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跨越冬天(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54:52

一、西北风突然使我想起了春天

昨晚下起了小雨,今早到现在又是一场不大不小、寒意峥嵘的西北风。

今日稍闲,单位手头没有急事处理。沏杯茶,倚窗看楼前的绿色,惟有美化种的阿拉斯加防寒草还在远处大块大块的铺展着、拥挤着。更多的景色,则是树枝上略显泛黄的叶子被风吹得枯蝶乱舞、直向土地的怀抱飘落。初冬,宛如饮酒过量的青年,发泄着自己心中永远的欢快,抑或肆虐着胜利者膨胀的狂妄。

单位在两天前已经通上了暖气,办公室很暖和。而总觉得,秋天不应该这么早的结束,冬天不应该这样快的来临。但是,昨夜的雨,今晨的风,开始加温的暖气,已经明白无误的在告诉着:冬天,真的到了!冬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安排着步履和进程。回过头,室内“富贵竹”、“发财树”、“盆栽榕树”等树种依然是盈绿流翠、风采依旧。瞅着这些宠物,听着窗外的风声,我突然特别的想念春天!尽管,我一直坚信:“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名言所赋予的意义;也相信黑夜到了,即便你无所作为也会迎来东山的那一轮旭日。善感的我,在香茗带来的快感中玩味此时的心情,却是无处搁置。究竟是什么感觉?空洞失落、踌躇满志、随遇而安还是自我陶醉?细品其中的无序,似乎什么都有,什么又都没有。

季节,排练的话剧在形式上和人生有着极其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它不会因为四季轮回的喜悲而停顿,或者将剧情中断。季节会将所有的灿烂和萧瑟更替的是那样随和与自然。你看,它不因为春天来了,激动的走不到繁花凋零的夏末;不因为夏末依然的葱茏,舍不得走进果实接替的晚秋;不因为晚秋沉甸的丰收,极力拒绝着寂寞冰彻的冬天。它是时序的总导演,什么时候让哪个主角上台,它心中有数。追其由,均源自它执着而不消怠的心理,源自它对未来不同愿景的渴望,源自它自然而不刻意粉饰的成熟与大度。更重要的,还有沿着既定目标铿锵有力、无所畏惧的坚强!

之于我,却在冬天的身边急躁的向往着春天,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有点着急,有点幼稚?我肯定着自己,同时又在否定着自己。但真切的感受,就是我确实在等待着又一个崭新的春天来临,因为这个愿望是我也有跨越冬天不失自信的那份坚强,是我憧憬拥抱美丽的执着。我愿意和小草大树、飞禽走兽一起,秉承着各自的心念,既能接受春花秋实,也能放歌暴雨风霜。

我确实渴望一直遇见和执手所有的美好。但,生活却并非全部如愿……

二、好友永福的那段揪心往事

永福是我的挚友,是我刚参加工作认识的、那种风雨同舟的好朋友。

1999年,我的工作有了一次调动。永福是我离开两年多、又重返这个单位后提拔起来的一个下属单位的行政负责人。说实话,对于永福的提拔,就他个人的工作能力和敬业精神,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但由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却使我觉得很后悔,觉得他竟是那么的倒霉和不幸。

永福是好样的,这是那年启用他时班子成员及广大职工民主测评的一致公论。他之所以迟迟得不到重用,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在我们这个知识密集度历来很高的系统,他初中毕业参加工作后一直无法实现更高层次的文凭取证所导致。而竞争的激烈和政策上条条框框的限制,使得他一直在普通的干部岗位上工作,个人的才华无法得以充分的展示。那次对他的提拔,确实是一次货真价实的破格,时间是1999年3月初。

当年的11月13日,西北这块土地已进入了天寒地冻的时候,冬季气温比现在同期至少低十一二度。而接近年终的油田生产建设也在走向收尾,非常地忙碌。一次,由于停电造成的系统线路出现了故障,油区造成了大面积的停产——很多条管线冻结了,很多台马达烧毁了,如果再耽误一周左右,他单位所承担的全年生产任务将会面临完不成的结局。永福急了,穿上油工服亲临现场指挥,昼夜扫线解堵、架设电线、恢复正常的生产。

有一天,惨烈的悲剧发生了——就发生在永福身上!

