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水系】半夏的春天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33:20
无破坏:无 阅读:1476发表时间:2013-06-07 20:44:39    半夏为药,味苦,性温,生于夏至后。木槿荣,半夏生。当木槿花儿已是枝头怒了,它方欲破土。夏天,于它而言,是春之始也。   喜欢称自己的假期为半夏,与其性和味无关,仅是喜欢这两个字。此时已是仲夏,三伏在即,但半夏一呼出,仿已削去一半的暑气了。是半夏,又是春。   初送别孩子们时,如出樊笼般兴奋,急急告诉身边的人:“放假啦!恭喜我吧”。于是,收到一堆的恭贺声,也随之收到一叠类似的问卷——假期想做些什么呢。貌似必答题,那就问问自己的心:想做什么呢?好像无有计划。身为羊倌时,每日如鸡打鸣般的早起着。一旦卸职,唯一的念头,便是很想如猪般慵懒一回。先糟蹋几日光阴吧!如斯对自己说。   可,早起似已成积习了。天微明,便已醒来。欲躺着,终不安,还是起床了。虽是一样的等待着黎明,可心境却是相去万里。枕戈待旦,与踏露吟风,终是有别的。在清晨,还是会如常载着女儿,可已不是奔行,亦不是赶去学校了。而是嗅着夜露的湿气,一路轻笑,悠悠然,驱往那个热闹的菜场。其实,并不知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欲买青菜,却捎上了几根黄瓜;想吃葫芦,看上的却是丝瓜;……。如此的,常拎了一堆意料之外的东西回家,即使是无用的,还是会乐呵呵的捧着,恍如淘到珍宝。忽然发现,悠闲真是个好东西,繁与简,多与少,都可容纳其中。而平日里,在删繁就简的匆忙中,要修得一份如此纳物之心境真的很难。   在洗菜切肉时,有时会在心里说着话:“好好的洗着切着吧,生活就在这一饭一粥间呢!”其实,生活又不在这一饭一粥间。譬如,那时,电脑里会传出《风居住过的街道》,或是《雨的印记》,都是纯美而苍凉的灵魂之曲。手,尚未失去灵敏;心,已是飞得很远。人,大概都是如此的——擅长于剥离,又擅长于统一。如同画皮与魂魄,谁又离得了谁?   又想起前些日,看过陈果讲课时的一视频,和朋友说起,她很像一个理想的布道者。是的,布道者。生活对人们的最高要求便是做一个布道者。在坛前,牧师都是当自己为上帝的。那一刻,牧师是无我的,人神合一。下得坛来,发现自己不过是个职业者,但这不妨碍其做一个牧师时的虔诚,不妨碍其对众生,亦是对自己的布道。   很多时候,我们不可能一直做那个坛前人。因为我们不是弃家出走隐居丛林的达摩,亦不是不认母兄只认门徒的耶稣。但我们可以偶在生计内外的时光某处,做一个灵魂的回归者,做一个自己的布道者。于是,在一粥一饭之外,我们需要给自己设一个坛,来邂逅自己,或是邂逅自己的同类。周国平说,人都是灵魂的独行者,即便最爱的人,也是两个独行的灵魂间的呼唤和应答。此种说法,如果说它有多虚幻,那它又该有多真实。   当饱食后的午时来临,当杯中茶不再氤氲时,皮囊已安足了!那该问问自己的灵魂要点什么了。要点什么呢?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每日会和很多人说话,但能懂得的也就是那几人。会看很多人的文字,但真正喜欢的也就是那几个。譬如,喜欢雪小禅,因为其文字的通透,因为其爱情的极致。她的随笔,灵动剔透,即使泛着旧光;她的爱情,妖娆倔强,即使总开在一个季节里。又譬如,跟踪江山多娇,因为其汉史写得那样的执着而别样。……,不算是他们的粉丝,但愿意选择与他们做伴。惟如此,可以找到更多的自己。不知这算不算一种怜相伴呢?   很多人喜欢夏天,因为其是一个极致的季节,因为生当如夏花之绚烂的蛊惑。而我喜欢夏天,是因为有这个半夏之春,可以重生,可以邂逅自己。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越来越安静。愿意听到半夏如此的在土壤中说着话,对着枝头的木槿说着话。   似是神游了很久,忽然听到吱吱呀呀的声。原来,是孩子在练老师教她的哆唻咪呢。她对我说:“妈妈,陪我玩一会吧!”她称弹琴为玩,喜欢她的这种说法。那,妈妈就从那遥远的汉宫秋月里走出来,陪你玩一会吧。你,才是我最近的月亮呢。   又快是向晚的黄昏了。得想想,晚饭做点什么呢?在这个有些湿,有些热的夏天。那就用红米、绿豆、百合、薏仁熬上一锅粥吧。配上一碟小菜。让开胃的去开胃,滋补的去滋补,解毒的去解毒。   在这个半夏的春天里,生活,不在这一菜一粥间,又在这一菜一粥间。   在网上游荡的时候我常会去别人的文字中找寻自己的心情,偶一日走进清尘的文集便有了沉陷不返的感觉。