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星期五的诱惑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28:40

   (一)
   北方的盛夏来得迟些,太阳挂在天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蔚蓝的天空中稀薄的微云飘荡着。办公楼下静静矗立着一排排风景树,太阳拥抱着这一切。办公楼里的宋天成带着一脸的轻松从三楼会议室走出来。上半年的工作得到局领导的肯定,这是宋天成意料之中的。除了自己的工作能力强,暗地里送给曹局长那个沉甸甸的红包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宋天成边走边琢磨着,向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宋天成对面桌的同事安然的眼睛正盯着电脑屏,漫不经心地飘过一句:“哦!会开完了?”
   “嗯,开完了,安然,把你的那份报纸递给我,让我学习学习。”宋天成用眼神瞄着安然。
   说起安然,档案上比宋天成小四岁。这事业单位的女的就是吃香,才上班几年,职称工资已经不比宋天成少了,老公是医院的泌尿科主任,十二岁的女儿送到了封闭学校。估计日子过得舒坦,安然丰腴的体态就是真实写照。再加上姣好的面庞镶着一汪水似的眼睛,别说是在单位,就是走在街上,回头率都是相当的高。
   安然倾过上半身越过桌上的台历,把报纸递给端坐在桌子后貌似正儿八经的宋天成手里。
   其实宋天成并不想看安然桌上的那份晨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安然每次类似这样的动作,宋天成都会瞄到安然那微露着的雪白雪白的乳沟,随之宋天成就会遐想无限,习惯性地吞咽几下口水。
   宋天成已经是奔四的人,职场中已经提升有那么点高度了,但在个人情感方面总觉得有缺憾。
   在农村长大的宋天成大学毕业终于进城了,被当时的领导看上做了上门女婿,老婆相貌平平,自小挑食造成短小身材,就那脾气也相当了得。在家里对宋天成那简直就是呼来喝去,宋天成碍于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凡事都忍让着妻。看着同事们讲各自的夫妻间互相谦让、相敬如宾,自然有几番羡慕,逐渐内心就产生一种强烈的愿望,自己的那个妻姿色是变不了,要是啥时能变得温顺贤良善解人意就好了。日子在日程不变的期待中,幻想也成泡沫了,心里未免阴影更加浓重。
   好在老天怜惜宋天成,工作中有好同事安然,而且每天上班就会面对,在工作中事事安然都很顺从宋天成,这下宋天成终于找到一点慰藉,心里稍稍得到了一点平衡。
   宋天成放下手里基本没好好看一眼的报纸问安然:“网上都看到啥新鲜事了?”安然一只手挪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动着鼠标回答着宋天成的问话:“是想知道热点新闻还是娱乐八卦?马英九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在贵阳开幕……”
   宋天成扬起手张大嘴巴:“得,得,这不是咱们热衷的事,你还是歇歇,我自己看吧!”
   “对了,安然,近来看你心情不错,还越来越臭美了,是不是想和咱们楼的女同事PK魅力指数,还是想吸引哪个大帅哥?”宋天成这会睁大了眼睛。
   谁说不是,安然的装束非同一般。长发盘在脑后若有蓬松的被玉蝴蝶抓起,清白低胸的泡纱上装,一条黑色长裤把屁屁裹得紧紧的,裤角遮住了足有十厘米的高跟水钻鞋。娇好的面容再加上这一副装束,更突显了女人高贵的气质。
   安然放下鼠标,坐直了伸伸懒腰:“说的都什么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这也是维系公共形象。再说了,我这样可不是为了你所说那些,俺的形象多半可是给老公看的。俺可不想被老公早早淘汰出局知道不?不和你贫了,今儿要是没啥事午后不来了,俺中午得回家煲汤去,下午么,约好和楼下的韩冰去汗蒸。”
   “嗨、嗨、嗨!生活得蛮小资的。走吧!午后有事我替你扛着,到时你请我吃饭就行啦!”宋天成扬扬手示意安然没事。
   今儿是周末,安然算起来应该有几个星期五,老公刘勇都不曾在家过夜了,不是说加班有急诊,就是说母亲唤他去。安然知道自己不喜欢去婆婆那,一个原因是婆婆喜欢静,再就是自从嫁到刘家就发现婆婆特性多,自己做事婆婆看不惯。反正没啥特殊事安然很少去,也就是老公没事去瞧瞧老人。
   回到家里的安然煲好汤,自己有滋有味地喝了两碗,老公中午多在医院食堂就餐,时不时的被哪个患者家属请去吃饭。望着摆动的时钟,滴答、滴答,室内除了这个就没别的声响了。安然看了好几遍手机,等着韩冰的电话,说好去汗蒸的咋回事嘛?安然斜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电话响了,是韩冰打过来的,说临时有事,这会儿才方便打电话的。安然刚放下手里的电话的同时,似乎听到卧室里面传出音乐声。安然顺着声音寻去,手机信息的再次提示音是从床头那边传出来的。安然在老公的枕头找到老公的小号手机,怀着好奇心,安然很麻利地查看着信息:亲,别忘了今晚是咱们的约定。安然查看信息进来时间就是前几分钟发来的。“今天我们的约定。今天是星期五,约定?”安然心里泛起了狐疑,“难道说老公连着多个星期五的夜都忙碌不回家,都是为了这约定?”
