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大山里隐忍的精神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04:36
无破坏:无 阅读:1773发表时间:2018-04-03 15:19:34 摘要:图瓦人在日常生活和劳动中,不但为中国保护下最后一片令人难以忘怀的人间净土和美丽的自然风光,也创造和保留下来一幅独特的人文景观,其中就有流传下来的传统乐器。但是,因为这里人烟稀少、长期封闭的特殊环境,又导致了他们在生产和生活方面有些落后于时代的发展。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深入发展和游客的日益增多,图瓦人与外界联系范围正在扩大,原有的安静、封闭的生存环境,正在被一点点打破,一些隐藏于民间的音乐文化,在商品经济的追求利益之中正在快速地消失。 一   阿尔泰山里的图瓦人,在渐渐失去自己,它们到达现代社会的大门前,留下的只是一个仅有语言而失去文字的民族了。   世界文化史中,从一个民族的发展史来看,有语言的就一定会有文字的存在。当这个民族在消亡的过程中,首先失去的是文字,然后再是语言,最后把自己的文化消逝殆尽。   我觉得置身在他们日常而平凡的生活里,一定有着某种精神的力量在支持着他们。他们在等待着,是等待着生命的重新轮回还是等待时光的又一次开始,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图瓦人仍旧在等,像他们等待过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一样的,继续着他们永远而没有回音的等待。   在村子里曾经流行过的萨满教中,许多不被人们想起来的事情和人物,重新以隐忍的角色,重新出现在生命的每一个过程之中,包括对祖先的祭祀,包括对大自然的敬奉,包括对生命的平等对待。在每年一度的点灯节里,我就发现,每一家的油灯里都有几株代表家人数量的灯芯,这一晚是不允许熄灯的,让灯一直亮着,半夜起床要给灯盏的碗里注上新鲜的酥油或清油,以此来祈求上苍对家人的眷顾,对诞生于黑色之中苦苦追求生命意义的又一次照亮。   在有蒙古人的地方,你会发现这样的现象,在一些路口、一些树林的枝条上、甚至是一些泉水边的某些地方,都会有大小不一的白色布条子。这些祈求福祉的引导物,这些遍地是神灵的想法,都隐藏于萨满教的每一缕阳光之中。几千年来,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的图瓦人,对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岭、每一棵大树,甚至是每一个泉源,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解释和敬重之处。他们觉得,世界是由不同神灵来主宰和推动的,人只是神灵们试验法术、检查灵验的一种物质标本。许多神灵是自由的、是不受时间与肉身约束的类似于人眼看不见的空气那样,它们在村子的上空来来往往地飘荡着。   我在一个深山的牧业点,见过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在为自己的家人祈求保佑。堆起一个小小的祭祀台,摆上了新鲜的奶酪、牛奶、面食和茶水,她跪坐在绿茵的草地上,用尚未燃着的松枝,双手平摊在面前,念念有词地祈求着,我看到她希望能通过浓浓的烟雾,凭借着这条柔软的小路,达到一个自己无法升腾的空间,去与保佑自己家人的那个神灵沟通。也许她意识中传承而来的神灵,在爱好、心软、喜听好话与贪财方面,和人世间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而她生病的孩子,一武汉怎样治疗小孩癫痫病只手里拿着一块奶酪,一随州那里能治疗癫痫病只手的食指伸进鼻孔里抠动着,而目光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手舞足蹈的母亲。      二   死亡对于没有具体宗教信仰的民族来说,可能是一件十分恐惧的事情。因为,把灵魂与肉体是合而为一的,就是信仰佛教,也是抱着十分功利的目的参加的,没事时不求神佛,有事的时候才会带着重礼来求神灵加以指点或加以保佑。我曾在中原大地上见过这样的人,他们一般是烧上高香,五体投地、跪求于万能的神灵面前。也就是在五台山的敬佛仪式中,我才知道原来高香是那样的一件祭祀。   一般而言,图瓦人并不把人的死亡当成一件重要和悲伤的事情来处理。在禾木村生活一年,真正意义上来说,我是没有见过处理死人的事情。   记得有一次,村里的一位男人在夜里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主动要求和乡里的民政干部一起去那家死者家里进行祭祀。到了那家,除了祭祀台外,基本上没有像汉族人那样的灵堂。