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木马】雪燃冰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59:20

雪燃冰河

1

海涛滚滚,鸥翅时掠,在我脚下,一座钢铁的岛一片移动的大山威武向前,我所置身的,是一艘巍然峨然的大哉邮轮,巍然峨然。

不错,是大邮轮。

大邮轮是什么概念呢?它无异于一座庞大而舒适的海上度假村——夜总会,电影院,歌舞厅,赌场,商店,健身房,游泳馆,无限量的美食,正餐厅,小吃铺,比萨、薯条和冰激凌,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但是,我对这些悉无兴趣;我的心跳如鼓,我的呼吸应和着东太平洋大浪的起伏,我关注的只是渺远的前方,只是什么时候可以到达那神秘莫测的冷艳之地阿拉斯加。

早听人们说,阿拉斯加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最后一些净土之一。

早听人们说,阿拉斯加是一方极为寒冷又令人血脉贲张的古老大陆。

早听人们说,阿拉斯加是一块壮美得让人不能不嚎啕大哭的地方。

是这样的吗?

我在心里问着。我看见远山上的一棵躬腰老树,俨若写在蓝天上的一个巨大问号。

2

我如一个穿了航天服的登月者,我怀着如登月者一般的忐忑心情。

我手扶船舷,环视八方。

多次看见的是远处陆上的山,在向海的一面,总是形成一个坐着的斜边长长的直角三角形,那斜边渐次矮了下去,矮了下去,以至于完全消失于大海之中。还可以看见那最后的陆地上,总有几间红的或白的小房子,撩拨着人的求知欲:它们是做什么的呢?里面住着人吗?海啸来时会不会把它淹掉?引人百般猜想。

也多次看到飘飘游游的云彩,千片万片都像电镀的一样,而太阳则是电镀之源,它首先电镀了自己,最豪华的电镀,电镀的太阳电镀的云,物理和化学的激烈反应。它们夺目耀眼,似乎只要稍稍碰一下,那物理和化学的反应就会掉落于地下,把树木烫焦,引发山火。但常常在这时候,烈烈太阳转瞬就变得温柔无比,使西山的上空红艳起来,凝固的焰火弥天,好莱坞的大片隆重上演,银幕宽达八千米九千米甚或一万米,焰火灿灿烂烂,西山成了眼睛中的最后一片陆地。这时便又想问:如果时间戛然而止,那最后的一片陆地还会消失吗?它要是永不消失,远游的天鹅还会从这儿飞过吗?引人百般猜想。

不过不管是哪样的最后一片陆地,都是撩逗人想象力的所在。

而我知道,阿拉斯加真像这最后的片片陆地,但它更为诱人,因为它是世界的尽头。

我想象,阿拉斯加藏着无尽的秘密。

但人们说,无论我们有着多么雄厚的想象力,在那儿也会捉襟见肘。

3

越走黑夜越短了,短得只有六小时,五小时,四小时,自然,相应地,白天越来越长,以至到了晚上十点钟,以往我常常上床睡觉的时刻,太阳才有了一点沉落的意思,我还可以站在甲板上拍摄照片。而一到凌晨三点,天就大亮了。大亮中,看见的除了海涛和远山之外,还总有几艘船舰在远处的阳光下摇,背景虚白,船舰黑黑。

越走天越冷了,我不能不一层一层地加着衣服:线衣,毛背心,以至于大棉袄。而须知,现在正是酷暑七月啊,不管中国还是美国,学生们都已经放了暑假;就在前两天,美国死谷的温度竟高达摄氏50多度,人们在地面上铺一张锡铂纸,就可以煎得熟鸡蛋。但在这儿,在这水天一色的旅途上,竟如进入冬季冬至数九天了,头九二九,怀里插手。

越走晴天越少了,越走云雾越多了,而且那云,全然不像内陆,一朵朵已不好再用朵字来做它的量词了,因为它一个个都别出心裁地变幻着自己,甚至让人感到它们一个个都成了几何王国的行家里手了,有的成了三角形,有的成了矩形,有的成了梯形,几何的云,云的几何,几何的云好不几何好不奇特好不美艳!还没到阿拉斯加,我们已看到云的异数,异数的云已如另一个星球的风景悄然展开亢奋着我们的眸子和神经!那些云,还有的在一个山头,竟然成了一座有着数百米阔拱顶的白玉宫殿,那悠长如歌诗的拱顶居然如人工所砌,规规整整,无一逾矩,而且,它的左边还矗着一座同样如人工所砌的规整的白玉侧殿,侧殿里如有壁炉在燃烧,因而侧殿的上方,升起着袅袅白烟。整个建构十分精致。

匪夷所思山上云,浪漫了山河惊呆了人,让人捶头想不清!

