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轻舞】父亲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5:46
摘要:有些爱,你确实是无法计算它的价值且偿还的,而真正的爱,无需过多的言语表达,而是藏在心里最柔软最深处的某个角落。爱不是写在脸上,亦不是挂在嘴边或嵌在缤纷多姿的玫瑰与物质里,它从来都是隐在最深处,像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剥开,会让你流泪……       父亲   文/雪菲菲   父亲早上出门的时候,几颗星星懒懒散散点缀在空中,月亮忽闪忽闪的还没下山。父亲晚上回家的时候,伴着孤寂的月光,袭一身落寞行走于黑夜中。在这样静静的夜晚,不知道父亲走了多少年。   五岁那年,我浑身长满了水痘,每天都要去医院打针,从家到医院大约有三四里路,每次去父亲总把我扛在肩膀上。有时他背累了,就把我抱在他的怀里,在父亲温暖的臂弯里,我沉沉的睡去。   医院到了,父亲见我没醒,就用他的胡碴轻轻地扎我的小脸,睡梦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像针,又不像,我还以为是医生乘我睡着时,偷偷地给我扎针呢,我在梦中惊醒,嗷嗷大叫 :“不要给我打针,我不要打针。”睡意朦胧的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眨巴眼睛定定地看着父亲,他满脸笑意,宠溺的说:“不是打针,是我用胡子扎你呢,小呆瓜。”   真的医生拿着针向我走来时,我害怕了,我就躲在父亲的身后,不敢出来。父亲把我从他的后背拉过来,温柔的摸摸我的头说:“欢儿乖,我们是勇敢的小孩,咱不怕打针,乖,不怕,眼睛闭起来一会儿就过去了。打完了,咱去买你最喜欢吃的糖葫芦,不怕,不怕。”针打完了,父亲给我买了糖葫芦,我坐在父亲的肩头自顾自的吃起来。我把糖葫芦吃的美的,却忘了问父亲吃不。   小时候喜欢凑热闹,喜欢钻到人多的地方。有一回村里有老人去世了,那老人家的儿子个个都有本事,要给老人风光大葬,专门从省城请来乐队。在安葬老人的前一天乐队,表演了很多精彩的节目。看乐队的演出是我们小孩的一大乐事,这是村里第一次有人为老人这样办葬礼,村里人觉得稀罕,晚上有的带着小孩,有的全家都来了。   父亲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已经非常晚了。去那里时,人头蹿动,大多数人是来看稀奇的。我和父亲站在人群外,看不清楚里面。父亲把我扛在肩上,父亲问 :“现在能看清吗?”我说:“还是看不太清。” 父亲把我举过头顶,他问我能看清不,我说里面的人表演的正精彩。   父亲累了一天了,大概是手酸了,没举一会儿,就把我放在肩膀上。突然只看到黑压压的后脑勺,心里甭提有多失落。   年少的好奇,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只顾自己。兴奋劲一上心头,急于想看下一个节目,想都没想,伸出手,拍了拍父亲的头,父亲又重新把我高高的举过头顶。   所有的节目都结束了,演员做最后的谢幕。刚才热闹的场面,随着人影的慢慢散去,也渐渐的静下来。时间也接近凌晨了,天好黑,夜好寒,路两边的树,一阵风来恰似鬼魅,不禁让人心头一颤,唏嘘自已。我把头深深的埋进父亲的整个后背里,父亲怕我冷,又把他的衣服裹在我的身上。   孩提时代,不懂父亲的辛苦。总觉得这个世界应该是围着自己转的,只要自己开心,其它的无关紧要。   那晚我沉沉的睡去,却不知父亲,一整晚都没休息好。母亲说父亲,平日里再忙也不致于累成这样子,哼哼一晚上。   上了学,人长大些,心也就大了,也不再骑在父亲肩膀上到处逛荡。那时,父亲总是很忙,早出晚归,在家里几乎很少见到他的身影。偶有热闹的时候,也不去了,即使父亲带我去,我也不再期待他的肩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时候起,还是后来,我发现他突然深沉起来,全然,没有了我小时候对我亲昵的举止?或许是因为他忙吧,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少了,渐渐地我与他疏远了。即使我们坐在一起,他还是沉默寡言,我与他也说不上几句话。   我与父亲的距离渐行渐远,不知道是什么横梗在我们之间,彼此一直沉默。