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心灵】青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14:55
一   冰冻三尺天分付,楚轩半亩战死场。   鹦鹉学舌丹唇启,凤楼阁颐唤潇湘。   这是他为她执笔所写。那一份对于缘分的信仰,那一份敢于对美好爱情的期待,在不觉中油然而生。   对于爱情联想翩翩的他,终日看着这一字一句,如在寒冬中送来的一杯温暖的热茶。他默默期待着来年的春风又绿彼岸的风景,温暖的晨光驱赶着这一世的冰凉。   中国人的春节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落幕,匆忙的人们又开始了又一年的奔赴,离开自己的家乡,离开自己的亲人,只为满足来年自己一丁点儿的希望。   新学年也要开始了。端木觉得日子越是迫近越觉得日子过得如蜗牛般慢爬,每一天都在漫无目的中度过。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面的温度还未被窗外的寒风击的支离破碎,他得在寒风来袭之前离开这里。昨日的温馨,昨日的欢笑声随着家人的离去而渐行渐远。整个家里就像是一场宴会之后,客桌上的人都匆忙离去,只留无数的徒叹,孤独寂寞在墙角肆意滋长。   临近开学还有一个星期,这一段百无聊赖的日子简直将端木逼得要发疯,他巴不得马上就能离开这个残缺不全的家。另一方面而又对从未蒙面的她万分期待,在他的脑海中曾无数次出现过他们相见时的场景,是那般温暖、浪漫。每当一想到,都让他急不可待。   日子依旧如闲云流水般度过,他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愿而有所变化,你还得切身的感受它每一秒的存在。在你的生命中没有穿梭时光的机械,不容你去将生命中原本安置好的精彩的片段让你提前去享受,你得一步一个哈尔滨专科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脚印的去踩踏。   定好了返校的车票,锁上家门的那一刻,端木心中是说不出的喜悦,如被禁锢在鸟笼中的小鸟顿时有了翱翔的自由,有了拍击长空的英姿。坐在长途的客车上,他的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奔驰,感受生命的活跃、美好。   几个小时的车程,让他做尽了人间最美好最温馨的梦。在车途的尽头,有一段还未开始的缘分正在等待着他。他是这场剧目的主角,需要他来完成。导演和演员们都万事俱备,只盼着他的到来。      二   这一天,黑暗与光明交织成清晨的一片混沌,冬天的燕尾还清扫着这片充满无数幻想的世界。   端木整装待发,这一天对他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以至于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他都极为注意。待他要迈出门槛的那一刻,室友从食堂带来了好些吃得,刚好与他迎面而来,端木的室友们都知道这一天对端木的重要。那室友看到端木若有所思,眼神露出好生疑惑,就好奇的问了一句,端木,你的胡须是特意留的吗?端木一向是一个勤劳好洁的人,每一次刮胡须的时候都埋怨这胡须怎么长得那么快,每一次站在镜前就是约一个小时。此刻听到室友这么问他,他连忙用手摸摸自己的下颚,如一根根穿土而出的小草,弄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发痒。   “你怎不早点告诉我!之前我还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做呢!但就是一时又不知道是什么事,这下你到提醒我了。”   说完,一个箭步来到镜前,拿着手中的剃须刀不厌其烦的反复刮着,又是一个小时被他一系列滑稽的动作给折腾晚了。踏出房门也是十点了,坐上拥挤的公交车上,脸河北儿童癫痫发作上堆满了笑容。仿佛车里的闷热与拥挤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心情,如若有人从身后踹他一脚,他都不会去恼怒,因为窗外灰扑扑的风景在他的眼里都是那般脉脉含情。   来到他们相约好的地点,端木从包里逃出来手机,翻到她的电话。