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春】她的第一封来信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5:15
2017年最后一天,春天并不远。   傍晚时分,一抹艳红突然透过窗口的缝隙闯进房间,落在地板上,分外妖娆。   我正坐在椅子上看一本小说,故事情节正扑塑迷离的时候,被这突如其来的妖艳所扰。也不算扰吧,或许也是一种吸引,这突然其来的惊艳。   我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习惯性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和腰身,感觉整个人顿时又轻盈了很多。   活动完身体。顺势,我把椅子移到桌子底下,腾出空间,然后把窗户全部打开,把一大片夕阳放了进来。   我立在门边看着这些鲜艳的精灵在房间里游戈,又或是寻觅什么,我此刻就置身事外,望着它们占领我的房间,微笑着享受这种宁静中的妖冶围绕,又剥离,不用想太多繁杂琐碎之事。   一阵风从窗口刮进来,一瓣蔷薇花被风吹进来,我想到院子里的蔷薇花应该又开了吧。   那是奶奶种的,那时候我还小,花藤并没有爬满墙,如今花藤已经爬出来院子,开到墙外,奶奶却不在了,所以许多人事的变故很难琢磨,也无法期望,只能静守眼前的。   只见花瓣在空中轻轻打着旋儿,我目睹着这一些微妙的动作,然后看它轻轻落进在墙角的一个木箱上面。   我随着风的方向走到角落,慢慢拾起这个不速之客,端详。可能是因为本身我就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对诸多物事的微妙总有很细微的感触,渐渐成习性。   一片色彩鲜艳而完整地花瓣,我想既然落进来,也是有缘的,就给它一个归宿吧,我随手打开木箱子,拿出一个信封,这些信封是我早年与人通信剩下没寄出去,显然有些年头了。   我掸掸上面的灰尘,准备把花瓣装进去,突然几张照片从信封里面滑了出来,应该是刚刚掸灰尘的时候这些照片掉都到信封口,然后我要装花瓣时就碰到了相片,它就掉了出来。   照片落在地上,是那种一寸的小照片,以前写信的时候都爱互寄这种照片。   照片洒落在木箱旁边,背面朝上,上面有些泛黄,我又弯下手臂去,捡起照片,翻过正面,原来是她,心头顿时一阵美好.      2000年的时候,时光很慢。   没有手机,也没有微信,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基本上都是靠互相写信来维续。还记得那些等信的日子里,一个人在清晨或者黄昏计算着信寄出去的日子,然后计算着别人回信的日子,然后还要计算信在来的路上的日子,总之有些漫长,心里却始终有个盼头,有一种说不清的幸福感,总之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说到她,又说到信,那么我与她之间的故事必须是从信开始的,不然铺垫那么长就真显得莫名其妙了,但是接下来还有一段铺垫,必须要说。   那个年代没什么娱乐,不像现在手机电脑各种游戏,各种直播,网络电影电视剧,各路神仙妖魔轮番上阵,你演罢他又起的,很是热闹。   我们那时候最高端的娱乐也就有个游戏机,不过那是极其稀缺之物,一般人是没有。然后其他多数都是我们自由自乐了,比如跳跳方格,滚滚铁环,抓把泥巴捏捏小人。而我那时候比较喜静,常常喜欢一个人找本书读读,也不爱说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比较高冷宅。   那年代流行各种期刊杂志,月刊,半月刊,半年刊等等。我除了读过几本名著,几乎其他阅读时间都看了那些刊物,因为这些刊物读完以后,你订下一刊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姓名、地址、邮编写信寄给编辑部,让他们在刊物的交友页上给你发布交友信息,说不准就有远方的人给你写信。这就是那个年代特别流行,特别纯真的笔友。   我也是这样把自己的交友信息寄给一本本刊物的编辑部,基本都石沉大海。