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菊韵】我的外孙叫麦稻 (日记体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09:24

第一章 我的外孙叫麦稻

这是一个男孩子成长的故事,我写了十年……那天,我在日记本的第一页写下第一行字:“在一个飘雪的日子里,麦稻出生了……”

——题记

《写给麦稻的一封信》

 

麦稻,你好!

 

你似乎就是个小太阳!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家。你看,阳光照着你呢,风儿吹着你呢,窗外,花儿对着你笑,鸟儿在为你歌唱……

今天是个好日子,以后,每年的今天,我们都会庆祝它的。孩子,祝福你!

16时35分,伴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婴儿诞生了,确切的说,是我的外孙,你,叫麦稻,光溜溜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旁若无人似得哭着,我们在围着你笑。对姥爷我来说,你就是个小太阳,我感到很温暖。看着你粉嫩的小圆脸,我好兴奋,好激动啊,我的第一感觉是,生命在延续。

你好!麦稻。我已是迫不及待地想教你认第一个字:“人”。我并不想对你谈什么“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的话题,因为,你的人生是新鲜的,是充满着希望的。

记得,旧时有孩子过周岁要“抓周”的习俗讲究,是很隆重的一种人生仪式。母亲抱着满周岁的孩子,或是孩子自己在炕上爬,亲戚们围拢着,很热闹地看一出游戏:大人们在看,看孩子面对摆在桌子或炕席上玩物有何动作?这些玩物通常是金钱、笔砚、书籍、算盘、念珠、尺子……当年贾宝玉是把小手伸向了脂粉盒的,所以,令他的父亲贾政很失望,从此便轻视于他。《红楼梦》关于贾宝玉抓周是这样描写的:“那年周岁时,(贾)政老爷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件,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政老爷便大怒了,说:‘将来酒色之徒耳!’因此便不大喜悦。”这种“抓周”,实际上是寄托了上一辈对下一辈的希望。我想,这怕也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自己未能实现的愿望,或是已实现的愿望希望在那小子今后的生命中去实现它,或延续它。记得,我曾在好早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作者说:鹰教自己的孩子做鹰,狼教自己的孩子做狼,而我们人却叫我们的孩子做什么大官、商人、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医生……唯独忘了教他们怎样做人。孩子,我把它读给你听,好吗?

一个写书的奶奶说:“人类的烦恼根源,不是做人,而是‘我想变成什么’。自会说话开始,便有大人问:‘你长大后希望做什么啊?’从那一刻起,小孩子便以为人必须要成为另一种东西。再加上自小学起,作文题目必定有:‘我的志愿’,我要做医生,我要做律师,我要做护士,我要做总统……

一出生的训练,并非自自然然地做个人,而是做另一种有目标的生物。

老虎只做老虎,猪只做猪,鸟儿只做鸟儿,所有的生物都在做自己,只有人类不做自己。

想成为什么而成为不了,便烦恼失望。原始人大概不会失眠,原始嘛!

狼也不会忧心,更不会想及好坏,天天问自己:‘我是只好狼还是坏狼?’人类怎么看狼,老虎怎么看狼,它才不理呢……吃饱了肚子便悠然自得,想睡便睡去。

人几时才会做人?”(林燕妮《烦恼的根源》)

孩子,做一个人,一个健健康康、爽爽朗朗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事。自在地去做一回自己吧,就像你第一声啼哭,才不在乎别人喜欢不喜欢。你就是你自己,我们的小宝贝,这是我的祝福。

当然,人生应做的五件事,是必不可少的:读一堆好书;擅长一项谋生的技术;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心存一份美好的情感;做一个好人。虽然,这很不容易,祝你好运。

暖箱里,小肉球,你红扑扑的脸蛋乌黑的眼睛看着这个鲜亮奇怪的世界,在笑……弹腾着小胳膊小腿,迫不及待。不急,宝贝,来日来方长呢!我好羡慕你哇,麦稻,你将踏上七彩纷呈的人生之路,你将面临无数次选择,你将遇到很多很多的朋友。从一开始,你就是幸运的,我相信,幸运女神和我将永远伴随着你。

祝福你,孩子,我的太阳。

 

你的姥爷 2007.11.23

2007.11.29 八字

外孙麦稻出生的第六天,今天出院。奶奶和姥姥,加上月嫂,里里外外,忙了两家人。孩子随他妈妈回他奶奶家“坐月子”去了,我终于解脱休息了下来,只待喝满月的喜酒了。可,麦稻的姥姥我的夫人看我闲着,立马安排我给孩子起个名字,大名。讲究,起名得测年、月、日、时生辰八字。虽我不信,可圣命不可违呐。“给别人你紧忙活,论到自己,你就不着道!”夫人是指我的一个朋友为孩子改名请我这个“半仙儿”上“麒麟阁”吃饭的事。于是,我不敢怠慢,忙搬出老黄历,子丑寅卯、甲乙丙丁、金木水火地掐起指头来……

