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丁香•那年丁香】夜色多美好(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6:00

 一 

花褪残红青杏小,子规声里雨如烟。人逢喜事精神爽,赏心乐事谁家园。

昨天,天刚透亮,妮子就早早起来,美美地哼着小曲,准备给娘过九十一岁生日。

妮子小巧玲珑,人长得漂亮,是那种经得起近距离细看,不笑也动人的美女,若是随便一笑,红唇白齿,美得像二月初桃。走在大街上,就算是漂亮的姑娘,都会心生嫉妒哩。

妮子的娘二八年生人,比她爹小两岁,一哥一妹,姊妹仨人。当年,妮子的爹南北抗战,在方圆百里,是个响当当的人物。那年,妮子的爹二十八,娘二十三,经媒人撮合,俩人半年后成了亲。后来,就有了一个哥一个姐和妮子兄妹三人。

妮子的爹去世早。如今,妮子的娘亲九十一高岁龄了,家耳不聋,眼不花,心态开朗乐呵呵。思绪敏捷,记忆不差,虽不识字,老话张口就来,声声入人心,句句富哲理。妮子说最喜娘那句满满底气、霸气十足的话:“我养你小,你养我老!”每每此时,妮子故意怯怯地、弱弱地逗娘:“养就养呗,恁厉害干啥来?哈哈……”

妮子常听娘絮叨,爹从小是孤儿,跟着哥嫂过,是村上苦孩子一个。娘说爹性子倔,认定的事情,八匹骡子九匹马都拉不回;娘笑爹笨,说他只会下面条,做饭瞎凑合,地里的庄稼活没一样上手的;娘还说爹傻乎乎,一高兴,就屁颠颠扭起军民大秧歌。爹是个老邮电,爬电线杆、扯电话线的活样样精通,是邮电系统的标杆,全省的楷模,直羡慕得年轻人唏嘘感叹,一个个跟在爹的屁股后面,声声叫师傅。

妮子说,娘心地善良,尊老爱幼,性情温和,吃苦耐劳,勤俭节约,心灵手巧,啥活都会做,兄妹仨人的衣服从来没买过,都是娘纺花织布,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看着儿女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各自建立起温暖的小窝,有了满意的工作。娘开心,一开心就藏不住心底的甜蜜,脸上开成一朵花的摸样儿,透着美美的幸福和无限的荣光。妮子说有时娘开心了,还情不自禁自个夸自个哩,她说:“嘿嘿,除了没进过学堂不识字,没有啥事能难住我。”

昨天,是娘的生日。妮子一早给娘做了一碗长寿面,还有她爱吃的羊肉馅烫面包子和够味的胡辣汤。拾掇好家务活,妮子就开始给娘洗头,且干洗;剪发,蘑菇头。这些年,妮子一直是娘的御用理发师。妮子说生日的服饰自然要喜庆,大红的丝绸薄衣给娘穿身上,娘喜不自禁,皱纹里漾满笑。她扯扯衣袖,瞅瞅妮子,慢条斯理,话儿悠悠:“看这‘大红袍’可是喝茶的衣服,平日里穿出门,人家看见了,还不说娘是个‘老妖精’才怪哩。嗯,今个生日,豁出去了,要是再配上我那个格格样的太阳帽,戴上刘德华样子的那个‘太阳镜’,还不跟华侨老太太似的。呵呵,呵呵。”

见娘笑得灿烂,妮子应声:“必须的。”

妞子说,把娘打扮得花儿一样,不是一句显摆的漂亮话儿。给娘洗澡,会累得自己胳膊酸痛,可看到看着焕然一新,心情美美的娘,自己心里也会美的吞了蜜一样。其实,打扮老人,如娘年轻时装扮自己的孩子。妮子说,自己最乐于做的事情,就是天天心怀甜蜜给娘——洗头——刷牙——洗脚——更衣。

 

