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山水】牛倌黄二楞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38:18
无破坏:无 阅读:2666发表时间:20哈尔滨癫痫病人宜吃什么药15-07-26 17:57:13 摘要:河西岸,牛倌黄二楞还站在水车盘边,扬起枊树条“吁吁”地驱赶着水牛赶水。水牛被蒙上眼罩,肩上驮着辕杠拉动水车盘,四蹄不停地绕着水车轴心转圈。白花花的清水跟随着传动的水车斗板翻卷,哗啦啦灌进田里,又顺着稻秧的行间渐渐流向四方。    夕阳西下,半边天空成橙红色。   河西岸,牛倌黄二楞还站在水车盘边,扬起柳树条“吁吁”地驱赶着水牛赶水。水牛被蒙上眼罩,肩上驮着辕杠拉动水车盘,四蹄不停地绕着水车轴心转圈。白花花的清水跟随着传动的水车斗板翻卷,哗啦啦灌进田里,又顺着稻秧的行间渐渐流向四方。   我与哥哥背着满满两篓筐青草,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水车边,放下篓筐交给黄二楞过称。他拿起一杆大称,分别称了一下两筐青草,随口说道,一共一百二十六斤。哦!我俩没看称,就把青草倒在水车一侧的田埂上,背起空篓筐转身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传来黄二楞把水牛叫停的声音。   水牛似乎很累喽,迫不及待地跑进河里,喝水,打滚,扑腾几下,鼻孔里打了个响,朝天喷出一股水柱,落下的水滴雨点般洒在水面,溅起朵朵白色的水花。一会儿,水牛爬上岸,不慌不忙地踱到青草堆旁边,悠然地吃开了,不停地咀嚼,美美地享受着青草的鲜味儿。   远处的田野,传来苦阿鸟“苦啊、苦啊”的叫声!插了一天稻秧的庄稼人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在黄泥泾河岸上,长长的身影,歪歪斜斜地倒映在水面,惊起了栖身于茭白丛里的水鸟,掠过秧田,朝着晚霞深处飞去。   水牛吃饱肚子,起码要半个时辰。黄二楞要等它吃饱了,才能往村里赶。他趁水牛吃草的当儿,也要过一把烟瘾。他蹲在一旁,利索地从腰带上抽出旱烟管,装上旱烟,咬在嘴里,点上火,烟锅里冒出了白色的烟雾,在眼前弥漫开来。瞬间,一锅烟抽完了,他把旱烟管朝膝盖上巴嗒、巴嗒磕了几下,望了一眼水牛,又摸索着烟丝装上一锅……      打我懂事起,村里有两头牛,除了这头雌性水牛外,还有一头雄性牯牛,土黄色的皮毛,屁股浑圆,外表看上去很壮实。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队长让黄二楞牵到牛市上卖嘞。乘下这头黑色的、翘着犄角的老水牛,孤苦伶仃地,常常仰望天空发呆,唇里不时发出哞哞的叫声,象似在呼唤它的爱侣——牯牛。   黄二楞负责饲养、管理这头水牛,但他不用割草。到农忙季节,水牛要耕田犁地,又要赶水沃田,繁重的体力活,使它食量大增。这季节,生产队实行牛番——每家每天轮流割草,送到黄二楞耕田或赶水的田块。待水牛歇晌时,他便给它喂青草,补充消耗的体能。   那时候,周围村庄里都有水牛,农忙季节几乎村村实行牛番,只要出了门,在田埂、河滩、场院,就能看到十二、三岁的少男少女割草的身影。草场成了争夺的目标,村与村的少男少女常常为了越界割草而大动干戈,甚至于下战书,相约时间、地点,开仗。   苏南的村庄密集,村与村间隔一两里地,村上只有几十户人家上百口人,不像北方村庄,几百户人家上千口人,两村相距很远。有一次,我们村与金家巷为割草结下了梁子,相约礼拜天开仗。这一天,我提着小竹篮跟着村里的哥哥、姐姐们去了,先到约定地点,占据了一条洋龙沟(抽水灌溉渠),既隐蔽又居高临下。