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云】紫藤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3:12
我的另一半叫阿文,英文名叫David。啊文是北方人,却没有北方人的高大雄壮,个头也就跟南方人差不多,戴个金丝框眼镜,看着倒是挺斯文,别看到斯文就想到斯文败类,啊文是个暖男!   认识阿文,是在一个阴雨天里,确切地说,应该是第一次撞见他,在我讨厌的一个阴雨天里。而认识他,应该是在之后的另一个阴天里。   我一直认为,遇见抑或是有一两句话的短暂互动都不算认识。否则我们认识的人岂不是多得数不清了。   记得那天因为工作出错被领导训话了,心情郁闷的我骑着我的电动小滑板穿过人行道的时候一下没注意撞上了他。重点是我把人撞了还继续加油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用阿文后来的话说就是:我以为你是要撞死我,想着反正撞残了。我说:你不准女司机油门当刹车使啊。他就一个劲地在那笑。朋友都嘲笑我那小滑板就是只小乌龟,所以根本撞不疼人,倒是把我自己甩进了阿文怀里。呼的一下,我只觉得勾到了一个红色的球,然后把自己挂球上了。   那球伸出两爪子把我往地上摁了摁,我好歹站稳了。然后他才弯腰去捡被我撞到地上的单反镜头盖。“很有特色的雨靴”这是他跟我讲的第一句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而这是我跟他讲的第一句话。   02 written by David   我叫David,中文名字叫阿文,我是个自主创业者,我和死党在南方的一个一线城市合伙开了一家策划公司。我的太太叫小敏,不过她只喜欢别人叫她Wisteria。Wisteria,中文意思是紫藤花,紫藤为长寿树种,民间极喜种植,成年的植株茎蔓蜿延屈曲,开花繁多,串串花序悬挂于绿叶藤蔓之间,瘦长的荚果迎风摇曳,自古以来中国文人皆爱以其为题材咏诗作画。在庭院中用其攀绕棚架,制成花廊,或用其攀绕枯木,有枯木逢生之意。紫藤4月中旬至5月上旬开花,花语为:醉人的恋情,依依的思念对你执着。   我曾问她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她歪着脑袋说喜欢,我说喜欢它什么,她说喜欢不需要理由。她反问我那你喜欢我什么,我突然语塞,喜欢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喜欢她的全部。   记得那是个星期五,傍晚,雨天。本来和Allen约好了一起去红砖厂一客户那谈合约的的,但客户临时有事改期了,刚好空余的时间不如放松一下,便约去喝猫屎咖啡了,出门时想着顺便带上相机吧,看会不会遇到不一样的风景(注:我是摄影爱好者)。穿过人行道的时候我恍了下神,想着公司最近业绩似乎有所下滑,得想个对策应对。呼的一声,有个小小的身影朝我扑了过来,我在心里想,妈呀,这是要被撞死了。   她说: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在我去捡镜头盖的时候,我却低头看见了她那双很特别的水晶雨靴。我说:很有特色的雨靴。她那红色的羽绒服包裹的小小身躯镇了一下,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皱着眉头,懒懒地抬了下眼皮瞟了我一眼,然后骑上小滑板扬尘而去。徒留我在那里凌乱。好冷漠的人!我想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这么好的机会不应该是要跟她认识一下的吗?至少问一下名字,要个电话什么的吧?真想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注意她很久了。她每天差不多时间就会骑着一个小滑板车梭梭地穿过我办公室对面那条马路然后扬长而去。说实话你很难不去注意她,就像在一堆蔬菜里面有一个苹果,你一眼就分辨出来了。于是你就会开始对那个苹果感兴趣,特别想要知道她是酸的还是甜的。   Allen挑挑眉头说,长得可以,不过看样子不好泡,兄弟你好自为之吧!   03 written by Wisteria   “咔嚓”我抬起头刚好撞到单反的镜头上,我习惯性地皱起眉头想破口骂到:你是变态啊,人家蹲在这里你也拍。拿着相机的人很紧张地伸了手过来摸着我的头说:疼吗?那双大手很温暖,在这个冬天里温暖得我想哭。我收起了盯着他的那双愤怒的眼睛,转而望向别处。害怕被别人一眼就望穿了。   他捣鼓着我停在马路边的小滑板说:马达还会转,应该是链条断了。我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我住那边,我可以送你”他指了指马路对面那栋大楼,等着我回话。