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军警】讲一讲当兵的故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7:39

也不知是那位伟人说过:“当过兵的人今生会后悔三年,没当过兵的人会后悔一辈子”。然而;我很幸运,七十年代初,我光荣的入伍了。要归类的话,我是那后悔三年的。话虽这么说;然而;我还是很激动,也很幸福,憧憬着部队神秘而又神圣的生活,那是我从小的时候就梦寐以求的愿望与梦想。

到达部队后,按照惯例新兵要经过三个月的训练。那种生活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体味得到个中的滋味。北方的冬天,对于初来咋到的南方兵来说,简直就是“冷酷无情”。偌大一个天空,仿佛就是一座大冷库。刚洗完的手,如果不马上将手上的水擦干,双手会被冻得粘连在一起。最不堪忍受的是每天枯燥无味的队列训练。人站在寒冷的冰天雪地里,气温往往都在零下摄氏十七、八度左右。这么冷的天,在训练时连长不让戴手套。就连头上戴的棉帽的帽耳朵也不允许放下来。凛厉的寒风吹得手和耳朵像刀刮一样地钻心的疼。

难怪曾经有人形容东北的寒冷,编纂出一个不太夸张的故事来。说的是“冬至”这天,东北人都要吃饺子。如果不吃饺子,在这寒冷的冬日里,人的耳朵是会被动掉的。

刚到部队时,新兵们无上荣光的思想,激励着境界的升华。个个浑身都有一种使不完的劲,就是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有一次机会来了。

当时;我们这个新兵连是驻扎在东北的农村的屯子里。老百姓家里都是睡的大炕。炕头有一炉灶,烟、火是从炉灶里沿着炕洞往屋顶上的烟囱冒出来的。人睡在土炕上热乎乎地还蛮暖和的。那天;邻里老乡家的屋顶烟囱忽热串出了一尺多高火焰来,火焰夹带着火星四处飞溅在天空中乱舞。南方来的兵那见到过这种场面,都以为是着火了。大家不但不紧张,反而还挺高兴都在暗自“窃喜”。这下子立功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乎;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上房顶救火。有压井的、有拎桶的、有传递的,一桶、两桶、三桶一时间就把火浇灭了。正在我们因救火而感到高兴的时候,从屋里奔出来一个老乡怒斥我们把他们家的火给浇灭了。原来;因为我们救火心切,从烟囱往里灌得水太多了。水从他们家炕洞里冒了出来,把他们的家都给淹了。好事变成了坏事,当我们得知事情的原委后,个个都觉得无地自容。正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班长回来了。班长问清情况后把我们很剋了一顿。然后;让我们集体向老乡道歉!唉;本来是想做一件好事,没曾想把事情搞砸了。这事隔了四十多年了,有时回想救火的情景,就像电影“小兵张嘎”里嘎子堵胖墩家的烟囱一样。既难为情,又觉得有一点意思....

三个月的新兵生活是很艰辛的。但在这三个月里,新兵们从政治思想,到遵守铁的纪律、坚定意志、顽强作风、不怕苦、不怕累的坚韧不拔精神,矫正自己平时不规范的生活习惯上都得到了很好地锻炼。这是每个当兵人军旅生活史上迈出的第一步。

新兵连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现在面临我们面前的是下连队去正式服役。这对新兵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考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个人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尽管这样,我还是在心中默默地祈祷,想当一名机械师或者开车什么的。

决定命运的这天终于来了。

最终我被分到了管理股。那些我曾经理想过的连队与我失之交臂。当我听到了这个结果后,很沮丧,心情十分沉重。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压得我有一点透不过气来。那些被分到好连队的战友们,个个兴高采烈地乘着车唱着歌都走了。当时;在一起训练的有好几百人哪;都走了,都走了....就剩下我老哥一个,还得去收拾这三个月来新兵们用过的锅、碗、勺、盆。看到这些“遗物”,我的心都要碎了,眼泪差点没流下来。

到了管理股,我才晓得我工作的地方是面包房,专給飞行员打点心的。我想这就是命吧!当兵之前我在地方上就是打点心的,到了部队还是干这个,一时间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唉;没办法....

