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梦】河滩,梦里的乡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5:47
摘要:那日,听母亲说,后街的老房子塌了半拉。老房子的记忆是与河连在一起的,老房子在时光里塌了,河流会不会在时光里丢失呢?但我想,它不会在我的梦里丢失的,我梦里的牤牛河依然鲜活。 梦里萦绕着一条清清小河,它流过故乡的大地,流过岁月的波波折折,流过我心上无数个相思的惆怅,最后在我的眉间心海深深搁浅,凝成三十年抹不去的一缕乡愁。   光阴的利剑刺破时空,斩断了年少的稚嫩,将成长的阵痛与淋漓的怅惘,一滴滴挥洒成血色的离殇,朦胧的乡愁便自此在心底蔓延伸展,如一张巨大的张开的网,网住了岁月深处的点点滴滴、日日月月。记忆里的河滩,便如一棵葱茏繁茂的大树,鲜活地生长在岁月流转间,并常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被一阵柔风细雨轻声唤醒,继而吟唱出叮咚不绝的歌谣。   小时候对“牤牛河”三个字感到很好奇,觉得“牤牛”应该是一种很强壮的动物,和“河”连在一起,着实不可思议,但祖祖辈辈的家乡人都这么叫,且也说不出名字的由来,也就只好依着祖先的习惯这么叫了。牤牛河的发源地据说有好多种版本,但我从小听到最多的,就是发源于上游的黑龙洞,这个“黑龙洞”却也让幼小的我感到了一丝神秘,你想,黑龙住着的洞里流出来的河水,那多少也沾着点灵气啊!于是,这蜿蜒流过家乡土地的“牤牛河”,在儿时的心目中,就成了神圣且神秘的象征,它如牤牛一样粗犷凶猛,又有着黑龙般的飘逸灵秀,更如平静的乡村时光,有着波光粼粼的水色潋滟。   牤牛河一路东去,在村子的所过之处,有着宽阔的河床,河水像一条青色的飘带,泛着银色的浪花奔流不息,河的这面是杂草、田地和羊肠小道,对岸则是宽阔的鹅卵石河滩。牤牛河在我们的村子与邻村之间被一条大坝拦截,而后从一座小桥下的大坝豁口处泄流而过,形成了如“江南小桥流水”般美丽的意境。但我最钟情的景色不是这些。那流过村庄土地的河流,像母亲温柔的手掌,轻抚着自己调皮倔强的孩子,唱着摇篮曲流向远方。我们无法让河流停止,亦如无法使时光静止一样,但那鹅卵石密布的河滩上星星点点的小水洼,凝滞在记忆的显示屏上,恰如凝滞的旧时光,陈旧,却依然活色生香。   父亲喜欢从早市上买来那些新鲜的河虾炸了或炒了吃,往往在这个时候,我会想到家乡牤牛河边小水洼里那些游动的河虾们。城里卖的河虾怎能跟儿时河里捞的虾比鲜呢?那些虾犹如令我们垂涎的年少时光,鲜活蹦跳在心头,搅起了层层涟漪,搅得味蕾也起了波澜。   忽然,耳边就仿佛听到了小伙伴们的叫喊声:“快来,快来,小水坑儿里有好多鱼和虾!”于是,旧时光里,我们忙不迭地从河边跑向了小水坑,拿着从家里带来的漏勺,很过瘾地如同捞家中水盆里的绿豆芽一样,将那些在水中窜上蹿下、左右游走的河虾轻易地捞起,连同一些泛着粼光的小鱼,以及些许不知名的水中生物,一起倒入洗衣盆里。   河滩上的小水洼很多,密集的地方,就像是布下了七星阵。我们在水洼之间悠来转去,端着盆,拿着漏勺,随意那么一捞,便不会空勺。那些水洼通常不很大,也比较浅,水游生物却很丰富,一群群游来游去的黑影,一般是小草鱼或小鲫片儿,浅青色窜着游走的是小河虾,趴在水底如幽灵一样的黑褐色花斑鱼我们叫它“卧鱼”,这种鱼一般以污泥为食,没人吃它,但我们喜欢逗它玩,拿一根棍儿靠近它,它就会在水底的污泥上窜来窜去,搅起一片浑水。   每一个小水洼里,都没有水至清则无鱼的景象,那时的鱼虾,如同大地上自生自灭的野草一样常见,河滩上常有水的地方,都是小鱼小虾们的常驻领事馆。我们喜欢流连在那里,不只是小孩子贪玩的天性使然,还有着贪吃的缘故,因为我们捞来的小鱼小虾,回家后就会犒赏了我们的胃。那些活蹦乱跳的河虾一下热油锅,立刻变成了红色,翻炒片刻,愈加鲜香红艳,香气诱人,而那些捎带着捞上来的小鱼,一般回家之前就被我们开肠破肚洗剥干净,回家后便与河虾一起爆炒了。   