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海蓝】早春陪我过大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6:41

今年的春却显得特别的冷,从除夕到初六,几乎是在潇潇冷雨中过的年。从小年到元宵,岭南大地皆朦山暗岭,山顶连天,流云玉坠,寒气逼人。尽管天公不作美,可人们过年喜庆的气氛却丝毫未减。

在山里,大红对联给小楼木屋穿上了盛装,香烟袅袅弥漫了整个村庄,爆竹声声不绝于耳,徐徐春风吹拂着田地山岗。古老的过年习俗总是延续不断,使得小小山村热闹异常。

年夜饭散去,从老妪、少妇都没得闲着,刀俎案板,锅碗瓢盆,都要用谷糠和灰水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洗,直至看不见污垢,闻不到荤腥。这是为行将到来的新年第一天食斋,迎接斋神的到来做最后的准备。

初一到初三皆为斋日。这三天,在家家户户的厨房里,桌面上,你看到的皆为干净洁雅的素食。前辈说,这三天食斋就等于“斋”了一年。“斋”和“灾”谐音,意在通过虔诚的斋供来迎接天上的斋神,请来的斋神准能保佑全家在这一年无灾无难,平平安安。已过耄耋之年的老母亲,是我们村上最虔诚的老人之一。老人家几十年如一日的传承祖先的规矩,在任何年份,任何情况下都虔诚的信奉着,坚守着。

初一一大早母亲第一个起床,进行一番认真的梳洗之后便启开锅灶,将一口大大的铁锅洗得清亮见底,尔后盛满水,盖上锅盖,端坐于灶膛前。灶膛也是干净的,堂肚里柴灰是昨夜刚刚换的。母亲架起了柴火,然后在灶君神位的香炉里点燃香烛,从香烛里取火以点燃灶膛。当灶膛里的柴火发出噗噗噗噗的声响时,预示着这新年是在红火火中启开。

今年过年,山村里似乎也在改革。不同于往年的是,省去了一贯制走村串户相互拜年习俗,更多的家庭,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喜欢在家里,这叫养精蓄锐备春耕,盘算计划谋丰年。

初六这天,群山依然戴帽,雨雾照样迷茫,我开车带上母亲和姐姐,在崎岖的山道上颠簸摇晃。二十来公里的路程走了整整一个小时,终于抵达相隔一年之久的铁山。车子刚进入庙堂的停车坪,一挂鞭炮噼里啪啦的好像专门为我们炸响。母亲说,这是大神给我们赏光。

此时的真君庙,人头攒动,香烟缭绕直腾云霄。来自四面八方的虔诚的人们,穿梭来往于各个神位,他们点燃手中的香烛,在神灵面前许下自己的心愿:愿大慈大悲的佛祖和观音菩萨保佑这一方热土风调雨顺,家宅兴隆,富庶荣昌!还有不少的青年男女,他们和她们学着先辈的样子,在菩萨面前点燃香烛,四拜六跪的摇动着签筒,新年伊始,在菩萨面前得一枝好签以求一年平安。

由于上年的暖冬效应,使得春寒也使不上劲,看那漫山遍野,白得像夜空繁星般的格勒花(灌木的一种),较往年整整早半个月绽放。农谚上说:“格勒仔开花牛牯仔担枷,格勒仔结籽牛牯仔担出屎”今天刚刚过了雨水,本当惊蛰过后的春耕生产,已经在铁山周边展开。这也许是人勤春来早,天随人愿吧。