到了面包房思想波动很大。通过革命传统的教育,逐渐认识到了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张思德的平凡与伟大;雷锋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等;这些英雄的形象深深地打动了我。不久;我的思想慢慢地端正了过来。

后来我才晓得,面包房也有它的独特好处。七十年代初,我们的大中国日子还不是那么好过。尤其是北方,在当时来说是个重灾区。当地老百姓平时要是能吃到一根大麻花,那简直是乐得屁颠、屁颠的。那时的日子苦啊!而我呢;待遇和飞行员一样---吃空勤灶。记得第一天到空勤灶去吃饭,那真是,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新鲜,吃什么都没够。好吃的东西多着呢?好多的食物从来都没见过,更别说是吃了。如:大螃蟹{一个大螃蟹我都吃不完}、两个头大的对虾{两个足有一斤}、皮皮虾{长得像虫子似的},哎呀;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要说当一名飞行员也的确不容易。数九寒天,北风呼啸,凌晨三点到机场上去飞行。有时一飞就是好几个小时,没有一个好的身体确实不行。不仅如此,其风险还蛮大的。我们部队曾经就摔下过一架飞机。飞行员光荣牺牲了,其家属承载着巨大的悲痛....

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平民百姓买东西都得凭票。虽说飞行员有特供,但地方有时也供应不上。为了保障飞行员们的供给,部队首长有时也特邀请地方的一些相关的部门来部队走访。如:粮食局、水产局、商业局等部门。把这些部门的领导请到部队来;一是增强军民如水情;二是保障飞行员的供给问题。这些部门的领导们来了,一般中午的宴请都安排在空勤灶。吃完饭后,有时还安排他们坐坐飞机。当然;这里面多少还有一点诡谲。等这帮人坐上飞机之后,飞行员有意飞两个难一点动作。比如;飞着、飞着忽然在空中停车。这家伙飞机一下子像一个称砣一直往下掉,然后;在拔高、再掉。不要多,折腾两下一般人都受不了。

下来飞机,你再看看这个帮人,一个个东倒西歪的。你要什么他们给什么。就这样供给的问题解决了。

面包房不大,只有两间房子。每间十七、八平方米 ,一间当仓库,另一间当工作间,外加一个面包炉。人员加我才两人。人员不多,地盘不大,但在当时位子很特殊,每天从面包房飘出来的香气,很是吸引人....一些吃高粱米、大白菜帮子的战友,对我这个地方垂涎三尺。

在当时,用一句北方的话来说---很打吆。我本人也受到很多人的青睐。不管是战友还是首长,老远见了我都主动和我打招呼---“小石头”!这是他们当时给我的溺称。一个人要是被人宠,那滋味---舒服!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好日子才过两年,倒霉的事就降临了。

大约在一个初冬的周末,黑板上写着通知晚上放电影。那是一个很值得记住的日子。那天晚上,天空没有一丝星光,黑漆漆的很阴冷。就在大家正在看电影的时候,我的一个战友被抓走了。看押在地方看守所。

刚听到这个消息,部队上下一片哗然,不晓得出了什么事。后来才听说,部队出了一个“反革命集团”。在那个动荡的年月里,出了个“反革命集团”,那还了得。一时间人人自危。

很快部队召开了动员大会,号召全体官兵在大是大非面前要站稳立场,深挖、检举、揭批。当时被牵连的有一百多号人,大多数是我的老乡。

当兵当成了“反革命”,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世事多桀,人生无常啊....

事后我才晓得,被抓的那位战友,他的父亲是一位高干。他利用一个出差的机会跑回了上海,因为他是上海人。不过他当兵不是在上海当的兵,而是从我的老家。东窗事发是从这时开始的。回到上海之后,他常和一些高干子弟聚在一起,谈时事、论政治;矛头直指“四人帮”。因为他们的父辈在当时正在挨整。我听到“四人帮”这个词,第一次还是从他哪儿听到的。他们的举动被上海公安知道了。在抓他们的时候,我的这位战友却回到了部队。因为他当时穿的是海军的服装,查找的面就窄了。最后终于把他挖了出来,一纸传真到了部队,才有开头说的部队借看电影的时机,把他抓了起来。

当办案人员找我谈话时,开始;我云里雾里,感到还挺可笑。我怎么可能是反革命呢?把我和反革命扯在一起,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我当兵是来保卫祖国的,不是来搞反革命的。保卫股的人当我的面拿出来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刚到部队时一些老乡在一起照的合影照片,上面写有提字---“别塞外、聚钢城”{A},还有{B}。部队领导不知怎么搞到了这张照片,并且指出说:照片上有我,这就是证据。办案人还给我封了一个官,说我是这个集团里的“联络员”。集团里还有“司令”、“参谋长”等。说的我头皮直发紧,后背直冒凉气,浑身发软。多么残酷的现实,多么严重的后果。我不寒而栗....

