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雀巢征文】忆争取曾尚武的经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30:49
无破坏:无 阅读:2948发表时间:2015-05-31 11:07:02 摘要:新四军在抗日战争中,不单要和日军作战,还要和国民党顽固派,伪军进行周旋。在这过程中,新四军坚持以统一战线为指导思想,化解敌对势力,为我所用。 张执一同志生前,在他的回忆录中曾提及:“对于已被日寇整编为伪军的原国民党部队,我们同成年人得了癫痫要怎么治疗?样本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耐心争取他们反正;对甘心事敌执迷不悟者,则聚而歼之,如对刘银国就是如此。……这样,我们又争取到在江陵县岑河口、丫角庙等地的曾尚武伪军暗中为我所用。从此,我过河部队即在江陵、监利、潜江的三湖、白鹭湖墙区立下脚跟。”当时,在襄河地委常委、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刘真同志的直接领导下,我亲身参与了争取江陵保安司令曾尚武部伪军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的工作。   一九四三年三月,襄河军分区参谋长李人林同志率四十五团一部在多宝湾附近强渡襄河。过河不到一个星期,就在江陵县的张金河,全歼伪军金亦吾部直属的刘银国大队,这是我军用军事手段打开襄南局面的第一个胜仗。在我强大军威的震慑下,经过我地下党动员争取,成为伪军的原国民党一二八师的团长倪辑五向我投诚。   四月初,成立了中共襄南工委,刘真同志任书记。不几天,边区民主人士杨经曲先生也从襄北来到襄南。我随李人林同志的部队过河后,被分配在江陵县委社会部工作。四月下旬的一天,接到县委书记李秉范同志通知,要我马上到刘真同志那里报到。我见到刘真同志时杨老也在座,经介绍后,刘真同志先对我说:“小周,一九四一年冬天,我曾派你到当阳县城去做伪军刘筱约部的工作,那一次是比较成功的。事后,组织上推荐你到边区党委社会部保训班学习了一年。现在,领导上又决定将你派到沙市去做争取伪军曾尚武部的工作,你的意下如何?”我没有怎么考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一光荣任务,两位领导对我接受任务的态度表示满意。   刘真同志接着说:“我军未过河以前,以张执一同志为首的襄河地委就预先作出决定,西边争取曾尚武,东边打击金亦吾,这是我党开辟和巩固襄南根据地战略决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投靠日本侵略者的伪军各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及其政策,仍然适用于争取伪军的工作。”这时,刘真同志铺开若干张四万分之一的军事地图,针对当时的敌我态势作了认真分析。   从地理位置看,沙市离潜江县城约八十公里,丫角庙离潜江城只有四十公里,而就在这四十公里之间,偏南方向的熊口,就是我军开辟襄南、进军洪湖的必经要道。从敌伪顽驻防情况看,东边的潜江城驻有日军重兵,配合驻防的就是所谓“华中反共建国军”司令金亦吾部伪军。前不久,我军虽然歼灭了他的部属刘银国大队,但在熊口一带,还有他手下的朱炳坤部一千余兵力驻守,并坚决与我为敌;在西边的荆沙有日军重兵,配合驻防的是约有两千人枪的江陵县保安司令曾尚武部伪军,下属四个大队,分别协同日军驻守在丫角庙、观音裆、岑河口、资福寺、郝穴、马家寨等地。东边打击金亦吾,首先在军事上,对驻熊口的伪军朱炳坤部,要实行聚而歼之的方针,而为了打好这关键性的一仗,争取曾尚武,保证西线无战事,是一项至关紧要的任务。   曾尚武是晚清秀才,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及武昌首义,历任孙中山总统府秘书、部长等职。抗战前,长期受蒋介石排挤而弃官返归乡里,但自认不是“耕者”,不愿有其田,故返乡后未置半分田地,落魄为汉流大哥,以江湖关系为生。由于他是“元老派”,加之学识渊博,在江陵县中上层人士中,享有很高的声誉。日军占领荆沙后,他通过江湖朋友的关系,很快拉起了一支约两千人的队伍,负保乡守土之责。后来走上了投靠日军,充当伪军司令的黑暗道路。这时,杨经曲先生说他奉张执一词志之命赶到襄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争取曾尚武。原来他已通过祝甘亭(江陵县抗日民主政府公安局长舒赛同志的父亲)先生和曾尚武取得了联系,并在丫角庙附近进行过秘密约会其实,杨老先生和曾尚武早年就有很深的交情。