朝拜结束,我们离开寺庙匆匆返回。将母亲姐姐送回家,我又驱车来到离县城最远也最为偏僻的一个乡镇——双芫乡,特意给四十年前一起奋战在东海前线的老战友拜年。二十年不曾到过这里了,真是弹指之间。百闻不如一见。沿途所见,竟然令我心中大喜。跨入新的世纪以后,这穷乡僻壤也旧貌换了新颜。那一幢幢的新屋和一排排的商铺与新落成的的乡政府大楼遥相对应,从店铺风格和门口的广告招牌就能看出,山旮旯里的农民不再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单一生产,而是以开放的眼光寻找新的出路,让资源优势转变了商品优势。新的山乡面貌告诉我,农民们正在依靠自己的双手从点点滴滴做起,用热血和汗水洗刷着百年尘垢。简而言之,新世纪,新思想在新一代农民心里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的勤劳告诉世人,他们要让春天更美,让时代更靓;让所有的心都插上翅膀,让所有的爱都变成力量。只要脚踏实地,将粮食生产这一根基筑牢,就能够有力量全面发展,所有的梦都能美梦成真,所有的星都能灿烂辉煌。

一日之计在于寅,一年之计在于春。勤劳惯了的老表总是事前谋划,精打细算。当我们路径双园圩时,正赶上圩日,赶集的人们,熙熙攘攘,将小小的圩场挤得水泄不通。农民们有卖山货的;有卖煎炸蒸煮新鲜米果的;有展现自制新款式木竹家私的;有不少新婚夫妇回娘家‘转门’路过,还有牵男揩女的老夫老妻走亲戚的。当我将目光投向农资商场时,更多的老表们趁着闲暇,来圩上过问或者准备生产资料的。这使我想起了爷爷在世时说的一句箴言:“过日冇个生活计,累死一只牛!”。如今政府的政策再好,给的优惠再多,没有客观科学的谋划,不精打细算的与时间赛跑,仍难以改变山乡的一穷二白。

山里人的穿戴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贯以传统服饰为主的山里人也和城里人一样穿得时髦而靓丽。除外套、皮包全是名牌,就连晾晒屋檐下的衣服鞋袜和内衣都不再是过去单一的裙兜、筒套、半段裤,而是和城里的姑娘小伙一样,开始讲究罗蒙、耐克、七匹狼。

尽管春雨潇潇,寒风瑟瑟,可在这三十里洋河照样柳絮飘飞,春意盎然。在那层层叠叠的梯田上,尽是黄花油菜粉红桃,白色李花竞妖娆。最值得欣赏的当属那漫山遍野的脐橙花,它们已经争奇斗艳的竞相绽放。这种桃红柳绿的山乡美景,着实令人赏心悦目。

与烂漫山花要相对应的,当数在田头坑尾那一个个圆圆的冒着淡淡白色雾气的粪堆,农民们还在去冬就将猪牛栏粪,牛栏粪,挑到田中央,用厚厚的泥巴封裹起来,任由风霜雪雨肆虐,倚靠自然地热进行发酵,从而生成最有价值的有机肥料。用这种农家肥生产出来的粮食,不但颗粒饱满,煮出来的米饭更是松软香甜,成为国内外商客粮食采购的首选。

尽管是走马观花,但这里景色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伦比,这种自然的,古老而又现代的农村风貌,足以让我过目难忘,魂牵梦绕。老人们在城市呆久了,回到山里是一种享受,而对于青年人来说,若能够到山里到农村去看看,不能不说是一项特殊的赶考。

到村口迎接我的是我的老战友尧生明和生他的妻儿们。他的全家老少在门楼前等我良久,见我的到来,显露出山里人所特有的矜持与客气,说话间总有几分山里人的腼腆。明生与我同一个属相,都是跨入花甲之年,儿孙绕膝的新世纪老人。见他身穿一套运动装,在袖子口、裤腿边还沾着星星点点的泥巴,看上去略显得有点儿苍老。明生个头不高,但还是跟从前一样,一身刚健的骨架,肌肉依然发达,其强悍的身躯配上这一双长满老茧的大手,也是山里人的骄傲和自豪。

明生在三年前盖了这一栋小楼,坐北朝南的显得温暖而时髦。村里住着十来户清一色的尧姓人家,多为古色古香的农家平房。尽管年代久远,但错落有致,且皆为坐北朝南。站在村口环顾四周,整个村子被群山环抱,是个冬暖夏凉,日照充足的山隘宝地。