它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诡谲?是什么原因使然?隐约看见,两千年前的楚诗人屈原,就站在那雨中浪中云中,如我似的发问。那么,我是接着屈夫子发问的了。一个个的问号,就高悬于那雨中浪中云中。

4

当我扣上棉衣的最后一颗纽扣的时候,冷风飕飕,白雪皑皑,邮轮的广播在说:阿拉斯加就要到了,再走一会儿,你还应戴上棉帽和手套。

胜景渐欲入人眼。

好激动!

目光与心争向前!

又意识到这时候不该作诗。

好好看吧!前边,是世界上大部分人都难以涉足的地方。

那里脚印寥寥,是一块最为干净的处女地。

也是世界的冰箱,世界的冷气机,为盛夏的酷热世界保着鲜制造着清凉。

我生命中的不易察觉的遗憾,现在已经察觉了,但它将在前方得到消解。

看到海面上有蓝色的什么垃圾漂来。想,这儿怎么也有了可恶的污染?却不料,那哪里是什么垃圾啊,它贵重得就如蓝色的翡翠,遍体蓝光闪闪。

据说,它原是冰山上的一块,它是从冰山上垮落到海面而随波漂至我们面前。

那么,它是阿拉斯加派出的欢迎来客的先遣使了,在这先遣使的身上,我已想象到了阿拉斯加这个冷美人的孤傲和娇艳。

海中波光鳞鳞,我快乐如风。

5

转瞬间多么令人兴奋!哦,一缕一缕,雪光扑来;一缕一缕,冰影扑来;一缕一缕,树的黑扑来;一缕一缕,云的白扑来;一缕一缕,拉雪撬的狗声扑来;一缕一缕,晶莹的大块扑来。

雪峰扑来;冰崖扑来;纯水扑来;圣气扑来;雪诗扑来;冰画扑来;绝美的天地扑来;壮观的世界扑来。这扑来的一切,都使我脚触雪线而心临沸点,眼鼻耳触觉一齐上阵,都无法消受这意想不到的丰饶绮丽和无边奢靡。

不过,我的眼神虽如一只初入璇宫的小羊羔,但它经过最初的一阵迷乱,最终还是得到些许的平静,并且能聚焦于一点了。我看见一个个睡莲一般的小岛,由于距离的不同,在视线中旋转旋转,又迎着船头,列队向我漂来,那当然是阿拉斯加派出的仪杖队了;它即使只有一间房大,也都长满树木以树木为迎宾的仪杖。我还看见一座座的下有绿树上有积雪的大山,也列队迎向我,它们有如阿拉斯加派出的迎宾官员。而港口里的水上飞机起起落落,其声如雷,震得满山谷都在震颤都在轰响,又恰似为我鸣响了阵阵礼炮。但这一切都来不及细看,只惊鸿一瞥,阿拉斯加已将我紧紧地揽在它的臂弯里边;这时看到的是,除了小镇般的寂寥房舍,除了白墙红墙黑屋顶外加根根电线干,便是万年不融的千尺冻土层上的满目的雪云雪雪还有瞟渺中的冰河。

难以按捺登高看——雪拥冰河,雪挤冰河,雪挽冰河,雪撩冰河,雪燃冰河云幻山,阿拉斯加,它以它的奇绝的冰,它以它的又冷又烫的雪,它以它的无题的朦胧诗飘忽的云,它以它的盛夏的绿树和蓝的紫的花,它以它的混沌初开似的地球上最初的纯净粗犷和原始,欢迎我,使我热血澎湃热泪欲滴如同电晕。

6

这一刻,我愿入乡随俗,我愿披发跣足,我愿原始一些野悍一些,像北京猿人或蓝田猿人,我甚至愿意成为半坡姑娘手中陶罐上的那条鱼,从而成为阿拉斯加族群和万物中的一员,并和他们打成一片。

但我仍旧是我。

不过我是专门找苦吃来了。虽然到了这儿我们旅客也有着舒适的条件,可以尽享其福,但我却远远地避开了。我渴望艰苦,我想从中得到人生命题中应有的坎坷和苦难的历练,从而使自己心中的元气能够得到蒸腾。

我看见一些青年男女远胜于我。我看见他们迎着阿拉斯加的凛冽的寒风,裸露着肌肤,在这里或作瑜珈的静坐,或跃起脚腿作鹰似的舞蹈。

在他们的身边,风总是古朴的,石总是未经雕琢的,树叶总是发出远离报章头版新闻的阵阵嚎声;时序和方位,远古和今天,陆地和海空的界线,都变得模糊不清了。但正是在这里,却十分清晰地显现出了他们青春的美丽无限。

这儿曾接纳过败阵将军的声声叹息,这儿曾承载过遇挫商家的猛烈捶打,这儿曾收留过不少失恋人儿的醉饮和长啸。但人们的种种不幸,最终都被这儿的壮观华美和严酷所焚,焚成灰焚成尘,于是人们都成了涅盘后的凤凰又展翅远飞。

