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回忆】父亲的2015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8:46
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在H市读大学。因为我父母都是农民,收入有限,所以我上学时尽量节俭,这是我唯一能为父母做的。即使这样我一整年的费用也得两万多元钱。   父亲也有几年文化,知道读书的重要,所以总希望我多读些书,有更大的出息。   家里只种玉米,赶上农业现代化,种的地亩数是祖父时的数倍。春天,旋耕机、播种机、四轮车,喷药罐,自动犁,秋天大型玉米收,卖粮时大型脱粒机,铲车,大挂车。机械化的轮番作业,代替了牛马和人的重体力劳动,让父辈较祖父辈轻松了许多。   2016年1月6日我放寒假回家,父亲刚好卖完粮食。黑色的方便袋里装了好多钱,父亲说有九万三千八百元。我心想这下好了,欠的账都能一一还上了。   可我却见父亲眉头紧锁,坐在炕头抽着闷烟,一口不迭一口。我不解,问父亲:“老爸,卖了这么多钱,您怎么还不高兴啊?”   父亲望着窗外,讲述2015年的农事。   北方的春天总是偏旱,父母种地需一垅一垅地浇水。早出晚归半个多月,总算把这九垧多地种出苗儿来。谁知老天爷一个喷嚏,雹子满天落,砸碎了襁褓中的苗儿,父母及乡亲走在田间地头,同那被雹子砸了的小苗儿一样,蔫头耷脑。因为已经时值六月中旬,不能改种其它作物。经过十多个艳阳天,受了病的小苗儿放出了新叶,焕发了生机。   于是,间苗,喷洒除草剂,趟地等一系列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正欲追肥之际,天降数日大雨,苗儿又经雨水浸泡,颜色转黄,如人抱恙。打电话给保险公司,来人拍照取证,归去后电话答复大家,苗儿没死,即不绝产不予赔偿。低洼处死光了苗儿的,给了一二百元的钱。竹篮打水,几乎为空。   苗儿缓慢地长着,天总多云,地里泥泞,该追肥了,四轮车进地摸大墙,直打误,泥浆四溅,不甚其苦。   好歹把肥追上,老天爷又开始暴晒近两个月。追过肥的苗儿就没怎么长,奄奄一息了,八月上旬才降甘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八月中旬冰雹又至。   这2015年的玉米有如取经的唐僧,历尽磨难,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穗子。但较2014年无论产量与质量都差一大截,价格也差八分钱左右。   父亲讲到这里,停了下来,说:“你读的书多,准备纸笔,帮我细算算,到底挣了多少钱。再算算支出,看看还有没有种下去必要。”我不敢怠慢。   “咱家种了一百四十亩地,其中自家的四十亩,租的一百亩,三百五十元一亩租的。翻地需要三十五一亩,种子一亩需三斤左右,十五元一斤,柴油一亩得三十元左右,化肥需八十元左右,收地的费用得四十五元自家地国家给补贴两千八百元。”   “爸,租的地一亩挣七十五元,总共挣七千五百元,自家地每亩挣四百二十五元,总共挣一万七千元,加上补贴钱今年总共挣两万七千三百元。”   “你再算算,春起的种子化肥是赊购的,一共是一万五千二百四十元,农药是赊购的,一千二百五十元,你奶奶高血压哮喘,你妈妈心脏病,还欠田大夫两千三百元的医药费。收地时,咱家的旧四轮车修不好了,四轮车头是赊购的,一万六千元,这些是必须得给的。还有租地的钱也是必须得给的,三万五千元,去了这些还余多少?”   “爸,还余两万四千一十。”   “你明年一年得两万吧?”   我低头不语。   “剩四千块钱,种子,化肥,柴油,农药,还有一家人的柴米油盐,多大的缺口?”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帮父亲算这样的账,这一算,算出了父亲的艰辛,这一算算出了母亲的劳苦。怪不得父亲数年不添一件新衣,怪不得母亲从不买一瓶润肤霜,怪不得奶奶生病不肯住院……   归家时见机械满院,看父亲卖粮钞票满袋,以为农村也现代化了,小康了,哪里知道这“繁荣”之后的辛酸。一时间明白了父亲紧锁的眉头和那浓浓旱烟云雾。   我与父亲回忆2015年,我帮父亲结算2015年。我不知道除了我父亲这样的农民和我这样农民的孩子,还有什么样的人会帮农民算这样的账,了解现代化的农民真实情况。 癫痫发作怎么急救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山东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羊角风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