是年龄,是他忙,没有时间,我们彼此缺乏交流,缺少关心,是他的观念陈旧,思想保守,还是我们性格不合导致的?   其实都不是,他是爱在心口难开。我慢慢长大,他觉得他想说的不一定是我想听的,我们对人生的态度不同,久而久之我们没有了共同语言,有的只是沉默。   上大学的某一天,意外的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沙哑,显得很疲惫。我知道劳作了一天的他,非常辛苦,托着疲倦的身子回家,灯光拉长他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是那样的单薄,苍白无力。   这么多年,父亲还是头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以前都是我给他打,很少能找到话语让我们多聊一会儿,彼此先是一阵沉默,沉默之后说不了几句,匆匆的就挂断了。其实我知道他有很多话要对我说,开口言爱很难,却不知要说什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欢儿,天冷要多穿点,好好学习,”心里莫名的一沉,泪海决堤,我知道这句话看似简单,却承载了他的期许和深藏的爱,多么深沉厚重的话。   原来这么多年,是我筑起了我和父亲之间的堡垒,我的叛逆,我的任性,阻隔了我和他的交流,拉远彼此间的距离,也阻断了他对我的关心。他一直默默地关注着我成长中的每一步,满满的爱,是我把它遗落在角落里,忘记将它拾起来。   是什么时候,我开始不知道幸福的模样?原来年少时那份触手可及的幸福温暖一直都在我身旁,只是冷漠固执的我丝毫没有察觉到,幸福正以另一种姿态静默转身,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   有些爱我们看不到,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它只是换了一种模样,一直在我们的身边,是我们未曾发觉。原来父亲对我的爱,一直都在,未减分毫。他以他独有的方式爱着我,现在我才发现。   去年寒假回家,才知道父亲生了场大病,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那段时间我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提起这事,母亲笑呵呵的说他们身体好着呢,让我不要担心他们和家里,在学校好好学习。   回家之前我没有给他们说,我今天回来,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一天的周车劳顿,终于回到家了,到家门口,我使劲的敲门,“砰,砰……”好长时间,里面都没动静。邻居王阿姨,听到敲门声赶快跑来告诉我,父母不在家,父亲生病住院了。王阿姨下面说的啥,我记不清了。我二话没说,拔腿就跑,急匆匆地赶往医院,心里抱怨他们,生病这长时间了,都没有人给我说下情况,也不知道严不严重。   到医院时,天也慢慢的黑了。在医院里面,东找西找,晕头转向的,想找个护士问一下,也是没起没落的。不知过了多久,在大厅里意外遇见在外面买饭回来的母亲,母亲看到我,先是一阵惊愕,楞了一会儿,问我你咋来这了。气喘喘嘘嘘的我顾不上回答母亲的话,就问父亲现在的状况。母亲把我带到父亲的病房,透过玻璃,我看到熟睡的父亲,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脸上的皱纹悄然增多,我多想此刻拥有一个魔法棒,轻轻抚平他额上的纹。他沧桑的脸,看了让人心疼,大半年都没见了,他似乎比以前更老了。   我想了很多,这么多年,父亲总是忙是为了这个家,不懂事的我时常抱怨他不顾家,不关心我们的成长。现在想想,是我错了,他是为我们好,他是想让我们过得好一点,不致于让别人看不起我们。   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不知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虽饱经风霜,却依然坚强。从他的笑中,就可以看出,一张笑脸,跟乡土一样朴实,默默无闻。那一张饱经沧桑,在风刀霜剑的折磨下的脸,着实让人印象深刻。