到床上睡了三天三夜,不让我们打扰她。这三天我们兄妹就像一棵棵寒冬的小树,在风中颤抖着。父亲去世我们已塌了天,母亲再病了,我们该怎么办?三天后母亲起来了,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梳理好散乱的头发,除眼睛有点红肿外,依然干净清爽。说:“该干嘛干嘛去!”那时还是大集体,干活,收工,一切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我们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父亲去世时,大哥十八岁,刚刚参军,不能回来奔丧,不能帮家里干活,一个人挣工分的母亲,养不了其他四个孩子,次年姐姐初中毕业了,母亲权衡了多日,没让姐姐上高中,这成了母亲一生的心病。

父亲在世时,因为母亲干净利落,做的一手好茶饭。父亲去世了,我们一家都吃不饱,但为了让他们吃好饭,母亲曾去好多家借面、米给他们,我们埋怨道:“我们自家人都吃不饱,咋去关心别人家?”母亲说:“对别人不可不丰盛,自己不可不见减省。”也正因此,母亲的口碑很好。

母亲上过六年级,那时是农村少有的文化人,她对我们要求很严格,特别对我们的学习非常重视。经常对我们说:“你们要想跳出农村,唯一的出路就是考大学,一定要好好学习,只要你们学习能搞上去,我一人在家再苦再累也甘心!”因此每个期末我们兄妹几个都能取得好成绩,贫寒人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唯一可让人欣慰是贴在墙上的半壁奖状。

后来土地承包了,母亲包了十亩地,都是母亲一人在家劳作。大哥复员后,到洛阳上粮食干校,二哥上师范学校,母亲再苦再累都没有让他们请过假,耽误过他们的学业。

母亲勤劳能干心灵手巧,我家有部缝纫机,母亲几乎义务承包了全村的缝纫活。那时我们村还没电,母亲总是在煤油灯下熬到深夜,我们看他太辛苦,都劝她别做了,母亲总是说:“人家送来就是看得起咱,我必须赶快把它做好,人心换人心呀!”因此到了农忙时总有人打招呼:“婶子,家里有活了,提前说一声啊!”到了腊月,我家更忙,家里要做的衣服堆积如山,哥哥们也放假了,二哥写的一手好字,全村的对联也包了,不管多累,母亲总能笑脸相迎,做衣服的,写春联的,家里人来人往。母亲说:“这是人脉,人脉旺,说明我们家人缘好,只有这样生活过得才有意义!”

那年三哥高中毕业了,二哥师范还未毕业,鉴于生活压力,没有复读,就回家放羊了。三哥没有放羊经验,加上心事不在放羊上,常拿羊撒气,经常盯着一个地方发呆,母亲愁得不得了。一天,母亲回家高兴地说:“乡里开始征兵了,听说部队能考军校,考上了还发生活费,那样多好呀!”其实三哥早知道这个事情,可是他高中读得是文科,部队考的是理科,怕自己不行。母亲极力鼓励他自学,三哥参军时大嫂给他绣了个枕头,里面装满了书和复习资料,于是三哥就开始了他的苦读生活。哥哥第一次考试,差几分不中,心里很沮丧。母亲让我写信鼓励他再考,每次写信都重复着一句话:“别泄气,继续努力,明年听你的好消息!”远方的三哥终于回来了,带着南京炮兵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母亲惊喜万分,拿着通知书看了又看,忽然泪流满面……

父亲去世后母亲也没有再嫁的念头,见有人来提亲,母亲总是婉拒,说自己有五个孩子,负担很重。等我们长大以后,才知道母亲是怕我们受委屈,才断送了她后半辈子的幸福。

九二年,大哥在城郊买了小院,把母亲从老家接过来,此时能干的大嫂已经是乡里党委书记,嫂子工作很忙碌,是母亲帮他带着两个孩子,才解除了她的后顾之忧。那时我才参加工作,和母亲同住,大哥、姐、二哥都在县城里住,每个星期天,母亲总在厨房忙碌,蒸馒头、炸油条、蒸菜,然后,平均分成三份,让我骑车一家一家挨着送。

母亲晚年有一个小小心愿,想出去走走,这时几个哥哥事业上都小有成就,也有这个能力了。孝顺的哥嫂们带着母亲去过好多地方,母亲自豪地说:“这一辈子真我值了!”

就在母亲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厄运突然降临了。那天下班后,我坐在家里看电视,哥打来电话说:“妈病重,快来!”我飞奔下楼到了医院。看到到我的母亲,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是我的妈妈呀,怎么面目全非了,头发已被剃掉了,露着白头皮,我的心都揪了起来……

母亲是脑溢血,幸亏发现得早,才没有生命危险。手术后的母亲二十几天昏迷不醒,幼稚的我还盼望着还我一个健康的妈妈。老同学是心脑主任,一天和他谈及母亲恢复问题,他直率地说:“后遗症肯定有,出血量那么大,要么不能动,要么不能说话,或者两者兼顾。”

母亲终于醒来了,正像老同学所说得那样,不能行走,不能说话,但头脑还算清醒。父亲去世她没倒下,困苦的日子她没倒下,在大病面前却倒下了。她想以绝食来了却自己的生命,拒绝吃饭,咬牙不张口,我们怎么劝都没用,十几天靠输液维持生命。此时,任乡里的党委书记的二哥撇开了忙碌的工作,专门照顾母亲,二哥说:“什么最重要,妈最重要,工作以后可以再做,而妈只有一个!”

想通的母亲很配合治疗,但因为年龄大,药物治疗、针灸都没有多大效果,最后还是坐在了轮椅上。恢复了的母亲能含糊说几个字,我们一家也很欣慰,哥哥们请来两个保姆,我们兄妹五人轮流照顾着。

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起初还能喂着吃点稠饭,后来发展到只能吃流食,最后只能喝点汤汤水水,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

尽管我们兄妹想尽了一切办法,买人参、冬虫夏草,炖乌鸡,炖鱼汤。一次次的输血,服用昂贵的药物,也没留不住母亲的生命。去年十月,我正在上班,哥打来电,“妈病重了,快回来!”我飞奔到医院,母亲带着呼吸机输着氧气,看来这次真的留不住母亲了。维持了一天,医生说让老人安然去吧,于是拔掉了氧气。摸着母亲渐凉的手,我的心都碎了……

母亲回家后,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奏着哀乐,迎了七里,送葬那天车队排成了长龙。老家狮子庙乡政府还送来了一挽联:含辛茹苦养儿女几十春秋,德高望重传子孙千古佳话。

亲爱的母亲,您尽管去了,但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福州癫痫医院哪家好呢河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癫痫病处于持续状态下该如何急救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