据当时在场的职工后来回忆:为了吊装一台已经被烧毁的电动机,永福一个人站到抽油机的底座上,在吊车提升的瞬间,由于当时吊臂没有停在使重物平衡提起的位置,电动机突然朝他的方向紧擦着滑轨扑来。当时滑轨上面结着厚厚的一层冰,滑轨的中间被“工”字钢一根根焊接着,手扶电机的永福脚下打滑一下子坐在滑轨中间的“工”字钢上,他的双腿刚好被滑来的电机剪到横着的“工”字钢与电机底部的结合处。由于经验的不足,刹那间已经傻眼的吊车司机没有及时地将电机放下,眼睁睁看着永福的双腿从小腿部生生的被剪断!因冬天穿着绵工裤,里面的小腿还包着一层破烂不堪的皮肉,勉强没有使腿部彻底的分家。

永福看着周围惊呆的职工,急切指挥吊车司机斜拉开电机,看着大家迅速将他的腿从下面扶起后才大喊了一声:“痛死我了,我完了!”当时,血流如注啊,全身的血液朝着腿部的断处奔流!

一位老工人赶快把一根棕绳斩断,紧紧的扎在断处的上面——膝部,防止全身血液很快地流完。由于路途较远和路面有冰溜子,当现场的车辆将永福送到单位医院时,事情已经发生过后十多分钟。接诊的刘院长看到此况,当即给永福打了一针“杜冷丁”止痛,并回过头对我说:“经理,赶快送地方医院,我们这里没有血库,无法治疗!”当送到本地的医院时,外科宗主任在输血的同时,经过拍片检查断定:“双腿粉碎性骨折,现在不是救腿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将命保住!”他看了我一眼:“赶快送银川附属医院吧,这里的条件不行。我陪着,一定要快!”听到此话,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赶快让单位的工会主席老韩先行一步到银川,路上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好医院的抢救准备工作。为了赶时间,同时让我的司机将单位当时价值50多万的一部越野车后排座位全部拆除备用。

上车后,平躺的永福神志还清楚着。他攥住我的手:“经理……我觉得很疼,头很晕,我恐怕不行了。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我还年轻……”揪心的求救啊!

我惟一能做的就仅有鼓励:“不要紧,咱们兄弟一起上银川,你要坚持住……”

银川,还在二百公里以外!平素不觉得太远的银川,那时候竟是那样的遥远!车以公路上以每小时一百二十多公里的速度在冰雪尚未完全压开车辙的国道上疾驶着,豆大的汗珠也在司机的头上滚落着。血液和忘记名字的液体一直被我们手掌着输进永福的身体,刘院长和宗主任一直紧贴在永福的两侧。

慢慢地,永福的神志进入了昏迷状态,偶尔,在昏迷中微弱的呻吟一下……

一路电话不断——连着患者的家属,连着提前二十多分钟赶赴银川的老韩,连着医院的等待催促……当我们赶到银川时,老韩和医院骨科主任老胡带着七八个医生护士等在急救中心门口。抢救的过程开始了,此时的永福已经有近一个小时没有任何动静。

脉搏,几乎摸不到!呼吸,似若有若无!

