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晓荷.梦】肉丝面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0:23
无破坏:无 阅读:2031发表时间:2016-07-12 11:38:10 摘要:啊,肉丝面,在我心里,你是面,也不是面;你是故乡的味道,你是童年的印记,你是一段真实的时光,你是灵魂的归乡。    总是忘不了家乡的肉丝面——一只洁白的大瓷碗,里面盛着冒着热气的面条,汤上面浮着几片葱花、几片鲜红的辣椒,最诱人的还是肉丝,或抱成团,或散乱地躺在面条上。   小时候,家里很穷,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偶然吃一次面,仿佛是过节。就算吃面,也是素面,面里有葱花,有辣椒,唯独没有肉丝,油也少得可怜。那种好看又能诱得人流口水的肉丝面只有饭店才有。   我第一次吃肉丝面是九岁的时候,这事还得从华说起。   华是一个大胖子,年龄和我一样大,又住在同一个大院子里。那时,院子里有七十多户人家,三百多人。这么多人住在一起,除了热闹,还会分成很多小团体。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这些孩子自然就类聚在一起,又群分成若干小群。当时,我和华还有刚子的关系最好。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偷队里的西瓜,一起欺负小女孩。当然,有时我们也打架。不过常常是今天打了明天又和好如初。有时,刚刚打了架,还没一会就又勾延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肩搭背。说实话,那时华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给我的印象并不好。华很顽皮,他的顽皮是出了名的。记得读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上语文课,正当大家聚精会神听老师讲课时,华忽然拿起铅笔,敲了两下喝水的搪瓷杯。“咚咚”的响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特别刺耳。老师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把华拉出教室,说:“你今天就在外面给我敲一节课杯子!”华果然听话,一手拿铅笔,一手拿杯子,“叮叮当当”敲了整整一节课。下课时,老师走到华身边,他的搪瓷杯已被敲得面目全非,老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然,华也有给我印象好的时候。比如,当一些年纪比我大、个子比我高的男孩欺负我时,华总会挺身而出,说:“想打架吗?跟我打!”   华的父亲是大队干部,又管着大队的代销店,所以华的生活很不错。他每天早晨能吃上一个煮鸡蛋,这在当时可算得上奢侈了。当然,吃鸡蛋虽然让我们羡慕,但在乡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让我们眼红的是他能吃到面。面在当时虽然也珍贵,说让我们眼红,其实并不夸张,因为华吃的面不一般,是肉丝面!肉虽不稀罕,但在当时绝对是稀有,更何况肉丝面是区供销社旅馆“独家经营”。   华的父亲管着大队的代销店,常常带着华去供销社结帐,或进货。每次去,都能在供销社的旅馆吃上一碗肉丝面或馄饨。有时,他父亲忙,代销店香烟、盐什么的没有了,他父亲会让他一个人去一趟供销社。别看华那时不到十岁,可办事却非常老成,让人放心。华每次从供销社回来,就会在我们面前吹牛皮:那肉丝面如何如何好吃,那旅馆如何如何大。华的话常常让我们流口水,总幻想有一天能吃上一碗肉丝面,就算吃一口也满足!华也承诺,要带我们去吃一次肉丝面。这点我们非常相信,因为华虽然家庭条件比我们好,社会地位比我们高,可那些都是大人的事,我们之间从没有高下之分。   终于有一天,吃武汉羊癫疯都去哪治肉丝面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这天,是星期天,我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一石头把王大娘家的玻璃窗打破了。我怕父母教训,不敢回家,像只流浪狗一样在村外转悠。这时,华来了,后面还跟着刚子。华说:“今天我请你们去供销社旅馆吃肉丝面。”这太让人兴奋了,我仿佛看到一碗冒着热气的肉丝面就摆在面前,甚至忘记了打破王大娘家玻璃窗的事。   说来惭愧,我和刚子跟着华进了供销社旅馆,那种感觉只怕和刘姥姥进大观园差不多。华却显得老练大方,那种老练和他的年龄极不相配。旅馆的大厅里摆了十几个八仙桌,华大大咧咧往桌子旁一坐。我们也跟着坐下了,显得忐忑不安。刚坐下不久,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女人笑眯眯地过来了。华说:“来碗肉丝面!”说完,从衣袋里翻出五角钱,“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那女人答应一声,拿起桌上的钱,又笑眯眯地去了。华追着她的背影喊:“面多一点,肉丝多一点!”看得出来,华和女人很熟。   功夫不大,胖女人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我一看:白色的面条,绿色的葱花,红红的辣椒,汤上面浮着厚厚的油花,最诱人的还是面条上的肉丝——那肉丝切得细细的,非常匀称,有点像去头去尾的豆芽,只是比豆芽细得多。   