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小小芝麻香(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45:08

“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这曾是一句非常流行的歇后语。西瓜与芝麻,一个大而圆,一个细而瘦,两相比较,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该句话的意思是:说抓住了小的,却把大的给丢了,重视了次要的,却把主要的给忽略了,通常用它来比喻一个人做事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不过,这西瓜与芝麻,在我最初的印象里似乎都是不可替代的。

小时候,爷爷是个老瓜匠,每年种的西瓜又大又圆,我吃着特别的甜,总是吃不够。后来,爷爷去了,我吃西瓜好像再也找不到当年吃爷爷种的西瓜那种感觉了。父亲有一次上街赶集,买了个烧饼舍不得吃,用他那块粗布手巾包着,装在内衣的口袋里给我捎了回来。至今想来,那一个薄薄的烧饼,当时我没用几口就吃完了,然而那粘在手上的细细的几粒芝麻,我用舌尖轻轻地一舔,香味悠长,便长久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我的老家豫东平原,土质、气候都很适合种芝麻。整好土地,撒上芝麻,一场雨水过后,小小的芝麻苗就挤挤扛扛地拱了出来,青青的、细细的。由于随手撒得不匀,刚开始是一疙瘩一块的。待间了苗、扑棱成棵儿,一株株的芝麻往上就拔得很快。那叶片绿绿的,芝麻分叉了、开花了、结蒴了,一节更比一节高。芝麻的生长期,正赶到热天,日照强烈,阳光充足,我们乡下老家有句俗话叫做“晒油”,看来这芝麻的“油香”也是太阳晒出来的。

至今犹记,“小光肚”跟着奶奶一起下地打芝麻叶,奶奶说小孩子皮嫩,怕晒着了我,还常常抹掉自己头上的蓝粗布巾给我披上。那时的芝麻叶正是肥大肉厚,打在清水盆里一淘、上蒸馍锅一炸,再在铁丝绳或秫秸箔上一搭或一晒,芝麻叶就会变得干卷着,瘦瘦的。奶奶细心地收起来,将其装进了一个束口的布袋子里,为了防潮,又放在了她床头的那口青色的条缸里。冬春之时,喝芝麻叶面条,再一撮一撮地拿出来,那一粒一粒的像精致的茶叶。

芝麻成熟收割后,先捆成两把多粗的个儿,在场地里找片亮堂而又平坦的地方,三四捆儿靠在一起,相互支撑着晒。每天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在地上铺一块油布或布单,将晒过一天的芝麻个儿小心翼翼地拿来,放在铺好的油布或单子上,一手抓起一捆芝麻个儿,棵头朝下,两两轻轻一磕,就会听到芝麻从蒴里洒落的簌簌声,像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会看到细细的暗红色的芝麻粒流出,像一股小溪潺潺而下。待挑挑拣拣梗子和碎蒴渣儿,吹吹簸簸上面的浮土,鲜亮亮的芝麻就呈现在了眼前。

说起芝麻,很容易让我想起的就是小磨香油。那时候吃香油,多是从游乡的“油梆子”那里换来的。记得常常是中午下工后正吃饭的当儿,不需满庄子跑着喊,油梆子“梆梆”一敲,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就围了上去,紧接着,大姑娘、小媳妇,端着饭碗的,还未做好饭的,都走了出来。卖油的都是三里五村来来回回的,谁都认识,很快便搭讪上了。

这时有人伸过碗去,做生意的都是精明人,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吝啬的,他拿起油葫芦轻轻一扬,一串油珠儿便滚落碗中,顿时油花一层,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在一片的赞叹声中,卖油的将车子推到了一个凉阴处,见有人拿着芝麻走来,他赶忙取过筛子接着,用秤一吊,多重的芝麻换多重的油,在心里早已算出了。他将油葫芦对准油瓶子口,滴溜溜的油便从瓶口缓缓注入,倒满后来人接回油瓶子盖上瓶盖,右手攥住瓶口,上下颠倒摇晃着,看着那金黄澄亮的芝麻油,露出了一脸的满足感。