我那疲惫的脑袋在缓慢运转着,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他的身影,我在心里碎了句:我去,他是我上个星期撞到的那个球吧!真是冤家路窄,每次有不好的事都能遇上。上星期是被领导批了一路没精神才撞的人,这次车又半路坏了。不过出现得倒是挺是时候,这样想着心里不禁坏笑了几声。   呼呼……小滑板被推到了人行道上,我默默地跟在后面,机械地迈着步子。也不记得距离上一次是有多少年了,那么久以来第一次那么认真地打量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影。大概是1米七五的个头,灰色的长款尼子大衣包裹着还算匀称的身材,尽管衣领裹住了他的后脑勺,我还是看到了他那浓黑柔顺的短发,这让我有种想要伸手触摸的冲动。黑色的西裤搭上黑色的皮鞋。感觉很绅士,颇有艺术家的感觉。但是看着他推着我那小滑板车,画风是不是有点太过独特!   他送我回到住处楼下,而做为感谢的代价就是我第二天要请他去喝猫屎咖啡。我说:地点?时间?他说:下午4点,今天遇到的地方见。我说:好。然后转身上楼去。想着刚丢在修理铺的小滑板要什么时候去拿。“呼呼……”皇冠伴着加油声越行越远,我突然想到什么,猛地往楼下冲了去,可是他究竟还是开远了。我瘫坐在地上,慌张而又无助,不禁掩面哭了起来,就像Young(杨)离开我的时候一样。   04 written by David   晚上,我和Allen说我约到那个女孩了。他说:嘿哟,你小子可以嘛,来,跟哥分享一下泡妞手段和心得。我说你不要这么猥琐,我只是送她回家顺便约了明天喝咖啡。“哟!”那小样一下来劲了,在电话那头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不止。“送人回家?有没进去坐坐?然后再顺便来个拥抱什么的,嘿嘿”“你想哪去了!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送回去了而已!我可不像某人目的不纯,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弄上床的!”听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我愤愤地答道。“你少来,你最后的目的不也是想要跟人约炮嘛,少在这装”我无耐地挂了电话,真是交友不慎啊。   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电话号码和名字,想到今天她那白得没什么血色的脸和那一路冷冷的沉默,冰冷得跟这个冬天的风一样。Wisteria(紫藤花),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别人都说外表冷漠的人内心都比较狂热,那她也是吗?而想到自己每天站在窗口看着骑着小滑板掠过的她,还有今天她身上带着的那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禁春心荡漾起来。别想多了!我猛地拍了下自己脑门,把被窝紧了紧,管她什么的,反正不叫ROSE,不带刺就行。明天肯定会是美好的一天。   05 written by Wisteria   猫屎咖啡,产于印尼,是世界最贵咖啡的一种。其实我不能理解为何那些人爱喝civetcoffee(猫屎咖啡),因为在我看来包装得再高贵它还是麝香猫的屎,只不过那应该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便便罢了。据说野生麝香猫喜欢吃肥美多浆的咖啡果子,但坚硬的硬果核(生豆)无法消化,随粪便排出,清洗干净之后,就成为KopiLuwak咖啡生豆!经过麝香猫肠胃发酵的咖啡豆,特别浓稠香醇,由于产量稀少,并且发酵过程独特,风味和一般咖啡大异其趣。虽然我对猫屎咖啡有那么一小点看法,但我不得不承认对于一个不爱喝咖啡的人来说它还是挺不错的。猫屎咖啡当然是没有猫屎的臭味啦,其实闻着有点甘香,喝进去之后舌尖还会留有一点点甘甜。   我懒懒地靠在座椅上,习惯性地转着中指上的戒指,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啊文(David)。并没有什么温度的阳光斜斜地透过窗户照在他的侧脸上,让他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依旧是金色边框眼镜,眼镜下一双正常大小但很有穿透力的眼睛,还算性感的嘴唇和蠕动的喉结,手指比较白皙修长,一看就是没干过重活的人。他今天穿着比昨天随意,灰色的羽绒服加黑色绒布西裤,棕色的休闲鞋。   “咣当”他拿起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口,放下的时候手似乎滑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紧张。