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平凡】伟大的生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3:50
王花翻了翻身说道:“最近贝儿有些闹,我整天在哄,没有注意到呀!”   “哦,你说会不会因为我们对刚刚出生的贝儿关爱太多而冷落了浩儿,而使浩儿不开心呀?”张建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王花眯了眯自己的大眼睛,认真地说:“建民啊,无论是什么原因,你作为父亲都应该去问问浩儿,好好劝劝他!”   “哇——哇——哇——”还没等张建民回到,王花就听见贝儿的哭声,便说道:“贝儿哭了,怕是饿了,我要去喂奶了。等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好好和浩儿聊聊,我们可不能厚此薄彼。”说完就起身走到贝儿的小床边,把贝儿抱了起来,开始喂奶。   看着给贝儿喂奶的王花,张建民幸福地说道:“嗯,知道了!”说完便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他一边望着天,幻想着自家的幸福未来;一天也在思考晚上与儿子浩儿的谈话。   晚饭过后,张建民来到了张浩的房间,只见浩儿正在写作业,就不忍心打扰儿子,只静静地坐在儿子的小床上。   良久以后,做完作业张浩才发现父亲的到来,就转过头微笑地说:“爸爸,你怎么来了,不用照顾贝儿么?”   “咦,原来这么多天不开心就是吃贝儿的醋呀!”张建民开玩笑般的说道。   “没有,我没有吃贝儿的醋。他小,就应该被关心。只是我一时之间没有做好当哥哥的准备,所以就有些郁闷!”张浩仰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   张浩民宠溺地摸了摸张浩扬起的小脑袋说道:“怎么,有个弟弟不好么?以后就可以多一个人陪你玩呀,是不是?”   “是的,爸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只见张浩怯生生地说道。   “嗯嗯,随便问吧!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呀!”张建民说完后,微微一笑。   只见张浩一下就变得严肃地说道:“爸爸,虽然你是一个卖菜的,平时我也不敢跟同学说,怕别人嘲笑。但是我们毕竟有一些积蓄,还加上一套房。现在突然多了一个弟弟,以后财产怎么分呀?”   “什么?”张建民听完儿子的问题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吓得张浩低下了头,蜷缩着身子。   当张建民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看见儿子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失态了,忙对儿子说道:“你怎么知道财产分割的事?谁告诉你的?”   这时张浩微微抬一下自己的头怯生生地回答道:“上个月,我在李辉家上网时,无意中浏览到的。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争夺家产而酿成悲剧的事例,所以我这几天一直都在为这个事而担心!”说完,张浩还偷偷地瞄了瞄张建民的脸色。   “这样,那你还从网上了解了什么?”张建民望着儿子的样子继续问道。   “我还看了很多关于诸如‘读书无用论’之类的文章,以及那些富二代的事迹,其余也没有什么了!”张浩说道。   不过张建民注意到当张浩说到富二代的时候,眼睛里明显有着羡慕的神色。   “读书无用论,你就看了这些。不要听网上那些人说,你要好好学习,这样才能出人头地。至于我们家的财产问题,我会处理好的!”张建民继续说道。   “嗯嗯,爸爸我知道了!”张浩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了,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张建民说道。不过走出儿子房间的他依旧心想着,儿子的观念问题,是一个大问题,等有空我去找他们班主任好好聊聊。   【二】   第二日,张建民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饭,看着妻儿吃完后,他便骑着自己的三轮车就往菜市场走去,在昨日的摊位上卖着今天自己刚从自家菜园的菜。   “老板,你这菜看起来好新鲜呀!”