记得后来我读初中的时候,生产队也磨过两年油。当时,父亲曾在那里帮过忙。在我的印象中,油坊是两间屋,靠当门垒盘磨。我每次去都见一头浅灰色的草驴拉着磨,磨上油渣油水一直在往下流着。里间靠窗户下支着一口大锅,好像有个小马达带动,在不停地晃动着。师傅姓田,是我村的一个上门女婿。他坐在一个木凳子上,胳膊抬得老高,小心翼翼地用一个大油葫芦在上面不时地撇着,撇几下后,再倾倒进旁边的一个大塑料桶里。那一连贯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好像在表演戏法似的,直看得我目瞪口呆。

现在想起来,我倒是吃过几瓶“芝麻酱”。芝麻酱是田师傅给的,装在一个广口的罐头瓶里,上稀下稠,呈暗红色,很像是熬的糖稀。我装进书包拿到学校里,大家吃馍的时候每人膏点,那芝麻酱滑滑的、腻腻的,香得很。不过,吃不了几次,满满的一瓶,大家一同吃,也就没有了。有时,越吃嘴越馋,越吃越想吃,到后来,同学们再三督促我,我就不得不央求父亲又买了几瓶。

要说吃芝麻,我家最常见的吃法是擀“芝麻盐”。每年分了或收了芝麻,父亲总是先簸簸,拾掇拾掇,挑些籽大粒饱的,放在一个细细的袋子里挽紧了袋口,再装在堂屋门后的瓦瓮里。瓮是一种特制的小口陶器,下细上粗,很像一种高桩子萝卜,口收得很紧,外表光滑滑的,老鼠很难爬上去。当时我家很少换油吃,嘴馋的时候,父亲就把芝麻取出大半碗,挑挑拣拣,筛筛晒晒,放在小锅里焙上一焙。焙的当儿,母亲就先从灶台的盐灌里捏一撮盐,把盐粒子擀碎擀好,等听到锅里“嗑啪嗑啪”不断地响着,父亲就赶快把芝麻铲出来放在案子上。

这个时候,母亲趁热撒上些食盐,再反复地擀上几遍,就可以装进碗里吃了。所谓的“芝麻盐”,其实也就是“芝麻”加“盐”,只是炒炒焙焙加上盐,吃着更香,也更为方便。每次做好后,父母都是再三叮嘱慢着吃,可我和妹妹都是端着碗、拿着馍,唯恐自己吃了亏,争着抢着夹着吃。有时候蒸油卷,没有油,奶奶就用这芝麻盐来代替。芝麻盐用来蒸油卷,不仅色彩鲜艳,连馍带菜都有了,而且吃起来另有一番风味。

八月中秋节是个团圆的日子,中原一带吃月饼赏月是通例,可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月饼似乎是不可多得的。一块月饼,切成几块,一大家子人分吃,很快就吃完了。在我老家那里,中秋节这天,除了吃月饼,还兴吃焦馍。“焦馍”,其实说白了也就是撒有芝麻的烙馍。馍烙好后,再将其拿到灶膛门口熥一熥,直到烤焦。吃的时候,待冷凉一点,口感会更好,焦香味更足。只是孩子们都眼巴巴地瞅着,嘴馋得直流口水,哪里还会等得及,闻香而动,一从锅底拿出来,还在手里倒腾着,嘴便吃上了。

记得每年八月十五的晚上,母亲都要烙上十多张,一张一张,不厌其烦地在灶膛里熥熥。爷爷奶奶说他们年龄大了,牙口不好,吃不动就不吃了,母亲说:“这大过节的,都得吃,一个也不能拉下!”母亲说到做到,腾出手后她就将焦馍在案子上擀碎,做成“焦馍盐”,让我给爷爷奶奶端过去。最后,父亲母亲一般也都各吃一张,还剩下好几张,母亲就用纸给小心包好,装在了一个塑料袋里,我和妹妹一连吃了好几天,直到返潮了变得津津的,还是感到很香很好吃。现在想想,八月十五吃焦馍的那种独特香味,真的令我回味无穷。