看着拨通两字似乎让他有些生畏,一直在思索拨通之后他该怎么说,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犹豫了半天,方才鼓足勇气将手指按下。“嘟嘟”的呼叫声就像是端木内心不能平复的心跳声,让他不时的深呼吸,以便让自己达到最佳说话的状态。她接了端木的电话。   “喂,你到了?你在哪儿?”   这声音是那么的甜美,瞬时让端木脚手发软,脑海里一片空白,毫无意志。如若此刻端木站在房顶,随着她的呼唤之声,端木都会在迷迷糊糊不知情的情况中跳下来。端木强忍着内心波涛暗涌,温声细语的向她说自己所处的地方。她似乎有所意会,其实端木连他自己在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匆忙的挂了电话。挂掉电话的那一刻,端木一直绷紧的弦瞬间得以松弛,如果端木现在处于高山峰顶,他真想疯狂的乱叫一回。   他们相约的地点是公园的一角,有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他在临近流水的地方停下脚步,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到来。他依着旁边的栏杆,内心躁动不安,但听到潺潺流水之声,看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让他的内心得到暂时的平静,但这样的平静也只是片刻。突然包里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是她打来的电话,端木顿时显得有些呆滞,晃头晃脑的东张西望。似乎敌人正在附近,他有丝毫的不懈就会成为对方的抢下亡魂。把电话放在耳际,正要进一步巡视时,自己的宽肩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转过身,方才回过神来。   一位骋聘少女出现在他的眼前,青眉鹅黛,眸似秋水,两魇顿生羞涩之色,唇齿犀利,面色白皙。她一手挂着一个黄色提包,一份热腾腾的早餐捧于手心,另一只手拿着另一份同样的早餐,让人感觉满满的。一身黑色连衣裙,脚踏七分高跟鞋,身材健美而丰满,走似婀娜曼妙姿,艳慕群花齐低头。端木霎时看傻了眼。   “你就是端木?”她微笑着问。   他连忙回过神了,连连点点头。她的声音和那一抹迷人的笑顿时让他又靡想菲菲。   “你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我随便给你带了一份,趁热吃吧。”说着便把她手里的另一份早餐递到他的手上,他羞答答的从她手中接过。一切的动作都沉迷在她那倾城的美色之中,他的内心早已不之所错。她向端木落落大方的建议道:   “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吧!?等吃完了早餐咱们在走,现在时间还早。”   端木此次来是为了陪她去她姐家,其实那都是一个为了让彼此相见的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罢了。端木随尾而至,步入庭中,方才侧底回过神来。这时才问,   “你就是姿艳!?”端木带着惊疑的眼神问道。   她不禁苦笑不得。   “你现在才知道,不怕我把你带去给人贩子!”   端木用手轻轻摸了摸后脑勺,冒出一大个问号,自言自语道:“怎么和照片上的差别那么大?!”   端木此刻心里是万般欣喜,万般滋味不知道从何说起。      三   他们来到庭中,并排坐在庭中的石凳上。端木手中捧着那份热腾腾的早餐,心中的那份温暖更加包裹着自己,甚至让自己有一些醉生梦死的飘渺之感,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清甜的。他用余光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动作都让他感到柔美而多情,每一个动作的能让他痴痴靡想许久。当姿艳的眼神移向自己时,端木立即将眼神投向远处的风景。就这样叙聊了许久,似乎对方都很癫痫病如何治疗最有效注意,生怕让这样的对话陷入尴尬的场面之中。   眼前依然有着络绎不绝的人流,小孩的嬉笑之色布满身边的每一寸空气。端木此时的眼中只有此刻眼前这个让人爱不释手的尤物,哪里还能容得下其他。   远处绵延的山峦,林木葱郁,半空中飘起的薄雾,时隐时现,在露出几缕阳光的光辉中显得那般神秘。如眼前的这位少女,半显娇羞的神色。此时的端木才真正体会到那一句“心远地自偏”的意境。   