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一个叫安静的女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13:40
刚想走,左边有人叫道:“卫然,等急了吗?”   卫然顺着方向看去,何琳带着另外一个女子飘然而至,“这是我在地铁上遇见的老同学、闺蜜、室友、叫安静。”   卫然眼睛一亮,只见前面站着的女子有种特别的气质,上前象征性的握了下手,眼睛就离不开她了。   “哎,走神啦,安静可是校花,漂亮又聪明。”何琳笑着说。   只见安静瞪了何琳一眼:“说什么啦,学校出来几年了脾气都没改!”   三个人径直走到六楼女装部,玲琅满目的女式春装已经急着上架了。   何琳拉着安静左一件右一件地试穿着,每次出来都说不行,卫然只好又是耸耸肩,无奈地做个表情,也幸亏有个闺蜜安静全程陪同。   忽然看见一袭粉色的婚纱,眼睛一亮,脚步停了下来,那款叫做“安静的躁动”的婚纱是意大利米兰时装节的获奖品牌,这是国内高仿的“老冒”。   “何琳,看你眼睛都直了,试一下吧,你不是很快就要做新娘了吗?”   “好吧,试试看,你得好好参谋哦。”安静去把一边闲逛着的卫然叫了过来,   “去看看你的准新娘试婚纱呢。”卫然就跟着安静走了过来,看到已经穿上了婚纱的何琳,简直像天使一般。   “就是腰身紧了一些,我得赶快地减肥了。”何琳这么说着,又看了安静一眼。   “安静,你的身材好,你也来试一下让我看看效果如何。”硬是被何琳拉着去了试衣间。不一会两个人走出来,穿上了婚纱的安静象是奥林匹斯山的女神一样,安静比何琳高三、四公分,腰也瘦些,穿着就好看多了。   “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何琳自我调侃地揶揄着。买了一包衣服的何琳还是让安静帮着拎出了家乐福的。在卫然的车子里,播放着班纳瑞的纯音乐,车子开出不久。   “安静,我先送你回去吧,你住哪儿呀?”卫然说。   “急什么,我还想请安静喝杯咖啡,叙叙旧呢。”卫然很默契地将车子开到街角的一家辛巴克。各人要了一杯自己喜欢的咖啡,卫然又叫了一些点心。两个女人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要不是今天在地铁里巧遇到你,你就真的消失了吗?这几年干嘛去了?”   “你心急,一出校门就想结婚,我还想多学点东西,就去了深圳,学了《国际酒店高管认证》专业的研究生,现在就职一家《酒店管理代培中心》。”   在交谈中,卫然一直静静地听着,也端详着这个叫安静的女子,姣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高挑的个子。   为了和谐一下气氛,卫然偶尔也会插上一两句。   “你的名字叫得很特别,仿佛是我的宿命。”   “这又是如何讲法?”   于是,卫然就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还是在大学的时候,母亲叫我一定要谈个校花级的女孩,带回来看看,我那时没心思,也许是没开窍。   有一天我在自己房间里发楞,母亲又来了:“儿子啊,最近有进展没有?后勤工作你不用烦,有了目标只管冲。”   “妈,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想安静。”   “哦?有了,安静是谁?”   “妈,安静不是人。”   “怎么,又不是人了?”   “妈,我说的是想安静一下、不是说什么人。”   “哦,还是么,不是人。”妈悻悻地走了,   一出门我就忍不住捂着嘴大笑。后来我还经常说:“我想安静!”   说完这些,卫然看一眼安静,只见把安静听得脸都红了。   “卫然,我告诉你啊,不带公然这样调情的。”何琳急的说出了这么一句煞风景的话,大家相腆一笑。      二、   卫然的父亲是国内酒店业的知名人士,一年有半年时间在周游世界各地,好几家酒店都有他的长包房,就连迪拜那七星级的帆船酒店里也有一套他的包房。卫然和父母一家三口都去观光过。说好等到春末夏初的时候,带着女朋友何琳一起去玩一次。   那一年的春天来的很晚,春寒料峭,姗姗来迟的春天没有带来惊喜,往往会令人难堪。梅花谷的梅花开的很晚,可是刚一绽放花苞,就又被几场风雨打落了一地,零落成泥碾作尘。   何琳就像那枝头残留的梅花,再没有开放的机会了,等待着命运安排的归宿。