在那段漫长的岁月里,艰难困苦的日子,除了吃,烧也显得非常重要。芝麻杆由青而黄、由黄而黑,在吐出玲珑而精致的芝麻粒后,它便成了烧火做饭的材料。成捆的芝麻杆由于易燃烧、上火快、火力旺和操作方便,是乡村当时最好的燃料。一般人家平时都舍不得烧,就放在柴禾下面做垛底。等到春节过油炸东西的时候,才把它从垛底抽出来,放在灶膛里,一棵芝麻杆就是一把火炬,那熊熊燃烧的火光照亮了一张张笑脸。

犹记当年,为了炕烟或烧窑,拉煤通常都要跑到很远的山里去。去的时候,大家结伴而行,长长的车队就像一条游龙,行进的车子上几乎每辆都装有芝麻杆。当时拉煤,都靠的是人力,长距离跋涉,通常随走随做、随做随吃、随吃随行。芝麻杆易燃、易烧又易装,放在车子上拉着还轻便,可以说是得天独厚。每次出门远行,人们就经常带上它。从前有句“人马未动,粮草先行”,用来形容行军打仗,这拉煤也正如行军打仗,只是粮草随行而已。

过去,我还见冬天里窖萝卜和白菜,常常在庭院的一角挖个大坑,将萝卜或白菜一行行一列列地摆好,中间或两头总要插捆芝麻杆,然后再封上厚厚的土。我原以为这芝麻杆是做个“应子”当标记的,后来听母亲说,那是专意给萝卜和白菜留的出气的地方,以防“烂窖”。烂窖,也就是整窖烂的意思。萝卜白菜这东西,水分大,易水烂,如果没有出气的地方,烂时还容易“传染”,坏得很快。芝麻杆捆成个儿,里外都透气,是绝佳的通气筒。这种简单易行的方法,应该说是乡人们劳动经验的总结,也是在劳动中的一项发明或创造。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小小的芝麻除了传统的芝麻油、芝麻酱、芝麻叶和芝麻盐等之外,还得到了新的开发,现在的超市或饭店里,各种芝麻糖、芝麻饼、芝麻酥和芝麻糊等应运而生。这小小的芝麻,在更高层次更多领域日益满足着人们多方面的需求。一套娱乐益智的节目《芝麻开门》,利用“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中的一句暗语,为观众们奉献了一道道精神大餐。

西瓜大,西瓜甜;芝麻小,芝麻香。香甜都是美味,大小则是相对而言的。从前有部豫剧电影《七品芝麻官》,又名《唐知县审诰命》,很受人们的欢迎。据说,过去的知县是一地的父母官,按照通常的说法“老坟里的土还代管三尺”,它的意思是说,这县官不但要管“阳间”,还能管“阴曹地府”,但和皇帝钦封的一品诰命夫人相比,真的还是一名小小的“芝麻”官,可他不畏权势、一身正气,“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小鸡敢于叨大虫,硬是顶住了压力,运用法律和智慧,为民伸张了正义。

现在有些干部,也就芝麻大个官,便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不把百姓和党的事业放在心上,或贪赃枉法,或玩忽职守,或失职渎职,影响了党和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当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都出台了一系列反腐倡廉、从严治党的措施,那些试图坐享其成的干部,在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反腐大潮中,必将丢了“西瓜”,也捡不到“芝麻”。

一粒小小的芝麻,就是一粒种子,撒出去就能生根、发芽、开花、结实;一粒粒的芝麻聚集起来,就能榨出清香四溢、沁人心扉的美味来。如今,人们的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追求营养保健的食品成为了一种时尚,小小的芝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成为了很多人日常生活的牵念。不要小觑了这小小的不起眼的芝麻,生命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它的活色生香和无私奉献!

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青岛哪里癫痫病医院专业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哪些细节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