这次会面,曾尚武首先承认自己走错了路;其次认为自己一生只有反蒋的历史,没有反共的历史,表示今后决不与共产党为敌。为了进一步表示其诚意,他还主动提出,请我军派一秘密代表住进沙市他私人的公馆里,以便随时向我提供敌伪顽诸方面的情报。   刘真同志亲切地说:“去,是有一定危险的,要提高警惕。但曾尚武不是土匪一流的人物,他的话是有诚意的。”最后,刘真同志向我交代了具体任务和行动方案,还着重强调了两点:一,同曾尚武谈话时,不要提反正起义。因为反正起义虽是上策,但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是不易办到的;二,争取曾尚武在军事上采取中立态度,做到“西线无战事”,但仅曾本人有诚意还不行,关键是要耐心做好他下面几个大队长的工作,特别要做好驻在丫角庙、岑河口这两个队长的工作。只要他们做到不与东边金亦吾部配合对我作战,就应向他们表示不予打击的态度。至于今后长期暗中为我所用的问题,能做多少算多少,暂不提过高要求。   在接受任务的谈话行将结束时,杨经曲老先生取“高山仰止”之义,为我起了“高仰山”的化名。   第二天,刘真同志带我与祝甘亭老先生会面,准备一同起程到沙市去。四月底,我和祝甘亭先生(当时已六十三岁)乘船来到了三湖的张家场,找到了三区负责人段振经同志,并由他给我们物色了一位政治上很可靠的年轻人(名字记不起来了)作船夫。三人乘船逆水而上,当天下午就到祝甘亭先生的老家——观音挡附近的陟屺桥过夜。因为我和祝老先生的长女舒赛同志是同学,沿途谈话比较随便。从他的谈话中,知道这位老人是保定军官学校学生,和曾尚武同是观音挡人,并一起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兴中会”及武昌首义,也是因对蒋介石的倒行逆施不满而弃官返乡,由于学问广博,又擅长书法,长期在荆沙一带以教私塾和卖字为生。他和曾尚武在当地都享有“元老派”、“辛亥老人”的尊称,也是长期保持交往的知心朋友。他对曾尚武所属的几个大队长都非常熟悉,用他的话说,是“看着长大的”,“骂他们几句不敢吭声”。他在刘真同志处,详细介绍过曾尙武及其所属几个大队长的情况,争取中立是比较有把握的,并说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   为了防备日伪残害其家属,在这次行动之前,祝老把他的夫人和十四岁的女儿及十一岁的儿子,从敌占区观音挡老家接到了张金河我根据地内(两个孩子尔后都进入洪山公学学习)可见祝老当时跟共产党走的决心之大。   按照祝甘亭先生的安排,第二日我们步行到观音挡街上,来到了伪军大队部。大队长涂显庭一见祝老,立刻站起相迎,口里喊着“祝大爹”,吩咐勤务兵端茶,一点不敢怠慢。他见到祝先生带来我这个面生人,即有点心领神会,很快将我们引到一间空房里。祝老向他介绍:“这位是你们曾司令请来的客人,现路经此地,马上到沙市。”我按照商量好的谈话内容,首先对涂讲了有关抗日战场的形势,并向他严正指出:“投靠日伪是一条极不光彩的路!”涂连忙解释说:“自己原不想出来当大队长,因是观音人,曾尚武老先生一定要我出来维持一下”。祝老以前辈的口气对涂说:“你从小的德性我就知道,喜欢出风头。现在你以为很威风,可是老百姓背后都戳你的背脊骨,骂你是汉奸!”涂一面连连承认自己有罪,一面往曾尚武身上推卸罪责,始终强调是听了曾尚武的话才出来干的。接着我们要他介绍了当地日伪顽各方的一些情况,和我们掌握的情况大致相同:日军驻观音挡有一百多人,驻丫角庙三十多人。涂显庭的伪军大队约四百人,观音挡驻一个中队,西边打锣场驻一个中队,东边丫角庙驻一个中队。北边的长湖是江陵一区,有国民党收编过的赵益之和张子华的土匪游杂队伍。   我们借涂显庭的话柄,向他提出两个问题:“第一,既然你是听曾尚武老先生的话才干的,现在他的话你听不听?”涂当然明白我提问的意思,不假思索便答:“曾老先生过去是见过大世面的,现在我更应该听他的,也听祝大爹的。前几天我才从沙市回来,司令一再交代要我的部队不能同共产党的部队发生磨擦,我在曾老面前发过誓,一定要听他的吩咐。”我劝他:“第一步走错了,第二步不能再走错。曾老先生是深明大义的。要留后路,以后好向人民交待,否则就毁了自己落得和刘银囯一样的下场。”涂一再表示:“决不与共产党新四军为敌。”我又问:“你能约束手下的三个中队长吗?”涂顿了顿答:“都是我的弟兄,可以约束他们的行为。”我紧接着又问:“第二,你只介绍了日军和长湖土匪游杂队伍的情况,为什么没有介绍东边金亦吾和朱柄坤?”他连忙解释是说漏了的,赶紧补充道:“朱炳坤是江陵长湖人,过去我们就很熟。日本人占领荆沙后,他自持有一股武装,胃口很大,想当江陵县的保安司令。哼!他怎么能与曾尙武老先生相比!曾本没有武装,但一号召就拉起了两千人的队伍。所以,朱炳坤只有投靠金亦吾。”他接着说:“按日军的布防,金亦吾属武汉协防区,荆沙属鄂西协防区。