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八一】拜访(散文·旗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58:47

2018年国庆,正值早秋季节。俗话说:秋高气爽气候宜人。但对地处亚热地带的广西南部的灵山县来说,气温仍是干燥炎热,依然感到秋老虎炽热难耐。为了拜访已离别四十年的首长,天气再炎热也阻挡不了我前行的步伐。

这位老首长,是海南省军区副司令员--赖子英少将。他现已离休。原是广州军区四十二军一二四师三七〇团团长。1979年曾指挥过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时的老团长。

赖子英,1935年出生,灵山县旧州镇那田村人。于1956年在灵山县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副师长、师长、1983年出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副军级,少将军衔。赖子英参军时,在广州军区6865部队当士兵。1958年任班长时,带领全班战士,在执行深圳国防施工任务中,施工速度快,施工质量好,全班年终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他本人也荣立了三等功。

1959年,他带领全班战士,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大搞军事训练改革,训练成绩突出,中央军委授予“一二四师一一赖子英班”光荣称号!他本人也荣立一等功一次。1959年国庆节,他代表一二四师上京参加祖国国庆十周年观礼,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1964年,赖子英担任一二四师三七〇团四连“黄草嶺英雄连”连长,他带领全连指战员参加全军大比武,总共16个比武项目,四连获得15个项目第一名,荣获“思想好、作风硬、技术精的尖子连队”的光荣称号。1973年,他担任三七〇团团长,他认真贯彻中央军委的军事训练方针,全团训练成绩突出,出色完成了部队训练先行示范任务,赖子英荣获“铁团长”的光荣称号!

1979年,他率领三七〇团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全团指战员英勇善战,上级授予四连、六连、八连为英雄连,全团得到中央军委的一致好评。

此次拜访老首长,为了避免路上堵车,我们选择在国庆节前一天出行。上午11时11分,我们这些三七〇团退役老兵一行四人,从河池市都安县出发,途经马山、武鸣、南宁、蒲庙、刘圩、沙坪、旧州、那田、大叶榕屯。全程约300公里,驱车2小时39分钟,于下午1时50分到达旧州镇。因导航无法导出要到达的指定饭店,耽误了20分钟才赶到。

下午2时10分,终于到达“李五饭店”。快到时,我远远望见饭店门口站立着一对耄耋老人在等人。我定神一看,才认出原来就是我要拜访的老团长和他的夫人!他们早己在等候迎接我们的到来。于是,我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双手握着老首长的手,此时,我心情无比激动,眼眶里的热泪禁不止流出来。我大声地问候老首长:“老团长,您好!几十年不见,您老人家身体可好?”老首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你这小子终于肯来见我了,我身体好着呢!”我赶紧回答道:“老团长身体好,比什么都好!我一直挂念着您啊!”老首长指着旁边的夫人说:“这是我老伴,你还认得吗?”我笑道:“认得!认得!”于是,我与她老人家握手道:“你老人家身体还好吧!”她老人家连声说道:“好!好!好!”真的,看上去她的身体确实不错,步伐还很轻巧自如,真为她老人家高兴。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上次的分别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如今,老首长的相貌变化很大,如果不是一年前看过他的照片,真的认不出来啊。他身体大不如前了,精神状态也没以前好,行动不那么自然,表情也有些呆板,显得苍老许多。这也难怪,毕竟是八十四岁高龄的人啦。真为老首长的身体担忧啊!可老首长不容分说的招呼我们:“别的什么都不要说啦。先吃饭,先吃饭!”他依然很干脆,部队作风一点没变。我们边吃饭边拉家常,老首长嘘寒问暖,关怀如初!他的老伴也不时在插话。中午吃饭不饮酒,以饮料代酒庆。贺我们四十年后的重逢相聚。席间推杯换盏有说有笑,气氛很是热。餐毕,老首长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从旧州镇到他老家,还有8公里的路程,一路都是县级水泥路面。快到老首长家时,还有一小段弯弯曲曲的乡间砂石小道,路面刚好容一部小车行驶。到达后,老首长带我们进到他三弟的家,因老首长的祖房有4间平房,约有七十平方米,多年无人入住了,已成危房了。老首长只好让我们到他三弟家坐下休息一会。寒暄了几句后,我准备为老首长再彻一回茶。但老首长又催我们上车,说是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品尝地方特色小吃。让她夫人留在老家。

