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江南】冤家对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35:58
(一)
  
   这是“文化大革命”中一个无碍大局的小插曲,但却给两个年轻军人带来了大相径庭的命运。
   方明和李智是同班同学,方明来自农村,憨厚,老实,一米七五的身材,那微黑的脸庞,凸起的肌腱,显得身板结实有力,最好的证明,就是他一口气能在单杠上做五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好十个引体向上。李智来自县城,白净的肤色,个头比方明还高三公分,身材高挑,却显得有些瘦弱。自从考上高中后。李智就是班长,方明为劳动委员。两人在班委中还算要好。李智聪明过人,喜欢写作,在中学期间,就开始在县报上发表“豆腐干”诗作。而方明的特长就是肯助人为乐,哪个同学有什么体力活,他都主动去帮忙。于是,当班长的李明,总是派方明“出公差”,包括为他洗衣服。但有时李智也会“笼络”一下方明,在他高兴时,也请方明看回电影什么的,可方明却实打实,每次从家里返校时,就给李智和班上同学带些农村土特产。由于李智是班长,口才好,人缘好,平时,不少男女同学都围着他转。而方明呢,不善言语,没有事,就一个人往图书馆跑。故有的同学叫他“单干户”。
   李智的同桌是个女生,叫陈艳艳,瓜子脸,长头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冲人笑时,那微微上翘的小嘴,总让李智心动。为此,李智一直暗恋着艳艳,平时方百计讨好她,考试时,还故意把卷子推到陈艳艳面前,让她看自己的答案。一个星期天,李智买了电影票,递给陈艳艳,约她看电影。当陈艳艳想要说什么时,李智却冷不防疯吻了陈艳艳一下,笑着跑了。晚上,李智买了糖果,早早来到电影院门口,可直到电影开演了,也未见到艳艳,李智只好一个人进去。坐在电影院,摸摸旁边空着的坐骑,有些失落,便没了心思看电影,打起瞌睡来。电影结束,灯光骤亮,就在李智站起转身伸懒腰时,发现陈艳艳竟然和方明在一起。李智顿时觉得受到莫大的羞辱,随即低下头,又坐了下来。他恨方明,妒忌方明。其实,这次看电影,并非是方明有意,而是陈艳艳主动约的方明。何况,方明也没有和陈艳艳“哪个”的意思。可从此,李智却把方明当成了情敌。
  
   (二)
  
   毕业前,部队来学校招兵,方明第一个报名,李智怕陈艳艳瞧不起他,也最后一个挤进了报名的队伍。结果,学校共录取八人,包括方明和李智。要走的前一天,李智特的买了一件漂亮的丝绸连衣裙来到陈艳艳家,向陈艳艳告别,希望她明天能来送他。不料,陈艳艳的母亲告诉李智,说艳艳一早就到方明家去了,这更引起李智对方明的不满。到部队后,两人被分配在同一个师的两个连队。由于李智爱好写作,当兵一年多,就显露才华,时不时在军内外报刊上发表诗歌,不久就调到团里;而方明呢,却是埋头苦干,在军训中,成了连队的尖子,也被提为班长。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根据上级指示,师里要抽人参加“三支两军”,并成立写作组,加大对“三支两军”和部队的宣传报道。成立写作组,需要调入,宣传科科长邓苏州首先想到李智,他现在是团里宣传股的干事,就与副科长王大田商议,说:“这个写作组就由你来管,我想把李智从团里调上来,你看怎样?”王大田欣然同意,说:“好啊,李智聪明,会写东西,是个笔杆子。”几天后,李智到师宣传科报到。王大田找李智谈话,说:“现在这个写作组,要分两条线,至少要找五六个人,你看还有谁到写作组合适?”李智想了一会,说:“现在连队的高中生不多,我看方明可以,他在学校和我搭过挡,也是班委。”
   其实,方明写作不怎么样,他的作文在班上属于一般化。因李智还想着学校的那点事,他这个点子,目的就是要叫方明出洋相。经过研究,方明和另外几个战士,一起调到师部写作组,归宣传科管,其笔名叫“卫东”,由付科长王大田任组长,分三支两军报道和部队报道两个组。李智带两个人,主动要求搞部队报道,因他认为,方明在部队训练方面是尖子,由他去搞部队报道,会占便宜,就抢了个先。并推荐方明去搞“三支两军”报道,王副科长没异议。方明有些为难地说:“我对写报道,一窍不通,对三支两军更不熟悉,我,我怕搞不好。”王大田说:“不会就学嘛,你过去会打枪弄炮吗?”方明摇摇头,说:“不会。”“可现在你不也成了射击能手吗?不会就学,没关系。”王大田鼓励方明。
   “这真是赶鸭子上轿。”方明又转身对李智说:“李智,你可要帮助我啊!”
   李智微微一笑,淡淡地说:“不敢不敢!”
  
