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荷塘】圈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16:00
夜半时分,有人在敲我们警务室的窗户。
   “民哥,在吗?民哥,你睡了吗?”
   我侧耳一听,不难分辨出是我的好兄弟小孟在轻声呼唤着我。“啊,是小孟吗,这么晚了……唉唉,你等着哈,我去开门。”我急忙去开门迎接。
   小孟一行三人进了警务室,小孟媳妇刘霞首先用一口地道的河南话冲着我大吼大叫:“咦咦,民哥,你个土狗还撅个沟子睡觉那,俺二哥可是被联防队抓走了呀,睡啥哩睡,快点起来,帮俺把俺二哥从里面鼓捣出来。”
   “邪乎啥哩邪乎,就你的废话多。”小孟白了媳妇一眼,给我递了一根香烟,接着对我慢条斯理道:“民哥,你不知道,事情是这样子哩,今天俺二哥到华凌去见工,平时他天不黑就猫回家里了。可是今天有点反常,一直到现在也某见个人影子,可把俺们几个都急坏了。这不,俺嫂子都快急疯了。今儿下午俺们先到华凌综治办去问了,有人说,看到俺二哥被几个联防队员抓到一辆大轿子车上拉走了。具体拉到哪儿去了,谁也不着,他们也不说,态度恶劣的很,脸色可难看了。后来俺们到处打听,后来又听人说可能是被拉到小地窝堡收管所那里关押起来了。还听说是因为查身份证和暂住证,那天俺二哥刚巧没带,才被抓走的。后来俺们又到小地窝堡关押所去打听,可那里俺们连个门都进不去。所以,所以,嘿嘿,俺们这才黑更半夜里来打搅你,想请你帮帮忙,毕竟你是穿着制服哩,嘿嘿嘿……”
   “嘿嘿个啥,给他这个土狗保安还用讲什么客气。快,快点帮俺走一趟,去找找俺二哥。”刘霞冲着我毫不客气道。
   我惊呼:“啊,这深更半夜的,咱们到哪里去找啊?再说,人家这会儿谁还专门候着你呢,你是大姐大呀?除了你敢收拾我以外,别的人你有胆量敢去摸摸试试,看人家不敢活剥了你,哈哈哈……”
   刘霞怒道:“咦,你个鳖孙,看俺不敢剥了你的土狗皮才怪。”刘霞说着就朝着我捂抓了过来。
   小孟朝着刘霞吼道:“咦咦,恁,恁弄啥咧呀,这都啥时候了,恁还能高兴的起来,快让民哥想个法,看看咋弄才合适。”
   我笑着道:“这个大侠客啊,整天是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就像个娃娃的脸,嘻嘻哈哈的,啥时候也不知发个愁。好,好哇,这样的人才能够长生不老呢。不过这件事情呢,依我看这样吧,目前他们肯定是早都下班了,再者说呢,你二哥在那里面多待上个几天的有啥呢煞,那里面风雨无阻,有吃有喝的,美滋滋的多自在啊,是不是?再说谁也吃不了他,也少不了一块肉,对不对?你们说我分析的有道理没有?嘿嘿。”我坏笑着。
   “啊!你说啥,谁说吃不了他,还美滋滋哩,亏你还是个当哥的莱,以后再想让俺给你烙菜合子吃,没门!”刘霞冲着我吼着。她的秉性就是如此,刀子嘴豆腐心,尤其是对待我,哪次见面我总得挨上她三拳两脚的,不然,双方似乎缺少了点儿什么。唉吆,常此以往,如何使得吆。小孟也经常如此喝斥她,说她是腊月生的,冻手又冻脚。还说她身子是河南的,而秉性却似火辣辣的川妹子。
   “好好好,俺去俺去,俺去还不中嘛。嗨吆,多大的事情嘛,看把你这个当小姨子的急哈地,哈哈哈……”我冲她一脸的坏笑。
   “咦,你个鳖孙,看俺不捏死你。”刘霞嘻哈着又朝着我扑将过来,我急忙躲到小孟的身后求饶起来。
   小孟对媳妇哧牙咧嘴道:“咦,都啥时候了,你还那腾……”
   小孟的姐姐也嘻哈道:“嘻嘻嘻,看来你们两家的关系真的不错啊。”
   “那是,他是谁呀,属猴子的,喜欢上树,上窜小跳莱,可不懂规矩了,哈哈哈……”刘霞笑弯了腰。
   “嗯,不说废话了哈。依我看,明天早上我下了班,咱们先去华凌找找,如果找不到的话,再去小地窝堡找,你们看如何?”我冷静道。
   “中啊,民哥,这天也不早了,谁叫咱俩是兄弟莱是吧,麻烦你了哈,嘿嘿嘿。”小孟又把一支香烟硬插进我的嘴巴里,并且亲自为我点燃了。
   第二天,我们一行四人踏入了华凌综合治理办公室。我率先走到一个负责人模样的办公桌前,把一张写着孟德军的纸和照片推到他随州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的面前,我沉西安治疗癫痫病好医院稳冷漠道:“领导,请你们帮我查一下有没有这个人,昨天他在大厅外面被你们的人拿走的。”
 武汉小孩癫痫能否根治  “呃,我看看阿,嗯,好像有这么个人,黑黑壮壮的大高个,对吗?”他对我不无礼貌道。
   “嗯,那就好,目前他人呢?”我盯着他冷冷道。
   “唉,小李子,你帮这位警官查给一下,看看记录本上有没有一个叫孟德军的。”他冲着一个年龄不大的姑娘说。
   那姑娘翻开记录本,查了一下说道:“有,不过,昨天当时就被送到小地窝堡去了。”