   “是谁发给老公的信息呢?”机敏的安然断定这应该是暗语。安然把手机放回原处,她知道这会需要冷静。脑子里却还是浮现一个狐媚女人的影子,安然摇摇头,终于按耐不住拨通了一部电话。
   “喂!我是安然,方便出来陪我喝杯酒么?”
   接电话的是宋天成,真有点意外,宋天成系着围裙正在厨房烧最后一道菜,妻在前厅一个劲喊:“红烧肉烧好了没有?”
   宋天成慌忙对着手机压低了嗓音:“好!一会打给你。”说完就挂了。接着把烧好的菜端上桌,取下围裙:“老婆,我要去单位一会儿,忽然想起办公室有份文件明天早上领导要的,我得急着打出来,你和爸妈先吃,我回来吃剩饭就好。”宋天成没等妻开口,已经到门口换好了鞋子出门了。
   宋天成心里暗想:“这安然,开玩笑说请我吃饭,怎这么快就佳木斯癫痫病药物治疗好吗兑现了啊?”
   当宋天成看到安然的时候,安然穿着一条淡紫色碎花连衣裙,表情若带惆怅。宋天成倒酒之前开口了:“大小姐,您说请客也不用这么急吧?我的日子可长着呢!”
   安然若有所思的端起酒杯:“午后的汗蒸泡汤了,晚上觉得一个人吃饭没意思,想来想去就找你了,说不定周一我还能看出好戏。”
   宋天成当时听这话没明白,等一口酒喝下去终于醒过腔了,原来安然的话意是指今晚出来回家定会被老婆一顿收拾。宋天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没你想得那么严重,我今晚真编了瞎话,说单位有文件要处理才跑出来。明个双休日,哪会有文件要处理,最好今晚回家她忽略这一点,谁遇到这样的母老虎都得想着法对付吧!来,你的酒量超好,咱们走一个!”说完,宋天成一饮而尽。
   这个晚上安然和宋天成聊了一箩筐的话,看看时间才知道已经很晚了,宋天成站起来扬手打个响指示意结账,服务员过来解释单早已买完了。安然笑着说:“没事,我说好了,咱们回家。”安然心里特清醒,自己没喝醉,因为有件事还在困扰着自己,回家睡觉,一切都没事。
   安然自从发现了老公的不明信息,一直保持很安静,安然想看看,自己的爱人到底是怎么了?她偷偷去了一家私人侦探所,经过两周时间,终于搞明白其中的因由了。自己的老公和他单位的一个实习生韩晓月关系暧昧,并查到为何都是在每个星期五老公夜不归宿的原因。因为那韩晓月的住所是和另外一个姐妹合租的,只有每星期五的晚上是韩晓月独住的。安然在查明这一切的时候,自己回到家里抱头足足哭了一晚上。她还是冷静了下来,知道不能和老公撕破脸,那样对谁都没好处。她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自己没那么差,怎么会这样?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她擦了擦镜子里的自己,从现在起一定做得好好的,加油!最起码老公回来面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自己就当什么事没发生。
  
   (二)
   周一的早上,宋天成刚打开办公室的门,豁!眼前的安然打扮得更加靓丽了。
   “喂?你今儿有点晃眼,晕呀!我看我俩再继续在一个办公室,我的眼睛早晚得配镜子。”宋天成用诙谐的语气逗着安然。
   安然嘴角翘了翘,强挤出一丝笑。
   安然心里在劝慰着自己,这道坎一定要过去。这几天单位事少,手头活少,宋天成和安然都在喝着水,漫不经心地翻着报纸,电脑屏幕上的行行字迹在安然眼里早已模糊了。
   宋天成坐在安然对面,安然可是从来没好好端详过他,可今天安然目不癫痫抽搐怎么办转睛地盯着宋天成看。宋天成把报纸几乎广告都浏览一遍才发现安然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这下宋天成觉得心里发毛,低头左左右右查看自己的衣服看哪有不妥:“怎么了,安然?我上班前可是在倒车镜里看妥当才上楼的,你这么一门盯着,我可受不了。”
   安然搓着手:“还别说,一个办公室这么久,才发现你蛮帅的。怎么样?听说过不少办公室恋情的故事吧!不行咱们也试试?”