相处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短暂的交流中他们对于彼此有了些许的了解。姿艳说,   “你来时话梅知道吗?”   端木摇摇头,面带些许憾色的说,   “原本她是要来的,可惜因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   她带有安慰的语气说:“没事,现在我们不是认识了吗!以后都彼此知道了。”其实端木才不想她来呢,这样的两人世界是他早已梦寐以求的。如果突然有一个人夹杂中间,他们哪能有这么多相处的时光呢!端木心中早已暗自偷喜。   他们用完早餐后,端木就悻悻怯怯的和姿艳一起去车站。他把自己的胸膛挺得直直的,似在告诉擦肩而过的路人,姿艳就是我的女朋友,只有我有保护她的责任。一路上还想着他们的将来,此刻他感到生活原来还这般可爱。      四   自从上次做了一回护花使者回来后,端木有时会痴痴一个人发呆发笑。他的室友有时甚至会感到十分疑惑,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让我们的木哥更加发木了。于是都戏弄着端木,说有机会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她的风采嘛!端木就在豪声豪气的说姿艳是那般惊艳无比,繁花见了都得低下它的花鼓朵儿。大家听他的这一翻话儿,都觉得是在吹嘘,直接想和端木堵上一堵,如他所言是真,就怎样怎样。   自上次回来后,端木朝夕与姿艳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做她晨起的时钟,晚上的吹眠曲。端木心里也特别的希望姿艳能来一次自己的学校,一方面能解解相思之苦,另一方面则可以让室友们见见,好让他们羡慕羡慕。于是端木就变着方的找各种理由,希望姿艳能来。在端木的百般相约下,姿艳终于答应了。但姿艳有一个条件,就是要话梅在学校的时候才过来。端木都高兴的过了头,一切都答应了。端木手舞足蹈的向室友们宣布了他的成绩。   周六,端木一大早就起了床,整装之后,又在镜前磨蹭了一个钟头之后高兴的出去了。他和话梅一起,挤上了拥挤的公交车。在此之前姿艳就要端木和话梅一起去接她,话梅是姿艳的老同学,因为话梅才让端木和姿艳有了交集。所以话梅顺理成章的成了端木和姿艳之间的中间人。   早晨出去,时近黄昏才从外面吃了饭回来。话梅的男朋友由于今天有事也出去了,之后同我们一道回来。来到学校,话梅和她男朋友就告别了端木们,他们一脸坏笑,   “端木,你带着姿艳到我们学校逛逛嘛!等下我来接她。”   此时端木和姿艳都懂,但都不说。只是微恼的说,他们俩怎么这样嘛!姿艳说,   “都是大学生,我来你们学校他们都不懂得什么待客之道嘛?”其实她那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神已经早把自己给出卖了。端木知道,女生嘛,一般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要有该有的矜持,端木就顺势说:“不用管他们,我带你去逛逛吧!”端木就带着姿艳一起细步慢摇,一面向她介绍着学校里的风景。一路上,两排高高的树木遮着路灯光,显得有些昏暗。而且又是周末,校园里的人似乎很少有人有他们这样的闲情逸致,莫大的校园只有寥寥几人悠悠晃荡。迎面吹来的风有些潮湿,夹杂着泥土芳草的气息。仿佛是为他两人营造的梦中幻境,格外的别致浪漫。   没过多久,校园就走了个遍。端木原觉得自己的学校也还算大,但今日还没尽兴就无处可去了。此时天空有飘起了毛毛细雨,端木正端详着何去何从,借着下雨的借口,就顺势把姿艳带来他们的宿舍。因为端木每一次和姿艳聊天三两句就离不了自己宿舍里的小伙伴们,说着他们的可爱好玩的模样,给姿艳带来有几分好奇,说也想认识认识他们。所以姿艳就躲过宿管阿姨的视线,悄悄的和端木来到他们的宿舍。   来到房门口,端木早已进入,姿艳仿佛有些难为情。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端木的连声吆喝声中轻声轻步的走了进来,视线似乎不敢随意乱飘。就像是一个小孩准备着遭到父母的训骂。端木的室友们一些在玩着电脑,一些沉迷于游戏,还有一些早早的就已入睡了。之前他们还大声喧哗,姿艳步入房门的那一刻早已鸦雀无声。所有的眼神都投向这个正准备着父母训斥的小女孩身上。接着是端木的各个介绍,彼此都问了好。