从村口向外伸展,只见山峦叠嶂,郁郁苍苍,极目远眺,已是云锁山峰,峰峦叠嶂若隐若现。山上除了少数天然灌木,其余均为人工栽种的杉树和油松,在那些稍稍平缓的山坳里,家家户户都拥有相当规模的脐橙园、桃李园、油茶林和正在萌芽的茶叶林。

这几年,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改善,靠村东的一则盖了不少新房,但无论新房还是旧屋都是倚山而建,取山为依,既是解决生活之需,也出于风水学的需要,房前都挖有鱼塘,站在门口不但可以欣赏到仿如明镜,水波粼粼的美景,而且还蕴含着更大的经济潜能。靠山脚的洼地,都是清一色的菜园,立夏一过,这里种类繁多的果蔬即可上桌。这那是山寨,分明就是神仙的玉邸,天帝的乐园。说实话,我很是羡慕农民们的勤劳与智慧,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具创造力的人,也是新世纪新时代最快乐的人。正是他们长年蜗居大山,不辞辛劳地创造着财富,农民兄弟的的富庶也换来城市的繁荣。

明生的老伴从昨夜就开始忙碌,为我准备了一台正宗的客家茶饭,尽管不是十碗四盘,但其丰盛和口味远远胜于大餐。无论山珍野味、农家小菜还是醇酒香茶,都是城里人最时髦也是最为羡慕的绿色食品。在所有的佳肴里,我最喜欢的要数辣椒炒三丝,其味香鲜可口,回味悠长。

“农民们在党的惠农政策的扶持下,这些年来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观念上的进步,从过去的农林水产自给自足,发展到现在的一门产业助一家致富,而且还初步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有相当数量的农户已从过去的温饱型过度到了富裕型,还吸引着大批的外出打工农民纷纷回流”。老战友一边为我劝酒一边滔滔不绝地道出了山里人这些年发生的巨变。

俗话说:“进门莫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从尧生一家的衣食住行,和他们脸上荡漾的笑容,让我看到了新一代农民的希望,尽管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他们从辛勤的劳动中得到了实惠、得到了温饱、得到了快乐,这是我们这些城里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从老战友家里出来,已过农历申时,村前屋后有很多的孩儿们嬉戏打闹,老人们手提着一桶桶的热粥走向牛栏,原来他们都是给耕牛加餐,这是春耕时节,让耕牛出力最好的饲料。在尧家祠堂的大堂里,尽是男人们忙碌的身影。他们中有修理农具的,削牛藤的,磨田刨的,精挑细选种子的,都一丝不苟,聚精会神。当我看见好些老农正踩着冰冷的水田施放秧田基肥的情景时,我似乎有种久违了的新鲜。这又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情景,那时,我不也曾经与他们一样,正在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记得还在大生产队时,社员们都非得等到年宵之后才出勤,而且即便出勤了也窝工。当年流传的“年宵不到年味未消”“有食冇食撂到惊蛰”的懒汉口号迄今也没有忘掉。同是农村,同是农民,与当年的大锅饭,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早春二月是孕育希望的季节,无论哪行哪业都将抓住这个季节,精选好上等的种子,做好充分的准备,以自己的智慧和辛劳换取一年新的收获,让“理想”在现实世界里不再是纸上谈兵的想象”。老战友说得多好。我不得不服了。

春意一天浓似一天,绵延百里的山峦又多了几簇翠绿。从每一泓泓山泉汇聚成溪的水流,在我的脚下欢快地流淌,灵动,水流的声响宛似一把把齐奏的柳琴在轻轻弹拨,悠扬动听。那跳跃行走的斑鸠,腾云驾雾的山鹰,正以自身的习性欢快地啼叫着,歌唱着穿梭于万山丛中,展翅于瓦蓝无边的苍穹。所见所闻我已满心喜悦,新农村的日新月异,已经深深地触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夜幕渐渐降临,我们的车子在回程的山路上疾驶而行。渐行渐远,尧屋村已从身后消失,但山农们辛勤耕耘家乡的精神,就像这里的巍巍群山,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中。

——乙未年初春作于家乡

老人癫痫病怎么治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里作用好呢北京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