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恶人“缸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27:16

“缸婆”是个人名,还是个男孩名,这名什么意思?我想是玩劣、恶搞捣蛋的专称吧!村中老少都叫他缸婆或“烂缸婆”。他的真名已被人遗忘……

缸婆住在我家隔壁,是家中小儿。他从小玩劣,打从我记事起老见他挨打,有同龄伙伴围攻的,也有村里大人打他的。他是个出了名的玩劣、恶搞专家。几乎天天要去闯祸,不是打人家小孩,便是去地里糟蹋庄稼。又或是进人家家里搞破坏!有时被主家当场逮住了一顿暴打。逮不到的便来他家里告状,他父亲也会把他一顿暴打。缸婆好像从没干过好事?人们都不爱见他,久而之久所有坏事全落他头上。

早在我九岁那年,一天缸婆整个人像一个泥人似的在家门口高声叫骂!满嘴脏话,他骂那个打他的人。我听到他的哭骂声跑出来,看到他我有点害怕!除了露两眼外他浑身上下满是污泥,两行眼泪也没冲刷出来个脸。

我妈妈舀了一盆水出来,叫:“缸婆快洗,侬快洗,别让侬阿爸看到,赶紧洗洗换上衣服。”缸婆听了我姆妈的话开始清洗满身污泥,洗了几多水才洗净了一身的污泥。缸婆换好衣服又来我家。他看着我妈说:“小婶婶,求求侬,等会阿康来告状,侬帮帮我,在我阿爸面前说说情,今天我真没干坏事,阿康他们冤枉我了。”

十四岁的缸婆此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和先前蛮横叫骂判属两人,可怜巴巴乞求我姆妈,看他那样我顿生怜悯,帮着他求情。喔唷!好了,我妈说:“侬对我讲讲事情经过。”

缸婆道:“我和阿云他们一起去捉田鸡嘞,阿云肚子痛要查屎。田中无处摭挡,我要伊去山脚跟田埂上,南瓜地查臭屎去……”谁晓得阿云把屎都查到南瓜上?几多大南瓜都被伊查有屎。刚完事的阿云碰上了主家,主家阿康爸干完地里活,顺道来摘个嫩南瓜。看到南瓜上还冒着热气的屎,转身追阿云,边追边骂:“侬个小畜生找死啊?侬不学好,把屎查我南瓜上?看阿不打死侬。”几个孩子同时受惊逃跑,阿云边跑边说:“是缸婆要阿“查”南瓜上勒。”阿康爸一听是缸婆气不打一处来,两天前缸婆领人摘了他地里还未成熟的碗豆,今天又来糟蹋他的南瓜?辛辛苦种这庄稼遭糟蹋,越想越气可劲儿追缸婆,根本不听缸婆解释。他追不上缸婆,正好看到前面田里儿子阿康在耕田,他赶紧叫:“阿康,阿康拦住缸婆。”阿康是二十多的成年人,听他爸一叫,拔腿冲向迎面跑来的缸婆,一把抓住摁倒在泥田里,缸婆在污泥中拼命挣扎。饱受一顿暴打的缸婆委屈地说着这一切。

缸婆这几天一直感到腿疼,走路不敢和平时那样迈步。或许是腿上挨打多了?还是被人们咀咒“烂缸婆”应验了?他开始腿疼,且越来越严重。白天黑夜喊痛!没人理他,没几天大腿部已红肿,家人这才把他送去医院。医院诊断为骨髓炎!

医生是缸婆未来的小姐夫,医治小舅子的腿成了他的重要工作。这骨髓炎最终伴随缸婆好几年,落了个两腿不一般长的后遗症。

下雪了,天上飘飘洒洒开始飞雪花。雪下得有点早,往年下雪都要近年关,今年还没进腊月就开始下雪?这在江南还属罕见年份。

缸婆家来了个亲戚,是他妈妈的表弟,缸婆叫他小舅舅。小舅舅家住绍兴柯桥,是来附近出差,见天下雪因而转道来看看表姐一家,也好避避雪。小舅舅的到来让缸婆异常开心!把缸婆笑返回了童年。我没见过缸婆如此开心过。我的记忆里缸婆偶尔有不哭的日子,却少见有笑的时候!他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是怎么去祸祸别人,他不想他祸祸完后怎么才能逃过挨打?

