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年】月是故乡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57:05

月是夜的使者,西天日落之际,也正是明月升空之时。这会儿,夜色苍茫,远山如黛,一只无形的大手兀然擎起巨笔,饱蘸颜料,以落日为圆心,于天际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橘黄色晕圈。晕圈中央,残阳如血,仿佛一枚硕大的鸡蛋黄。穹隆之上,东南边陲,一轮孤月趁着暮色悄然升起,因了夕阳尚未落山的缘故,光,清浅,黯淡;倘若稍不留意,极难发现它的存在。

今天,农历八月十四,月,尚不圆满。我痴痴凝望着它,轻叹一口气,开始生火做饭。

在天光还没有彻底变黑的当口,工地上总有一段短暂的热闹时光。男人们吆五喝六,或聚在一起玩扑克、打麻将;或三五成群凑在一块抿两盅酒;而更多的,也不言语,独自一人悄悄斜卧在工棚里,随手不停地翻看着手机。或许,是快过节了,跟老家的父母、孩子聊几句话,道一声平安;或许,压根就是漫无目的地乱翻一通。反正已经下工,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身体又极其疲乏,只待消磨到夜色完全吞没工地,然后熄灯睡觉也就罢了。

相比于男人,工地上的女人就要活泼得多。俗话讲,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里聚集了一堆女人呢。一群女人前前后后相跟上逛逛街,聊聊天,唠唠东家长、西家短,笑语欢声间,也给工地带来了不少欢乐。

夜色愈发浓重,不远处,一栋栋高耸的大楼黑黝黝矗立在那里,仿佛一座座无言的雕塑,又像是一群正冷眼观看这个世界的怪物。如果没有那些伸展着长臂的吊塔作陪衬,远远望去,人们往往会产生一种错觉,误认为大楼即将竣工或已经竣工了。而事实上,这项工程实在浩大得很,离竣工之期还有一些时日。不过,不用担忧什么,有这么多农民工兄弟常年驻扎在这里,日日不停地干活,恐怕用不了多久,一栋栋建筑就会拔地而起,为千千万万城里人提供优厚的住宿条件。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大地,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标准工棚。灯火微弱,映照着男人们疲惫而兴奋的脸,也映照着他们强壮的身板与粗糙的大手。影影绰绰,有几个女人穿梭其间,为男人们端水送饭。时不时有男人在开玩笑,引得大伙儿一阵哄笑。哄笑声里,往往夹杂了女人的惊呼声与斥骂声。这些声音经晚风的推波助澜,传得很远,很远,让略显寂寥的工地多多少少勃发出些许生气……

月亮越升越高,脸盘也比刚才小了许多。如水的月华一泻千里,抚慰着每一个离家的人。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是这个地方的月儿高,还是家乡的月儿更加明亮?

其实,老家离这里很远很远。高中毕业,就差那么几分,我没有走进大学的校门。娘说,一个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有啥用?还不如早点嫁人,早点生儿育女安心过日子!我实在拗不过爹娘,嫁给了同村的林子。在生下一对儿女之后,跟着他,也一起来到了这座城市。实际上,在这个工地,像我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除了我,还有十七八个女人,也是随着当家人一块来到这里的。平常里,男人们干重活,女人们就帮衬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做小工,或者帮着男人们洗洗衣、做做饭。日子虽说过得辛苦了些,可夫妻毕竟都在一起,头疼脑热的,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相比那些孤零零一个人出来打工的男人,有自家女人在身边照顾,林子,还有林子的其他一些工友,也就能少吃点苦。

人声渐渐沉寂,蚊帐低垂,工友们大多已进入梦乡。我和林子所住的工棚里,统共塞着五支床。每支床中间,都挂着布帘子,将工棚分割成了好几个部分。靠里,除了我和林子的一支床外,还有另外一对夫妻的。临近出口,三支床上,都住着单身工友。工棚不大,白天,大家都忙着上工,还不至于太拥挤;到了夜晚,大家纷纷归来睡觉,空间就显得逼仄不堪了。

夜静谧,我却久久难以入眠。身边,林子发出香甜的鼾声,似乎正做着一个美梦。翻身过去,借着工棚一角电脑屏幕发出的微光,我仔细端详林子的脸:这是一张英俊的面庞,浓眉大眼,棱角分明。可是,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刮胡子了,鼻子下、下巴颏,还有两个腮帮子,胡子拉碴,纷纷乱乱,就像几堆杂乱的野草。经雨淋日晒,原本白皙的皮肤呈现出古铜色,在微弱的光映衬下,肤色显得愈发深沉,透着几分疲惫,还有几分憔悴。我伸手,轻轻抚摸着这张脸,不由得想到留在家乡的一双儿女。

大的,是个闺女,今年刚上小学。本来,我和林子合计过,想让闺女跟着我们到这边上学,可是找了好几个学校,人家都不接收,说是农民工子女不在划片范围之内。不仅如此,即使人家接收我们家闺女,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工棚里,又该往哪里搁闺女的床铺?这么一想,原来的想法也就作罢,让闺女在老家上学算了。小子还小,由爷爷奶奶帮着照管,倒也放心。可是,孩子毕竟是娘身上的一块肉啊,好长时间见不到孩子,我的心里总七上八下、翻来覆去不是个滋味。明天,就该是中秋节了。中秋,团圆的日子!可是,我们一家子,四口人,却远隔千山万水,不能团聚!我好想,想他们在家的样子,想他们红彤彤的脸蛋,想他们满是期待而又失望的眼神……慕然间,我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把,痛,透彻肺腑的痛,让心尖瞬间急剧颤抖;眼泪,不争气的眼泪,也默然溢出了眼眶。

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不知是哪位工友“嘎吱”一下翻个身子,发出了喃喃的呓语声。那些个梦话,零零碎碎,听不大明白,好像是和老家的父母对话。其实,世上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有人想着升官发财,有人图个生活安逸,而我们,同样也抱着一个希望:用自己的肩头扛起家庭的重担,用磨出老茧的双手带给孩子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是的,这个城市很繁华,宽阔的双向八车道、不断拔高的高层建筑、街道两旁闪亮的霓虹灯,还有陈列在透明橱窗里的高档商品……所有这些,无不显示出它日益繁荣的现代化水平。可是,在这里,只有我们的梦想,却永远也没有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家园在外省,在乡下!

没人的时候,也曾问过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丧失土地,还是因为如今的城市就如同一张血盆大口将我们一口吸到了这里?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也不知道我们最终要去向哪里。我们就像蝼蚁一样在每个城市的街道上爬行着,也许有一天会自生自灭,也许哪一日会淹没在滚滚红尘中。所有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更不敢妄加猜想下去。

假如我和林子不曾离开家乡,假如我们还在乡下,这会儿功夫,应该是和父母、孩子在一起赏月吧?故乡的月很圆,故乡的月很亮,她高高挂在天幕上,柔和光朗照着一面小方桌;小方桌上,一定摆放着刚刚收获的毛豆,摆放着新采的葡萄与苹果,还摆放着自家打的一摞摞粗月饼……风里,带着瓜果的甜香,也带着孩子们的笑声。静静聆听,聆听着,我的魂越升越高,越走越远,渐渐地,跨过崇山峻岭,早已飞回我的故乡!

月,故乡的月!

沈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郑州治疗癫痫病哈尔滨哪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西安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