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年】青春(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8:37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的《一代人》震撼了好几代人。

或许,这首诗创作于顾城的青年时期并不是偶然的,撇开别的不讲,这青年的激情也饱含在诗句里边了——青春就是不屈、叛逆、执着地寻找,年轻人就是在苦苦地寻找,寻找梦想,寻找出路,也包括财富、机遇、爱情、生活等,不管“黑夜”有多么的浓黑。当然,或许寻找到最后,人们才发现、最终想寻找的不过是自己内心的平静;但这也不重要了,没有闹腾的过程,哪来沧桑以后的心灵宁静?

很喜欢“纵贯线”乐团的一首歌《亡命之徒》:“……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儿?迎风向前,是唯一的方法。出发啦,不想问那路在哪儿?运命哎呀,什么关卡?当车声隆隆,梦开始阵痛;它卷起了风,重新雕塑每个面孔;夜雾那么浓,开阔也汹涌;有一种预感,路的终点是迷宫……”

我想,青春的冲动确实诱惑着许多年轻人,让他们甘愿当“亡命之徒”,无畏地向前,去冒险、去探索、去开拓,再不济也得行走一番,来几趟讲走就走的“旅行”吧。

我还年轻的时候,梦里经常出现旅行的情景:隆隆的火车,靠窗望窗外飞闪的山岭桥梁、田野村子;轻巧的船儿,泛波逐浪,任意两岸连绵竹山;甚至拖拉机的颠簸,累了停歇,看黄昏落日,晚霞满天;还有那巍峨峰巅、一览千里、万物如蚁,辽阔草原、牛羊成群、马逐云跑,连天海域、深蓝诱惑、迷人女孩……

尽管,这些大多没有实现,但那会才二十出头的我却实实在在转过了桂林的一大半的县城,北往兴安、全州,南至阳朔、恭城,还有灵川、临桂、龙胜、平乐、资源、荔浦,匆匆忙忙地溜达了一转。行走自然得哄饱肚子,路遥需“马”力啊。到全州就啃禾花鱼、食过桥米线,进恭城饮的油茶加爆米、花生米、还别舍下糯米糍粑,来阳朔该尝尝啤酒鱼、啤酒鸭与鹅,在平乐早茶就喝骨头火锅,去龙胜自然得爬梯田、泡温泉,敞开胸怀围坐于瑶家木楼的大厅堂、吊起鼎锅大炖熏肉豆子辣子汤锅,一碗一碗喝起瑶乡淳朴的民风。尽管那时年少轻狂,只是凑热闹一般走马观花、看个表里,但每一回行走归来我都满心愉悦,胸怀开豁不少,路上的见闻或奇遇,犹如绕梁之妙音,“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经久难忘。

有一回,我陪我的义兄去他的“准丈母娘家”,路过嫂子那个乡的圩市,等待嫂子从村里出来迎接,时候已近正午,肚子有点饿了,咕噜咕噜作响,闹腾得厉害。义兄看看手表,皱起眉头,就指着旁边的一家米线店道:“且去吃一碗米线吧。”于是,就各自吃一大碗加肉沫的过桥米线。唔,一大碗足足有半斤的米线,细细的粉丝,热乎的肉碎儿,来一筷子,还别讲,味道挺好,有点吃头——就像看姑娘,头一眼感觉好了,往后愈看愈觉得极好了!大嘴呼啦呼啦地吃得直咂嘴,完了,又多添了半碗肉汤,喝下去,到底饱了。然后义兄付账,老板娘竖起俩指,哦,一碗两块、总共给她四块钱咯。老板娘却摇摇头。啊,一块十块、总共要二十?老板娘还是摇头,最后见“话”难听懂、意思表达不出来,就直取了两块钱,收拾碗筷去了。哈,竟然一块钱一大碗!等见到嫂子,提起这事,嫂子淡淡而应:“一块两碗也有,素的。”惊得我和义兄嘴巴眼睛全都睁圆了。在嫂子家住了几日,日杀一鸭来炖或焖,吃得她家养的鸭剩下一半时,我们到底走人了。又到圩市,想再吃那过桥米线,那粉店的门却关得紧紧的——可不是怕我们能吃,非赶集日不开也!

另一回,我跟一打球的老伙计去他老家完,下了班车换小巴车,小巴车行到山脚,就得翻山越岭了,要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那个村寨,不然怕得迷路,没有手电筒。其实,那山岭也没有什么路,觉得从那里上得去就从那里上去,有时就得攀拉扯拽杂木或荒草,“爬”上山去。走了两三个钟头,终于看到梯田上的村寨,心里一下暖和了起来。到了老伙计家,厅堂中央的火灶炖了一大锅油晃晃的熏肉和豆子,加一些辣子、豆腐、山蒜,洗手洗脸,坐下来,捧起碗筷,满上自家酿的红薯酒,边聊边吃,吃得人的嘴角都溅油沫星星了。我在山里住了几日,每日看梯田、听鸟叫虫鸣、呼吸清新空气,觉得心神清爽了许多,洗掉了许多“心灵的污垢”。