熊口、龙湾、张金河本属江陵县,但朱炳坤野心不小,自持人熟地熟,现在不仅要占据熊口,还想进占刘银国失去的张金河、龙湾等地。开始我以为他是要同我们争地盘,实际上是死心塌地要与共产党为敌。”   我向他表明我军的态度和政策:“只要你的队伍不对我方出击,我军决不攻打丫角庙。”涂反复声明:“一定能办到。”至于我向他提出,要主动及时地向我提供日军行动的情报;不到三湖、豉湖、浩口等解放区边缘向群众要款、绑票;对我方侦察、税收人员开路放行等问题,涂均答应“照办”,只是哭丧着脸地提出:“如果底下的兄弟伙做了坏事,本人还不知道的话,希望贵方能够包涵包涵。”我立即严正指出:“关键只要你有诚意,下面发生的事好办。凡是在我根据地绑票放抢者,我们均要严惩,如其中有你兄弟,你也不要见怪,就是交给你也要惩办嘛!”他尴尬地附和着“是、是、是”。谈话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我看差不多了。涂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下午回到祝甘亭家中歇息。祝老说:“显庭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坐地分赃的土匪,今天谈话没有把他当土匪看待,就算给了他面子。”   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天气晴和,微风习习,又同祝老先生乘船南下岑河口,这里驻有日军一百多人,曾尙武的伪军杨少卿大队也协同驻守在此。杨有一个绰号叫“杨疯子”,此人脾气乖戾,多嘴多舌,喜欢“装疯似邪”,情性古怪。当我们来到他的大队部时,他一见到祝老就笑嘻嘻地讲了一大堆“祝老太爷好”、“祝老太太可好”之类的客套话。当祝老介绍我是曾尚武从东边请来的客人时,杨的态度立刻谨慎起来,连声说“小弟失敬”。“疯子”的性格一点也看不出来了,同这个人谈话,我和祝老事先也曾有所推敲。我直截了当地对杨少卿说:日军驻岑河口的首要任务就是对付我新四军的,你协同日军驻守这里,当然也是对付我们的啰!”祝老更明确的强调这一点:“涂显庭的部队有时还同赵益之、张子华的土匪队伍发生点磨擦,而你呢,只要一出岑河口,目标就是新四军。”这一棒敲得不轻,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向我们解释:“我哪有这大的胆子,这都是曾司令安排我驻岑河口的。”我进一步说:“我军未过襄河时,资福寺是没有日伪军的,这个据点是不久前刚设的,这就在我三区的中心设了一道关隘,把整个三区切成两半,给我们增加了不少困难。”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祝老也生气地敲着桌子说:“资福寺设据点,不是尚武先生的主张。”杨连忙说:“也不是我出的点子,是日军要设的。”我极其严肃地对他讲:“你派驻资福寺的一个分队已经与我三区武装发生过多次冲突,还打死了我们的一个战士,这你该是知道的吧?”杨的回答干脆利落:“知道。我没有管好部下,有罪有罪!”同时也象涂显庭一样,摆出无可奈何的神态:“有的兄弟也实在难管,与贵部发生冲突后,我只乱骂了一顿。”我继续讲道:“那就看你杨少卿的诚意如何,只要真正做到不与我为敌,下面发生的事都好解决。”   接着杨少卿介绍了日军的情况,他说驻岑河口的日军,只有防守能力,现尚无力向张金河一带解放区进行扫荡。因此,我再提问时只限于三湖地区范围之内。杨少卿答应在三湖地区避免同我发生冲突,至于熊口方面与他关系不大,我们就根本不提了。   最后我向杨指出:“一、你驻岑河口、资福寺的部队不能在三湖地区向我挑起武装冲突;二,日军要你配合扫荡时要事先给我军提供情报;三,我工作人员通过岑河至资福寺的封锁线时,你必须保证安全,一律放行。”杨少卿连声答应“接受训导,一律照办”。我们告别时,他给我们开了到沙市去的通行证。   隔日,我们仍乘坐那支专用木船,顺利通过了日伪军的哨卡,来到沙市民权路曾尚武的公馆。对我们的到来,曾尚武是早有思想准备的.曾尚武和大老婆小老婆听说祝老来了,都出来迎接,并都以“兄长”称之,连他家里的七八个卫兵和几个帮佣的丫头,都来向“祝老太爷”问安。祝老对他家里的每一个人好象都很熟悉,频频地、亲切地向他们打招呼。在一阵迎候祝老的客套寒喧之后,尚武先生将我们引至旁厅的客房内,这时祝老才向曾尚武介绍:“这位就是杨经曲司令派来的新四军代表高仰山先生。”曾尚武连连点头说:“盼望已久,欢迎欢迎!”我也拱手而言:“代表杨司令向你问候!”讲了一些礼节性的话语之后,曾尚武首先声明,绝对保证我的人身安全,住在他公馆里负责保险,还暗地指定一个上士班长名叫吴汉卿的亲信专门执行保卫任务。 共 90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