看到他们的微笑,平易近人的态度,姿艳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但脸上的那一抹红晕始终未减,两魇似笑非笑的和端木的室友们聊着一些客套话。   但接下来又开始了静默无声了,室友们又都开始各自玩自己的。端木已感受到了姿艳有些不自在,就找了个借口把他她带出了宿舍。   此时天空还依旧飘着毛毛细雨,端木正寻思着。突然姿艳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话梅的,想必他们也玩够了。端木带着她就寻话梅去了,默默送她回话梅们宿舍。   回来宿舍,室友们就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   “木哥,还行哟!”   “情人眼里出西施!”   ……   次日,天色微明,端木就送她上回学校的车。      五   姿艳回去后,端木和她的关系就更加突飞猛进了。每晚和她聊天甚至到凌晨,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尽相思。之后端木也几次去他们学校,一则解相思之苦,二则增进彼此的感情。又在话梅的多次吹促之下,他们俩终于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姿艳答应端木的那一晚,端木乐的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导致第二天上课端木还蒙头大睡。他们就开始了他们的甜蜜生活,每一晚的缠绵夜话,都让彼此永陷爱河。每一句对彼此的关心,都能让彼此在寒冷的夜里暖一晚上。   白天,只要一想到对方的时候,就给对方打一个甜蜜的电话,让对方感到他对自己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无聊到问对方一天想到对方多少遍,如果端木说的比她少了,她就微怒的向端木生闷气。而端木又开始没完没了的安慰她,直到她不在生气为止。   两人就这样开始他们爱情的甜蜜。      六   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   这一天,天色还是阴沉沉的,有些昏暗。端木和室友们刚吃完晚饭,来到宿舍。坐着正无聊着。端木的QQ响起,原来是有美女加他为好友,之后就胡乱的聊了几句。谁曾想到,这时他们爱情生活的结束。晚上端木和往常一样,等着姿艳的电话,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姿艳打来。实在按耐不住,就决定自己打过去。听到姿艳的声音和往常不太一样,显得平静而冷漠,只说有话要问端木,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好久才发一条信息来,端木的心既惶恐又担心,不断的在胡思乱想。好久盼了的信息,上面却写了冷冷的几十堰治癫痫的药句:“那天晚上是我没有想好,就答应了,我现在想清楚了,我们分手吧!对不起。”   端木看着这多么绝情的几句,抱着一股寻求答案的勇气,再次给姿艳拨通电话,连问了几句为什么。课姿艳终没回答,她只说:“当初话梅给我说的时候,我说介绍的都不靠谱,她还说她和她男朋友都是介绍认识的!我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与你结识。如今证明了我的话是正确的,我们不适合,我们分手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端木此时的心中忽明忽暗,似懂非懂的。一切都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这样决绝的割舍一切。   端木的心中是万般不舍,就算他不舍那又能怎样。他最后才知道,原来之前的加扣美女是一个诱饵,是对端木的试金石。端木从没想到过自己的几句戏言竟成了他与姿艳分手的理由。   这一夜又侧底无眠,眼前模糊了的视线,再也看不到曾经他们一切相伴游园的身影。在也不能听到对彼此温柔的话语,端木只能大叹一切都是缘分。当缘分到来的时候,我们都义无反顾的相拥在一起;当缘分尽了,已只能投给你远去的背影一个深情。你既然已远去,我以当释怀。   为你而养成晨起的时钟,夜晚的吹眠曲已只能随着时间慢慢改掉。   千般万般留不住,人去朱颜花弃树。   白云流水空悠悠,你既无意我便休。 共 55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