我四处查看一遍,才发现所有到来的人没有一个人在哭泣,也没有人的脸上会流露出十分悲伤的表情,乡干部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哈达,双手转敬给死者的年老亲人,最后才能敬献在摆满食品、挂满哈达的祭祀台上。   而进入死者的卧室里,床上并没有死者。正在我私下用目光搜巡之际,一位年纪大些的老人走进门来,他熟练地把木门往后推一推,我才发现在门后有一个白布缝制的袋子。难道这就是死者?   事后,我才明白,图瓦人把人的死亡,并没有认为是一种永久的失去,而是当成一次生命的轮回。而门后的大白布袋子里,装得就是老者。按照当地流传多年的老规矩,死者在咽气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由自己的亲的动手,趁着身体柔软之际,把尸体折叠成双手抱头、双膝顶胸的蜷缩状态,这种样子非常类似于婴儿出生。   在图瓦人的轮回观念里,在天地之间,人的灵魂是不死的物质,需要一次次地来到人间,承受人间的苦难与幸福。把尸体折叠成婴儿的形状,就是要表达人怎么样来的,就得怎么样回去的观念,因为,只有这样做,死去者才能在重新托生或轮回的过程中快一些,才能尽快地以另外一个人、另外一种郑州用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物质、别外的生命样子,通过新近诞生的形式重新回到村子里。天、地、人的观念始终是他们摆正生命关系的骨架,不论是祭祀台上的香火、还是死者头前的明灯,不论是坟地前的三根木桩,都隐含着这种坚定的信仰和观念。   对于哭泣,图瓦人不太喜欢,因为他们认为哭泣会让死者离开世界时,变得很慢,变得伤心,甚至会影响着他们轮回的。所以,不会有人用哭泣声来送别亲人的。事后,也有朋友提出反面意见,认为这是蒙古人的一种大男子主义观念,在死亡仪式上的具体表现。蒙古人自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习俗里,是非常反对哭泣的,因为不论谁在哭泣,包括女人们,都会被视为一种软弱无能的样子,不是蒙古大汗真正后人的标志。   图瓦人对于死亡表现出非常平淡的态度,整个过程不许亲人哭泣,不许亲人落泪,因为亲人的哭泣声音和泪水会影响死者升天的路程,会延长死者再次回来的时间。对于亲人的离去,如同死者是时间稍长地外出办事一样,办完事不久就会以另外一个面孔重新回到这个世界,这种平静对待生死的态度,也许来源于他们信奉的宗教或萨满教里人生轮回的观念。因此,整个丧礼期间,除了平静的场面外,一般不允许外民族的人来观看和参与他们的仪式,可能是怕死者升天的过程中受到影响。死者的家属既不穿孝服、也不为死者烧纸钱,但一定要请喇嘛前来念经,替死者完成生死的超度。前来参加丧礼的亲友所带别的礼物,包括死者生前使用过的马匹、用具等遗物及客人送来的祭奠礼物,在丧礼完毕后,全部归主持活动的喇嘛所有,由喇嘛替死者供奉神灵。   我有时非常庆幸,同所有坚信着宗教信仰的民族一样,图瓦人能幸运的拥有了自己的宗教,并能从宗教温暖无比的、让人舒服安息的气氛里,让死亡变得不再痛苦或悲伤,并把死亡变得充满着浪漫气息的一次远行,这可能也是上苍和成吉思汗的灵魂,在运用另外一种精神胜利的途径,慰藉着他们多苦多难的子孙。      三   一年时间不算太长,可是,天天生活在一起,在他们之中生活的时间长了,反而会对他们精神中的某些超然的印象,一下子接受并融洽了,于是,也就在一种突然的感悟之间,面对着他们的神性或孩子性的行为,变得相互隔离起来,一点点地远了、浅了。   酒是一种精神。在图瓦人的生活里,没有酒的日子是不可想象的日子。刚开始时,我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那种每天以酒为话题,以酒为桥梁、以酒为媒介的生活,真的和山外的文明世界不同。就是喝酒,山外的人们还是要有一个话题、一个中心、是带有一定的利益目的的行为。而在这里,喝酒却变得理直气壮而理所当然,最后成为日常生活的内容。   在禾木乡,我头几次的喝酒,被人醉翻倒在草地上,头上沾满了草屑,身上沾满了泥土,都是在等待着一个利益目的的出现的过程中,在本能地抗拒着这样的喝酒理念里,以轰然的声响倒下的。没有意义的喝酒,是最让人费解着而醉酒的。在城市的任何一个圈子里,没有主题的请人喝酒,没有目的请人吃饭,没有中心的话题材,都是一件让人难以想像或想破头的事情。   记得在美丽峰的牧业点,我第一次体验到天然食品的味道。那是才宰杀的牛肉,肉上的肌筋仍在轻微地跳动,在雪花飘动的空气里,柔软而温热的肉块,在厚实的松木板案上一缕缕地冒着热汽。杰肯的妻子把肉切成砖块大小,一条一条地被放到盛满泉水的铁锅里,一把粗大的盐巴撒下锅去,就盖上了铁锅盖子。土块垒起来的炉子里,续进去的是枯干的松木劈柴,被劈成条状的木些,支楞着一个松驰的空间,在桦树皮的引燃下,木柴燃烧起来,从炉口散发出来的玫瑰色的光亮,一绺绺地照射在杰肯妻子知足而平静的面孔上,也照射在卧在旁边取暖的小羊羔的额头上。   