娘年岁大了,平日里有些絮叨。念叨最多的,还是那句:“小时侯我给你穿衣戴帽,现在老了老了,轮到你伺候我了。我养你小,你侍候我老,一还一报。”

是啊,还能陪您多少年?孝不待我,为人儿女要及时行孝。孝,就是这样,融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在简简单单的岁月里,让老人心安神宁有依托,在儿女最深情的陪伴里,健健康康幸福地过好每一天。

妮子说,把娘打扮得花儿一样,不能由了性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除了冬天少有外出,其他的三个季节里,温馨小广场是娘心生向往最钟情的心灵乐园,入园观花,逢人搭讪;听戏入迷,锻炼有伴,拉呱聊天;心有最爱,拍照存念。用妮子娘的话说,那就是风景美好,瞬息万变,留不住岁月,就留下影儿,慢慢回味,一段时光就如一块糖,啥时候都变不了甜蜜的味道。

妮子说,人世间幸福的花儿芬芳四溢,如悠悠思绪,潮汐般,身临其境,是容易被感染的。人讲心幸福,人亦幸福,每每看到镜头里娘开心尽意的笑脸儿,自己“怦怦”跳动的心房,亦如春天的风儿吹皱的一池湖水,抑制不住甜甜蜜蜜的翻滚,真的身心都陶醉了,欣欣然的样子。 

妮子说,把娘打扮得像花儿一样,要用心用情,来不得半点马虎,一定要细致点,再细致点。有时,来了兴致,她不妨把自己的衣服给老太太穿上,看娘那副洋气的样儿,哪像个九十多岁的小脚老太太?妮子说看娘一惊一乍开心笑出泪花的摸样儿,真的好幸福。妮子说,自己喜欢画画,并且有了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之成就,主要是得益于小时侯娘的的启蒙。小时候,娘绣花做鞋,先在纸上画好图样儿,再小心翼翼把图样贴到鞋帮上,才穿针引线开始刺绣。那时候,鞋上绣的花,无论画什么,都是娘自己亲手设计的,花样多到不下几十种哩。妮子自豪地说,嗨嗨,你说俺娘亲厉害不?

见有人竖起大拇指点赞,妮子来了兴致。她说,经年里,家里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的棉裤棉袄老虎鞋,娘从小做到他们一个个上了小学。有时候自己都怀疑俺是不是娘亲生的?有娘心灵手巧,样样针线活都在行,俺咋笨得像头猪,癞狗扶不上墙?嘿嘿。

妮子说,把娘打扮得花儿一样,不只是生活日常,还有她喜欢的潮流摸样。娘喜花草,尤喜指甲花。小时候,娘常常摘来蓖麻叶和一捏沾红手的指甲花加了白矾捣碎,把我这个娇闺女的个个手指头涂上她捣鼓半天的得意之作,然后缠得紧紧巴巴、结结实实。娘说,包指甲不但美,还能避邪哩。妮子小时候,疯疯癫癫,像个个淘气小子,不愿受制于染指甲这样的包包裹裹,娘来了气,就虎起脸子吓唬她说,女孩子兴这个,不听话,长大了会嫁不出去的。当时,妮子扮个鬼脸儿,说着“谁稀罕嫁人?不嫁,不嫁,就不嫁!”尥起蹶子,小屁股一扭,“呲溜”一股烟,跑远了。气得她娘迈开“三寸金莲”,一步三摇晃,追呀追……

昨天,是娘的生日。妮子拿来自己用的指甲油,在娘的指甲上涂上了五颜六色的小花儿。娘嘿嘿嘻笑着,对妮子说:“嗯,一朵朵花儿,跟真的样,好看!”妮子点头笑得甜。她心想,是啊,这涂在娘指甲上的朵朵绽放的花儿,是心花,开在娘美美的心田,舒展在娘灿烂的眉宇间,幸福里透着安然。

妮子天天把娘打扮的花儿一样,她自己心里也甜丝丝地乐翻了天。

搀扶娘上了专用的小推车,一切稳妥了,妮子抬手冲娘“OK”一声:“走,小广场公园照相去喽。哈哈。”妮子的娘车上坐稳了,哧哧笑得满面春风。她大手一挥,像指挥千军万马的指挥官,大声喊着:“开路一马斯!”

