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年】草木小记(散文)_4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27:59

夏天的清晨,天空飘着细雨,一树盛开的栀子花在门前静静绽放,洁白素雅,馨香馥郁。细密的小雨滴,洗涤了花叶上的微尘,更显得栀子花清丽静美,如浴美人般靓丽。

我打来一盆井水,在栀子花树下洗脸、梳头,笑眯眯伸手攀过花枝,在鼻子上深深地吸一口,大声说:真香啊!然后轻轻掐了两朵栀子花簪在一对乌黑的麻花辫子上。妈妈大声叫:英子,别磨蹭了,赶快摘花,给你烙的饼就好了。我冲厨房里的妈妈应一声,蹦跳着取来小竹篮和剪刀,搬个木凳,踩着凳子麻利地剪满一篮栀子花。吃完妈妈烙的香喷喷的葱花饼,撑一把红纸伞,挎上一篮栀子花,我去三十里外的县城卖栀子花。妈妈蹲在地上一边帮我卷起裤脚一边叮咛:能卖多少就多少,卖不掉就送人;不要贪玩,记得早早回来。我调皮地挤挤眼对妈妈说:丢不了的,去城里买东西又不是头一回,您放心吧!

这一幕,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清晰如昨,三十多年后想起来依然觉得清丽的栀子花香扑鼻,芬芳馥郁。我的栀子花,朵大丰润,芳香浓郁,又带着十厘米左右的花枝;绿叶滴翠,花朵洁白,清香袅绕;两毛钱一支,一会功夫,我顺利地卖完了一蓝栀子花。

喜滋滋卷好五块六毛钱,揣进衣兜里,小手拍了拍,生怕它们会蹦出来,提篮回家走!嘿嘿,小雨早停了,天空明丽,几朵云彩飘在远山顶上,田野里,秧苗绿油油一大片,夏风拂过,翻卷着层层小波浪,路边的白杨树哗啦啦轻拍着掌,快乐地嘻笑……回到了家里,大吃一惊,妈妈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对坐着,满眼泪水,我没来得及看背对我的人是什么模样。妈妈淡淡地说,我和这个姐姐聊天,你赶快吃饭去,锅里给你留的饭菜还热乎着。我把兜里的钱掏给妈妈,告诉她卖得五块六毛钱,妈妈很高兴地笑笑,这丫头不错,到底还是没白念几天书啊!我边吃饭边悄悄打量这位陌生的姐姐:她穿了妈妈的素白衣衫,脚下也穿的是妈妈的黑色布鞋,衣服有一点小,紧紧裹着她丰满的身体,曲线婀娜;乌发齐耳,鹅蛋脸粉嫩细润,脸颊上泪痕斑斑,秀眉大眼,目光呆滞……我猜不到她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

晚上我问妈妈,她说是今天早上在我家稻田里拉上来的一个疯子。我有点害怕,不解地问妈妈,您怎么把疯子留在咱家啊?她要打人怎么办?妈妈笑笑,她多可怜,不知道几天没吃饭,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家在哪里,不知道怎么跑到这里的,我不收留她,让她饿死不成?让她去哪里?在外面还不知道又会遇到什么危险呢。幸好今天是掉在稻田里,要是掉进池塘,不就没命了吗?英子,不怕,我看她是个可怜的人,肯定是受了打击,神经混乱了。我把她从稻田里拉起来的时候听见她叫小宝、小宝,死活不上来,说小宝在水里叫妈妈哩。换衣服时,看见满身都是伤痕,肯定是受虐待了……留在家里吧,慢慢安慰她,看看会不会想起家人,等些日子也许会有家人来寻她。

说真的,我还是很害怕。我几乎不搭理她,只叫过一两声姐姐。是妈妈非让我叫的。

我该上学上学,回家吃完饭或放牛或写作业,妈妈把她当家人一样,做了好吃的,一个劲地给往碗里夹,劝她吃饱,给她换洗衣服……呼来唤去,亲亲热热一起去山上放牛割猪草,做饭时,妈妈让她在灶前添柴火,两人在厨房拉话……十几天过去了,没有人来寻找。姐姐好像有了一点变化,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神神叨叨不停叫小宝了。

这天早晨,天气晴好,东方露出鱼肚白,山沟里清风徐徐,花香夹着草木清香阵阵扑面而来,姐姐站在栀子花树下手里拿着一朵栀子花发呆。我去拿脸盆打水洗脸,她站着没动,忽然听见她说,我是玉琴。我是叫玉琴!我家水井边有一树栀子花……她嘤嘤哭泣,说她不满两岁的儿子叫小宝,在她带着去园子里摘菜的时候,掉进水坑里淹死了。姐姐大声叫阿姨,我叫玉琴,今年二十三岁,我娘家在县城,爸妈都在,有哥哥和弟弟,我家也有栀子花……姐姐泪如雨下,轻声抽泣,双手抚摸着洁白的栀子花,把脸颊缓缓贴紧洁白的花朵,犹如依偎久别的亲人。

妈妈一直悉心照顾,不住安慰;来窜门的婶子也会陪她说几句话,有时候也会把自家做的肉菜端一碗来给姐姐吃。姐姐一天比一天清醒,偶尔脸上挂着笑意,目光也灵动了许多。她也会温柔地给我梳头,会在我的小辫子上簪两朵栀子花,甜甜地对着我笑,说以前她也爱戴栀子花!