下两天的雪封锁了交通,班车停开了,要想等交通恢复还得住几天。小舅舅着急要去上班,决定徒步回绍兴柯桥。

缸婆死活要跟小舅舅走。谁也拦不住,我姆妈问缸婆:“八十里地能走动吗?”“能!”缸婆响亮地回答。我妈又指指楼上:“你阿爸重病在床,万一有个好呆你不在身边怎么办?”“我阿爸都睡半年了,我玩几天就回来。”缸婆毫不在乎,可着劲要跟小舅舅走。他阿爸一病倒,家里没人管得了他。

一个月后缸婆兴匆匆回来了,刚下车,干活的人告诉他说:“缸婆,侬爸爸死了!”“啥?”缸婆瞪大双眼惊傻了会,发疯般往村里跑。“跑啥跑的早埋了。”缸婆没听到后面的话,跑到村口,见大树下烧一堆新的“死无常”。他赶紧的往村里跑。

村中央有个祠堂,祠堂有两间多房那么大,是几个家族共同出资建造而成,大家共同拥有。平时属关闭状态,碰上婚丧嫁去才开门。两天前村里死了一位老人,祠堂开启设成了灵堂。缸婆忽啦一下冲进来,跪下就哭:“爸呀!阿爸!”呜呜的哭叫哭懵了一旁陪哭的孝子贤孙,他们齐刷刷禁声愣跪着看他。开始以为是有人来吊孝,都陪着哭!冒失鬼缸婆不问青红皂白冲进灵堂大哭阿爸。

阿华回过神来见是缸婆跪哭,明白是缸婆搞错了!他站起来用脚踢踢爬在尸体旁哭泣的缸婆:“起来侬个烂缸婆,这是我奶奶,不是侬阿爸,侬爸早埋了。”痛哭中的缸婆傻了!哭了半天哭错了人?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别人奶奶哭阿爸。“啥?这是侬奶奶?”缸婆转身跑出灵堂,跑向山上父亲坟头上嚎啕大哭一场。

缸婆到了谈恋爱年龄了,他带来个女朋友叫云云。比我小两岁,长相不错,也不嫌他家穷,愿意跟他过。女孩家人坚决不同意!女方父亲来缸婆家要人。见未来岳父驾到,缸婆倒茶端水忙个不停,一口一个爸地叫。“爸您老放心,我会对云云好,今后我也会把您老当亲爹待。”“爸,我只求您不要拆散我俩,我们会孝敬您。”瞧缸婆这张嘴,云云也求她爸爸网开一面,成全他俩。

话到这情份上,老人也不好说什么!看缸婆人样也过得去,说:“只要侬真心对云云好,我也不拦着,但云云不能不明不白住在侬家是吧?这样吧!侬托个媒人来提亲,云云今天我先带回去。”

一年时间里,云云两次堕胎。缸婆哪有钱娶亲!云云家要彩礼从起初叁万,降到后来三仟,缸婆也娶不起!云云死心塌地,跟着大她七八岁游手好闲的缸婆。因两次堕胎没好好姜养身体,云云落下了头痛病和神经性痉挛症。人开始逐渐消瘦,缸婆也开始嫌弃她了。

最近每每半夜,能听见缸婆在打云云,云云哭声不大但听得真切。只听“啪啪啪”连声响!“哎哟喂,哎哟喂!”云云轻声喊着抽泣着,哭声很可怜!“不许出声,再出声我打死侬。”缸婆抑制着不让云云哭出声……

或许是缸婆从小受挨打太多,身上满是负能量,从而长大变成使暴者?可怜的云云已辞去了惜日的鲜艳!缸婆每天用暴力打她,头痛和痉挛越来越严重。我和云云还处得来,缸婆打她我为她难过、为她打抱不平!云云一宿一宿挨缸婆打,更加重了她的头痛病!云云最终被逼疯了!神经失常的云云有天半夜被缸婆打跑再没回来……