我们又继续驱车前往,走走停停,行驶21公里路程后,到达一个叫陆屋镇的街道上停下来,老首长带我们走进一个卖瓷砖的店铺里。店里一位约七八十岁的女主人起身招呼老首长,也招呼我们坐下。老首长说:“这是我养女的家,今晚我们就住在这里。”客听主便我们只能听从老首长的安排。我是第一次听到老首长有个养女,后来我们听他养女的大哥告诉我们:是他妹妹以前在赖司令家干活,被司令员认做干女儿,老首长将其说成是养女了。老首长将几张打印好的资料交给女主人,叫她先看看,她说:“我不识字,看不懂的。”就放在一边和我们闲聊起来。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到来,闲聊几句后,就带我们到街道对面一栋楼房休息。我们暂时离开老首长,跟随男子来到一栋楼房,上到六楼,安排休息。这栋楼有两间房了宽,装修较为豪华。男子招呼我们落座后,他既是泡茶又递饮料,忙个不停。虽然开着空调,但他的额头还是出了汗。我不由自主地过去搭了把手。男子终于能坐了下来,然后自我介绍:“我姓黄是赖司令员干女儿的大哥,这栋楼是我的家。你们就在这休息一下吧!我得出去一下。”此时,已经是下午4时许,男主人安顿我们休息后,就离开了。估计是去忙做晚餐招待我们吧?约休息半小时后,老首长来到我们休息的地方。没想到他一口气上到六楼,不见气喘,精神还蛮好的,已八十多岁高龄的人啦,还真不简单啊。我不得不佩服他,请老首长坐下来,他又开始同我聊起来。老首长说:“小易呀,我一直想与你见个面,就是找不到你。我想,就算上报纸登寻人启事也要找到你啊!这一生在走之前,一定要见到你一面。今天,终于在离别四十年后,又见上面了,真是太高兴啊。”说完后老首长特邀我和他一起合影留念。合影后,还给我提出三个要求:“一是要我把烟戒掉;二是要我再生第二个孩子;三是要我退休后再找些事做,说不然闲着对身体不好。”听他说后我也半开玩笑同我说:“我只有第二条我是做不到了。哈哈!”弄得全场开怀大笑。老首长接着说:“人家七、八十岁了还生二孩嘛,你这没退休都生不了啦。”大家听到又是开怀大笑!其实老首长知道我们这些50后,都是不能生二孩的人。现在政策开放了,鼓励我们生二孩,这没有错。不过,我们这些晚辈,就已经习惯这种只有一孩的生活方式了。也就把老人家的话不当回事,一笑了之。我转移话题说:“老首长啊,我们黄草岭英雄连的好多战友知道我来看望您,都纷纷要求我代他们向您问好!有老连长曾佩强、二排长黄智勇、四班长江创镇、四班副陈展生、上士吴金陶等好多人。他们祝您老人家健康长寿,万事如意,天天开心快乐!”老首长听后连道几声:“好!好!好!太谢谢他们了!”他又说道:“在今年5月8日,黄智勇和蔡杰忠来海口看望过我了。江创镇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我如实汇报:“江创镇打完仗后就留在边防五师守边疆了,他提了干,84年初转业回老家,现已退休几年了。”我补充道:“他是我的老班长,打仗时是我们四连的尖兵班长。”聊到江创镇老班长时我发觉老首长很高兴,老首长接着说:“他不仅仅是你们四连的尖兵班长,也是我们三七〇团的尖兵班长呀!”听到他这么一说,让我感受到老首长对当年尖兵班的肯定,真感欣慰啊。紧接着,老首长突然问我:“你在部队提干了没有?”我如实回答说:“没有提干。”老首长沉思良久,没有再出声。为缓老首长解情绪,就我抢话道:“放心吧老首长。退伍后,我因立了二等战功国家安排了。我也算是有工作的人了,再过几过月就退休了。”老首长握着我的手笑了笑:“好!好!”。过一会,老首长又要出去办事,为了他安全,我护送他下楼梯。但老首长不让我扶他,自己下楼梯,看着他下楼梯那么自如,感觉到老首长身板还挺硬朗!