文字氤氲似雾,淡如丁香,却又自由跳跃好比精灵。那一刻我很震撼,记忆之门忽的打开,前尘往事齐涌而至,而其中有几个婉约如清尘的女子便姗姗而来清晰在我的眼前了。   清尘的文字在现代的乱码中是很少见的,其人其情似在宋时,其文也短如易安词,字字如烟需回眸见其美。读这样的文字需得心静如水,方似茗清茶一杯余味入心来。看着那长长短短似可弹唱的词般文字,我的心不知为何就如梦般游到了多年前柳絮飘萍相伴的日子里,那些闺中情事如梅时雨滴落心间,湿漉漉的,久久干不了。   卡马西平有什么功效 不知是哪次我们上课用文字对话时,我偶然写到了飘萍二字,她就立刻续上柳絮以对应。我们相视而笑了。我们俩总有太多机灵古怪的感应。而其在单调而压抑的高中生活中带给我们的愉悦和惊喜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与她的缘分起源于我们都是LG-littlegirl。第一次列队时体育老师扒拉着就把她扒拉到我的前面了,可她一抽身就溜到我的后面了,说为了看我伟岸的身姿。我笑了,喜欢她的幽默,也不介意于自己当那个LG之哈尔滨看羊羔疯可靠的医院最。于是三年来她一直尾随在我的身后,不曾变更过位置。除了列队以外我们也多是如此相随的,可能我们有太多的习性相近了。于是常常晨起不是为了读书,而是相视一下就齐去宿舍后的池塘边看小说了,共享着偷阅的快乐;灯下静静的自习教室里我们勾勾手就一起溜回宿舍朵颐美食卧谈天下,同感着会被抓的兴奋。我们就这样流水般的挥霍着似乎还拥有无数的高中的日子。   在第一学期接近尾声时宿舍里住进了一位高三的奇人——聪慧异常却又迂气十足的陈,常带我们在宿舍里疯玩。有一日她唱起来weddingMarch,给我们舞起了红纱巾,于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成了走过那个红地毯的主角。陈给柳絮配了位太太,可她抗议说要捎带一位妾三人同走过红地毯,于是我就是那个无辜的妾了。那一晚笑声爆破屋顶,记忆深刻入髓,多年后无数的姐妹还记得当年如过家家的一幕。闹剧之后我们三人真如家人的亲密了,太太便成了我们俩共唤那位姐姐的名字。太太极典雅善照顾人,常给我们零钱买包子吃。每每在分吃包子时,柳絮就会感叹有齐人之福,可拥有两个尤物,她喜欢用尤物一词,而且每每妻出钱,妾食皮,她吃馅,一副老爷般的幸福嘴脸。太太比我们大几岁,可她却成熟如长者,常语出惊人,有时智如先知,有时恶如女巫。太太高一后即荆州哪些医院能治癫痫病要转学走,临别时太太很是不舍她照顾下的家小。她当时说的很多话中后来只有一句记得清晰了,她说,小妮子,以后会有事的,当时我不知除了老师逼我打坐念书外还有何事,未曾入心。及至后来在无数个泪望苍天却无言的夜晚就会想起太太的这个偈语或是咒语,可那个解偈或破咒之人却不知飘向何方了,唯留小妮子独自坐禅熬过咒语中的日子。   在后来的流年中柳絮飘萍似乎变得沉寂了很多,更多的交流留在了文字上或是沉默的相伴而坐中,可能有些对话更适合文字表达或是无言相视吧。虽是同桌可元旦时她还是会送我卡片,不是一张常是一摞。每张上面写满如词的文字,从第一张的平静起愁思到最后一张的如秋叶满地常让我感受到一季的飘零。也从那时起,我们忽的就长大了变成了多愁的词人,长长短短,平平仄仄的写着飘萍柳絮相依不舍的日子。及至那个絮自飘萍自流的日子终于要来临时,我们便每日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涂画着,把我们的前尘后世都涂上,可能都觉得这是我们对那段日子唯一能做的吧。站在那个三年的末端时,我们各自所思所怜是不同的,可在我们在胡填歪词时竟出奇的合作默契。依稀记得一些如今看来已是很幼稚的字眼诉说着那份真切的别离。叶如尘,秋上心头,满眼凄清色。人藏思绪痛更悠,乡水无情,曾记岁月中。爱难留,思更幽,夜守孤烛独坐,念难休。少年哀愁,月下枝头,恨无可奈何。愁肠百断,一夜尽诉悲缘由。往昔日子里,因将我恨锁。今朝话语尽,心如秋月明,豁然开朗时,再不道曾经。   如同了结了心结般在我们写完所有能想象的愁字后,我们平静的各行其路了,我茫然的上大学,她清晰的度过高四高五的生活,而信笺往来丰富了我们彼此的日子。终于在我们都上班后,所有年少的思绪日渐落尘为泥了。在我们如今见面即胡侃打牌即乱吵的时候,我们似乎都忘了那个闺中吟歌的女子了,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固守的对彼此总是一个字的称呼,写至此时那个亲昵无比的一声阮似乎又隔空而来,沁入心底。 共 33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