缸婆频繁地换着女友,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骗来一个又一个死心塌地的女孩。每个女孩最终结局都一样,受不了暴力而逃之夭夭。我因为云云恨死了这个烂缸婆,从此再不理他……

三十五岁的缸婆仍然以过着人拐主骗的勾当而生活。他懒惰成性,好逸恶劳,到处骗钱。他骗钱招数很多,有冒充国家干部替人安排工作为由收钱,也有冒充警察去公路上检查车辆为由收罚款等等,真是花样百出。那个年代人都老实,缸婆是个另类。在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的年代,信息是闭塞的,见到穿制服戴大沿帽的都有点惧怕!没人去怀疑警察的身份。要不是后来遇上真警察制止了缸婆的收费财路,他空怕还真的要大发。

凭一片好嘴,三十五岁的缸婆又骗来一位二十妙龄的少女。他告诉女孩自己是军转人员,刚退伍的团级干部。女孩年少清纯听信馋言跟着他到处游玩,缸婆为她花着骗来的钱,把女孩哄得屁颠屁颠乐呵……也许女孩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也许被缸婆舍得为她花钱而着迷?她安心和这个大叔辈过起了日子。

我带着刚过百天的儿子千里迢迢回到娘家。见到了缸婆这个小女人。她个子不高,长相平平,已和缸婆生有一儿名叫小树。她怀中小树比我儿子大5个月。八个月大的孩子白白净净很漂亮,只是看上去不怎么活泼爱笑。听妈妈说缸婆还是爱打人,她娘俩隔三差五挨打,打完还不许她哭不许她跑。八个月大孩子天天受着惊吓!懂得有缸婆在时决不哭闹。缸婆怪我妈多嘴管他骗钱的闲事,和我妈成了仇人!我妈不许我理他们。

跨出门我看到女人抱着儿子坐在门口,旁边放着一小碗大米泡饭。

女人端着碗,用小勺子喂儿子吃饭。一碗淡的水泡米饭没一点味道,别说八个月大小孩不爱吃,大人也难以下喉!

“乖,吃一口,张个大嘴让妈看看。乖,饭饭凉了快吃一口。”孩子在她姆妈怀里撒着娇,就是不肯吃。我想回家端个菜来,见缸婆呼啦一下迎面进来,端起那小碗泡饭“嗖”一下泼到孩子脸上,吓得孩子一激灵往她妈怀里钻。

只听缸婆骂道:“不吃,不吃饿死你,白米饭不吃你想吃屎。屁大个仔子还挑三捡四,饿侬两天连屎都吃……”

小树钻在他妈妈怀里轻声抽泣!女的脸无表情,一声不响用手抹灌在小儿脖子里的大米饭。这一幕看得我心疼落泪……

我在娘家没住多少时日,接到朋友发来的电报,电文中说我老公在家摔伤!我心急如焚匆匆返了回来。

几年后我儿子已到学龄,马上要正式上学,乘此空隙我和我老公商定,再次带他回南方看看他外婆。距离上次回来已隔六年。

我们一家三口的到来乐坏了老姆妈。

我一眼认出在默默洗菜、淘米的这个孩子,个子比同龄的我儿子略高一点。皮肤很细腻,但过于苍白,人瘦得有点可怜!看他干这些家务活非常老道,不像是个六岁小儿,见到他我由衷的亲切。

“小树!”我拿着糕点蹲下来轻轻叫他。两眼疑惑的他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上的糕点,在他眼里我是个陌生人,他不知道该要不该要?

我把手上的糕点给他,“吃吧小树,”我流露出来的慈爱让他放松下来,“吃吧小树,我是你北方的娘娘。”我爱护地摸了摸他的头,感觉到他的头高一处低一块的?爱怜之情不由心生!再看他脑右侧处露一片白白的头皮,小树你这是怎么了?正好我姆妈出来打断我问话,她塞给小树一个红苹果,催着小树赶快吃,赶快吃吧!

“姆妈您催他干啥?”我对姆妈催小树有点不满。

“侬不知道的,要被缸婆看到小树吃别人东西非打死伊不可。”又不是偷的有这么严重吗?