金家巷的人到来,没等他们摆开阵势,我们这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展攻击,碎瓦片、硬泥块、石子如箭雨般地掷过去。跟去的小孩子在身后拣“弹药”,猫腰运送上洋龙沟,供大哥哥们掷。一排密集的瓦片过后,又一排密集的石子掷出……金家巷的光头阿宝避闪不及,头皮划破了寸许长,他急忙用手捂着伤口,血从手指缝里流出来,哭着逃回家。   这一仗,我们以金家巷的光头阿宝受伤而告捷。大伙儿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却耽误了割草,值番人家的孩子到天黑也没把草送去,急得黄二楞直骂娘。他一查问,知道是因为参加打仗而没有及时割到草,就去值番人家告状,闹到队长那儿。参加开仗的大小孩子统统受到大人们的责罚。   越冬,水牛要用干草喂养,因此在青草期要备足干草。队里规定,每家每户要在完成三百斤的干草。这就苦了村里的半大孩子们,放了暑假,就做一件事——割草。哥哥长大后参加了队里武汉看癫痫怎么样的劳动,我一个人割草,每天清早就出门,割满了篓筐就背回家,散在场院子上晒,再出去割。有时手指割破了,脚趾划破了,找些止血草捣烂,扯一根破布条裹上,午饭后稍歇息一会儿又继续割,直到天色发黑,才拖着疲劳的身子回到家。   黄二楞负责收干草过称。有时候,干草收不够,他就急眼,緾着队长要求停三天农活,让全村的人去割草。我第一次跟着大人们摇船去苏州城,停泊在第一人民医院后院边的河道里,岸上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我们在这儿割了两天,晒得八成干,装了满满的一船,运回村里分,我打七折,也分了一大堆。父亲见了,脸上露出赞许的微笑。      黄二楞是个倔强的二楞子,脾气不太好,整天骂骂咧咧。牛番上,他对送去的青草挑剔得很,不是说草不好,就是说草上泥土太多,牛吃了会生病。有时谁家送草晚了一点,他就发火,扯着嗓子喊,田野里的人都能听见,好多人家受不了他这脾气。就连他家里人,也都怕他。   黄二楞为大女儿招了个毛脚——没结婚的上门女婿,是个孤儿,让他住到家里。他很得意,觉得拣了儿子,有了帮手,自己可以轻松一点了。毛脚进门头一个月,还算勤快,除了参加队里劳动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外,家里自留田里的活儿他全包嘞,乐得黄二楞成天笑呵呵的。可谁知道,这个毛脚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从小没有父母管束,养成了懒散的性格,一个月后,好吃懒做的禀性暴露无遗,活儿还没干完,就在树荫底下躺下了,整天睡不醒似的,说要干活了,他还在打哈欠。   对这个毛脚,黄二楞开始还能忍着,时日一长,就耐不住性子了,也不顾及面子,真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次又一次地训斥。毛脚好了一阵子,又回到了老样子。他实在忍不下去了,骂毛脚还不如自己饲养的牲口知道耕田、赶水呐!毛脚虽说是个扶不起了阿斗,但毕竟是个男人嘛,也知道不堪受辱。一年后,他还没碰过准老婆滑嫩的肌肤,就展铺盖走人喽!   毛脚走了,黄二楞的脾气更大了,一天到晚板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好不好着面孔,从来没见他露过笑模样,倒是经常能听到他扯着嗓门,从牛棚里爆出来,不是骂大女儿愉懒,就是埋怨小女儿不干活儿。对牛番割草的孩子,骂得就更凶了,稍有不称心,会被他骂得狗血喷头。也有的孩子父母亲护犊,不卖他账的,瞪着牛眼与他骂阵,结果像一对斗败的公牛,喘着粗气,被人劝住拉开,到一边吸闷烟。   