   (三)
  
   部队驻扎在省城,支左任务很繁重,支左的对象大都是高校,主要任务是军管军训。方明到部队后,一门心思搞训练,连上街都很少。省城有十几所高校,他们在什么路都不清楚,更别说写什么宣传报道了。方明想,既然领导叫我干这件事,我就要服从命令干好它。他首先买来省城地图,查看每所高校的位置,又到师部“三支两军”办公室,抄下每个学校军管军训人员的名单,电话号码,然后,就带领两个战士,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去熟悉人头,了解情况。那会正直夏天,方明原本就有些黑,烈日当头,整天在大街上跑来跑去,不仅军装湿透,脸也晒得更黑了。白天了解情况,晚上就一个人呆在办公室翻报纸,一方面了解上头宣传精神,另一方面学习学习,看看人家稿子是如何写的。有一次,他看报纸看到下半夜,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到第二天,科长邓苏州上班开办公室门,才发现他一夜没回宿舍睡觉。一个多月下来,方明也摸到些门路,写了几篇稿子,但却如石沉大海,一点反应也没有。王大田有些急了,虽说方明他们很辛苦,但部队的三支两军情况始终未见报,对王副科长的压力也不小。便找来方明投到报社的几篇稿子的草稿看,终于发现原因所在,就对方明说:“宣传报道,不能老跟在别人后面走,宣传要有前瞻性,引导性,如果别人都讲过了,报社都登过了,你再写,报社能重复登嘛?”王大田一席话,顿时拨亮了方明心中的的灯,连连说:“明白了,我明白了,新闻要有新意。”
   “对啰,小伙子,好好琢磨琢磨吧,会有长劲的。”王大田拍了拍方明的肩膀。
   李智见三支两军报道至今未见报,心中暗暗高兴。心想:看来你方明也没什么本事!而自己搞的部队报道,却在八一建军节前夕,在省城的报纸上登了一篇“解放军某部抓革命,促战备”的稿子,有800多字,而且刊登在第二版头条。李智喜形于色,迫不及待把报纸拿给王大田看,王大田拿起报纸,笑着说:“嗯,不错不错。”又问:“谁写的?”李智下面两个战士异口同声地说:“李智,李智一个人写的。”“嗯,好!好!我让邓科长在科务会上表演表扬!”
   “小意思,表扬就不必了吧,王副科长。”李智嘴上这般说,可心里却巴不得,也好让方明难受一回。接下来李智整天眉开眼笑,见人就主动发问:“稿子看到没有?”对方也总是笑着点点头,夸奖他是师里的笔杆子。
   就在稿子见报后的第三天,省城报社一个电话打到宣传科,是王大田接的,说:“你们部队那篇稿子,有问题啊!”
   王大田一惊,忙问对方:“什么问题?”
   电话那头说:“解放军报社来电话检举,说你们那篇稿子,是抄袭军报的,只是在标题上改了两个字,军报的稿子是抓革命,促训练,你们改成抓革命,促战备。其他全文基本上都是照抄。这件事,总编批评我们审查不严,让我们检讨。王科长,抄袭可是我们新闻工作者的大忌啊,这可是个职业道德问题,你们要好好抓一抓,对作者要进行批评教育,否则,我们以后不敢再登你们的稿子了。”报社的电话,犹如重重敲了王大田的脑瓜子,连连说:“好,好,我们接受批评,抓好对写作组成员的教育,绝不重犯这样的错误。”
   放下电话,王大田赶紧找来前几天的解放军报,一对比,果然如此。顿时火冒三丈,随即叫来李智,把两张报纸往他面前一放,拍了一下台子问:“李智,这是怎么回事?”
   李智万万没想到事情败露如此之快,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低声说:“我,我也是想宣传宣传部队,为部队增光。”
   “放屁,你这是为部队增光呀,你他妈的是为部队丢丑!你要做深刻检讨!”王大田气不打一处来,把李智痛骂了一顿。
   经过这次挫折,李智从此情绪低落,对写报道不再感兴趣,而是埋头写诗歌。相反,方明整天还带着两个战士在三支两军第一线跑素材,但始终没有部队支左的消息见报。一天,报上发表了“最高指示”:“军宣队要促进学校大联合。”方明想:复天大学的军宣队在这方面搞的不错,就带人去采访,回来后,写了一篇关于“解放军某部在支左中做好学生思想工作,促进大联合”的稿子,送到省城新华分社,没想到,被新华社做为头条电讯播发,第二天,全国所有大报全文刊登了。这一下,轰动了全师上下,王大田笑得合不拢嘴,夸奖说:“方明你小子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上级机关对师部的宣传工作也大为赞赏,为此,师部决定给方明记三等功,以表彰他的出色成绩。
  