在肉食与酒的交觥之中,山里的图瓦人和后来的哈萨克人,他们的生活变得隐约起来,就像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之中,隐藏着一些什么。   乡政府对面的公路边有二、三家挂着牌子的超市。说它们是超市,名字起的的确有点大了些,这是一间木屋子,面积不足20平方米,三面半墙面上都是货架子,半面是门、窗和取暖用的铁皮炉子,说它是一个小卖部挺恰当的,可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它硬是把自己打扮成了超市,就像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孩子,头上戴了顶将军级别的大帽子一样,显得非常的不合适、非常地让人觉得滑稽。但是,山里面这样的店也真的是太多了,一间只有几排货加子的小卖部,名字却是“天山商场”,一个只有几张破烂饭桌子的小饭馆,却人来人往地被叫成了“金山酒家”,甚至只有三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优惠、五间房屋的小客店,也名正言顺地叫起了“XX旅游宾馆”。   乡政府对面的超市前,常常见到那些驮着货物、骑在马背上喝酒的人,他们往往喝的酒不贵,每瓶5块钱,这样的酒多是用酒精勾兑过的,度数高容易醉,在山下是没有多少人喝的。这些人的到来,往往不要一点下酒的菜,而是用牙齿咬开铁皮瓶盖子,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喝起来,一会儿就是一瓶子,特别像拍电影电视剧里的英雄人物。他们站着或骑在马喝酒的行为,让我想起中学时代学习过的鲁迅先生《孔乙已》课文,文中所说的那种穿着长衫而站着喝酒的书生。   杰肯妻子煮出来的肉,放大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大盘子里,被用力地端上了木桌子。看得出来,这锅抓肉是用温火炖出来的,空气里早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肉被浇上了汤汁,汁里洒上了山里才有野葱,放了很久的野葱在失去水份之后,重新被放在肉汤里,散发着比原来更加刺激的气味。   我的奶酒生涯就是在杰肯的家里,拿出一当地十的英雄气慨,真正地达到一个顶峰的。当时,我们是五个人,围着桌子,用吃饭的大碗,喝完了二十公斤的奶酒,然后才拿出来瓶装的白酒。   这天晚上,我觉得自己的头脑非常清醒,但是腿脚和手臂却像我的舌头一样,光想着把自己心中的话出来,至于是不是应该说的、或是不能说的,却不听我的指挥了。这时,我突然想起来,那些在乡政府超市前骑在马背上喝酒的男人们,可能他们才是最会喝酒,也最能理解酒的精神的人,可惜他们没有喝好酒的条件,也没有喝出好感觉的那份心情了。      四   奶酒是当地图瓦人自制的一种酒。是当地人人都喝、都能喝的一种土酒。这种酒清香如水,透明清澈,一上口并不有什么醉人的感觉。可是,一旦进了肚子,就会成为一种烈火。因此,这是一种饱含着隐忍精神的神奇饮料。   由于山里山外交通不便,尤其是冬天,漫长的七个月时光里,喝酒便成了村子里的一项重要工作,夏天忙碌时没有时间邀请邻居和朋友,一进秋天就是打草也没有时间把自己的朋友请到家里,因此,一到冬天,主要的工作就是请人到家里来吃饭喝酒了。   喝酒在这里是一个群众性活动,老人喝、年轻人喝,年轻人敬着老人喝,老人才会高兴,才觉得被年轻人没有忘记;男人喝、女人也喝,男人喝了酒生活就快乐起来,酒成为让他们实现遗忘的幸福手法,女人要喝,要唱着歌曲喝,和男人们对着唱着民歌喝,他们要把祖先留下的歌曲和内容,认真负责地复习一遍,这可能也是男人、女人都喝的正当理由吧。   遗忘有时是一种幸福,更多时候却是一种痛苦的事情。我觉得当地的图瓦人他们没有祖先留给他们的故事,没有忘记生活在村子上空的神灵,没有忘记保佑他们和他们孩子成长健康的祖先们,因此,他们痛苦不堪地让自己在奶酒的怀念里,感受着以往的岁月,感受岁月之中曾经有过的一切。   我就曾在帮助他们回忆祖先和历史留下什么内容的日子里,被亲爱的奶酒一把就亲切友好地“摁”到过。在恍惚之间,在天地人三界的有序排列之中,我觉得奶酒中隐匿的力量,这是一种神性力量,是平时人们所没有看到、感受到和意识到的。我就觉得这种力量是不容拒绝或抗逆的,完全是来自于一种看不见的神灵的重量,一种亲切而不失友好的专制。许多时候,你并不会察觉得到,这种貌似于清水的饮料之中,会隐蔽和溶解着坚硬烈性的骨头钙质,隐匿着一种冷眼看你、冷眼看世界、看历史、看人生的穿透力。因而,你便会在如此清澈的河水里,被一种平静的美丽和舒缓欺骗了。   这不仅是奶酒,而且在世界上的诸多生活内容里,许多看似柔软无力的东西,却用时间或历史的力量,悄然之间,已征服了所有坚硬无比的东西。 共 931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