接下来就是逼着我写材料。没有的事非得要我写。乍办呢?写呗;我问他们都写些啥?他们要我老实交代,有啥写啥。因为我没有参入其中,写的也不到位。他们很不满意。那有什么办法,我真的不知道啊!其实我这个“联络员”也是他们给我封的。因为面包房来的人很多,凭心而论,来的人无非都是来想吃一点、喝一点、拿一点,仅此而已。就因为来的人多,我这里就成了联络站了。还把我封个联络员,岂有此理!

真正反“四人帮”的,还是我的那位被抓战友。但他在我们面前很少说“四人帮”的事。偶而说说也是蜻蜓点水,从没有听到过反动言论。只不过“四人帮”一词还真是从他那儿听到的。听到是听到过,但我们也没有过激的言论呀!

打这以后,我从此一落千丈。由宠变辱,落差太大、思想打击也大。随之我也远离了那个香气四溢的面包房,被谪贬到了场务连去扫飞机跑到去了。“小石头”的爱称从此再也没有人叫了....

我那位勇士般的战友,在监狱里表现得异常坚强。政治犯的主义往往体现在他对真理、信仰的追求,下地狱也不动摇。由于他的负隅顽抗,看守给他戴上了脚镣、手铐。没有自由的他,想到了越狱。有了这种想法之后,他开始装疯。这个时候的他,还真有一点像当年白公馆的华子良。

监狱里每天都有放风的时间。他利用这个机会,心里暗自踩好了越狱的路线。待一切在他心中蕴壤成熟后,在一天夜里他开始了行动。

他待的那间牢房,地是用红砖铺的,用手就能抠起来。睡的地方是一个能容下四个人的土炕。牢房天花板上有一个直径不到五十厘米的方孔,方孔上盖这一块木板。

半夜它从炕上爬起来,用事先预备好了的一寸长铁丝,将脚镣、手铐给打开了。然后;从地上抠起六块红砖放在他刚睡过的炕上。因为他考虑到,人要是直接站在炕上是够不到天花板上那块方孔的。只有在炕上垫上这六快砖才能爬得上去。遗憾的是有一个细节他给忽略了。当他站在红砖上,用手托起头顶天花板上方孔处将木板往傍边挪动时,从上面掉下来不少的灰尘。那是多年积累的起来的。正因为这一点他没有考虑到,越狱一开始便被发现了。同牢房的犯人,被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灰尘所惊醒。抬头一看,这小子双手已扒着天花板入口处了。只见他双手一较劲脚往上一蹬“嗖”的一下,整个人已经上去了。同牢房的犯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得张嘴结舌惊得呆了,半天不敢出声。当反应过来后,立刻尖叫起来,犯人跑了,犯人跑了....这一叫嚷不打紧,整个监狱里顿时乱了套。警报声、枪声、吵杂声响作一团。探照灯来回晃动,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再看我的那位战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六神无主。原先计算好的,从这头到出口需要五十步,这一紧张把步子搞错了。黑暗中摸爬了半天,才从房顶上钻了出来。当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心已凉了。此时要想逃出去已不可能。他顺着电线杆爬了下来,然后,慢慢地爬到一个没有水的旱沟里仰面静静地躺在那里,顺手拽过来一张芦围席把自己盖上,心想听天由命吧!这时他的周围全是警察。只见这些警察虚张声势地大声嚷着---“看见你了”快出来。往往是嘴里还没喊完,手里的抢就开始扫了起来。这场面如同电影里镜头差不多。

折腾了近两个多小时后,一个警察因为要小解来到了他藏身的地方,看到了那张芦围席感觉很蹊跷,整条长沟上唯独就这儿有块芦席,于是顺手掀开来看。这一看不打紧,发现这里躺着一个人,便大声叫了起来,在这!犯人在这!立刻呼啦一下围上来了许多警察。这一顿打呀,苦不堪言....这时只见人群中走来两个人,一个是看守所里的指导员,另一位是所长。但见指导员气势汹汹地手提着“五四”手枪,举枪向他瞄准,嘴里嚷道:我让你跑,一枪打死你,算你白死,你这个越狱犯。就在指导员刚要扣动扳机的刹那间,说时迟、那时快,站在一旁的所长瞬间将指导员的手往上一托,子弹“嗖”的一声呼啸着从战友的头顶上擦皮而过---好险啦!

癫痫病的病因河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北京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