傍晚我们不想麻烦主人,就自行到宾馆办理住宿登记。放下行旅,洗把脸后,刚想小休一下,老首长打来电话,叫我们去他干女儿家吃饭。他干女儿家人较多,“儿”字辈就有三男三女,可说是儿孙满堂啊。加上我们一行五人,饭桌围得满满的。这么多人围在一张桌子吃饭,一家人和和睦睦,有说有笑,真是天伦之乐啊。老首长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介绍说:“这小易啊,以前是我的警卫员,他作战勇敢、灵活,他是和我在一起打过仗的警卫员,一起蹲过猫耳洞的警卫员。”老首长介绍后,非常兴奋地举起海南特产盛有海马药酒的杯子说道:“大家都举起酒杯来,为我的警卫员以及他的战友的到来,干杯!”大家都欢呼:“祝贺赖司令员与战时警卫员的重逢,干杯!”他干女儿听后说道:“我们灵山县供电局的局长也是赖司令员的警卫员。司令员的警卫员个个都很棒呀!”她说完后,也不停地招呼:“大家多吃点菜!”于是,大家都给老首长夹上他爱吃的菜。老首长很高兴,吃得很香,吃得很甜,饭量也不错。大家真为老首长高兴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动筷子的频率渐渐慢了下来。此时,老首长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你这小易呀,还不敢承认是我的警卫员。发个短信给我说是‘四连四班战士’。”经他这么一说,搞得我有点尴尬,同时也感到高兴。尴尬的是:我给老首长的短信中切实没有写“我是您的警卫员”。原因是,我当老首长的警卫员,只有短短几个月时间。而“四连四班”在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我们四连是尖刀连,四班是尖兵班,也是三七〇团的尖兵班,名气较大;再加上老首长的警卫员更换频繁,人员众多;而他已是耄耋之年,他也许记不起我了。所以我在短信中只写“我是四连四班战士”用此言语表述可能好些。高兴的是:没想到这短信发出已有一年多时间了,老首长还记得很清楚,且说出短信内容一字不差。说明他记性很好,也说明他从没忘记我曾经是他的警卫员。真佩服他的记忆力。为他还对我一片情深而感到欣慰!餐桌上的儿童及女士们渐渐离开,我们也酒足饭饱。老首长道:“大家吃饱了吧?这样吧,小易你们几位先回去休息吧,我还在这里商量点事,就不能陪你们聊了哦!明早还是在这里吃早餐,明天早餐是我们灵山的特色小吃“爆鸡粉,让你们品尝品尝!”老首长的普通话,夹杂着浓重地方口音,我们一时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特色食品。大家只好点点头。其实:“爆鸡粉”就是用大米浸泡数小时后,通过水磨成浆,再蒸熟而成的米粉。不同的是,这里蒸熟的米粉,用酸、甜沟欠而成的汤汁,配上一些左料拌均即可食用,味道可口。不少地方把它叫做“酸粉”。

我们离开他干女儿家,回到宾馆。本来想利用晚上时间与老首长再长聊一下,拉拉家常,聊聊几十年来思念之情和经历及所见所闻,但老首长有事要办,我们就顺从了老首长意思。晚上约9点多钟,老首长还打电话给我说:“小易吗?你们好好休息哦,明早过来吃早餐,灵山特色小吃。我还忙些事,就不过去了,明天早上见!”其实,我们住的宾馆离他干女儿家只有几十米远,老首长有不少事要办,就不好意思再打扰他了。今夜真的无眠了!不是水土不服,而是心情过于激动。真是难以入眠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只盼天明。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刚洗漱完毕,老首长就打来了电话,叫我们过去吃早餐了。由于,这一夜,大多都属于失眠状态,有位战友动作稍慢了点,他又打电话来催促:“办事不要稀稀拉拉,快点过来!”哈哈!这是老首长在部队的语气又重现啦!好像又听到当年他在训练场上的吆喝声!

吃完早餐后,我们又与老首长驱车返回他的老家一一那田村大叶榕屯。路上,老首长同我们说,他要修建祖房。他说他家有兄弟五人,都还健在。他排行老二,其他四兄弟都已重建好房子,就剩他的老祖房还没有修建了。

所以,他这次回老家,大事之一就是重建祖房。他说:“祖房不能弃,不能丢!”。他定在10月3日开工动土。一边说说一边用手指了指公路两边的稻田说:“你们看看,现在都把房子建到稻田里面去,以后子孙还有地种吗?子孙他们吃什么啊!”回到他老家,我们顺便参观了他的老祖房。他的祖房,只是四间小平房,约七十平方米,只有一条小路,且要经过他人房檐下经过的小路,建房的砖块、混泥土、各种用料,都需人工搬运进去,费用高,重修建难度大。但老首长为了不占用集体耕地,费用高也要在原地重建。他说:“不能让子孙没地种,没饭吃”!老首长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清廉,一辈子两袖清风!为此,我们在心里默默的祝愿他老人家一切顺意!万事大吉!

因缘而访,终有一别!临别前,老首长特别交代:2021年3月16日,是他老人家八十六岁大寿,他特邀请我过海到海南一同庆贺!我很愉快地答应了!我再次伸出温暖的双手,与老首长的手紧紧相握。并说道:“我祝愿您老人家健康长寿!万事如意!您的八十六岁诞辰我一定海口为您祝寿!”老首长微笑着频频点头,深情地与我们告别:“祝你们一路平安!”

车起步了,老首长携夫人仍站立着向我们挥手道别,目送着我们的离别!我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出车窗外,频频向老首长挥手致意!在崎岖山路上,车缓慢行驶着,我眺望着老首长渐渐远去的身影,心情既是幸福又有忧虑!此时,又勾起我四十年前与老首长分离的情景,真让人难以释怀!

此时情景如昔,此时情景无法与昔相论。但我仍然依依不舍!我衷心祝愿老首长及其家人身体健康长寿!万事如意!晚年幸福!

黑河有专门治癫痫的医院不?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继发性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