“你都是这么大胆地看男人的吗?”他望向窗外,然后回过头来微笑着问到。“是”我心里微微晃动了一下,但嘴上依旧用不依不饶的语气答道,我看他小皱了下眉头。我把脸别向落地玻璃窗外,窗外一个小女孩对着我扮鬼脸,我朝她微笑,然后习惯性地用手去摸中指上的戒指。“这是你第一次笑”他喝了第二口咖啡幽幽地说。我慎了慎,抬起高傲的下巴看着他。他说你是老师吗?总是那么严肃。我说你是司仪吗?总是在笑。从上次见面他就一直保持着招牌式的优雅迷人的微笑。真的,用优雅这词应该是最贴切不过的,不做司仪可惜了。“谁规定喜欢笑的就是司仪?”“那谁规定了严肃的就是老师?”我白了他一眼,他反而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我反倒觉得有点不自在了,于是又不自主地去转了下中指上的戒指。   06 written by David   咖啡厅里的音乐悠扬悦耳,她坐在我对面,大胆直接地看着我,边转着她中指上的戒指,这戒指应该戴了很久了,我看到了她手指上被烙出了深深的痕迹。那戒指发着淡淡的银光让我觉得特别耀眼,我避开它缓缓地喝了口咖啡,却撞上她犀利的眼神,手跟着心一起抖了一下,咣!咖啡杯不慎撞到了托盘。   我说:你都是这么大胆地看男人的吗?她犹豫了半秒回答道:是!这让我觉得又想生气又想笑。我低头看着她手上的戒指,很想问那是男朋友送的吗?但我犹豫了一下。她看着窗外的小女孩脸上浮出了不经意察觉的笑,我发现她笑起来好美,我有点错觉自己看到了她开心地笑的子。我开始试探性地找话题,她说话的语气就跟她冷冷的表情一样,高傲而冷酷。不过我总觉得那不是真正的她。这让我特别想要挖掘出真正的她。我把目光重新挪回到她手指上的戒指上,已经是第几次了,她那看是不经意的习惯性动作。没有温度的夕阳缓缓地落下了山去,我们从咖啡店出来,我说要不要共进晚餐?她说今晚有约。我说男朋友?她说我单身,我说那……她说闺蜜。我说那改天我请你吃饭?她说随便,然后伸手招了辆的士扬尘而去,一如她骑着她的小滑板车。只留下了她身上让我着迷的清香。我猜那应该是LOLITALEMPICKA(洛丽塔海洋之心)。   看着远处缓缓点亮的霓虹灯,我心里不知道是兴奋还是难过,她说:我单身,可是手上那一枚戒指是那么的刺眼,还有她那个摸戒指的动作,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打电话给Allen,他说:完了,你小子中毒了。我说:半个小时后,清巴见吧。   07 written by Wisteria   到达NEWYORK CITY(纽约餐吧)时间刚好是18点整,离约定时间早了半个钟。坐在服务员预留的隔间,给小希打了个电话,那丫头说已经开车狂奔过来了。好吧,每次都要在约定时间的最后一秒出现,让我有点怀疑那家伙的时间观念。下午喝了太多咖啡,感觉胃有点不舒服,于是跟服务员要了杯柠檬水,伴着西餐厅悠扬的音乐,静静地闭目养神。   已经多久了,除了Young,我的脑袋里已映射不出任何男人的脸。可是刚一闭眼,有一张俊俏的笑脸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紧张地拿起柠檬水猛地灌了一口,摇了摇头,不可能的。   呼呼,身后一阵风飘过,继而有人坐在了我对面,当然,我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来了。小希把包往旁座一扔,伸手拿过我的柠檬水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喝完了潇洒地招了下手:服务员,把这个满上,然后给我拿一杯。我无奈地看着她,我说姐姐,你现在是豪门阔太,可不可以有点豪门媳妇的样子?!然后她立刻端坐,故作优雅地拨弄了一下她那刚弄好的卷发,朝我妩媚地一笑。我去,我做了个呕吐的表情。“好吧,我输给你了”我说。   小希是我闺蜜,也是我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的校友。不要惊讶,缘分就是这么莫名奇妙的。我很佩服她的是这家伙是个百变女王,可以一秒变女汉子,也可以一秒做回小女人,可以表现得疯疯癫癫,也可以表现得温文尔雅。反正气质在那,不管怎么变都是美的。   “说吧,又在密谋什么行动?”我呡了一口柠檬水问道,因为这Y的昨晚神神秘秘的死活要一起吃饭才说。说话间服务员把晚餐送上来了,她说吃完再说吧,我饿死了。我郁闷地、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   郑州都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如何治疗癫痫病呢哈尔滨哪里的医院治癫痫更牢靠?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