   “喔,你说的可是实情?”我盯着她道。
   “没错,绝对错不了。昨天抓了好几个人呢,一辆车拉走的。”小姑娘盯着我严肃道。
   “嗯,那就多谢谢你们了,再见。”我微笑道。之后我们出了门,在路边搭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奔驰着直奔小地窝堡。
   “咦,民哥,看不出来,你这个土狗还真有两下子啊,这身老虎皮穿你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那气质,哈哈,装的再也莫那么像了,再加上那派头,简直有点像个真警,不,不是,像个黑猫警长,哈哈哈……”刘霞在车内对我忍耐不住,大加挖苦怦击。
   “嘿嘿,管他像啥呢,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对不对呀大侠妹子。”我撇嘴坏笑着。
   “还想当傻猫吧,我看你当啥都不合适,当只猴子还差不多,那才是你的真真本色,在树枝上上窜下跳的摘桃子吃,哈哈哈……”刘霞伶牙利齿,我们几个均不是她的对手。她一米六五的个儿,身材佼好,婷婷玉立,算是个美人。
   到了小地窝堡,那里是个诺大而空旷的草场,草场四周是戈壁滩,戈壁滩上赤裸茅草丛生,是个兔子不屙屎的鬼地方。草场的东面座落着一排简宜的平房。平房的大门口处聚集了许多的人。不难看出,大家都是来看望和担保领人的。大门口外人头攒动,人声沸腾,都在大门口处互相拥挤着。
   我冷静的观察了许久,最后一咬牙,踱过去朝着人群吼道:“嗨嗨!大家听着啊,这样乱七八糟的可不行,啥素质啊?还有没有个秩序啊,谁再挤就不给他办了。大家听我的口令,排成一字队列,谁也不许插队。前面那几个,你们的耳朵聋了吗?啊!”我按捺不住,终于发火了。
   大家均瞪着眼睛盯着我,嘲杂的人群顿时一阵沉静冷漠,队很快就形成了一字队列。
   随后我竟直走进大门,对着坐在办公桌后的一个身着制服的小姑娘说:“唉,小警官,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是否有这个人?”我把孟德军的照片和名字推了过去。她对我微笑着,随之翻开记录薄。随后她对我微笑道:“大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他,他是你的什么人啊?”
   “呃,他嘛……嘘……这么多的人,也不便说,隔墙有耳呢。以后有空再给你详细解释,现在你能不能把他先叫出来,完了把该交的钱交了,然后再说其他的,好么?”我对她憨憨笑着。
   “嗯嗯,好好,到时候你可得请我吃大盘鸡啊。”她想的挺实在。
   “那是必须的,咱们谁跟谁啊,对不对,漂亮的小警花。”我冲她挤眉弄眼。
   “切,你坏死了。”她脸色随之泛红。随之,她转身对着把内门的一个老汉吼道:“老张,麻烦你到里面看看有没有孟德军这个人,有的话把他叫出来。”
   张老汉进去不久就出来了,在他的身后,我们要找的人最终不失众望,孟德军终于跟着出来了。
   随后,小孟急忙上前把账单给结了。他姐夫只关了不到两天,各种花销总计不算太多,共二百多块钱。
   我拿着收据仔细观瞧,落款是1998.6.4号。然后我故意惊讶叫道:“唉呀妈呀,德军兄,看来兄弟你可是到这里面享清福来了,这里的伙食不错嘛,每天五十元的生活标准,肯定有鱼有肉,床铺肯定是席梦斯,真有档次啊,啧啧啧,真够奢侈的。”
   “谁,谁说的呀,每天两个玉米面窝窝头,一碗苦菜汤和盐菜,连油花儿都莫有。还席梦斯哩,哪里有哇,都苦堆在水泥地面上,人挨着人,这还不说,还时不时哩挨打挨骂,呜呜……”他一个五尺高的汉子,尽然在大伙面前悲伤地抽泣起来。
   “算了算了,都过去了哈。以后出门可得把身份证和暂住证都带上。”小孟喃喃道。
   刘霞不干了,冲着大门口吼道:“嗨吆,平时嚷嚷着都是中国人哩,还一奶同胞哩,俺看那,一奶同胞的鳖孙吧,啥秋东西!”刘霞吐沫四溅,气哼哼地吼叫着。
   “唉唉唉,刘霞你弄啥哩,要不是民哥,咱二哥还得在里面多呆几天哩。吼啥哩吼,可别顺口胡说啊,这地儿可不是别的地儿,斜乎着哩。走走走,咱们先到饭馆去,一来给俺二哥压压惊,二来最主要是感谢感谢咱民哥,要不是咱民哥今天来帮忙,还不知道咱二哥啥时候才能够放出来哩。”小孟推搡着媳妇说道。
   “走吧走吧,尻恁娘,啥屌东西,王八鳖孙!”刘霞仍然怒气难平。
   ......

共 3297 字 1 页 鄂州哪医院治癫痫好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515999&pn2=1&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