还没吃,我的口水就流出来了,眼睛里仿佛要长出一只手来。我估计,刚子也和我差不多。   华不慌不忙地从桌上的筷筒里拿出一双筷子,递到刚子手里,然后把面碗也推到他面前,说:“你先吃,每人一口,轮流来。”刚子把面夹进嘴里的时候,我的嘴巴也跟着一张一合。终于轮到我了。我拿起筷子,由于激动,夹了几次竟没有夹着面条。面条入嘴的那一刻,感觉太好吃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面!我连舌头都差点吞下去了。   一碗面在三人之间推来让去。华吃了几口,又从桌上的筷筒里抽出两双筷子,分别给了我和刚子,然后把面推到桌子中央,说:“你们吃吧,我吃腻了,不吃了。”我和刚子也不客气,各持筷子,你一个“双龙探海”,我一个“海底捞月”,不一会,一碗面条就只剩下半碗面汤了。望着半碗面汤,我和刚子继续吞着口水。华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喉头动了动,说:“这面汤好喝得很,我爸说营养都在汤里面,你们把汤都喝了吧。”我和刚子欢呼一声,又你一口我一口地喝起了面汤……   一碗面,三个人,像一出小小的戏。只不过剧情太平淡,平淡得让人难以置信;剧中的人也不会表演,太真实,真实得让人难以忘怀。   当时,我心里就有了一个小小的愿望:有一天,自己也要请华和刚子吃一次面,要痛痛快快吃一次,吃饱!   可是,后来我竟然再也没有吃过那样的肉丝面。原因很简单,当我长大后,有能力买得起面时,供销社的旅馆变成了一个大饭店,饭店不卖面。我也再没有见过华,因为华读完小学后,就去了他一个亲戚那里读书,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我也吃过不少面,有牛肉的,有猪肉的,有三鲜的……可是,总觉得味道不如那次吃过的肉丝面。我自己也试着煮面条,放上大块的肉,加足了油,可还是没有当年的味道。   看来,我再也吃不到那种原汁原味的肉丝面了,这终将成为我此生不大不小的遗憾。   岁月如流,沧海桑田。没想到,三十多年后,肉丝面又一次搅起了我心中的波澜。   秋后的一个下午,天上下着小雨。秋雨总是能和一个“愁”字连在一起,何况这小雨已经下了好几天。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虚弱的男声:“云,我是华。”   华?我和他已有三十多年没见了,只听说他成了一个大老板。儿时的伙伴,不曾相忘,我有点激动起来,忙说:“华,你在哪?”   华说:“我在家里。“   “家里?哪个家?”   “老家。”   我有点意外,华怎么忽然回家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这是我见到华时第一个印象。岁月真的无情啊!几十年没见,我努力在华的身上寻找儿时的记忆。可是我彻底失望了,眼前的华已完全变了模样——面容苍白,头上光秃秃的;才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有六十多岁。昔日那个顽皮、老成、自信的华已经荡然无存。我和华四目相对,都没有说话。我们互相打量着对方,慢慢地,我的眼角湿润了;而华,泪水早已挂在脸上。   华得的是肺癌。真是人生无常啊!   华的妻子絮絮叨叨对我说:“他这病发现好几年了,只怕没多久……他生病后脾气就变了,老是吵着要回老家,老是念叨云啊、刚子啊、二宝啊这些人。吃东西也没胃口,什么都吃不下,常常说想吃肉丝面,可做给他吃,他又说不好吃……”   哦,莫非人的生命将走到尽头时,总是回头张望?华,莫非你还没死,灵魂就常常回到故乡,回到童年么?   “肉丝面?华也想吃肉丝面?”我心里莫名激动。   肉丝面,成了临死的人和活着的人记忆的交集。其实这些年,我也常常想起儿时的人、儿时的事。   华一直没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忽然,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华的老婆赶紧过去,把垃圾桶放到他面前。华吐了几口血,那血猩红刺眼,好像还有一股腥味。   我不知如何安慰华,站了一会,我说:“我给你做碗肉丝面吧。”   华听了,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于是,华的妻子拿出面条,打开了煤气灶,开始烧水。我慢慢地切着肉丝,非常细心地切着,一刀一刀,把肉切成一条条细丝,仿佛在切一段一段岁月。切好肉丝,然后下面,放葱花,放辣椒……   我做的面条华只吃了一口。   华叹了口气,说:“云,你还记得供销社旅馆的肉丝面么?那面太好吃了!”说这话时,华眼光迷离,仿佛沉浸在遥远的时光里。   “记得,怎么不记得呢?只是……”   华又喃喃自语:“可惜,那一切,都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是的,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包括生命,包括时光,包括肉丝面。   我望着华,心里说不出地伤感……   肉丝面,或许这辈子我和你只有那短暂的缘分。可我总是忘不了你:一只洁白的大瓷碗,里面盛着冒着热气的面条,汤上面浮着几片葱花、几片鲜红的辣椒,最诱人的还是肉丝,或抱成团,或散乱地躺在面条上。   啊,肉丝面,在我心里,你是面,也不是面;你是故乡的味道,你是童年的印记,你是一段真实的时光,你是灵魂的归乡。   共 34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4)发表评论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