日子过得飞快,两个月就要过去了,我的栀子花繁花已谢,只剩下零星几朵还在浓绿的翠叶间不遗余力地开放,清清淡淡,芳香幽幽,依旧美好清丽,婉约动人……这僻远的小山村,清浅的溪流潺潺流淌,浓密的树木满山苍翠,鸡鸣、狗叫,牛羊悠闲在山坡吃草,夏日悠长,夕晖在天边默默含情,铺展一幅祥和的山乡画卷……

爸爸依然在远方承包工程,哥哥在县城读中学,我和妈妈的日子依旧平平安安,素简寡淡。现在,玉琴姐姐和妈妈很亲密,进进出出一起像自家人一样。姐姐的家离我家有五六十里地,丈夫蛮横粗暴,婆婆刻薄无理,三夏大忙,收麦插秧,姐姐又带孩子又干农活。那一天午间匆匆忙忙去菜园里择菜,没想到一个疏忽,两岁的儿子掉水坑淹死了。姐姐哭得死去活来,心碎欲绝,从此后姐姐就没有好日子过,丈夫动辄就暴打,婆婆开口就辱骂……无法忍受,终于精神崩溃,神志恍惚了。一次挨打之后,疯狂逃跑,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一直跑,不停地跑……她跑不动了,又饿又累,他看见水田里有小宝在叫她,她要去抱小宝……后来一头栽倒在我家的稻田里,妈妈就是在场院里看着她扑下去的,一米多高的渠坎,姐姐直直地扑下去……妈妈看她没有动静,飞快地跑过去,她昏迷着,一动不动,妈妈叫了邻居来帮忙扶到家里,告诉村里人,如果有外面的人来寻人,一定要说我收留着一个叫玉琴的年轻女子,免得人家着急。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来寻姐姐。一天傍晚,鸡上架,牛入圈。妈妈和姐姐在厨房做晚饭,我要在小屋里写字,煤油灯下,铺开作业本,攥着钢笔发呆。突然,大黄狗汪汪狂叫,踢踏踢踏有陌生的脚步走进院子,妈妈出来吆喝大黄住嘴。村长带了个陌生的男人上门,说是玉琴的男人来找人,要带走玉琴。我也跑到院子里来,看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络腮胡子,满脸怒气,大声对妈妈说:听说玉琴在你家,我是她男人,今天我来带她回去了。妈妈说,你还没看见人呢,是不是你媳妇还不一定呢。先让玉琴看看认不认识你再说。姐姐直往妈妈身后躲,惊慌地说着,我不走,我不走,说着就哇哇大哭起来。妈妈没有让陌生男人领走姐姐,和村长商量,让那男人回去叫上姐姐的父母和村长一起来接走

三天后,姐姐走了。我在学校,没有眼见姐姐走时的模样,妈妈说她一直哭,一直哭,不肯走,抓着妈妈的手不放……走时,摘了我的栀子树上唯一还在开着的栀子花,簪在衣襟上……妈妈仿佛是在给自己说:一个女人没了孩子,是多大的打击呀,悲伤无时无刻不在啃唑着心,哪里还经得起亲人的无情折磨,不疯掉又能怎样呢。菩萨保佑玉琴回去以后能过得好!清瘦小巧的妈妈眼里满含泪花自言自语,玉琴的家人曾经给妈妈留过地址,那个清贫的年代,妈妈哪里还会有闲时间去那么远的地方串门。年年栀子花开,妈妈会念叨:玉琴不会再犯病了吧,会有孩子了吧,但愿她的日子过得好!

生命里所有的遇见,都是善缘。与一个人结缘,与一朵花结缘;今生今世,温婉香暖。

善良的母亲和玉琴遇见,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处,情意难忘,常常挂念。我和花草结缘,一生爱惜它们,感念它们给我欢喜,芳香我的岁月,清贫如洗的日子用一支花换取金钱,贴补家用。无论是那个故乡小院栀子花簪头的小姑娘,还是现在霜花染发的中年妇人,生命里从不曾和花草分离;我的栀子花一直在记忆里枝繁叶茂,朵朵洁白,馨香馥郁。我想母亲难忘,玉琴也难忘;那一树素洁清雅的栀子花一直开在善良、淳朴的心里从来就不曾凋谢,那一抹清香一直袅绕、茵蕴不曾散去……三年后,有邻居捎来姐姐的消息:玉琴很好!她说忘不了妈妈的恩情,感谢妈妈在她困苦的时候收留她。父母带她回家后,哥哥帮她打官司离了婚,在娘家治病养好了身子,后来找了好人家再嫁,现在儿子都半岁了,日子过得很幸福。

这个冬日黄昏,夕阳美好;下班的路上我追着落日走,进地铁里看见一位老妈妈安详地织着毛线,忽然就想起七十四岁的母亲,想起三十四年前那一树洁白的栀子花。想起前些日子读白落梅的文字,她说栀子花是禅客,给修行人于明静空灵,为良药,悬壶济世,造化众生,亦是美人,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栀子花是美丽的,是纯洁心灵的象征;生机盎然的夏天栀子花开清香,绿枝翠叶衬托洁白花朵,清丽脱俗,使人神清气爽,暑热消除。平淡、温馨的外表下,蕴涵着美丽、坚韧的生命本质。栀子花从冬天就开始孕育花苞,直到夏天才会绽放,它的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树的叶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看似不经意的绽放,却是经历了久远的努力与坚持。

有时候我会无端地想一些陈年旧事,没有来由地欢喜或者忧伤,也许真的是漂泊太久,思念太浓。今夜,京城的某个角落,守着一窗灯火,想那朵簪在衣襟的栀子花,想那个不幸的疯癫姐姐,想善良的母亲。看着我的吊兰含苞,绿萝滴翠,文竹又发了新枝……敲下这些淡淡的文字,把往事回想,把亲人想念,把流年抚暖。

原发性癫痫病病症有哪些呢西安治癫痫医院排行榜黑龙江有没有治癫痫的大医院武汉权威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