这儿的茫茫群山,除了金矿油矿,除了路基,谁都没动过一镐一犁一锄。甚至连脚印也不曾有过。只有树在这里叶长叶落。只有熊在这里出出没没。这是一块真正的处女地,如处女似的贞不可犯。

这儿是冰雪的琴,每走一步都能发出洗练的美妙音响。

踏着琴音,我狂走狂看。我热汗淌尽就匍匐于带冰的苔原,体验万物的生存之艰和坚韧不拔。环望这儿的仙境般的瑰丽,我尽管没有嚎啕大哭,但我的心跳得比嚎啕大哭还要剧烈还要激越。我听到了阿拉斯加的真实的生命律动。我从头到脚都鼓荡着深沉的兴奋。我成了一朵乍开的花,新鲜,明艳,没有一丝倦容;或者成了一只刚刚爆开的爆竹,满身都是热烈的缤纷,尽管脚下是冰,是雪,是阿拉斯加的冷冽的不可一世的寒风。

7

静夜。激动得无法入眠。披衣走上甲板。

其实已经黎明了。

冰默默,雪默默,万籁沉溺于曙色之中。

我发出心的欢呼——

好一片晶莹的世界!

好一片透明的天地!

好一个既陌生又奇诡的浪漫情怀的摇篮!

听人说,它的别名叫做“最后的边疆”。

是谁给这儿起了个别名?他起这别名的时候,心里激荡着些什么呢?这些,恐怕现在已难以查证了;明白无误的只是,这名字是一个诗意的、极富于形象感的名字。于今在我看来,这名字起得太精当了,简直可以和我们的美丽地球相媲美。它使人从中品味到了从未有过的渺远、宏阔和浩瀚。

郭沫若有一首著名的诗,叫做《立在地球边上放号》,它描写的正是这一带的情景。

阿拉斯加是地球之边。

感觉里,它确是地球之边地球的最后的边疆,是地球的瞭望台,是离太空、离外星最近的地方。

是的,站在这儿,天风掀着衣襟,星光洒满眼畔,仿佛只要前行一步,就是那在星云间游荡着的空间站了。

在这儿,似乎能看到太阳风,看到太阳系外的遥远的天体和星系,甚至还可以看到宇宙的渺渺边缘。

看到的是无尽的寥阔和自由。

寥阔自由的是外星人的工作和歌舞之地。

那么外星人,此刻我眼巴巴地希望看见你,可是云遮雾罩我看不清你的一丝影子,如果你有比我们更加高超的科技,你可以凭借它向我挥一下手吗?我现在正在这地球的绝域阿拉斯加!

你知道吗?已经好几天了,我不用手机,不用互联网,

甚至连那纷纭的世事、喧嚣的生活,想都不去再想。我只寄身于此,享受着全新的生命体验新如初生。那么,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更新的惊喜?

不过即使你不露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此刻里,全宇宙应都看见,阿拉斯加就是我,我就是阿拉斯加,我和阿拉斯加浑然一体是一体的呼吸和脉动。我冰骨雪肌,晶莹剔透,连五脏都是那么透明。我的衣服如云制的仙袂这仙袂飘飘。

8

我被慢悠悠的蜗牛似的观光火车载着,看了远年间留下来的淘金遗址,勾起了浓浓的思古幽情。但我更感兴趣的,却是那遣址背靠着的座座大山。

那可真叫山!那可真是山!那样的威势那样的线条那样的结构那样的色彩那样的质地那样的气味,再加上那样的神秘和孤傲,那可实在是山的长兄山的父王!

蓝天似海,它们是这海里的伟大岛屿。

它们全无卑微气,畏琐气,一座座都挺胸而立,气宇轩昂,一派君临天下的姿态。

它们本来已够雄伟了,巨石又在更高的层次上,豪壮了它们,磅礴了它们。

不是么?山若史前什么神灵留下来的篇篇雄文,巨无霸的石头是满目的警句警句撞击人心。一座座巨石垒垒,一座座巨石突兀,一座座巨石纵横巨石压顶逼得人透不过气来。绝壁上——吊着巨石;陡坡上——趴着巨石;树林间——露着巨石;孤峰上——擎着巨石。那些巨石又与我们常见的巨石不是同一的概念,而是高了好几个型号好几个层级,犹如姚明之于普通人。它们其实大多不好再用巨石二字来指称了,它们是巨石中的巨石,是石头的巨无霸。我觉得这每块巨石都是一个争夺天下的角儿,它只要哇呀呀一声喊,就能使大海退潮,河水倒流,横扫千军如卷席。

除了石,山上到处是水,到处是小河和湖泊,更有水的固态形象——冰和雪。

9

后来我听说,整个阿拉斯加,水资源极其丰富,到处都是雪山和冰河。

雪山随便都能看到,但要近距离地观赏冰河,就不那么容易了。

吉林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注意饮食孩子经常抽搐去哪家医院治疗能好长春市到哪里治羊癫疯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