“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所在,可不通乎?”我诚惶诚恐。

麦稻丁亥年生人,属猪,猪尾巴……哦,对了,麦稻的八字是:丁亥辛亥辛酉丙申。

2007.12.13 遥远的童谣

麦稻,我的小外孙就要满月了,该挪窝回这个家了。听他的妈妈讲,每日她在给孩子念童谣,唱儿歌,“哇塞!小家伙听得津津有味得耶……”,女儿打电话给我。我想,这只是麦稻妈妈的自我感觉罢了,才几天大的婴儿,能吗?可我,还是忍不住,今天跑进了书店,为麦稻,这是第一次为麦稻购书——《动物故事》、《儿歌三百首》、《365夜》、《世界童话》、《睡前故事》……久违了!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这蹦蹦跳跳的歌声,恍如隔世,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亲近。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耳熟。是啊,我小时候我的妈妈曾唱给我听,我女儿小时候她的妈妈曾唱给她的女儿听,现在又在由麦稻的妈妈去唱给麦稻听。一代又一代。

“兔妈妈有一只不听话的小白兔……”“春天到了,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熊……”“萤火虫,夜夜红……”……看着,看着,我眼湿了,心在软下去,软下去……

什么是童心,什么是天籁,什么是星空?我找到了。走过了妈妈的童谣,走过半个世纪的风雨,拾捡下来,我剩下了什么?记忆中,只有激情过后的慵倦,岁月过后的憔悴和夏日过后悲秋的无奈……

麦稻,姥爷谢谢你!这书,对你来得是那么的早,对我,来的是这么的迟……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这伴随着摇篮吱呀吱呀的歌声,又要在我耳边响起。

2007.12.23 我的日记

下雪了,窗外,飞飞扬扬的雪花……这是今年入冬来的第一场雪。

室内,热腾腾的暖气嘶嘶地响着。床上,今天满月的婴儿静静地睡着。

今天,麦稻回到了姥姥家。

小小的粉嫩的他,咿咿呀呀地语着,他抻胳膊蹬腿,黑黑的眼睛四下盯注着这个屋,不一会,小嘴一张哇哇地哭……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呀?他的妈妈抱着他,摇着他说。

今天,我已给外孙洗了两盆尿布了,搭在房间的暖气片上烘着,腾起的臊臊的味,甜甜暖暖地在屋里弥散着……

下雪了,满月的麦稻回到了姥姥家,一家人兴奋地围着他忙碌着。

2008.3.18 这才四个月

当生命之花迎着春阳吐蕊绽放时,当新生的婴儿冲着你甜甜地微笑时,当一切的期盼成为眼前的现实时,你陶醉了……外孙麦稻再有几天就满四个月了,这几个月来,我见证了一个生命的奇迹,虽然,别的孩子也会是这样的。

他一天一个样:

会笑了,笑得灿烂,笑得招人喜欢……有时还咯咯地笑出声来;

会哭了,哭得嚎啕,哭得委屈,停止了哭声还不住地哽咽抽泣;

会吃自己的手指了,吮吸得吱吱作响,有时,却皱起了眉头,好像不对滋味;

会欣赏鲜亮的玩意儿,目不转睛地盯着,长时间地盯着,似在琢磨:“这是什么呀?”

会认人了,当在别人的怀里,他挥手蹬腿地要妈妈;当在妈妈怀里时,别人伸手:“来,抱抱”,他会不高兴地撅嘴扭头躲避;陌生人抱,会哭;

会用声音表示意见了,咿咿呀呀地和你说话;有时自言自语地:“啊啊……呀呀……”没腔没调的;

会看人的脸色了,比如面对我假装生气的鬼脸,他总是咧嘴要哭,但也总是忍着,眼睛很怯怯地看着我……

抱出去,别人夸:“嘿,真文气,漂亮,像个女孩!”