“尽点人道吧,看来……主要是失血太多,中间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临进手术室的胡主任欲言又止,看了我们一眼。我理解胡主任的抱怨,因为他是一名医生。

胡主任说的没有错——中间耽误时间太长。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当地医院由于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技术素质原因根本无法实施抢救;至于失血,由于腿部血管的全部断裂,伤口断面太大,即便宗主任已进行包扎也无法完全弥补血流的渗出,补血和强心的工作更是一路没有停止。

那个时候,我们只能抱着20-30%左右的希望看着永福被推进了手术室。

等待是漫长的,那时的等待又是寂静的,静的甚至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两个多小时候后,两位麻醉师中的一位出来了一下,看着我们焦急的目光,戴着口罩的她一句话没有说,只把大拇指竖了一下。这是位年轻的麻醉师。我们在她的这个举动中读到了一线的希望,看到了永福的命有救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总算看到胡主任疲惫地走出了手术急救室:“算是一个奇迹吧,命是保住了,但两条腿的康复恐怕困难很大。能够接上的毛细血管我全部接上了,但还是有一部分由于肌肉组织被破坏,无法再接。不过需要给你们说明的是,左腿只是完全断裂,问题不大,而右腿是典型的粉碎性骨折,我已经将碎骨拼接到了一起,估计右腿很难恢复健康。”紧接着,永福被护士推了出来,脸上的颜色就像白纸一样,人还处于麻醉状态。

永福醒了。他虚弱地动了动手,我和他闻讯赶来的爱人、大哥不约而同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他的手臂。永福细弱地说:“我还活着,谢谢大家……”我看到,一个铮铮的男儿,眼角慢慢地流出了眼泪。他的嫂子,一位厚道的石油工人用面纸为他悄悄地、轻轻地擦拭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抑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总算等到了喷涌的机会——为永福生命的挽回,为他残缺尚存的双腿,更为永福今后可能永远失去了生命赋予他正常行走的权利!

此后的几天,永福小腿的肌肉不断的腐烂,这是因为部分毛细血管没有接上的原因。每天,必须将腐烂的部分用剪刀剔除。由于腐烂面和肌肉的接触处不是一个平面,总会有凹凸不平,所以每次剔除时就会把一些新鲜的肌肉也一块剪掉。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书中描述的那种震撼人心的坚强!

每天早上9:00钟左右护士来剪的时候,永福叫人把湿毛巾拧干并卷成棒壮,用自己的牙齿紧紧咬住,不吭一声。汗珠,毫不留情的一粒粒汇集成一股一股沿脸颊流下,眼睛里却是那种万分痛苦的神色!每次剪完后永福坚定的说:“只要能够保住这两条腿,我会挺得住,大家不要担心!”

第五天,我终于憋不住了。我以一个单位负责人的身份,以一个对于医学空白的“医盲”的身份,向每天早上准时前来会诊的胡主任问到:“胡主任,你看永福的小腿肌肉快剪完了,裸露的骨头已经变青变黑,这样下去怎么办?”那时的我,已经开始怀疑这所全宁夏最大的医院其医疗水平了。我总不能看到最后,眼睁睁看着好友的右腿从膝盖下面全部失去。命都救住了,难道就保不住一条腿吗!

胡主任没有肯定的回答。有点发懵的我,突然想起了很多媒体关于医院专家如何如何的问题,我恍然大悟:是不是有些事后的工作没有做到位?难道救死扶伤真的还有其它的附加条件?也许,他们和我想的不是一样;也许,我的这种想法本身是卑鄙的……

当天下午,我把永福的具体情况向第二次前来看望的我的上级领导做了汇报,他当时决定:“想尽一切办法马上在北京那边找人,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不到一个小时,这位领导找到一位叫王秉炎朋友,这位朋友和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王满宜老师取得了联系。这是个我今生永远不能忘记的名字——王满宜,中国最大最权威骨科医院的一位主任,博士生导师,骨科世界知名专家、我国骨科著名专家;一位医德高尚,和蔼可亲,医术精湛的优秀知识分子。关于他过多的情况我知道的不多,只是由衷的感激他挽救了朋友的双腿,使永福告别了残疾!