我最怕轮到牛番了。上一次牛番,我和哥哥送草慢了些,黄二楞的火爆脾气上来嘞,又扯着嗓子呼喊,被父亲听见,晚上挨了一顿揍。今天又轮到牛番,我和哥哥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侍候好水牛,也小心翼翼地侍候好这位牛倌。还算幸运,黄二楞见我们割的草还可以,送得也及时,没有说什么,自顾忙着呼哧那水牛赶水。   吃过晚饭后,我又背了一篓筐青草,送到牛棚旁边。这是上午多割了预备好的,因为黄二楞晚饭后还要来给牛喂夜草。这时候,他正好赶着水牛回到村,把牛拴在牛棚里,给我送去的草过完称,就径直走回家去了。   早先,村里没有牛棚,只有一排不分开间、矮爬爬的牛窝,在粘泥巴夯实的水笃墙上架几根棺木檩条搭起来的。冬天,水牛进窝避寒休养,外墙密集地排满了枯黄色的蒹棵,挡住寒风的侵入。牛窝里余下的空间,堆放着干草、豆饼等饲料,还排放着几口从野坟地挖来的黑漆棺材,以及闲置的破水车、木犁等农具。夜间,轮值看牛,哥哥与我住进牛窝,半夜里给牛添水,喂草料,忽明忽暗的桅灯光下,感觉阴森森的,有一股阴寒之气侵入骨髓。若是灯火熄灭,棺木上还有飘忽的磷火出现,让人害怕、恐惧。值夜看牛的人都这样议论。   村委会一合计,重新盖起了一栋两间牛棚——六根法国梧桐柱子和六根松木檩条,粗糙壮实,撑起了约有六米高的顶棚,上面铺着稻草,四周横架着两道杂树护栏,当作圈牛的墙壁,两侧地面上压着两地大石头,栓牛绳用的。   牛棚盖起来后,就成了黄二楞和牛的领地,顽皮的孩童到牛棚里去玩耍,他瞪着牛眼驱赶,还拿着牛绳甩人,从不让孩童们靠近。也难怪他这样。有一次我带三岁的弟弟在牛棚边上扶着护栏玩,没当心水牛调头,屁股扫过来,粗壮的牛脚踩上了弟弟的右脚板,幸好没伤骨头。      黄二楞尽管脾气不好,但对水牛十分爱惜。吃过晚饭,他又来到牛棚,先把牛绳解开,用水替它冲洗了一遍,然后又用毛刷替它浑身擦拭,像是帮水牛挠痒痒,完嘞,就让它躺地面上,添上草料。水牛躺着吃草,还不停地反刍,将食下的青草返回嘴里,反复地咀嚼,白色的唾沫挂满了两唇。站着一旁侍候的黄二楞,驱赶着牛唇边的虻蝇,舒心地从腰间拔出旱烟管,装上旱烟,划擦着火镰点上火,抽起了烟。   想不起哪一年,村里购买了一台东方红牌手扶拖拉机,抢走了水牛的差使。从此,黄二楞再也不用驱赶着水牛去耕地和赶水沃田了,专门饲养这头水牛。村里也取消了牛番。半年后,养尊处优的水牛,膘肥体壮,却闲得无事。年根下,队委会决定把它宰了,分给村民过个好年。   黄二楞听说后,说啥也不愿意,大半天在牛棚里侍候水牛,添草料,用清水擦拭牛身,用毛刷梳理牛毛,把老牛的皮毛拾掇得油光贼亮。做完了这些事,他一声不吭,又蹲在牛棚里抽闷烟,一锅接着一锅的抽,也不知道他抽了多少?   那晚,有人见他到下半夜才离开牛棚。   第二天,请来的杀牛人到了,可牛棚里的老水牛不见了,去找黄二楞,他老婆说他天不亮就起床去给牛喂草料,还没有回来。村里派人去寻找,找了一个上午也没有见他的人影。有人在镇牛市上看见过他,可等队长派人赶到,他已经把水牛卖喽。   回到村里,这个火爆性子的黄二楞流泪了,红着眼睛对队长说,这头水牛跟了我十几年了,也为生产队里出过大力,我不忍心你们把它杀掉,见不得它被开膛破肚、血溅牛棚。这卖牛的钱都在这儿,队里还可以派点用场,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些。   面对这么个老牛倌,队长有火发不出……   水牛没了,牛棚还在,成了村里人乘凉消夏的中心。   黄二楞呢?还常常来,嘴里咬着旱烟管,一手抚摸着粗壮的牛棚柱子,怀念他的老伙计!         共 37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