因为,一再推迟去迪拜的行程,已经很让何琳感到事情不对劲了,终于有一天,无意中看到卫然手机里的一条短信:“对于你的盛情邀请,我无法拒绝,也许是我的性格让我不会拒绝的艺术,也许是对于你这样潇洒英俊又风流倜傥的男人,拒绝就变成了伤害的时候,叫我情何以堪。”发信人是安静,一切以昭然若揭了,卫然是在邀请安静去迪拜了,自己何琳已经没戏了。   在一次激烈地争吵后,两个人终于分手了,何琳恨安静,更恨的是自己为什么要让他们认识,为什么那次要在地铁里碰到安静,又为什么是约好和卫然去买春装?仿佛这一切都有宿命的存在,造化弄人,她为什么不恨卫然呢?      卫然如期地和安静一起去了迪拜,正巧他的父亲也有个商务论坛在七星级酒店,见到了卫然的父亲,一位慈祥的50多岁的中年人,气质非凡,瘦高的个子,只是走路时跛足,而且用一根手杖支撑着。后来听卫然说就在他大学毕业的那年,父亲一高兴,驱车带着他回到老家的祠堂里拜祖宗,晚上赶夜路,有点疲劳,一下出了车祸,幸亏两个人都保住了性命,住了一个月的医院,父亲的左腿没有保住,装了义肢,就成了现在的样子,而卫然倒好像没有大碍。   卫然的父亲见到了安静,十分高兴。知道了安静就是学的酒店管理认证,要是成了儿媳妇,一定是个好帮手。自己的儿子卫然却不喜欢干酒店这一行,大学是学医药学的,还沉浸在开发新型药物、拯救人类健康的崇高理想中。知道父亲有这样的想法,卫然当然也很高兴,心想要是娶了安静多好,可是安静却未置可否,晚上也是分室而居的。因为安静觉得对卫然还不甚了解,也许还有对何琳抱着内疚,更或许是对嫁入豪门的一种恐惧心理。多少人嫁入豪门都不得善终,而且还深受其辱,忍辱负重,那些表面的光环只是让外人扑簌迷离的幻想,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个中辛酸。   那位著名的李姓电台主持人,高调嫁给一个钻石王老五后,在短短的两个月后就又高调离婚了,理由是男人花心,这难道就是真正的离婚理由吗?圈内沸沸扬扬,媒体热热闹闹一阵就过去了。      回来以后的卫然和安静还是时常见面。   卫然也曾解释道:“何琳不适合我,我母亲不是很喜欢她的张扬和高调,而你处事低调内敛,又有学识才华,父亲一见到你就很喜欢……”   “呵呵,让我和你父亲过啊?”安静调侃地将了卫然一军。   “当然首先是我喜欢。”卫然尴尬地笑着说。      三、   几天后,又是在地铁里,安静和何琳不期而遇了,因为在这期间谁都不想联系谁,这时不期而遇,两个人打了个照面,躲避不了闪烁的眼光,都有点局促,还是何琳先开了口。   “怎么样,你俩啥时结婚?反正我母亲不喜欢卫然,说是富二代不可靠,不保险,还是让我找个居家过日子的、嘘寒问暖的人好,祝福你哦。”   “何琳,我,不是……”   “你什么也别说了,我都能理解,提醒你一点,他当初能对我这样,没准也会对你这样绝情的,好自为之吧。”   “何琳,我还是要说一声,对不起,不是我有意的。”   就这样匆匆分手了,也没相约见面,两个人就这样在地铁的人群中向背而行,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人海中。      在卫然父亲的攻势下,在安静父母的认可和催促下,一切都在顺理成章地进行着。嫁入豪门必须是要高调的。在走完100米的红地毯后,两个人进入了蜜月期,在晚报的头条,大幅地刊登了这一对幸福的伉俪,而安静穿着的那一袭叫做“安静地躁动”的意大利品牌婚纱,仿佛一切又是造化弄人,一样的婚纱不一样的新人,真是物是人非啊。   在婚礼现场,有好事记者调侃地问道:“请问安静,当你穿上了‘安静地躁动’,内心是什么样的感觉?”   只见安静沉稳地回答:“我只注重当下,我是幸福的新娘,至于未来留给未知来解答。”这种并不确定的回答,不知是太过重于当下的幸福还是对未知有种先知先觉的预感。   拿着这张报纸的何琳似乎有一丝的哀怨和失落,豪门是否又会演绎一出悲欢离合的现代剧?      平静地度过了蜜月的两个人回到了国内,回到了现实中来,也许是人间烟火能甄别爱情的诚挚程度,也许磨合的力道能证明相爱的深度。遗憾的是,这一对豪门的婚姻也没能幸免。   在第三个月的时候,他们又高调地宣布离婚了,高调说的是性格不合,而私底下说的是男人不忠,有外遇。难道这真的是离婚的理由吗?卫然自愿将自己名下的财产分了一半给安静,大约1800万的动产和不动产。这一切难道真的是自愿的吗?一场戏剧性的豪门盛宴又宣告落幕了,带给人们各种各样地幻想、猜疑和思考。      