在和银川附院协商后的隔天中午,这位令人感动的医学专家乘飞机前来银川,他没有到预定的虹桥宾馆下榻休息,直接到医院进病房看望永福的伤势状况。精神飒爽的他在认真仔细的检查完后,和他所带的一位博士生用流利的英语进行了简短的交流,然后给我们说问题不大,还有挽回的余地。只是要将右腿坏死的骨头截掉10公分左右,然后用当时世界上最新的接骨再生手术进行治疗使之恢复到原始状态。下午1:00左右,他简单用餐后立即进行手术,历时1小时30分钟左右。手术完后又马上返回北京,说是还有很多的病人需要治疗,不容他久留银川。

临走时他一再交代:如果这边在恢复阶段有肌肉发炎和继续坏死等等问题,那就要赶快和他联系转院到北京治疗。殷殷之情,切切之意,令人为他没有被污染的医德由衷地敬佩!

后来,因于其它种种不便细说的原因,永福本人和他的家人要求转院到北京治疗。还是这位王老师,亲自忙上忙下,联系病床:“他是边远少数民族地区来的,病情已经耽误多次,再不能耽误下去了。一个为国家的石油事业受伤的年轻人,我觉得不应该让他失去一条腿,那样太残忍……”这句话,是在我们先行到北京联系住院事宜的职工面前说的,因为这所全国著名的医院当时根本没有空闲的床位。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我的好朋友永福终于保住了双腿;又经过多半年的恢复性治疗,永福可以下床行走了。一年多后,永福行走自如,并到我家专门给我展示他心中的高兴,手舞足蹈!

永福是坚强的,他坚强在面对死神时从来没有失去活着的勇气;永福也是幸运的,遇到了一群为他生命的涅槃真心努力的人!他也曾经告诉我,一定要把自己的那段经历与过程,借我的笔写成文字留做纪念。今天,在这个冬天初始的空闲,在失约十八年以后我重新拾笔、整理人生心情和感悟不久的日子,也是他曾经遭难山崩地裂般痛楚的11月13日,完成了一桩他的心愿。

三、坚强是跨越人生冬天的动力

“海上风涛阔,扁舟好自持”。写到此处,我想谈一点感受。自我独立和自我坚强,是意识形态的世界里真实存在的两个胞体,是支撑生命站立起来的支架。坚强与独立要求你远离悲观和沮丧,远离失败和不幸的阵营。而坚强与独立,是要建立在自信的基础之上。试想一下,一位成天怨天尤人、畏风惧雨的人,整日浸泡在对于生活显现灰色的染缸之中,能有所谓的坚强和独立吗?这种人眼里的世界,客观的力量是无穷大的,不敢适应也无法适应。他们常常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搁置一边,任风吹雨淋,任杂草横生。柔弱的人不能抵抗环境,所以环境很容易将他征服;而意志坚强和独立的人,能够利用环境的压力,压力越大其弹力越大,自己就会飞跃的更高。所以说,相信自己并萌芽你的坚强和独立,你才可以真正掌握荡向幸福彼岸的双桨,指点远处渐近的山川河岳。

以物景喻人,河流没有前进征途上的跌宕和绝处逢生,就不会有响溪飞瀑;天空没有风雨的洗礼,就不会有横贯苍穹的彩虹;种子没有坚韧的自信,就不会长成参天阅空的大树;花儿没有当初芽儿奋斗的泪泉和洒满了牺牲的血雨就不会有惊羡的明艳!生活的快乐,既要有疱鱼之肆的秽臭才可以感受到芝兰之室的浓郁香味,成功的喜悦只有奠定在精疲力竭但不失绝望和冷笑家的赞成之上才会显得弥足的珍贵!每个人,当你坚信自己是一粒可以长成参天大树的种子时,你就会有许多的机会。而丰富人生的机会,永远热恋着能够站得起、站得直并永远不言失败和失败后决不绝望的强者!

在走向成功的路上,真的应该向三峡中逆水而行喊着号子的船夫学习,向华山步履艰难但又步步青云直上的挑夫学习。如是,对于生活中出现的困难和苦难,在我们的字典中就会永远找不到“惧怕”二字!结合自己走过的人生之路,我也坚信,成功永远站在自信的一方,真正的动力就是两个字:“坚强”!

哈尔滨去哪里医治癫痫病更有用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可靠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