一位提着篮子的中年妇女说道。   “大妹子,要不要来一点呀。这茄子看着又大又新鲜,刚刚从自家的菜园里摘的!”说着张建民便拿着一个头颇大的茄子递了过去。   那个中年妇女并没有去接,反而用眼瞄了瞄张建民说道:“这个季节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茄子,就算有也是大棚弄出来的!恐怕你这茄子也是从菜贩手中购买的吧,还说从自己菜园刚刚摘的,就会欺负那些刚入社会的小青年,可骗不了我这种老手!”说完,便转身走了。   张建民望着那个中年妇女的背影,仿佛蒙受了很大的屈辱,瞬间便涨红了脸,手紧紧地握住,不让自己发作。   “哎,说你呢,你怎么回事,怎么能在这里摆摊了呀?”一个粗暴的声音传入张建民的耳朵里,瞬间将他拉到了现实之中。   “警官,你不能光说我一个人呀,其他人也在这里摆摊!”说完便指了指周围的摊点,才发现其他人早就跑光了,手指久久放不下来。   “其他人,我怎么没有看见!快点离开这里,不然我再看见你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说完,城管便转身去了其他地方。   张建民看着空旷的卖菜点,心里一时百感交集,最后还是默默地推着自己的三轮车去往另一条街道。   “兄弟,你交管理费没?”张建民刚刚把菜摆下时,一个穿着黑衣黑裤还带着黑墨镜的男子走过来说道。   “管理费?我刚刚来到这里,我不知道呀!”张建民疑惑地说道。   “不知道,正好!我这个人可天生心善,乐善好施,喜欢帮助人,我就给你讲讲这个保护费的事。”说完,黑墨镜从裤兜里拿出一支软中华放在嘴里,并点燃,然后接着说,“知道么,这条街叫仁义街,是我黑豹的地盘,但凡要在这里卖东西,都需要向我交一定的管理费。这样的话,我可以帮助你们不受其他人的欺负,岂不是很好。”黑豹说完,还得意地笑了笑。   “管理费就是保护费,你就明说嘛!”张建民不屑地说道。   “兄弟,话不能这么说,想我辛苦地为你们维持这条街的秩序,我容易么,难道不应该孝敬我一点么?”黑豹不满地说道。   “好,你要多少!”张建民知道要在这里卖菜不交管理费是不行的,于是咬了咬牙说道。   “一百!”黑豹伸出了一个手指说道。   “好的,我给你,希望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做生意了!”说完,便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一百元递给黑豹。   “爽快,不过我话还没有说完,是一天一百。为了不打扰你们做生意,所以我是按照一月收一次的原则,这充分考虑到你们的利益。所以你需要给我3000块钱。”黑豹说完,还吹了吹自己手中的烟,烟灰随着吹出来的气息,掉落在地上。   “什么,3000,你咋不去抢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张建民气呼呼地说道。   听到张建民的话,黑豹眼睛一白,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恶狠狠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老实地交管理费,我这个人又向来心善,就免费为你上了一课!”说完,便将嘴里的烟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碾碎后说道,“兄弟们,给他上一课,让他知道这条街是谁说了算!”   黑豹的话刚刚说完,就从街道的小巷子里跑出了四个虎背熊腰穿着黑衣黑裤的男子,手里还拿着木棒,气势汹汹地朝张建民走来。   看见这一阵势的张建民心里虽然害怕,但是想着这是大白天,这些人必然不敢乱来。于是他急忙向着其他摊主求救:“打人了,各位一定要做个见证!”   但是其他摊主对于张建民的求救置之不理,仿佛司空见惯那般,该讲价的讲价,该撒水的撒水,不但没有人过来,而且连观望的都没有,仿佛这个事,跟他们无关,也许,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吧。   看见其他摊主的表现,张建民的心顿时凉了一大截,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不能随意打人!”   “哦,法制社会,当初他们也这么说,但是最后就成了你看见的样子!还有我们知道这是法制社会,我们不打人,不过嘛……”黑豹嘿嘿一笑,买了个关子,继续说道,“我们会砸东西!来呀,好好给他上一课!”   只见四人中的其中两人猛然来到了张建民的身边,用力架起了张建民,让他无法动弹。