昨天,婴儿服务公司派人来家,进门就说:“我是来给崔益珲送印章的”给婴儿刻一方印章,商家很时髦的……殷勤,“崔益珲?”大家楞住了,很快,笑了起来:“啊哟,这是我们家麦稻的大名啊。”

这才四个月。

2008.9.20 小精灵

外孙麦稻差三天就满十个月了,小家伙一天一个样,成了全家人的稀罕。

他学会了和人挥手再见,学会了拍手欢迎。

最近,他会咿咿呀呀表示自己的意见了,他会用右手食指指示他所要的东西了,他早就开始在大人的拉扯下蹒跚地迈开双脚满院子撵狗狗了。这两天,他会爬了,他还可以扶着什么站起来,松开手稳稳地立着,并拍着两只小手为自己的表现鼓掌,还四顾周围的人们,得意地向他们炫耀着……一屁股又跌坐在了松软的床上,扭着屁股奋力地再次站起来继续表演,逗得大家笑声一片。

乌黑明亮的眼睛,总是在细细地打量大人的劳作,总是在久久地打量周围的事物,好奇着,测度着,认识着,模仿着……

他认得灯、狗、车、鸟、鱼、蚂蚁,不少,还有家里养的那只小花龟和我这个姥爷……你问他:小乌龟在哪?他会在你的怀中趔着身子带你向露台去。你若问:麦稻,姥爷呢?他会张望到我,然后伸胳膊指给你看。

看到路上的下水井盖在行人的脚下哐当作响,他记住了,每每抱他散步遇见井盖,他就要闹着下地,去用两脚踏上去,左右踢腾着,活悠活悠,不论响不响,他抬头望望你,兴奋地咯咯笑。

晚上,只要电视上播放动画片,他就会老实地住住盯着,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嗯?”似是好奇,又像疑问,只有这时他才会很老实地坐在沙发上很长的时间。他特喜欢听音乐,他会跟着旋律呜哇咿呀“唱”,无腔无调……

以前他撕书,现在他翻书,常常颠倒来颠倒去,在书页里找妈妈,找娃娃,找鱼鱼,找狗狗……他对小狗和美女特别的感兴趣,总是要多看上几眼。

对不熟悉的东西,他试探着抓,然后毫不客气地下手。他喜欢拔草,喜欢扯树叶,喜欢抓蚂蚁。对厌倦了的东西是要扔到地上去的,一次不成功再扔一次,还要用脚踩踏踩踏。不管什么东西,他习惯性的往嘴里塞。

最有意思的是,每当妈妈下班回来,他急不可耐的钻进妈妈的怀里撕抓着,仰起小脸笑笑地献着媚,赖赖的做着各样的鬼脸,想混一口奶吃。

很是有些趣味的是,他圈在学步车里满屋子里转,寻找藏起来的姥姥,看见了,就手舞足蹈高兴地大叫。

让人心醉的是,你在悄悄地欣赏着他睡熟后那可爱的脸和那滑稽的姿势。

这几天,他又开始对房间里的各种电灯开关感起了兴趣,一手摁开关,却歪着脑袋打量着亮——灭——亮的灯。

此刻,我抱着他打电脑,麦稻探着身子拍击着键盘,还不住啊哇乱叫,一排乱码跳上了屏幕,闪烁着……他淘,我累啊。

小精灵。他长了两颗乳牙。他开始自觉的蹲下撒尿了,不可思议,他是怎样会的?真是个小精灵。

“呵,这不是麦稻吗?”除了熟悉的,也在街上常遇到我们却不认识的男女老少同他打招呼……

2009.2.26 下雪了……

雪,越下越大。干旱了一冬,终于下雪了,从昨夜起……雪花漫天飞舞,大地一片洁白。

迟到的雪,在这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里,“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瑞雪兆丰年,好兆头。外孙麦稻一岁零三个月了,第一次见雪。早晨,我在班上,站在办公室,望着窗外静静飘落的雪花,便给家打电话:“老婆,快抱麦稻出来看雪……”为他看雪,我也苦等了一年零三个月。

麦稻眼看着一天一天长大,昨日搞笑,竟手把手地有模有样教他姥姥用起子旋那葡萄酒瓶口的木塞。麦稻已经能听懂大人们的话了,帮你拿鞋,帮你给鱼儿喂食,帮你拿着抹布抹桌子,两只小胖手灵巧地剥开那花花绿绿的糖果,挨个往大人们的嘴里塞,嘴里还啊啊地发表意见。他最爱洗澡(戏水),每到周三周六供热水,只要见我给浴盆放水,他便忙着掀起自己的衣服,示给姥姥看,让给他脱。听大人说“上街”,他先急着找自己的帽子,拿上帽子就往脑袋上捂。他摆手呼唤着人,他摆手和人再见。“麦稻,喝奶吗?”他点头。他爸爸再问:“麦稻,我们不喝奶?”他便摇摇头。我们大笑,“真聪明。”姥姥抱起麦稻狠狠得亲了一口……

陕西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常见的癫痫症状表现癫痫药物治疗的一般原则辽宁癫痫研究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