小树对我的疑问连连点头:“嗯嗯嗯,谢谢娘娘!”小树很懂礼貌地向我道了声谢谢!囫囵吞枣吃完手上东西,用手来回擦掉嘴上痕迹。接着去干他的家务活。

妈妈给我讲小树头上凹凸不平,和那片没长头发伤疤的来历。

小树满一岁,小树妈去村长家做纺织工,那时小树需要她照顾,她只上白天八小时班。村长也知道她家的日子不好过,因此长期照顾她上白天班,工资不算高也够一家人吃喝了。可到小树三岁那年,两个纺织工人结婚走了。工作开始作了调整,从此小树妈也要三班倒。

小树妈上夜班白天必须休息,可缸婆不干了,女人上夜班他一人在床上抓瞎。所以他大白天就得折腾她……女人上一夜班累的全身酸痛,那有精力行房事?缸婆游手好闲万事不干当然精力充沛!缸婆便栽脏她外面有男人,强行撕碎她衣服折磨她。这个变态狂用烟头烫女人乳房,对她拳打脚踢实施暴力。女人痛得杀猪般鬼嚎!只要是个人都受不了这般非人的折磨与摧残……

缸婆腰藏尖刀去女人娘家讹钱,扬言若不给他5千分手费今日杀掉她们一家人!正经过日子的人碰上这种恶棍无赖只能花钱买消停!

从此三岁大的小树开始了恶梦般童年!他不知道他已失去了妈妈这把保护伞。妈妈在她正需要的时候,为了保命把他丢下了!从此小树过上了炼狱般摧残的日子……缸婆早上起来把门一锁,骑辆破自行车走了。当小树醒来时习惯性叫妈妈,见没人答应便哭开了,一边哭一边叫:“姆妈,姆妈,我要‘查西西’啦!”小树憋了一夜尿,此时告诉妈妈他醒了要撒尿。可怜的孩子不知道他已没有妈妈了……我姆妈听到小树哭声跑出来,见门锁着,便推开旁边窗户向楼上喊叫!“小树别哭你下来西西,乖,下来。”小树扶着墙一步一步下楼来,妈妈叫来另一个邻居爬进窗去抱出小树。

午饭时缸婆回来了,见三岁的小树坐在门口便问怎么出来的?我妈妈应声出来解释说:“小树醒来憋尿在哭,我叫伊自己下楼来,着人把伊从窗口抱出来的。伊吃过中饭哉。”姆妈接着说,“侬以后出去别锁门,万一回来迟我好帮侬照顾他。”姆妈也可怜小树,想尽可能地照顾他。

缸婆今天手特臭,一月来每天输多赢少,断断续续讹来的五千块钱一半没了!今天的手臭要死,赢时一只虾,输时一头象,输红了眼的缸婆着急想翻本。儿也忘了家也不要了,光膀子骂娘要干死在这里,十足一副无赖相。

姆妈带小树有点儿生气,心里想:好侬个烂缸婆,还真把我当保姆了?都两天一夜了还不回来?

小树到是蛮好带的,从小在打骂中长大的小树没有小孩性格,加上我姆妈好吃好喝地对他,幸福的他更加乖巧。傍晚时分,垂头伤气的缸婆输个精光回来了。我姆妈在气头上没看他脸色,也忘了自己姓啥?一见他就摆个老资格说他:“侬都四十多人了,家里有小孩,你这一走两天不回来,我又不是侬的保姆?有点钱侬就赌?”这“赌”字一出口,缸婆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破口大骂!“吊死侬个死老太婆,侬活腻味儿?我要侬来管?”缸婆凶相毕露跳脚大骂,转身进家拿把菜刀,高高举着跑向我姆妈。我姆妈顿时吓得血压升高晕倒在地……我姆妈一倒地,这一刀劈下去,正好落在站我姆妈跟前瑟瑟发抖的小树头上。血呼啦啦流满一地!眨眼间小树已成一血人倒在血泊中不醒人事……快拿毛巾,有人喊:“快用毛巾先悟住小树伤口,不再让汨汨的血往外流。”邻居们有打电话报警的、有叫救护车的、有打我哥我姐电话的乱套了。

羊癫疯怎么正确治疗呢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得了癫痫应该如何选择治疗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