芳菲五月天,日子多美好。妮子漾着美美的笑脸,甜甜地和娘说着暖心暖肺的话儿。一路上,妮子推着娘,小步慢走,去小广场的公园赏花遛弯儿。

娘俩儿在公园绕圈遛弯大半天,赏足了风景。妮子轻言轻语,问娘:“累不?咱歇会呗。”妮子的娘说:“哎哎,看不完的美景,遛不尽的弯弯。嘿嘿,妮子辛苦!歇歇,歇歇呗。”

 

妮子抬头,右手着眼罩,望望天。附身问娘:“娘,玩够了没?看看,这天都晌午啦,咱回家呗?”妮子的娘双手交叉,来回搓不停。她也手搭凉棚瞅瞅天,笑答:“回呗,回家吃啥?”

“吃啥?”妮子说:“今个娘生日,当然给您做好吃的了。”

妮子的娘迂回应声,话里带话:“嗯,回家能做出啥好吃的。嗯……”

知娘莫若女,妮子知道娘动了心思,是想下饭店了。于是,妮子给娘出了一道选择题,故意逗娘说:“今天娘作主,回家吃?还是下饭店?说吧。”妮子的娘,嘴角蠕动,说出心里话:“回家做饭,多麻烦。要不,咱今天下饭店,行不?

“能不行嘛?”

“啥?”

“家里的生日蛋糕,还等您回去吃昵。”

“晚上吃,晚不?”

“那咋行?”

“那就是不行喽?”

“谁说不行了?行。”

“嗯,这还差不离。”

妮子笑,她说别看娘今年九十一岁了。可她一点不糊涂,可聪明了。她心中一旦有了啥想法,一般不会明了说,先是给你画个圈圈,让你跳。见你跳进去,她开心得像个孩子。你见过这样的娘吗?嘿嘿,可有意思了。

餐桌旁,妮子我故意把菜单递给娘。“娘,看看您想吃啥?自个点吧。”娘不假思索,伸手接过来,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娘,像模像样一页一页翻看着厚厚一本五颜六色的菜谱。翻到最后一页时,娘憋不住发话了:“哎哎,花里胡哨的,都是些啥玩意儿?我一个不认识,咋点?”

妮子憋住笑,指着菜单说:“嗨,简单。你相中哪个,就点哪个呗。”娘不露声色,稳稳地坐着,不急不躁,一脸矜持样儿。“嗯,入乡随俗,点啥点?你这妮子,又不是不知道娘喜欢吃啥,你随便点两个不就妥了嘛。”

妮子说带娘来这家店,已经不止一次了。以往每次来吃饭,都是一菜一面依了娘。这次,她特意给娘点了一小碗长寿面,一盘切成薄片的酱牛肉,另外还点了一盘娘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

妮子的娘,胃口不错,吃得香甜……

妮子说,老换小,老换小,小孩外面吃饭香,老人也是如此。其实,娘,真正的想法,并不是喜欢在外面馆子里吃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娘上了年纪,出行不方便,平日里靠小推车出出进进的,眼馋外面的世界,钟情眼前的新鲜,稀罕饭馆里人来人往、喜庆欢乐、喧嚣热闹的场面。

回家路上,娘问:“妮子,总共花了多少钱?”

妮子抿嘴,逗娘说:“三毛钱。”

妮子的娘信以为真:“耶,真便宜哩。”

妮子问:“娘,下次还来不?”她笑:“出门溜达一上午,不用回家动锅动碗了,三毛钱吃得饱饱,这这样饭店哪里找?多合算!嘿嘿,明个还来,中不?”

“中,还来。”妮子问娘:“一顿饭,花了三毛钱,还不贵嘛?”