四、   安静在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回到深圳的前几天,约了何琳在一间酒店的小包间见个面,两个人谈了一个晚上……   “其实,我和你的父母想法也是一样的,对豪门的印象并不好,在深圳听说你在和一个富二代谈对象,就为你担心,在学校时你最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我就借机回来给你把个关的。”   “那我们在地铁巧遇也是你安排策划的?”   “是的,要不然我怎么能介入。”   “为什么又要横刀夺爱?”   “我也不愿意,你为什么不恨卫然的花心,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呢?”   “男人不都是这个德行吗?可你为什么就轻易就范呢?”   “我不是轻易就范,那次在迪拜的酒店,我就和他分室而居的,他还不理解,我说把最好的留给最好的人和最好的时间吧。”   “你真的能做到吗?”   “那时我心生疑虑,根本没有想到要嫁给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拥着我在豪华套间那宽大的睡床上,可是我没有忘掉这次只是来游玩观光的,不能这么轻易地失身,看着他殷切的眼神,我安慰道,不急,让我将最宝贵的珍藏到最后一刻,在对的时候送给对的人吧。然后我回到另一间卧室里,一夜分室而居。”   “那你为什么后来居然真的和他结婚了?”   “因为他和他父亲都说喜欢我,我的母亲也逼我。”   “这不是你的性格,轻易被人控制。”   “对,这不是我的性格,可是有一件事让我铁了心改变了主意。”   “是什么事让你改变了主意的?”   “你知道他父亲是怎么瘸的吗?”   “车祸呀。”   “对,那次车祸对他父亲造成的伤害就是失去了一条腿,难道真的对卫然丝毫没有伤害吗?”   “你怎么能知道有没有伤害?”   “所以我就通过私家侦探去查到了当初就医的原始记录。”   “说了什么?”   “性功能永久性丧失。”   “天哪,怎么会是这样。”   “所以要不是我这样执着,你不是被害苦了,你性格懦弱,不敢与世抗争,只会委屈求全,还记得那个姓蔡的台湾歌星吗?结婚十年的无性生活,多可悲啊。”   “那你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这就是我改变主意的王牌,他既然能隐瞒性功能丧失的事实,执意和我结婚就是一种欺骗,我为什么不能将计就计和他结婚,等着这一天再起诉离婚,以他为过错方索要一笔巨额赔偿?”   “你达到目的了吗?”   “我如愿分到了他的一半财产,1800万。”   “对,得让这些富二代也尝尝苦头。可是你不也苦了自己吗?结婚离婚多伤人啊。”   “呵呵,他性无能,我守身如玉仍是处女身,没有实质性的婚姻。”   “他也很伤心吧?”   “你还为他想,蜜月我都没让他碰我,因为我直接告诉他,知道了他隐瞒性无能的事实,是不道德的欺骗,如果不信,我就拿出证据。”   “为什么三个月才离婚?”   “达成协约,给他面子,而且他花的钱里面有买我的封口费,让我别说出事实真相。只有对你,我才讲了真话,你不会再恨我了吧?”   “不恨,早就不恨了,我现在的未婚夫是一个电器工程师,对我很好,是个踏实过日子的人。”   “这样我也就真的放心了,是你自己找的吗?”   “他是我父亲单位的一个强弱电工程师,比我大两岁,很会疼惜人,父亲说信得过他,我看着也顺眼。那次去梅花谷看梅花又遭到春雨,他硬是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我身上,回来后他感冒了,而我却没事,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相信。”看着何琳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里充满着满足和幸福,安静也感到一阵欣慰。   “我很快就要回深圳了,这是一场生活的插曲,我依然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做自己的主人,这是一枚钻戒,送给你做个纪念,还有、我预订了一款‘安静地躁动’婚纱,用你的名字付了账,到时候你去量个身就行了,记得减肥哦,祝你幸福。”   在机场大厅的送行人群中,何琳和安静两个人宛如一对亲姐妹,难分难舍,直到最后的安检才依依惜别。   癫痫病疾病怎么治陕西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武汉哪家医院有治疗癫痫的郑州治疗小儿癫痫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