还有一回,我们一大伙人去一位女同学家“蹭饭”,大家伙玩得真高兴。那女同学是位大美女,老爸是一位老师,是“嫁”上门的女婿,老妈种田,父母恩爱,弟妹不少,她还有一位小弟与一对双胞胎的妹妹,弟弟很帅气,两妹妹长得很像,也是俩美女来的,巧目小嘴丹凤眼,讲话脸红,娇滴含羞,胜过几多胭脂涂脸;两妹妹样貌虽相近,性子却不大一样,一好动一文静,让人很觉得惊讶!女同学家的院子里有一株老琵琶树,我们去的时候,正是琵琶金黄圆熟时,累累硕果压得枝条沉甸甸的,站在树底下,举手就可摘下一串串的琵琶。大家伙边摘边尝鲜,甘甜多汁,入口生津,让人欲罢不能,满院子都是欢乐的嬉闹。大家伙都赞叹:女同学家的琵琶树也像她们家的人,“树如其人”,“果子”结得多、还结得好!弄得她们几姐弟都笑盈盈地红脸了。我们“打道回府”时,她们一家人送到村子的路口,女同学的老妈还一人“颁”了一个红包,把来回的车费都给“报销”了。

我也到过资源,坐竹排上,漂流资江,碧水清澄,两岸青山,长满竹林树木,随意望眼,绿意葱茏,目不暇接,“人在画中游”,甚是惬意;登爬八角寨时,层层石梯,步步直上,到了峰顶,从高处远眺,尽览丹霞风貌的雄伟奇观,让人赞叹、叹为观止。我到兴安,步过灵渠的水坝,在美龄亭边的树底下歇息,看亭里“湘漓分派”和“伏波遗址”的碑刻,笔力苍劲雄浑,听着曾帮助秦军打败瓯越南蛮、一统天下的汩汩流水声,忍不住唏嘘:古往今来,年华似水,流尽沧桑,物是人非事事休,唯有水声依旧,相伴日月星辰……这些行走的经历,每每回想起来,都让人回味到了青春的美好,能行走就别停下来,等到青春远去,腿脚迈不动了,就只剩下“心有余而力不继”的感叹了。

年轻时,尽可大胆地“犯浑”,把能做的糗事都做过一遍,等年老了、回头一看,或许就不觉得有那么多“想当初”的感慨和遗憾了。

我也曾热恋过一个女孩。我刚毕业不久,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午间也不歇息,还有晚上,得空就给她发短信,给她讲讲一日来发生的有趣的事,完了就接着讲些傻话,讲我想你了、又想你了。可惜那时还没电脑,也不玩QQ,没法子那么自在聊天。就是发短信,然后等她回信。有时很快回信,有时却要等好几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半会不见,也折合几个月了吧?收到信,她就在那边回复,你发疯啦?我道,对的,想你想得发疯了。她才道,我也是。我却道,你骗人。她道,没有啊。我道,那你怎么不讲我想你?她就道,好啦,我也想你。我道,那、我去看你吧?她连忙道,别别别,你才上班就请假,给人留下的印象不好。我道,那你来看我?她道,那也不行,我也有事忙呢。我又道,可我就要发疯了。她安慰道,你想我时我就在你身边了。

周六的一大早,我决定真的去看她,踩我的破单车去。太阳老爷还没有起床,我就出发了,踩得单车呼呼扇转,风火轮一般,快九点这样终于到了她的宿舍门口,掏出手机一看,已有好几条未读短信了。我看完她的短信,给她拨电话,才响一下,她就接了、闹哄哄地质问:你死哪儿去了,都不回我短信,没出什么事吧?我笑道,没事,好着咧,你别恼,我这就去看你、好吧?她道,来啊,有本事你就从时光隧道飞过来。我道,好咧,一下就飞过去,准备开门咯!门打开了,她穿着拖鞋、睡衣,欲恼又笑。我道,我讲过来看你的。她靠着门,淘气地撅起嘴道,你回去,我不想见你这个疯子——疯子,你不懂搭车来啊!我笑道,我用车费给你买了你喜好吃的曲奇饼干……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她老家看望她爷爷。那里青山小溪,潺潺淙淙,溪水清澈,稻谷飘香,果子天然,鹅鸭不尘,人朴质醇;摇起那水泵的清泉,比什么矿泉水都要清甜。我跟她去摘菜洗衣,跟她爬山折野竹笋,跟她到河边看日落,看着她含蓄婉恬地笑,一切都那么显然的美好——这就是我想去的“城堡”。

……

岁随年长,行走大多为了缓压,已没有年轻时候的朝气,“聊发少年狂”到底也不是容易的事,就想用一种平静的心境,去看看世界的另一地方、生活着的一另一些人和另一些风俗风情。人不年轻了,情怀或还在,于是也寻觅机缘,跟着青春的尾巴,厚着“脸颜”行走继续。终于见着了三娘湾雀跃“冒泡”的海豚,见着了百色的革命风云,看过了大理的苍山洱海、玉龙的白雪草甸、丽江的烟柳繁华、昆明的花市剧场,还有永定的土楼、鼓浪屿的碧滩、武夷山的茶艺,甚至和网友见面的自然亲切,葡萄园里那乌黑圆熟的葡萄,冷冬冒气的九道湾温泉酒店……行走,长见闻长视野长阅历,也在长人。

那年年初的一个清早,我跟一位“大佬”去泡温泉,因为去得早,泡温泉的人还很少,就玩性大发,顽童似的从大池泡到小池、低温池泡到高温池、药疗池泡到美容池、香醋池泡到牛奶池、露天的跑到岩洞里的,发情的猴头似的蹦来跳去,把那些窝窝池池差不多都尝了一遍。这时候,泡澡的人到底多起来。于是,就起身,去桑拿室蒸一蒸,把那泛滥的小资主义思想都蒸掉吧。从那烟雨迷蒙的温泉酒店出来,仰望迷雾茫茫的天宇,光阴果然易逝,青春确实短暂,一泡就大半响,一泡就是一个轮回,问世间、还有几多东西值得那么留恋,那么难放得下呢?……

或许,答案早就有了,果真如此吧。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专业黑龙江治疗母猪疯的医院有哪些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哪几种方法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