“嗯,三毛还凑合,要是四毛以上就贵点了。要不,咱下次换个饭店去试试,看两毛钱能吃饱不?”

嘿嘿……妮子笑不露齿。

哈哈……娘捂紧了嘴巴。

妮子说,你知道吗?这个世上有一种快乐叫逗娘笑。也许,在娘的消费观里,三毛钱的消费就是一道硬杠杠。妮子的娘常念叨,小时候,爹一个月的工资满打满算也就两张十元的大钞,爹娘省吃俭用,养活了妮子兄妹仨。难怪娘念叨,说如今三毛钱一顿饭,知足吧!不少了,不少了,再多就浪费了。

回到家,娘累了。她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多。趁娘午睡的空闲,我外出给娘买来了稀饭、小菜、蒸包。晚饭,娘先是有滋有味地品吃了一小块蛋糕,又喝了稀饭,吃了两个蒸包。娘问:“这顿晚饭一包在内,多少钱?”

妮子回答:“三毛钱。”

娘用手点着妮子说:“瞎话篓子,还框我来。”

“谁框你了?”

“你框我。”

“咋框你了?”

“一个包子得五分钱吧,两盘子菜多少钱?还有两碗稀饭哩。嗯,至少也要四毛多钱。对不?”

妮子的娘掰起指头,细算帐。

妮子一脸坏笑。嘿嘿,真好!三毛钱下饭店,善意的谎言,逗娘乐呵呵呗。只要娘开心,一切都不是事。

 

娘生日的晚上,妮子跟娘睡一张床。

许久,没跟娘睡一张床了。妮子匆匆翻出一床薄薄的被子,快速在娘的身旁收拾出一小窝。她仿佛回到了孩提时光,没等娘入睡,就迫不及待地钻进娘温暖的被窝。她搂着娘的脖子,曾经因诸事困扰拧巴的身心,此刻就像是遇水的压缩饼干,瞬间豁然膨胀,自如漾开,如娘此刻脸上舒展的皱纹。

是累了么?夜深人静,家家户户熄了灯,如息了所有的心思,在短短长长、或粗或轻的鼾声里,应该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少了白日的喧嚣。夜色,静谧。月光,柔美。

没有困意来袭,妮子索性拉开窗帘。月光如水,似画。没和你打声招呼,就由着性子,忽悠一下,从窗棂里泻进来。

看看娘没睡,妮子喜笑颜开。她像小时候一样,附在娘的耳边,轻轻的,柔柔的,绵绵地和娘小声磨叽着,跟娘逗乐子的话,声声发自心底,句句透着甜蜜。妮子问:“娘,妮子跟您睡开心不?”娘说:“傻妮子,能不开心?”妮子又问:“娘,幸福不?快乐不?”娘笑:“幸福。快乐。”妮子说,又如儿时的光景一模一样,耳鬓厮磨,缠磨娘,赖着娘,慈祥善良的娘口里不说,心里头也一定乐开了花。

不觉间,已是凌晨一点了。娘不睡,妮子也睡不着。

妮子打个哈欠,又逗娘:“娘来,看您今天多拽,吃了大餐,闺女还陪着。”娘笑,笑得“咯咯”出了声。“拽拽拽,摊上个孝顺的闺女,能不拽!一会,娘都拽到床底下去啦。”

妮子说,娘逗乐,真好。娘平时装糊涂,今个清亮着嘞。人世间,有一种美好,除了叫陪伴,还叫其乐融融哩。妮子动情地说,跟娘睡,让自己又找回了美好的童年岁月。

妮子问娘:“娘,还记得不?我多大才断奶不?”娘一点不糊涂,顿了顿,说:“六岁那年。”妮子问:“凭啥恁大才给我断的奶?”娘回答说:“家里你是小垫窝(老小),死心眼儿,娘亲心里不舍呗。”妮子说:“咋不舍得,您不会咯咯很,硬断了?”

武汉癫痫治疗最好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好?郑州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宝宝经常癫痫小发作不治疗可以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