   (四)
  
   师写作组取得不小成绩,王大田很高兴,在科务会上,宣读了师里给方明记三等功的决定,同时又批评了李智。王大田指着李智的鼻子问:“李智,你怎么搞的,都三四个月了除你放个臭屁外,你们三只鸡一个像样的蛋都没下。”
   “我,我,”李智还未“我”出来,就被王大田打断:“我什么?你这是消极对待组织的批评。不想干了是吧?不想干,就回团里去!”
   回团里。这对李智打击太大了,也太没面子了。连忙说:“我不是还有三首诗歌见报的嘛。”
   不说他那诗还好,一提他那诗,王大田的火气更大:“你不就是想个人出名吗?我们要斗私批修,要把部队的报道搞上去。你什么时候把你那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斗倒了,批臭了,我看,部队的报道自然就上去了。”
   王大田的批评,揭了李智的痛处。在他的思想上,总感到自己了不起,应该在各方面比方明强。可现在,却落后在方明的后面,感到很丢面子。心想,都是方明这小子出风头,搞的我如此被动。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稿子上了人民日报嘛。你王大田就把我说的一文不值,还给我戴上个人主义的冒子,难道还想整我不成?从此,他对王大田产生了不满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里治疗,对方明更是耿耿于怀,旧恨未去,又添新仇,结下的圪瘩越来越大。有时两人见面,方明主动与李智打招呼,李智却眼睛一抬,头一偏,嘴里“哼”一声,就走开了。
   这个师,是林彪的老部队,林彪为了拉拢部队,将他用过的作战地图送给了师里。得到付统帅的赏赐,全师上下,一片欢腾,层层开会,个个表态。师部决定召开全师庆祝大会,会后,要向副统帅写一封表忠心的感谢信,领导把这事交给王大田,王大田就叫写作组的李智和方明先起草。于是两人关在房间里,各自起郑州癫痫病发作时怎么办草了个草稿。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王大田把两个草稿看完,就对李智讲:“你以为是写诗呀?你是想叫副统帅读你的诗作呀,要实在点,要把全师指战员对副统帅感激的心情表达出来,要把我们决心紧跟副统帅的忠心表达出来,要把全师上下抓革命,促战备训练的干劲表达出来。”王大田拿起方明的稿子,说:“方明,你这这稿子也不理想,但还比较充实,实在,有血有肉,就是有些生硬,再好好加加工,润润色,还可用。”王大田这一正一反的比较,把李智羞得无地自容,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把自己的稿子撕的粉碎,丢下一句话:“他写的好,用他的好啦!”
  
   (五)
  
   两年以后,师组织科刘科长,在宣传科的科务会上,宣布了师党委新的任命:王大田任师宣传科科长,主持全面工作;方明任副科长,负责全师宣传报道;李智到宣传科任科员,老科长邓苏州调离,另有任用。
   这样一来,方明和李智之间,就成了上下级。当天,方明见李智精神不振,知道他有些委屈,就约他到自己宿舍坐坐,可李智却向方明抛过来一串话:“别太得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也会轮流转的。”而后,两人就面合心不合。方明照样搞支左报道,李智工作也没有什么起色。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晴天一声霹雳,林彪叛逃了。不久,上级传达指示,部队要整顿,要在组织上,思想上肃清林彪的流毒。决定将过去大势吹捧林彪,紧跟林彪,中毒较深,犯有错误的干部集中起来,到军部办学习班,交待问题。宣传科曾因大力宣传林彪的政治,军事思想,王大田主管宣传,而且主持起草了给林彪的“效忠信“,错误严重,进学习班首当其中。名义上说是办学习班,实际上就是隔离审查。和他一同进学习班的还有七名师,团级干部。
   听到这个消息,李智高兴得一夜未睡,心想,王大田倒了,你方明是紧跟王大田的,也跑不了。于是他连夜写了一封信给师党委,表示坚决拥护党委决定。坚决听毛主席的话,坚决执行上级指示,肃清林彪流毒,搞好本职工作。
   部队很快转入政治学习,因科长王大田进了学习班,科里的工作理所当然由方明主持。为此,李智大为不满。心想:“过去你受方明重用,现在,林彪倒了,王大田都关起来了,你方明还在台上指手划脚。”他下决心要板倒对手,以出了那口咽不下的气,于是李智处处留意方明的行动。

共 1580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