所以每当父亲买回河虾时,那一刻对儿时的记忆是最为眷恋的,想必父亲也有着同样的感慨吧?所以才那么喜欢买河虾,虽然它们并不是特别新鲜,虽然旧时的河虾再也端不上今日的餐桌。   那天一个朋友说,小时候家穷,又住在市里,因此没吃过鱼,现在反而很爱吃鱼。而我正好相反,小时候守在河边,蹚在水里,吃鱼吃得多,长大后反倒对鱼不感兴趣。村边那条大坝围起了一个小型水库,村里的人从那里抽水灌溉农田,抽上来的水中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鱼,有的甚至已残损,只要拉一个网在水渠边截住,它们最终就会成为人们口中的美味。而那些漏网的鱼们,暂且逍遥在水渠里,但最后也逃不过停灌后被人们捡拾回家的命运。   鱼和虾本就是河水的主人,因了自然环境的优越而广为繁殖,也因我们与河临近而丰盈了我们的唇齿。牤牛河属季节性河流,每当春夏之交的干旱时期,河里的水就会面临干涸,这时便是捕鱼捞虾的好时节。河里以鲫鱼和草鱼为多,因河水并不很深,所以鱼也偏小,我们将那些不太大的鲫鱼叫做“鲫片子鱼”,更小的鲫鱼叫做“小鲫片儿”,而那些小草鱼就被形象地叫成“面条儿鱼”了。鱼是水的精灵,水将干涸,鱼便仿佛挣扎于死亡线上,一群群尤显密密匝匝地挤在逐渐变浅的河水里,若再被前来捉鱼的大人小孩下水那么一蹚,浑浊的河水如同一张密不透气的网,憋得水中的鱼纷纷探出脑袋吐起了泡泡,这样一来,正好给了我们下手的机会,且因鱼已被熏得呆傻而更增加了命中率,甚至有时用手一捉就能捉住,而用漏勺捞鱼也始终是我们的拿手绝技。   逮来的鱼我们有多种吃法,因很少逮到大鱼,所以也不用担心没有装鱼的盘子,那些半大不大的鱼会被腌制后做成清蒸鱼,小一些的直接一锅炖了吃,更小的那些还可拌面油炸或爆炒了吃。另外还有一种吃法竟然跟如今的锅贴一样,将鱼贴置于煤火灶眼的周围,靠火的辐射热力将鱼慢慢烤熟,这样翻烤出的鱼既有着烤鱼的鲜香,又带来了独特的感受,于那时相对贫困的生活而言,已然是人间美味了。   若非生活在河边,单就那时物资匮乏的现实来看,能吃上鱼的可能性的确不大,也难怪朋友说小时候没吃过鱼。而我对大鱼没感觉、没兴趣却也是事实,所以生活中做鱼吃的时候也并不多,但唯一能勾起我兴趣的,是早市里那些半拃长的小鲫鱼,它们使我想起了儿时捕捉的那些大小相仿的鱼。每每看到这样的鱼,就有一种想买的冲动,想炖了熬汤喝,想做成一锅酥鱼,想从它们身上找到流逝的年少时光……   很多年没去过家乡的河滩了,只记得二十年前回老家时还专门去看望过那条河,那个冬季河水很清寂,河面已不再像儿时那么宽阔,当时也不知道河对岸大大小小的水洼还在不在。但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确定它们只能鲜活在我的梦里了,即使水洼还在,那些活蹦乱跳的鱼虾也还在吗?时光里,有多少得到就有多少失去,如同我们拥有了今天,却失去了曾经,拥有了富裕的经济发展,却丢失了纯净的空气和水一样。   儿时,牤牛河是我们的伙伴,我们生长在河边,吃着河里的鱼虾长大,数着河对岸的小水洼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河滩上我们追逐嬉戏过,水洼边,我们捕鱼捞虾不亦乐乎,常常借口去洗衣,回来却端了一脸盆的鱼和虾,常常蒙骗母亲说去写作业,却偷偷溜到河里去“狗刨”……夕阳下,晨雾里,那些旧日的时光到底已走了多远?是否早已远得触摸不到了?若有一天再度相遇,我不知它的模样是否还有着记忆中的影子。   那日,听母亲说,后街的老房子塌了半拉。老房子的记忆是与河连在一起的,老房子在时光里塌了,河流会不会在时光里丢失呢?但我想,它不会在我的梦里丢失的,我梦里的牤牛河依然鲜活。 沈阳的中医医院能治疗癫痫吗陕西癫痫病研究院湖北哪所医院可以治癫痫开封治疗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