   宋天成一脸的惊诧:“安然,你早上出来没吃错药吧?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一向矜持,我平时玩笑都不敢和你开大发了,担心你抽我。这大便宜我能拣到么?”
   安然竖起食指;“嘘,小点声,你想让整个机关的人听到呀?臭不要脸的,当你是个人物,你还真拿扭上啦!我是想试试偷情的感觉,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心直,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安然说完眼睛不眨地盯着宋天成,看他如何反应。
   宋天成急忙站起端起空杯去倒水。
   “慢着,把我的水杯也蓄满。”安然的语气有点命令式的。宋天成平时在办公室那种趾高气昂的劲一下如泄了气的皮球。
   常言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宋天成其实老早就对安然垂涎三尺了,甚至梦里无数次揽安然入怀,可好梦不长,每次的好梦都被老武汉儿童羊角风哪里治疗好婆吵醒。偶尔在办公室宋天成也意淫过,幻想和安然有亲密的举动。或许自己的胆量不够,万一被拒绝,以后的难堪面子搁下不说,共处一个办公室的机会就没了。
   宋天成倒满了水,递给安然并投以怀疑的眼神:“安然,你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
   “德行!”安然撇了下嘴角扔出两字。
   自从安然放出那话两个还如以往一样,有事说事,没事各看各的报纸、新闻,安然还是尽可量撇开男女的话题,因为她现在觉得对这个她特敏感。
   午后宋天成和安然正在写月末工作总结,办公室主任过来通知:今晚恰好月末逢周末,曹局心情不错,晚上宴请人员名单有宋天成和安然。
   曹局在安然和宋天成眼里各有分数,虽然肥头大耳貌似庸官,但胸中正能量足,对手下基本还说过得去。同事都看得出曹局和办公室主任蒋艳相好,所以同事们都竭力讨好蒋艳,就连安然也不例外,偶尔陪蒋艳逛女人街,帮她选购些行头。
   安然一看酒局上基本都是领导的红人,这当然包括安然和宋天成。这借曹局的话是后生可畏呀!
   酒席间的客套话自然不必说,为了使酒兴更浓,建议游戏助兴、讲段子、清唱。聪明有余的韩冰喝了一小口红酒,最先有声有色地讲了段笑话:
   一位旅行者与美国一位上了年纪的黑人闲谈。旅行者问黑人:“你当年是不是当过奴隶?”黑人回答:“是的,先生。”旅行者就接着问“那就是说你在战争后就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自由,对吗?”黑人沉重地说:“不,先生,我并没有获得充分的自由,因为在战后我就结婚了。”
   韩冰话音落下能有几秒钟,一席人才鼓掌大笑。曹局深有感触地说:“婚姻就是牢笼啊!没自由喽!”说话间把目光投向了宋天成。
   宋天成是何等聪明的人,接过曹局的话茬也说段笑料:“某县长叫司机把贿金送回家,并叮嘱千万不要让老母亲知道。司机将钱塞内裤,到了县长家就问县长夫人,‘你婆婆在家吗?’夫人说不在。司机面带微笑,‘那可太好了!’边说边解裤带。县长夫人慌了手脚,‘你可别乱来呀!’司机对着夫人说,‘我给你钱。’夫人急了,‘给钱也不行。’司机解释着,‘俺是县长叫我来的。’夫人略犹豫后就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你们县长这个王八蛋,这事也安排别人干。’”段子讲完,酒桌上的人都盯着宋天成,然后都放声大笑。蒋艳笑声还没止住:“这县长聪明,就他老婆太实诚啦!”安然说完,曹局鼓掌叫好:“对,娶老婆不能娶太实诚的,接着喝酒,天成,你的故事讲得精彩,必须连干三杯!”
   这宋天成竟然忘了啥场合,有领导在讲这笑聊,自己这不是找抽么?看样子日后真要改改口无遮拦的习惯,这一晚宋天成苦头可吃大了,喝的酩酊大醉。曹局和蒋艳最先离开,接着韩冰等几位也先后接电话离席,室内就剩安然和醉得一塌糊涂的宋天成啦!
   安然过来扶起宋天成,好在宋还知道站起来踉踉跄跄行走。安然只能扶着宋天成坐上自己的车,一脚油门踩下去……
   总算到家了,安然把宋天成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倒了杯冰水递给宋。宋天成接过水杯基本是没睁眼,咕咚咕咚几口喝掉,接着就是一阵呕。安然心里这个气啊,自己干嘛不送他回家,弄到这来找气受。
   “老婆,老婆我还口渴。”宋天成用力睁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去洗手间拿毛巾的安然走过来:“什么老婆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这是在我家,还老婆啊老婆的叫啥?!”宋天成听安然这么一提醒,这酒终于醒了大半。

共 28346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