不过有时候走狗屎运的事也不是不可能,最终我也被幸运女神眷顾过,被编辑看到一回,而且刊载在他们的半年刊交友信息页上,这就相当于中了双色球三等奖的几率。   虽然说那时笔友很流行,但是不一定你刊了交友信息就一定会有人给你写信,这个也要靠运气或者说要有缘吧,当然若是有份就会更美好!   我其实是蛮幸运的,我刊载交友信息的那本杂志发行不到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两封信。一封来自北京就是她寄来的,另一封来自上海是另外一个联系10多年的笔友。当然这次直说她,所以上海这位笔友的故事有机会再说吧。   我收到她的来信,是个春天的末端,阴云很厚,天气有些闷热,是要下大雨的前奏。   家里热得没法待,只有河边有些微风,我就去河边坐在柳树下看那一集半月刊,村里的邮递员叔叔中午回家路过河边看见我,突然从自行车上下来,叫我过去,我楞楞地走上河岸,走到他跟前,他从深绿色的邮包里拿出一封信交给我,说是北京来的,我接过信心里特别的懵懵的,然后又顿悟,脑袋里像有一个灯泡突然亮了,立刻想到一定是有笔友看到我的交友信息给我写信了,顿时心里一阵激动和喜悦,恨不得蹦起来,因为那是我人生里第一次收到别人的来信,当时有一种瞬间高大了的感觉。   顾不得邮递员怪异的眼神,我拽着那封信端详着,信的正面格式基本就那几样儿,都知道。背面会有一副小插画,每封信都不一样,所以有些期待。   我翻到信封背面,一个女孩沿着一条小路走向一座城堡,阳光明媚,草青花红,很美好的画面。我拿着信心里特别兴奋,对信封里面的内容充满了期待,我想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和我一样大么?他的字好不好看呢?   这些疑问在脑海里来回刷。我愣住原地好久才转过神来,邮递员早就走得不见人影。我赶紧跑到柳树下拿起小说,转身就往家跑,信在手里拽得紧紧的,生怕丢在风里,被风吹走。   我回到家里,偷了妈妈的大剪刀,溜进自己的小屋子,把门关好,把信轻轻地平放在书桌上,拿起剪刀,沿着虚线小心翼翼地剪开拆封线,然后把剪刀放在桌子上,轻巧地把手伸进信封,轻轻地拿出里面的信纸,犹豫一秒,还是迅速的把折起的信纸摊平,又轻轻捧在手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远方的朋友你好!   她的字写得特别干净秀气,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字迹,我心里突然有点小小的激动起来。后面她接着写到:很高兴认识你,也许是缘分吧,让我在茫茫人海中搜寻到你的身影……第一封信一般都不会很长,她勉强写了两页纸,基本都是她的自我介绍和自己的爱好之类。   她最后写到:特别期待你的回信,希望我们可以成为一辈子的朋友!落款:白溪。   看着她的名字,脑海里一边反复念着她信里的内容,一边想着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呢?内心里开始着各种奇妙的猜想,一个人坐在小屋子里发了一下午的呆,直到妈妈喊着在找她的剪刀才把我唤醒,我立刻把信纸和信封塞到桌子底下,拿出一本小说装作若无其事,其实眼睛里的惊慌让妈妈很诧异的望了望我,然后拿着大剪刀走出了房间。   妈妈一走出来房门、我又从桌子底下拿出信封和信纸,隐约里我摸到信封里好像还有东西。我立刻把信封口分开,把手又轻轻伸进去,摸到一些四方的小卡片样的东西,我轻轻拿出来,原来是一些照片。也就是前文里提到的那些张。   照片上的女孩,一头长发,眼睛大大的,脸生的很清秀,和她的字一样好看。不像现在的照片可以美颜还可以拍P图,魔法表情,她就是很朴素的美着。   我的心里有些扑通扑通地跳动,脸颊莫名地烧灼,明明什么都没想,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感觉时光真美好! 江西治疗癫痫哪个好武汉抗癫痫药物价格哈尔滨治疗癫痫患儿需要多少钱老年癫痫病能治好么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