另外两人走到张建民刚刚放好的菜前面,狠狠用脚踏在上面,不一会儿便将张建民新鲜的蔬菜毁得面目全非。   待毁完张建民的菜后,黑豹示意放下张建民,便和这四个“狗腿子”扬长而去。   张建民看着被毁的菜,双腿突然跪下,爬到自己的摆菜的地方,用手抓起支离破碎的菜叶,哭诉道:“这群畜生,我一定要去派出所告你们!”   这是一位老人不忍地跑过来劝张建民说道:“小伙子,想开点,你惹不起他们,就算你去告他们,也没有证据,反而会加剧他们对你的报复。我看就算了吧,好好卖你的菜!”说完便走了。   “不能算!我一定要讨回公道。”张建民嘴里没说,但心想道。   “叮叮叮!”还没等张建民想如何向派出所报案的时候,一阵铃声便打破了张建民的思考,便拿起了手机,看到是自己五哥打来的电话。   “老六呀,老娘被车撞了,在县医院,你快来,我等会还有一个会,就不跟多说了。”一个男声说完便挂了电话。   “嘟嘟嘟……”张建民正想问妈伤得怎么样,手机就传来一声忙音。这时张建民顾不得被黑豹踩坏的菜了,急忙骑着自己的破三轮向县医院奔去。   【三】   等张建民来到医院时,看见白发苍苍的老娘一个人睡在床上,左腿被敷上了厚厚的石膏,想必是车把左腿撞了。   “妈,其他哥哥呢?他们怎么没来看你呀!”张建民疑惑地说道,说完便拿出手机打给其他五个哥哥,可是他五个哥哥的电话均没有打通。   这时一直躺在床上的老娘开口说道:“民呀,不要打了,他们不会接的。是我害了你呀,偏偏撞了左腿!”看着张建民疑惑地神情,老娘继续说道,“这条腿是你的!”   “什么意思,我没有明白,这腿怎么是我呀!”说完,张建民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老娘咬了咬呀说道:“你听过责任田么,就是谁的责任田就是谁负责!我不是人老了么?尽管平日我还很硬朗,但是保不齐哪天身体会出现什么毛病,于是老大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我身体分为六个部分,他们抓阄,抓到哪个部分就负责哪个部分。而你因为有事没有回家,而剩下的恰好是左腿。这下你明白了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五个哥哥怎么能这么对你,实在太过分了。妈,等你康复了,你就去我家,我给你养老!”张建民郑重而伤感地说道。   老娘望着张建民的表情,眼睛湿润了,抬起手摸了摸张建民的脑袋:“我和你爸没有白疼你呀,知道感恩。不过你家也不容易,就算我住在你家,还是按照老大的办法办吧,这样你也轻松一下!”   “是张先生么?我是那个撞你妈妈的司机,特来道歉的!”正当张建民想对老妈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是你撞了我妈,你怎么开车的!”张建民咬牙切齿地说道,并有打人的冲动。   “建民,不得莽撞。是我不遵守交通规则,乱闯红灯,不管刘先生的事!”没等刘先生解释,老娘率先解释道。   “就是我妈乱闯红灯,你开车也不小心点,没看见我妈老了么?”张建民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个说来也怪我,我这次特地来跟张先生协商这件事的,我打算出资五万,作为张老太的医药费,你觉得如何!”先生说道。   “五万,倒是可以接受!”张建民觉得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我们需要签一个字据,我立马把钱给你们,你们觉得如何?”刘先生笑眯眯地说道。   “嗯嗯,可以。”张建民回答道。   “建民呀,你跟你几个哥哥发个短信,说撞我的那个人,打算赔偿医药费,请他们过来商议!”老娘意味深长地说道。   “嗯嗯,好的,我马上发!”说完,张建民便拿出手机给他五个哥哥发了短信。   不多几时,张建民的五个哥哥便来到了医院。   看见张老太的六个儿子全部都到了,刘先生赶紧把字据拿到张老太的面前说道:“大婶,你把这个字据签了,这五万块钱就是你的医药费了。”   “妈,你快签呀!”老大焦急地说道。   老娘没有管老大的话,只听见她向着张建民说道:“老六,你把字据拿过来,我用左脚按个脚印就可以了!”   还没有等张建民反应过来就听见刘先生说道:“大婶,用左脚按脚印不可以,需要用手签字或者用大拇指按手印才行!”   老娘不满地说道:“用手按手印,这钱不就是老六的了,我不干!”   郑州癫痫病医院左乙拉西坦片的效果如何哈尔滨去哪里看癫痫病更加专业湖北治疗青少年癫痫哪家医院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