时光无情,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善良,忠实而为他停住脚步,相反的是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岁月的刀痕。   终于父亲住院结束了,我去医院接父亲回家。那天去的晚,收拾好东西,回来的时候,天也黑了,月亮明晃晃的,高高的挂在空中。我和父亲走在黑夜里,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我的大学生活,聊这半年我不在家时,家里的状况。忽而,发现父亲的面容竟然像上了晕的月亮,有些模模糊糊,看不真切。我知道,父亲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而我,却不是一个好女儿。如今的月光早已爬过父亲的额头,落满了头。   看着他一天天的老去,心很痛,却无能为力帮他分担一点他的苦楚。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他供我上大学真的不容易。上有一层天,下有一层地,一个孩子上大学所有的费用和家里的开销都压在他的身上,这些年真是苦了他,也难为他。悠悠寸草心,难以报答太阳的恩泽。   时光啊,你慢慢的走,我有一位好父亲,请你不要伤害他。         静静的夜晚,同一轮月亮,同一片天空,父亲走了无数个春秋,不为别的,是为了这个家。他为了我们倾尽所有,苦涩的泪水咽进心里。日子再苦再累,从不抱怨,勇敢的向前。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父亲走过这么多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是爱,是饱含的深情。他的所有的精力倾注在我们的身上,我还有何资格抱怨他。   淡淡的月光,疏星点点。月光下父亲的影子比以前更短了,比以前更老了。而我的影子,长了,大了。是父亲默默地付出,才有了今天的我。父亲对我的爱深深的埋在心里,原来这份爱一直都在,从来都在。他的爱融在这无言的岁月里,即使被我误解,他不做过多的解释,沉默诠释了这份爱的深沉。默默关注我成长,他是不想让我承受他的苦难,不想让我因家境贫寒在同学面前不起头,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不想让这沉甸甸的爱成为我前行路上的阻碍,他只好把这份爱深深埋藏,他想我总有一天会理解他的难处的。   月光下的父亲的背比以前更躬了,像一颗老树佝偻着腰,用尽一生宝贵的时光和青春,倾尽所有,呵护着小树的茁壮成长。小树日益丰茂,老树却渐渐老去。父亲就像一条长长的河,我是那河里的一尾小鱼,养育着我,不求回报,在他的滋养中,我的羽翼日渐丰满,他却不在充满活力了。我想没有父亲的细心培育,我又如何长成一尾强大的鱼,如何跃过那大风大浪,如何实现“鲤鱼跳龙门”的理想呢?   近了,会厌倦;远了,会陌生。若即若离,才能细水长流。是不是,父母与孩子之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才会更好。我与父亲,近了,又远了;远了,又近了。   我的成长,每一步都浸透了他殷殷心血,他的苦,他的辛酸。我和他并不仅仅只是血缘关系,更重要的是我的身上寄托了他的厚望,承载他年轻时未曾实现的梦想,他希望我比他更强。   现在,在昏黄的灯下,听着筷子兄弟的歌《父亲》,泪水止不住的流,父亲是天下平凡而又伟大的人,他深深的爱着我们不求回报,而我们却忽视了他的爱。有时候情到深处,身不由己,有时候他们爱我们的方式或有些行为,我们不理解,不能接受,但他们是真正爱我们的。   记得在丰子恺的散文集里,丰子恺在女儿阿宝即将长成一个少女时悄悄地叹息道 :“我突然觉得,我与你之间似乎筑起一堵很高,很厚,很坚的无影的墙。你在我的怀抱中长大起来,在我的提携中成长起来,但从今以后,我和你将永远分居于两个世界了。”   读着这样的文字,心里酸酸的,五味杂陈。我想父爱,在女儿长大后是不是都用另一种方式隐藏起来了,就像洋葱,层层深入会让你流泪。         癫痫病的最新疗法武汉去哪家医院能治羊角风?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权威?陕西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啊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